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齊家貞:墨爾本愛澳洲愛香港集會散記
请看博讯热点:香港反送中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8月2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墨爾本愛澳洲愛香港8月16日晚和17日上午集會散記
    
    一,
    
    8月10日星期六,偶然的機會看到一則消息,一則有點刺激我神經的消息:“大事件!眾多華人即將湧上墨爾本市中區街頭!面對港獨,許多華人再也忍不住了!”落款是:大洋一哥 澳洲網.
    
    該網稱:澳洲悉尼、墨爾本及布里斯本等地,出現了一些“反送中”的遊行集會活動!一些港獨分子借此機會煽風點火、妄圖分裂中國!面對侮辱、面對挑釁,正義之士再也坐不住了!
    
    8月17日上午11點,在墨尔本市中區即将迎來大規模華人遊行!成千上萬人將湧上墨爾本市中區街頭,支持“一個中國”、支持“一國兩制”!集合地點暫定在省圖書館,沿街遊行到聯邦廣場。具體計劃還未確定。
    
    還說:“這一次的遊行堪稱全澳首次針對近期香港事件回擊的合法遊行。這也不難想像,到時的場面很可能會人山人海,想發聲的華人朋友們一定不要錯過。提醒各位注意安全,合法遊行,理性表達訴求!這才是正義者與港獨小醜們的區別!”澳洲網提醒:“那一天需要在City通勤(使用公共交通)的華人朋友一定要提早出門,給路上留出更多時間,因為屆時市中區可能會被圍個水洩不通,電車道也會封路。”後面附有墨爾本市府的“批准”信,這是“合法遊行”。
    
    讀畢此訊,除了吃驚,覺得自己精神不好,我不多管了。
    
    然而,是非顛倒用心惡毒的連篇謊言在我腦海裡翻騰不已,我不得安寧。
    
    第二天上午,我與高健決定組織抗議集會,羅雲庚負責對外聯絡,小蔣立即聲稱承擔此次活動所有的花費:十幾付1.2米高,3.0---3.5米長的橫幅,買了部防水露天使用的揚聲器,還擔當集會的Cameraman攝影師,我們召集同道們做點事情,不讓對方“專美”。
    “愛共派”號稱“成千上萬”,我們人數不多,久已習慣“一小撮”的處境,只能依靠澳洲民主制度給予我們舉行抗議集會的權利,來表明立場發出聲音。我們斷不能不說話,斷不能無所作為,我們要旗幟鮮明地宣示這裡是澳洲,不是中國;要揭穿這些“愛黨派”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的真面目,絕不讓中共的欺世謊言堂而皇之在澳大利亞橫行無忌如入無人之境!
    
    我們熱愛祖國中國,但我們不能熱愛強姦祖國母親的強姦犯——墨爾本老戴維語。
    
    “人山人海遊行示威憤怒抗議”是中共的傳家寶,是它奪取政權之前反對國民黨、奪取政權之後抗議“帝國主義及其走狗”的法寶,它久負“盛名”,世界見怪不怪。“傳家寶”移居海外也曠日持久了。特別中共財大氣粗在世界“崛起”,“大外宣”無孔不入笑裡藏刀,他們養兵千日,到用兵一時了,搞個“成千上萬”,特別在墨爾本,那是小菜一碟。
    
    君不見,十年內墨爾本發生的“大事件”:
    
    2008年4月13日,“至少五千人”在墨爾本市中區舉行支持北京奧運的愛國遊行。面對紅海洋,澳洲人驚呼“他們要幹什麼?”此事引起堪培拉教授Clive Hamilton深思,他花費數年時間進行調查研究,完成並出版了《無聲的侵略:中國在澳洲的影響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中文版也已發行;
    
