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触目惊心!云南强奸死刑犯逍遥法外二十年 无人敢问孙小果的亲爹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31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触目惊心!云南强奸死刑犯逍遥法外二十年 无人敢问孙小果的亲爹
    
    5月23日,云南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通告将孙某某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涉嫌诈骗、敲诈勒索、寻衅滋事一案移送昆明市盘龙区检察院审查逮捕。一时间,国内数十家媒体几乎同一时间发送了“孙小果等9人恶势力犯罪集团被逮捕”的消息。昆明相关部门随即回应,孙某某恶势力犯罪集团案件并非孙小果案,只是同姓而已。虽然闹出乌龙,但奇怪的是舆论偏执地误认为孙某某就是孙小果,只有央视网进行了致歉。为什么舆论要刻意制造一个司法乌龙?事出反常,必有妖孽。因为孙小果案太过于离奇,怵目惊心,超出了中国人的道德和认知极限。
    
    4月1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督导。昆明市随后打掉了孙小果、涂力军等一批有影响的涉黑涉恶犯罪团伙,查处了一批涉黑涉恶腐败和“保护伞”案件。巧合的是,20多年前,有一个在昆明大名鼎鼎的恶霸也叫孙小果。1998年2月,此人因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被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按理说,早应该两腿一蹬到那世去了。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上述两个孙小果竟是同一人。云南老百姓有点懵。
    
    一个20多年前已经伏法丧命的孙小果如何能“亡者归来”,还借尸还魂变成了黑老大?随后,云南省司法界出现塌方,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等21名官员落马。
    
    孙小果何许人也?提起孙小果可非同常人,说他是昆明恶霸都埋没了他,二十年前,昆明流传着这样的说法,“白天归邓小平管,夜晚归孙小果管。”好家伙,敢与邓小平平起平坐。早在1994年,孙小果就因参与一起轮奸犯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但他却神奇地“在监外执行”悠哉乐哉;1998年,一天牢没坐过的孙小果,又因强奸多名女性,其中包括未成年人,并有当众强奸情节,以及犯有故意伤害罪等罪名,被当地法院数罪并罚,终审判处死刑。诡异的是,孙小果不仅没有伏法,反而在狱中修炼成了“发明家”,申请国家专利并获得多次减刑而出狱。至于其何时出狱至今仍是个谜团。
    
    按理说,获得减刑的孙小果最快也要在2012年8月才能出狱,但实际上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以“李林宸”的名义在狱外活动,注册多家公司,并成为昆明夜场上尽人皆知的“大李总”。牛吧?
    
    孙小果,云南昆明人。他先后使用的名字有陈果、孙小果、李林宸,姓氏分别是跟随了他的生父、生母和继父。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武警学校学生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看见两位青春美少女,于是强行拉上车轮奸。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被收审,1995年4月4日被批准逮捕,1995年6月则被取保候审,后保外就医,一天监狱没呆。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法院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三年。1997年4月的一天晚上,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了16岁少女宋某。同年6月,孙小果等人在娱乐城玩耍时,将两位女青年强行带至该宾馆906房间,“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情况下”,孙小果强行奸污了一位女青年。短短4天后,孙小果又将两位女学生叫到该宾馆906房间,强行奸污了一名女学生。
    
    1997年11月7日晚上,孙小果等人强行将一名17岁的少女张某某及其同伴杨某某带到月光城夜总会。在包房内,孙小果等人“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并用······竹筷和牙签刺张的乳房,用烟头烙烫张的手臂,还逼迫张用牙齿咬住大理石茶几并用肘猛击张的头部,致使张某某牙齿脱落。次日凌晨,孙小果等人又将张某某、杨某某挟持到昆明市本豪胜娱乐城啤酒屋2楼,在公共场所又对张、杨进行毒打,再一次逼张用牙咬住大理石茶几边缘,用手肘击打张的头部。凌晨4时许,孙小果等人将张、杨二人带至昆明饭店大门口,孙小果一伙轮番对张进行拳打脚踢,致张昏迷。孙小果的同伙党俊宏及杨琨鹏还解开裤子,将小便尿在张某某的脸上。”
    
