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共党的“先进性”就是流氓霸道性 /梅多鸣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3月18日 来稿)
    
    作者:梅多鸣
    

    普世价值只承认人人平等,共黨却将人类分裂为“优”、“劣”对立的等级制。共裆吹嘘的所谓“先进性”,就是人为的制造“三六九等”的等级制,是为一小撮所谓的“具有先进性”的党棍独霸政权找借口!
    
    所謂借口,就是为把非法上升为合法而发动的诡辩!马克思在《共产党宣言》里说:“在实践方面,共产党人是各国工人政党中最坚决的、始终推动运动前进的部分(“最坚决的、始终起推动作用的部分”在1888年英文版中是“最先进的和最坚决的部分,推动所有其他部分前进的部分”);在理论方面,他们比其余的无产阶级群众优越的地方在于他们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共产党人被马克思说成了无所不知的神——救世主,共产党人“了解无产阶级运动的条件、进程和一般结果”。马克思打倒了旧宗教里的神,塑造了新的神——“先进”的共产党人。
    
    先进性就是为持久奴役国民通过狡辩而得的理由——即只有先把党说成为“先进的”,让“党”先占领“先进性”位置,留给国民的自然是“落后性”位置;党才能取得对落后者实施领导的资格。所谓“领导”,实质上就是奴役和控制。它们的逻辑是:我是共黨,因此我代表着无产阶级、劳动人民的最高利益;你若反对我,你就是人民的敌人,因此是反动派,必须予以消灭;自由的人民因此沦为行尸走肉的奴隶!
    
    共黨自封的“领导权”充分暴露它是一种凌驾于社会普遍利益之上的专制特权,对一切它不满意的异议、异动,都一律实行“专政”、暴力镇压直至整死异议者。马在《共产党宣言》中说:“在当前同资产阶级对立的一切阶级中,只有无产阶级是真正革命的阶级······中间等级,即小工业家、小商人、手工业者、农民,他们同资产阶级作斗争,都是为了维护他们这种中间等级的生存,以免于灭亡。所以,他们不是革命的,而是保守的。不仅如此,他们甚至是反动的,因为他们力图使历史的车轮倒转。”由此可见:马克思主张的是阶级等级制——工人阶级、农民阶级或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列在前面的是先进的,享有种种特权,列在后面的是落后的,须加以淘汰。后来列宁干脆主张赤裸裸的等级制,把人分成:先进分子、群众、落后分子、敌人。前者享有种种特权,后者就倒霉了。列宁说,用马克思的话来说,“农民是反动的一帮”。“我们起初使用一切方法支持一般农民反对地主,直到没收地主的土地,然后······我们支持无产阶级去一般地反对农民(《列宁全集》俄文版第4版第9卷第213页)。“必须在农民中抓一些人质,如果不把积雪清除干净,就把他们枪毙掉!”列宁实际上是“以劳苦大众的名义对劳苦大众使用暴力”,造成了2千多万人含冤惨死;而毛泽东的无产阶级专政,造成了上亿中国人被害死。
    
    共产党的先进落后说就是以马列意识形态主观地建立的人身等级制,本质上是人身歧视。中共霸道地宣称:黨性高于人性,高于人民性,处于社会的顶峰地位。共黨总是自称“先进性”,反复地强调:先进党注定要教育、领导落后的群众。这说明共裆一直以优秀自居,歧视侮辱广大的人民群众和其他党派。先进者是拥有奴役资格的人,落后者是被歧视被污辱的异类分子。一句话先进者就是权贵,落后者就是可随意奴役的地、富、反、坏、右,如今改称“特殊人口管制”了。
    
    “先锋队”理论实际上是一种等级制和反大众的理论——这种打着无产阶级旗号的专制理论,实际上自相矛盾,却成了黨魁实行残酷专政的理论基础。这种理论把人分为高低不同的等级,实际是古代“上智下愚”的升级版。他们常挂着民主招牌,实际上违背了民主的根本原则——人人平等。
    
    人人平等是人的“本性”平等,不得以智力或道德高低而区别对待。人的“本性”是天生独立、无差别的,从来就没有“先进”与“落后”、“代表”与“被代表”等属性。凭什么,共黨就是“先锋队”、“先进文化、先进生产力的代表”?毫无道理!把自己吹成“先进”,违背了人类文化中的谦卑精神。
    
    政黨的先进性实质就是代表人民的广泛性及其对人权坚守性!黨性是否正确(坚守人权),是否代表人民,只能由人民来检验。只有获得了人民多数票的黨才能暂时称“代表了人民”;那些未获得多数票的黨不能自称“代表了人民”,否则就是强奸民意。可见,“先进”要由大众的票决承认。如果不由群众来决定,那就根本谈不上民主政治。
    