    2016年7月23日,“169家華人社團,15家(華人)媒體及數千名(自稱五千,ABC報導兩千多)華僑華人”在墨爾本市中區“舉行聲勢浩大”的遊行,“捍衛中國對南海的主權”“譴責南海仲裁案裁決”,聲言,“澳大利亞華僑華人對顛倒黑白的所謂最終判決說‘不’”,他們的言行與澳洲外長朱莉•畢曉普早幾天的聲明針鋒相對,外長宣布,澳大利亞支持海牙法院的仲裁;
    
    澳洲移民局取消懷疑與中共有染的富商黃向墨的定居身份之後不幾天,2019年2月16日,《星島日報》、《澳洲新報》、《澳洲日報》三家報紙,同日頭版頭條刊登了128家華人社團的《澳大利亞華人社團關於‘黃向墨事件’的聯合聲明”,稱:中國富商黃向墨被取消長期居留一事,“對華人及其它少數族裔合法參政是沉重的打擊”,“今天發生在黃向墨身上的遭遇,明天可能發生在我們任何人的身上”,三報悉數列出128家華人社團全名。極為有趣的是,還有不少中國各地同鄉會的名字變成“澳大利亞華人社團”,參與了這個聲明。
    
    二
    
    2019年8月17日,開篇提到的大洋一哥 澳洲網準備之中的“大事件”!
    
    時間緊迫,我人在鄉下,離墨爾本五小時車程,當時的想法很簡單,組織20個“一小撮”,與“大事件”“一‘河’之隔”,他們在省圖書館正門,我們在馬路對面一字排開,展示大橫幅:“We Love Australia!”“We Love Hong Kong!”“傀儡林鄭下台,讓香港人自己選舉。”“號稱大國,為何懼怕民主自由?”“沒有香港暴徒,只有中共暴政!”“香港不孤獨,我們支持你!”等,反複播放悲壯深沉的“香港,黑色的海洋——Hong Kong,Sea of Black”歌曲。
    
    無論“成千上萬”的“正義之士”如何“忍不住”,如何“市中區可能會被圍個水洩不通,電車道也會封路”,我們“一小撮”保持沉靜,只讓橫幅說話,只讓音樂發聲。
    
    我發出了“我們愛澳洲,我們愛香港”的集會通知:
    
    為支持香港人民6月份以來如火如荼百折不撓的“反送中”運動,為反擊墨爾本一些華人舉行所謂的支持“一國兩制”“一個中國”反對香港“暴徒”逆潮流而動的遊行,我們決定於8月17日星期六上午10:00,在維省圖書館對面,舉行支持香港人民正義鬥爭的集會及遊行。屆時將展示各種橫幅標語,連續播放 Hong Kong, Sea of Black 歌曲及舉行其它相關活動。
    
    敬請朋友們帶領家中男女老少積極參與,準時到場;歡迎個人用紙牌自製小型標語,表達對香港人的支持。
    
    召集人:高健 0433 169 889;齊家貞 0430 645 307
    
    朋友們來電話提醒,在時間地點幾乎相同的情況下,兩個對立的集會很容易發生衝突,特別是中共方的野蠻已在布里斯本、墨爾本和新西蘭暴露無遺,他們擔心集會參與者及我個人的安全。我完全不曾考慮過這個問題,朋友們的提醒非常重要及時。
    
    羅雲庚雷厲風行,即刻與越南、藏人、維吾爾社區取得聯繫,他們的反應很積極,估計參與人數不是我們,特別是我個人開初設想的20來人,而是300人上下了。
    
    作為發起人之一,我收到警察局負責人Harry先生的電話,他核對我們填寫的集會申報表上的有關資料,表示警察將全力保護集會的安全與和平(Safe and Peace)。我解釋:“我們只是一小撮(Minority),他們號稱‘成千上萬’,上萬人不容易,可是有共產黨的幕後慫恿煽動,召集五千人應該沒問題。他們人數十幾倍於我們,又崇拜暴力,希望你們安排足夠的警力保證我們的人身安全。”下午,一位警察女士來電話,我再次重複集會的成功離不開他們的保護。
    
