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普立兹奖张彦:中国打压伊斯兰恐引数十年反效果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16日 转载)
     普立兹新闻奖得主、纽约时报撰稿人张彦今天出席座谈表示,中国目前的宗教管制政策,主要锁定外来宗教,但设置新疆再教育营打压伊斯兰教发展,恐怕会引起数十年反效果。
    
     张彦(Ian Johnson)1980年代曾先后在北京和台北留学,精通中文;他在1994年至2001年间,担任华尔街日报记者并派驻中国。2001年因报导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获得普立兹新闻奖。他长期关注中国宗教议题,目前为纽约时报撰稿人。

    
    张彦上午出席台北国际书展座谈,针对中国宗教限制议题表示,早在清朝鸦片战争过后,中国知识分子便开始推动「改庙为学」运动。当时的文人认为,中国社会充斥迷信,才导致无法走向现代化。
    
    他表示,这种反宗教思潮在中共建政后掀起高峰,特别是经历文化大革命后,中国宗教几乎被破坏殆尽。但随着改革开放、政策松绑、经济成长,人们开始追寻心灵层面的价值与成就。因此,中国的宗教、气功在1990年代如雨后春笋般兴起。
    
    张彦分析,截至目前,虽然北京当局对宗教限制、干预政策频传,但整体而言,官方对道教、汉传佛教、民间信仰,普遍仍采取扶植态度。打压、限制的则是以基督宗教(含新教与天主教),以及伊斯兰教等外来宗教为主。
    
    他表示,由于基督宗教往往会与外来传教士、梵蒂冈教廷等中共所谓的「外部势力」有关联,当局因此谨慎防范。但对中共而言,伊斯兰教还涉及民族问题,势必得强加管理。
    
    张彦此前担任华尔街日报德国分社社长时,也曾出版一部关于慕尼黑伊斯兰中心的研究书籍。
    
    他表示,就他过去研究欧洲伊斯兰议题的经验,中国透过在新疆设置再教育营、禁止蓄胡、包头巾等方式,企图打压伊斯兰教发展,绝对是适得其反(counterproductive)的错误政策。
    
    张彦并直言,这种粗糙的打压手法,不可能减少穆斯林,而且可能引起数十年的反效果。至于宗教是否能成为中国民主化的助力,他则认为不太可能,因为中国宗教现阶段还不够发达。
    
    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814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伊利夏提:伊斯兰教中国化注定失败
·开车撞人群不仅是伊斯兰恐怖分子的专利? (图)
·马克龙要改革法国的伊斯兰组织 (图)
·谢选骏:泰姬陵出而伊斯兰教亡
·谢选骏:要突厥斯坦还是要伊斯兰
·拉卡获得解放 伊斯兰国末日临近
·美国民间恐怖主义更甚于伊斯兰极端势力/北木观察
·古懿:伊斯兰的政治理念及其实现
·西班牙恐袭后法哲学家解析极端伊斯兰主义 (图)
·伊斯兰国造就新一代法国恐怖分子回流 (图)
·我的东土,我的伊斯兰——天安门篇
·高洪明:伊斯兰国兔子吃了窝边草,死到临头了!
·特朗普的新邪恶轴心国:伊斯兰国组织和伊朗
·谢选骏:伊斯兰教正在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特朗普、伊斯兰与文明冲突
·伊斯兰势力为何对西方仇恨之根在哪里?/曾节明
·刘亚洲:中国崛起与伊斯兰的衰落 (图)
·伊斯兰国的邪火烧到中国?
·古懿:世俗主义和伊斯兰
·谢选骏:日本帝国与伊斯兰国
·宗教打压:伊斯兰教中国化纲要出台 (图)
·伊斯兰教中国化通过3办法制定1守则 (图)
·北京通过汉化伊斯兰教5年计划 (图)
·中国通过「伊斯兰中国化五年计划」将伊斯兰教中国化 (图)
·打击宗教自由:北京通过汉化伊斯兰教5年计划 (图)
·女博士疑尿沾《可兰经》网民怂伊斯兰协会 (图)
·新疆去极端化条例 力图从日常生活中抹去伊斯兰色彩 (图)
·宁夏一中共党员到伊斯兰圣地朝觐 被开除党籍
·中国机密文件曝光 强推伊斯兰教“中国化” (图)
·无锡回应"成立伊斯兰教人民调解室":信息发布失实
·新疆伊斯兰教阿訇逐渐消失 穆斯林去世缺阿訇主持葬礼 (图)
·中国人质遭伊斯兰国杀害 美国务院慰问 (图)
·“伊斯兰国”首次用维吾尔语视频直接恐胁中国 (图)
·中国人也染上了“伊斯兰恐惧症”? (图)
·新疆当局禁止家长强迫孩子学习伊斯兰教 (图)
·纽时访谈:伊斯兰教在中国的复兴和回族穆斯林 (图)
·“伊斯兰国”宣称对德国火车袭击事件负责 (图)
·美国与盟国讨论打击伊斯兰国的后续行动
·广西柳州公民刘曦因转发伊斯兰国斩首视频被传唤 (图)
·纽约时报:伊斯兰国绑架中国公民
·维吾尔人伊斯兰化史
·城市边缘地区伊斯兰教探微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