    民主制度的前提是:统治者的权力并非出自某些更高的、人民所不能企及的品质,而是仅仅出自被统治者——人民的委托和信任。从相互竞争的不同政黨中,选择适合执政的黨,是人民行使主权的主要方式。在民主制度下,没有任何黨派胆敢自封为“先进黨”或“领导黨”。你是不是领导、能不能执政,只能由选票来决定。任何黨派上台执政的领导权都须经过人民票决授予,凡是未经人民票决程序的所谓的领导权都是非法的、缺德的。依靠机枪坦克上台的政黨都是反人类的流氓集团——1918年初列宁就用机枪扼杀了人民票决出的议会而开始了恐怖统治。蔡英文说:“当一个组织不允许你选择和罢免时,它一定会把谎言说成真理。当一个组织不允许你监督和质疑时,它背后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罪恶。当一个政权用暴力打压合理诉求时,它一定是强权流氓。”
    
    一切自我标榜为“先进分子”的人统统都是独夫民贼。瑞士联邦政府就全国每人每月发放2500瑞士法郎(约合人民币1.7万元)的生活费一事进行全民公决,结果被否定。当瑞士的“资产阶级”搞全民投票决定要养活全国人民时,“无产阶级”的中共们还在盘算着如何以假冒伪劣的黑心产品更多、更快地从华人身上搜刮更多的财富,如房产税、道路拥堵费······正如奥巴马竞选总统连任演说时说道:“任何政布黨都不具有先进性,都只代表一部分人的利益。只要不受制约,他们一定会成为犯罪率最高的人群,会成为人民的敌人。”确实如此。据法学教授陈忠林的研究,从1999-2003年最高检察院与最高法院报告等相关数据可以算出,中国普通民众犯罪率为1/400;国家机关人员犯罪率为2/400。而司法机关人员犯罪率为6/400。换言之,国家工作人员犯罪率比普通民众的犯罪率高一倍;而惩治犯罪的司法人员的犯罪率则是普通民众的6倍。可见,国家工作人员与司法人员是最需要防范的犯罪群体,还什么先进性可言?可见,“先锋队”理论是自欺欺人的“三垄断”极权理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907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钱伟长是条摇尾乞怜的狗官
  • 法兰奇不懂中国
  • 鈥滃崕鍫傗濊繕鏄滃し鍫傗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九至二百零四毕汝谐(作家纽约
  • 法兰奇不懂中国
  • 美情报部门警告:必须立即发展5G
  • 恐龙的故事也能激动人心吗
  • 注定饮恨2020?谁给了韩国瑜致命一击
  •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 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一个人的赎罪
  • 博客最新文章:
  • 茉莉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
  • 周劍岐向松祚:堪称世界奇观!可谓是一业疯狂百业衰弊!
  • 心灵之旅古有指鹿为马今有识龟成鳖
  • 中国“九九归一”论血观音——所谓“佛面人”的“罗刹”心肠
  • 马山厚颜无耻的直播还能维持多久
  • 牧草地謝松齡:不要疑惑,總要信(修訂)
  • 严垣的花园政治神棍的最后挣扎
  • 真理之家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刘进成的博客“柠檬精”附体,疯狂开涮
  • 杜垣表面的“高级感”or内心的“小心机”
  • 谢选骏意大利是罗马帝国的废垃
  • 周莉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左爾辰越南与中国在纺织服装业密切合作
  • 北京周末诗会对中国国民党进一言/民国复
  • 谢选骏六四冤案2059年可以获得国家赔偿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4.看病
  • 谢选骏法国政府里可有纵火同谋
    论坛最新文章:
  • 一带一路第二届峰会:北京化解西方疑虑的时刻
  • 民调数据:台湾民众并不担心两岸军事冲突
  • 回声报:”一带一路“引担忧 冲击地缘政治
  • 台:超过十个友邦已向世卫提案邀请台湾出席
  • 巴黎以“航行自由”回应北京抗议
  • 印度曾多次警示斯里兰卡防范恐袭
  • 金正恩表示他与普京会谈有大量实质性内容
  • 申诉后印度法院解禁 抖音可“抖了”
  • 葡萄牙电力公司拒绝长江三峡集团全面收购
  • 北京抗议法国护卫舰穿越台湾海峡之举
  • 中国鱼子酱倾销美国 高价美食成了廉价小吃
  • 戈恩再交5亿保释金保释获得批准
  • 中国称「一带一路」将设机制防债务风险
  • 英美台忧占运领袖判刑阻吓港人自由 陆重申内政
  • 占运四人入狱促泛民议员连手拉香港特首下台
  • 张伦的悼念:愿张健老弟走好安息
  • 为苏格兰独立举办公投的主意又浮出了水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