    才一兩天,突然傳來信誓旦旦的“大事件”,他們標榜的“合法遊行”並不合法,墨爾本市政府公開指稱該信造假,並將追究假信來源,宣布“推遲”遊行,那個“圍個水洩不通,電車道也會封路”的美夢,也胎死腹中。
    
    期間,有個惡毒的插曲很精彩,我忍不住要與大家分享。
    
    “政府回函”的假戲穿幫,始作俑者不知去向。“我們聊天WeChat”網登出驚人內幕,標題是:“本事件並非惡作劇,而是複雜的陷阱”,該文說,“地區的中文媒體推測,它(假信)是挺港派製造的陷阱,以引誘愛黨派星期六搞抗議集會。”Sydney Post報的總編,筆名Xiao Shi Yi Lang星期三發文說,“愛黨派在墨爾本計劃的抗議集會,事實上是假的,那些挺港派精心策劃了一個陷阱,以引誘更多的人參加他們星期六在省圖書館舉行的集會遊行。”
    
    Xiao Shi Yi Lang 發表的“這並非是個惡作劇,而是精心策劃的陷阱”一文,很快在Sydney Post刪除。
    
    City Discount也發了報導,“推測”這封假信“非常像”“分裂主義力量的故意誤導”,文章說,“假如愛黨派出現在現已推遲的集會上,那他們就陷入‘陷阱’,面對挺港派的挑釁了。”
    
    當ABC記者請Xiao Shi Yi Lang解釋,“你怎麼知道那封政府批准的假信是來自挺港派的‘陷阱’呢?”Xiao Shi Yi Lang告訴記者,他不能確定那個人是來自挺港派,還是愛黨派。他說,事實上,他只知道這個人在WeChat上的化名是“1994%”。記者打算與“1994%”以及另外一位據信他在北京組織了愛黨遊行的WeChat的用戶聯繫,但是,這“兩個網民都註銷了他們的戶口,或者用另外的名字註冊了新帳號”。
    
    三
    
    星期五晚上7至9點,香港大學生在省圖書館門前舉行支持香港人民爭民主的集會,高健、羅雲庚、高春風、李靜,還有一對王姓新疆兄弟和我近十人前往參加。
    
    因為人矮,我站在圖書館偏右人行道的一個長凳上,左側有兩張桌子,幾個學生正忙碌著散發傳單,超過200位香港學生及支持者已在圖書館前的石階上排成方陣,像合唱團等候指揮,他們等候集會正式開始。
    
    講台安置在階梯前平地左角,他們按部就班,七點鐘到,司儀宣布,發言開始。
    
    突然,“嗤”一聲從右邊傳來個小轟動,我望去,除了一堆人,看不出什麼。接著,一個手持小五星紅旗乾瘦的中年男人竄過來走到中部,又竄了回去。原來,不知何時,不知從何而來,右邊已聚集了五、六十人,除了四、五個中年男子(猜想是領導),其餘的全是二十歲上下的中國留學生。
    
    他們舉著大五星紅旗,有的手握小型擴音器,更多人以年輕氣盛震耳欲聾的嗓子,開始十遍百遍朝集會方向歇斯底里吼叫,“漢奸”、“傻B”、“垃圾”、“操你媽B”、“港獨死全家”、“祖國萬歲”、“共產黨萬歲”,伸中指向左邊會場指指戳戳——穿著時髦的女生也不例外,對方則以V形手勢回應。時不時,他們群情激昂齊唱大陸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唱“五星紅旗迎風飄揚”,一付正義在手真理在握的架勢。
    