    听到这,您是否难以置信,这还是人吗?简直禽兽不如。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法院以孙小果犯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一审判决后,孙小果不服,向云南省高级法院上诉。后被驳回,维持原判。孙小果罪有应得,被他摧残的女孩们得到了一点安慰。
    
    但蹊跷的是,早在2010年,孙小果就已经走出监狱,以“李林宸”的名字在狱外活动了;2011年8月,孙小果开始经营餐饮公司;2013年起,孙小果经营多家夜店,成为震八方的“大李总”。
    
    下面,我们思考两个问题。一是为什么孙小果1994年犯强奸罪未被收监呢?孙小果因强奸案被捕后,其母孙鹤予和继父李桥忠四处活动,向办案部门提供了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为孙小果办理了取保候审,并在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其三年有期徒刑后,办理了保外就医手续。二是为什么孙小果1998年被判死刑却能逍遥法外20年?因为其母和继父的活动,孙小果案被提起再审改判为死缓。孙小果在服刑期间,他们与监狱、法院相关人员共谋,利用并非其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申请实用新型专利,达到认定重大立功减刑的目的。果然,孙小果被减刑至12年。观众朋友要问,为何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有如此大的能量能够玩转公检法?从今年4月底孙小果案发酵以后,网络上关于孙小果家庭情况的猜测和议论就层出不穷。孙小果到底有怎样的家庭背景呢?
    
    5月28日,云南警方就此进行了通报:孙小果母亲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继父李桥忠,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生父陈某,昆明市某单位职工,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爷爷陈某清、奶奶陈某芬,分别系某中学原职工,已去世;外公孙某翔、外婆吴某兰,分别系某铁路局、某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目前,孙小果的母亲和继父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于2019年4月3日被采取留置措施,接受调查。未发现孙小果生父陈某涉及孙小果案。怎么样?够详细吧,不仅说清楚了孙小果的生父连爷爷奶奶也说了,可谓史无前例。
    
    但该调查结论还是难以让人信服,这过于详细的背后似乎另有隐情。草蛇灰线,伏脉千里。孙小果的家世算不上显赫,后台更不是神通广大的“孙悟空”,为何孙小果仍能不断减刑,为何他出狱后仍能成为“昆明一霸”,横行如此之久?2l名官员因为孙司法舞弊落马,这个普通家庭能量有多大!其民警母亲44岁时带儿子改嫁时任公安分局副局长年仅34岁的继父时,此时孙小果已经17岁。为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继子这么卖命,一而再地知法犯法,难道真是“爱情的力量”?事出反常必有妖孽。有网友演绎:其生父为某高官,后与年轻貌美的女民警孙学梅野合。后孙学梅怀上了孙小果。高管于是让老实巴交的陈某与孙雪梅成婚产子。但婚后陈某与孙雪梅不和,于是高官命李桥忠接手,成为孙小果的继父。孙小果之所以能够神通广大不是有个虎妈和继父,而是该高官一手遮天。精彩吧。但这只是演绎,目前无法证实。到底谁是孙小果的亲爹呢?
    
    20多年来,孙小果的家世背景、尤其是神秘的生父迟迟未浮出水面。21年过去了,还是没有人敢说出孙小果生父的名字,孙小果在昆明政法界独步天下。
    
    有好事网友匿名在网上公布了孙小果的家庭背景:生父:陈培忠,1942年,历任第13集团军政委,云南省军区政委,云南省纪委书记,中共第十六届中央纪委委员。外公:孙雨亭,曾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省政协主席。大舅:孙大虹,云南省公安厅副厅长,禁毒局局长。小舅:孙小虹,昆明市中级法院院长,1999年因走私进口汽车,被撤销党内外一切职务,2004年任云南省商务厅厅长。母亲:孙学梅,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刑侦大队民警。二舅姥爷:孙岳,历任周恩来秘书,国务院办公厅纪检组组长。
    
    如果这个爆料属实,孙小果的亲生父母陈培忠和孙红梅就是红二代。讲到这里,我们应该大彻大悟了,原来如此。尽管目前无法核实,但这个逻辑是讲得通的。或许不久,民怨太大,中共干脆将孙小果的头祭奠扫黑除恶的战旗,那时就水落石出了。孙小果案的离奇就是好莱坞大片都不可能与之比肩,孙小果案的荒渺也只有中共这样的党和国才能导演出来。法律只是中共的玩偶和夜壶,人民只是中共可以任意玩弄和强奸的女仆。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1220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扫黑除恶”剑指社会维权力量
·阴魂不散 薄熙来打黑除恶变习近平“扫黑除恶” (图)
·论扫黑除恶与黑社会性质高利贷的伟大斗争 (图)
·扫黑除恶要警惕吴三桂式的人,也就是传说中的保护伞! (图)
·扫黑除恶与重庆的唱红打黑:文革浅议/独光达
·蔡奇清除低端 竟是为习扫黑除恶鸣锣开路 (图)
·高洪明:中国扫黑除恶必须法律化程序化!否则变黑扫?
·高洪明:中国扫黑除恶必须彻底扫除地方黑恶官员
·扫黑除恶目的是用国家行政代替地方豪强/汉评
·“扫黑除恶”荒腔走板 维权人士希望纠偏
·幼儿园也要扫黑除恶?已有干部被问责 (图)
·被判死刑却“死里逃生”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提及“昆明恶霸”
·张建平就就出租汽车行业改革、反腐、扫黑除恶在江苏常州遭抵制再致习近平公开信
·胡海峰汇报扫黑除恶工作 (图)
·胡海峰汇报扫黑除恶工作团派媒体全文转载
·拍习?官媒大肆报道胡海峰做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工作汇报
·“扫黑除恶”入疆 轻罪变黑社会 (图)
·“扫黑除恶”入疆 少数民族被“黑”?
·医生们要小心 扫黑除恶 医生名列黑心榜首 (图)
·“扫黑除恶”闹乌龙 医生名列黑心榜首 (图)
·新疆“扫黑除恶”行动 前年被捕商人等13人被判刑 (图)
·“扫黑除恶 害人害己” 广西宣传标语被笑翻
·河北一县府网站文章也被发现将失独家庭列为扫黑除恶对象
·最高检副检察长孙谦承认“扫黑除恶”下指标
·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推进会在湖北武汉举行,中国人权观察员伍立娟被当局稳控
·湖北潜江访民伍立娟三见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见闻
·陈凤明到警局报案遭推诿,中央的扫黑除恶运动意在何方?
·湖北潜江众多访民再次进省信访局,求见扫黑除恶中央第七督导组
·中央扫黑除恶第七督导组到湖北,潜江维权人士伍立娟携材料举报维稳黑恶现象
·步薄熙来后尘借「扫黑除恶」掠民间财富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学习就像雕刻
  • 非智【小说连载】来自中国的柏斯女人--各有心思
  • 生命禅院我与魔王的又一次对话/雪峰
  • 谢选骏共产党就是共妻党
  • 潘一丁香港法治已大乱高院勿做保护伞
  • 谢选骏川藏线上十英雄不知道毛主席夜御十女的的勾当
  • 穿越精神的戈壁人类历史最重大的转折点
  • 滕彪中共为什么要举办世界律师大会
  • 谢选骏一盘散沙变成了一堆废垃
  • 陈泱潮11.12.有望確保中國國運柳暗花明、峰回路轉的要訣
  • 谢选骏华尔街金虫的末日
  • 胡志伟《毛呼蔣委員長萬歲》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生命禅院爱含量与生命的层次\沁心草
  • 陈泱潮11.11.國運逆轉的教訓必須牢牢記取!否則,中共國滅亡在即
  • 谢选骏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