    於是,在我們澳洲維多利亞省立圖書館門前,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景象:一眼望盡,左邊是書生意氣的香港大學生理性和平非暴力集會,支持兩個多月來如火如荼百折不撓的香港人民的民主抗爭;一目了然,右角是利用澳洲言論自由,褻瀆澳洲言論自由為專制中共站台的中國留學生,這個群體來這裡,不是為了講道理,宣揚自己的觀點,展示自己的信念,而是利用他們吼聲如雷的優勢,徹底壓倒對方的聲音,砸爛香港大學生正在舉行的集會。
    
    大洋一哥 澳洲網通告“提醒各位注意安全,合法遊行,理性表達訴求”——“美女蛇”看起來“美”,但牠是“蛇”。
    
    最初,我很高興人數越來越多,突然聽見自己的四周響起了咆哮聲,原來並非集會的支持者,他們全是中國留學生。這群人高舉手機不停錄像,忙不迭發出視頻把小紅粉們的勝利捷報傳播,大約也在疾呼墨爾本的同夥們,快快飛來呀,我們就要“千軍萬馬”了。
    他們的人數越來越多,發出的吼聲越來越大,吼聲幾乎完全蓋住了香港學生的麥克風。
    我們的勇士們站出來了,高春風、羅雲庚、阮傑擠進中國留學生群裡,在他們“老漢奸”罵聲的包圍下,大喊著宣講香港事件的常識常理真相,告訴他們香港人不是要港獨而是要求真正的一國兩制。然而,這些文盲留學生根本不聽,他們的興趣只是狂熱地發洩,高呼“共產黨萬歲”,高春風、羅雲庚、阮傑不失時機以“打到共產黨”回應!三個“一小撮”嗓子喊啞了,外面完全聽不到他們的聲音。高春風氣急了,沖上去搶奪那面罪惡的紅旗,他寡不敵眾,對方有六、七人。
    
    

    我們的勇士。右一:羅雲庚;右二,高春風。
    
    一位撐傘人站在旁邊,傘骨被人扯斷,他依然屹立;有個人高舉自製的雙面標語:Free Hong Kong(香港自由)和Free Hugs(自由擁抱),任人推搡,始終站在那裡;遠離喧囂處,那人一直舉著張圖畫,不聲不響。香港大學生的集會還在進行,有人在說著什麼,那不絕於耳的嗡嗡聲,是香港孩子在擇善固執。
    
    

    中國政府掌控的宣傳媒體祝賀親北京積極分子,他們聚集在墨爾本阻擋挺香港集會。
    
    被這些如狼似虎的年輕人團團包圍,我不知所措,雙腳發涼像長了根難以動彈。
    我不得不在我們墨爾本瑰麗的知識聖殿省圖書館門前、在民主自由人權鮮花盛開的澳大利亞家園,遭受那些汩汩而來的污言穢語的“洗禮”,它持續不斷灌進我的耳朵裡,它持續不斷湧向支持香港民主運動的人們——我想起小時候一部意大利電影,《橄欖樹下無和平》。
    
    居澳32年,我第一次體驗到一個年紀不輕的人,是如何為這群人在澳洲的無法無天而內心疼痛,以至於我心動過速,快要站立不穩了。
    
    只堅持了一個小時零五分,我不得不打道回府。
    
    四
    
    我平靜不下來,擔心明天的集會怎麼辦?
    
    作為發起人之一,我無論如何都會掙扎到圖書館,如果那些“義勇軍”們再接再厲從天而降,我很可能只能坐在那裡發呆。可是,更加重要的是,正如高健所說,我們的參與者多數年齡偏大,面對那些霸氣十足喪失理性的小紅粉,出了問題我們怎麼擔當,如何對得起他們。
    
    女兒女婿進城給我送來了安眠藥,我明天還得幹活;他倆回去經過圖書館大門,來電話匯報:“媽媽,他們的人越來越多!”
    
    可能香港學生缺乏這方面的常識,也可能自認不喊刺激對方的口號,沒有令對方不快的標語,只是個和平集會,或者是某個環節出了問題,如此混亂的場面沒有警察在場。一個多小時後,接到阮傑的求救電話,警察們急速趕來,可是,人手不夠難以阻止數目激增的中國留學生,他們一開始就強勢朝左方進逼,意欲衝進香港大學生集會的場地,直到警方人員不斷增援,才阻止了擁共學生往前擠壓的勢頭。最終,迫使他們與香港大學生拉開距離。
    
    

    一長排警察把中國留學生限制在右邊。
    
    一個小紅粉因為阻擋警察執行任務,毆打記者和香港學生被拘捕,雙手反銬帶走,報稱從他身上搜出刀子,已被開除學籍驅逐回國——小伙子,你“親愛的中共國”才是發揮你搗蛋天才之地。後來,還有一人被拘捕,幾小時後釋放,等候法院傳訊。
    
    

    小紅粉被警察拘捕反銬帶走。
    
    

    一名騷擾反送中集會的大陸留學生被拘捕。
    
    感謝這些小紅粉,他們眼疾手快分秒必爭把當晚“大獲全勝”的錄像迅速傳遍大陸傳遍澳洲傳遍世界,包括兩個中國留學生被拘捕,其中一人遭遣返的“好消息”。
    
    中國留學生曾經建立過“豐功偉績”的布里斯本,星期日舉行挺香港集會遊行,“捧場”的小紅粉數量大大減少,也規矩了很多。
    
    墨爾本的中國留學生星期五晚上堅守到深夜11點半,直到撐雨傘的香港群體紛紛離去一人不留,他們才撤離。撤離後,有地方犒勞,墨爾本鼎鼎有名的大餐館全聚德,張開雙臂歡迎革命小將凱旋而歸,提供免費宵夜,全聚德老闆為他們服務到清晨兩點——這些居澳的“華僑華人”在“親共”事業上從不缺席。
    
    第二天澳洲各媒體詳盡披露了小紅粉們在圖書館前噁心丟臉的表演:“反复地唱和吼叫咒罵人的頌歌”,連他們光天化日下的國罵CNMB,都翻譯成了英文——儘管國內解釋說,這四個字的意思是“催你明白”!警察發出諸多警告,遵守澳洲的法律與秩序,四位國會議員發聲,對“中國政府在澳洲的影響力有多大,表示關注”,“提醒澳洲大學,在有學生被攻擊的情況下,必須保護他們的言論自由。”報紙還不斷披露,“中國在香港附近展示‘肌肉’”等——敬請讀者移步到這幾天的澳洲媒體,一覽中國留學生因加得減立下的“汗馬功勞”。
    
    一如既往,中國駐澳洲大使成競業週六發表聲明,稱在悉尼和墨爾本的集會達於極點,在香港問題上,外國政府和有關機構“不得為激進暴力分子打氣撐腰”,“不得以任何形式干預”,“香港事務純屬中國內政”。
    
    震驚世界的香港事件,照妖鏡般逼使邪惡原形畢露。有言,“只有在退潮的時候,才知道誰沒有穿褲子”,在香港事件中,沒有穿褲子的人宣稱,只有我穿了褲子!
    
    五
    
    回來講一下我們這次的挺港集會。
    
    除了大陸華人,有越南、藏人、維吾爾人,還有法輪功修煉者和香港、台灣朋友,集會具有一定的代表性。
    
    這天是星期六,墨爾本風和日麗,一改昨天的風雨交加;而且,乾坤扭轉,澳洲警察發起對暴徒的反擊戰!
    
    9點鐘之前,省圖書館附近街區已經停泊了部部警車。很快,荷槍實彈威風凜凜的警察各就各位部署就緒:好些男女警員在圖書館庭前漫步,十字路口四個端點均有數人把守,八位騎士八匹駿馬街邊靜候,幾部電動摩托車定點駐紮,天空有直升飛機掠過,肅穆莊重氣象一新。
    
    頭晚香港大學生與大陸留學生兩派的表現反差巨大衝突劇烈,共產黨克隆出來的“小共產黨”狂熱民族主義情緒的宣洩,不少媒體痛感失之交臂,今天許多人不請自來,錄像機記者群對準省圖書館集會的我們屏幕般展開,排場之大,空前!
    
    行人駐足觀望,弄不清此地有何貴幹,認真閱讀標語,拍照,大悟。
    
    “愛澳洲愛香港”集會因禍得福,昨晚我所有的擔心現在一掃而空,警察們給予我們盡心竭力的保護,集會一帆風順得有點像在做夢。
    
    

    集會發起人之一高健,神情放鬆。
    
    

    所有的擔心一掃而空,齊家貞心跳正常。
    
    圖書館最頂處的石級上8面澳洲國旗迎風招展——我們都是澳洲人,我們熱愛澳洲;也飄揚著許多越南、藏人、維吾爾人的旗幟,為會場增色;我們的以澳洲國旗為背景的巨大的十一付中英文橫幅,愛憎分明獨具風采;越南朋友製作了許多小標語給所有參與者取用,內容除了“香港加油”,還有“我們都是Hastie”——Andrew Hastie, 澳洲一位年輕議員,最近在國會勇敢發聲,以第二次世界大戰希特勒為例,提請大家注意,中共在澳洲的滲透已經相當嚴重,不能掉以輕心!“一石激起千層浪”,澳洲朝野普通百姓議論紛紛,有說他講到了點子上,有說他的政治不正確。
    
    

    省圖書館前愛澳洲愛香港集會。旗幟鮮明,立場堅定,支持香港的正義鬥爭。
    
    

    澳洲警察是人民的保護神,是集會順利進行的保障。
    
    這次集會人數只有我們預估的一半,近一百五十人,應該很不錯了:一,集會的籌備時間五天太倉促,各組織來不及通知發動;二,很難說頭晚“親黨派”的粗暴行為,沒有嚇退一些準備前來之人。
    
    集會發言由越南社團負責主持,主持人熱情滿腔,所有組織均派代表發言,都是共產主義的受害人,都有一本血淚賬,大家與香港人心連心,香港的安危與我們息息相關,香港爭取民主自由的鬥爭就是我們的鬥爭,香港人的勝利,就是我們的勝利。領呼口號者中氣十足激情高漲,響應者全力以赴聲音洪亮。
    
    中途,有幾個紅粉出來搗亂,也是黑頭髮黑眼睛,也說警察聽不懂的話,一經羅雲庚發現告知,某某呼的口號是“中國共產黨萬歲”之類,或者,那老年婦女在唱“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數個警察一擁而上,把他們一個個架走,我們一長串“嗚,嗚,嗚”的噓聲歡送。
    
    第二天星期日下午四點左右,高健和我收到同一個男子的手機電話,發同樣的問:你搞這種事,每天發多少錢?高健的回答是:一千澳幣!我的回答是:你們幹這種事,每人每天得多少人民幣?掛斷電話後,他又兩次打來,我們不再理睬。當然,向警察局如實舉報是我們的責任。
    
    攝影師小蔣發出去的現場錄像盡顯小紅粉們的醜態百出,瘋傳超過三百萬人,留言無數,99%是臭罵。
    
    罵得越兇越光榮!
    
    六
    
    看起來,星期五晚,“親共派”砸爛香港大學生集會的目的是達到了,因為幾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轉移了,都集中到中國留學生身上去了,圖書館左邊傳出的解釋香港事件來龍去脈的真相、呼籲挺香港爭民主的聲音已經被右面聲嘶力竭的吼叫干擾得差不多有等於無了。
    
    其實大謬不然,結論恰恰相反。
    
    香港大學生在突如其來的強力衝擊下,面對被砸爛場子集會流產的危險,在文明野蠻成敗得失的關頭,他們表現出驚人的冷靜淡定與臨危不懼,自始至終堅持理性和平非暴力,水似地柔軟隨和,水似地堅韌不屈,口不出惡言行不亂方寸,彰顯了文明社會與普世價值養育出來的孩子們所具備的個人素賚、教養、品牌、智慧、靈性,熠熠閃光,有目共睹。
    
    難道澳洲不該給這些孩子打滿分!
    
    一百七十萬香港人民818上街遊行,理性和平非暴力威力無比,再創奇蹟再顯神威,世界禮讚,油然而生敬意。
    
    這就是為什麼,香港大學生事實上取得了勝利;這就是為什麼,香港人民最後一定勝利。
    
    (齊家貞2019,8,22. 墨爾本)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7512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维健:荒唐!川普总统竟将香港反送中运动污蔑为骚乱
·香港反送中引发激烈动荡北京坐等时机? (图)
·香港反送中721大游行继续 法轮功被镇压20周年 (图)
·夏业良:香港反送中火焰会引爆中国火药桶吗?
·胡平:香港反送中运动应该“见好就收”吗?
·史桔:香港反送中是和平示威典范 大陆复制会天翻地覆 (图)
·张坚:香港反送中是伟大的民主进步
·林保华:百万人上街后 香港反送中运动该走向何方? (图)
·伊利夏提 :香港反送中运动为何会掀起惊涛骇浪?
·香港反送中启示录/陈维健
·何清涟: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对台湾的警示 v
·何清涟:香港反送中大游行对台湾的警示 (图)
·全球声援香港反送中 中国爱国粉红纷出笼
·微信群发声援香港反送中言论 山东公民遭刑拘 (图)
·重庆公民黄洋声援香港反送中遭羁押 (图)
·中共北戴河会议将讨论香港反送中及美中经贸 (图)
·北戴河会议将讨论香港反送中及美中经贸
·诗人王藏声援香港反送中被抓 追魂妻儿遭逼迁 (图)
·香港反送中游行中国外交部:媒体多了解别干涉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大陆民族情绪泛滥 《灌篮高手》作者挺港运遭网民封杀/RFA
  • 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体育界
  • 新加坡vs香港--金融中心
  • 冥想者(诗歌)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 哲学就是对话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谢选骏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李芳敏1440008願全地都敬畏耶和華,願世上的居民都懼怕他。
  • 谢选骏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九七憶往(十)(完)
  • 谢选骏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徐沛連載完畢,全文在此:
  • 张成觉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移民秘笈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 谢选骏穆斯林不能回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夫妻婚姻家庭
  • 谢选骏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 高洪明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金光鸿要瓦解共匪,政治上的成熟是根本
  • 刘蔚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谢选骏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论坛最新文章:
  • 寻找脱贫之道 美法3经济学家共获经济诺奖
  • 航天强国关注“清除空垃圾 ”
  • 官警二代死刑逍遥引高层动怒 滇孙小果案再审
  • 法彩票公司将开放股权 政府鼓励个人购股
  • 突尼斯将高票迎来法学教师新总统严打腐败
  • 公安局长疑戴名表视察无锡桥塌现场 网民不太信
  • 德国5G不排斥华为给平等竞争
  • 经济紧与人民币贬 游日中国客不再疯买了
  • 中国新款汽车叫哈佛 俄人或最爱
  • 赵紫阳百岁冥诞出记传 透露曾吁为六四平反
  • 韩法务部长辞职 文在寅能否消弭危机前景未卜
  • 腾讯清早偷偷恢复NBA转播 惹网民酸骂
  • 日本台风灾难扩大 国际阅舰式取消
  • 赵紫阳百岁冥寿 子女发文谈中国精神困局
  • 传统左派学校也反禁蒙面法 逾百人雨中组人链声援及抗议
  • 反蒙面法第二周:警滥捕旁观市民 示威者袭警手段趋烈
  • 选票变天 突尼斯民众狂欢干净总统问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