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党指挥枪”祸国殃民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16日 来稿)
    
    作者:观西鸣
    

    刁反复鼓吹“党指挥枪”就是在强奸宪法、践踏宪法,却在20012年12月4日的宪法30周年大会上高喊“维护宪法权威”,完全是自欺欺人!此后,他设立宪法日、搞宪法宣誓和修宪恢复终身制,都不过是在玩“皇帝新衣”的骗子游戏!
    
    一,军队国家化是普世价值
    
    当今世界,军队国家化是普遍规律。军队国家化是指军队不属于任何党派、地域和个人所有,而应为全民的国家所有。这是因为:1)军费来自国税而不是党费,军队是由民脂民膏供养的,纳税人辛辛苦苦养活的军队,岂能成为党棍们的私家军?2)兵员来自民间而不是党组织,公民参军是基于公民的义务和国法的要求,并非是某党的信徒而从军;以国家的名义征招的军队岂能成为党军?3)军事行动万一造成灾难,其后果也由全民承担。所以,军队只能属于国家所有。
    
    军队国家化必须做到:
    
    1是军队的中立化。军队中立化意味着“非党化”,即军队在国内各种政治力量的角逐中必须持超然的中立立场,军队不听命于任何党派组织。军队不支持任何政治派别;军人不得成立政党或加入任何政党;军人在退役后才可参加政党或者竞选而做官。军人作为选民有选举权,可参加投票;但军人必须退出立法机关,不得担任代表或议员。军队不得危害民主政体,侵犯基本人权而屠杀人民。若用军队来处理党争,就会使正常的政治纷争暴力化。美国法律规定,军队在任何情况下不能在美国国内执法。在2005年卡特琳娜飓风袭击新奥尔良的时候,美国政府迟迟不敢动用军队救灾,也是顾虑到这一法律的结果。
    
    2是军队的职业化与法制化。美国总统不能独裁,是因为其军权受到了制约。美国总统是美军的最高统帅,可以直接决定攻击目标,但需要经过国会授权(海军陆战队除外)。军事指挥权在各军种参谋长手上,由他们所组成的参谋长联席会议制定作战计划并组织实施。美国军队受国会的制约——众议院军事委员会和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专门负责监管军事。美国军队只服从宪法和法律,还必须遵守日内瓦国际公约。该公约第3条规定得很清楚:“非敌对人员,放下武器的敌人,伤病员、俘虏,必须以人道待之,不分种族、性别、宗教信仰、年龄、财产等等。”不能杀战俘,不能对手无寸铁的人开枪,不能虐待俘虏等等。凡违背这些法律的命令,都是非法的。军人有义务拒绝之。如果执行了不合法的命令,军人还要承担罪责。对军队服役的人员不再实行无报酬的义务兵役制,而是实行有报酬的雇佣制;军队不去从事那些本职工作以外的社会活动,如修路、修桥等公共建设活动,只一心一意专注于本职业的训练和建设。军人以军事为职业,不得经商,不得从事除军事之外的其它活动。等等。
    
    3是“文人至上”或军队管理的文职化。民主国家最重要的原则是“文人凌驾军队”,简称“文人至上”(civilsupremacy),此原则主张军队负责保卫国家,而非统治国家;政策由文人决定,军人执行;文人决定政策的目的,军人仅限于执行方法的决定。军队不介入政争,只对文人政府负责。
    
    1945年10月10日国共两党签署的《双十协定》一致认为:“军队国家化、政治民主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由的途径”。1946年1月31日,国民党、共产党、民主同盟、青年党和社会贤达5个方面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一致通过了《和平建国纲领》,确认“政治民主化”、“军队国家化”及党派平等合法,“为达到和平建国必由之途径”。台湾的中华民国已完全做到了军队国家化。
    
    二,“党指挥枪”祸国殃民
    
    “党指挥枪”是毛泽东在井冈山时期提出来的,其目的是为了排斥朱德的领导。因为当时毛是中央委员,朱德不是。朱德和陈毅一度通过民主选举解除了毛最高指挥权。后来是周恩来代表中央恢复了毛的权力。毛把“民主选举”称为“大民主”,范围大了不容易控制导致毛落选了,所以,要搞“小民主”即“民主集中制”即毛操纵下的投票,从此“民主集中制”和“党指挥枪”就被说成了中共的最高原则了。
    
    党指挥枪的内容是,在军队中实行双重领导,每一级,在军事首长之外另设一名党代表,後改称政治委员。军事首长管“枪”,负责指挥打仗,而党代表或政委管人。管人比管枪更带有根本性,因为枪是由人来掌握的。党代表,顾名思义,就是代表党的。在军事上是各级军事首长负责,但在党内,不管哪一级首长都必须服从党的领导。军事首长下命令的同时,还必须有党代表或政委的同意,否则该命令无效。这种双重领导保证了军队牢牢地掌握在“党”的手中,也为毛有效地掌控军权披上了一件合理合法的外衣。
    
    其实,中共是“枪指挥党”,毛泽东因为掌握了军队,接连废除了秦邦宪(博古)、张闻天的总书记职务。在邓小平时代,总书记是胡耀邦和赵紫阳,他们代表“党”,而邓小平只是“中央军委主席”,代表“枪”,邓小平这个军委主席,废黜两届党的总书记,立了江泽民和胡锦涛!而胡锦涛当了党的总书记之后,由于江仍然是军委主席,所以其行动处处受制,十八大之后,习一定要既当总书记又当中央军委主席,才可以有所作为,都证明了中共是被枪杆子指挥的党。
    
    “党军”模式是一种与现代政治文明相背离的危害极大的体制。党领导军队危害深重:
    
    1.“党指挥枪”是反人民反人类的兽性法则!1945年9月27日周恩来在《新华日报》发文说:“军队应该不是站在人民之上,而是人民的子弟兵,因为人民以其血汗所得来养兵,为的是保护自己。军队能够这样做,才真正是国家、人民的军队。如果没有军队的国家化。那就会就成为一种反人民的武装集团,一种披着国家外衣的政治土匪。”当党拥有了自己的军队,那么党就会通过武力来实施其主义,谁不认可他的思想主义就消灭谁。共党就是用武力来实现马列思想的党,并通过暴力推翻了不认可马列的国民政府,通过武力消灭了非马列主义思想,幷强迫它治下的人们接受马列,否则大刑伺候。
    
    2.党领导军队必然削弱国家机器。党绝对领导军队,必然是党凌驾于国家之上,必以党的意志代替国家意志,这就从根本上削弱了国家机器。中国军队的领导问题,事实上存在3个中央级管理主体: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国家中央军事委员会、国防部。这两委一部均为最高级别的军事领导机构,相互间不相隶属,没有上下级关系。其中,党军委属于中共中央,国家军委由人大任免、向人大负责却不向人大报告工作(荒唐的规定),国防部则归国务院直接管辖。这三家军事领导机构如何分工协作或分权制衡,党章、宪法并无任何明文规定。不熟悉“中国国情”的人可能会犯糊涂:难道中国又回到了三国鼎立时代,一国之内竟有三支相互独立的军队?两个军委是一套人马、两块招牌,暂不存在争权夺利与分工配合问题。但在交接班时,在秋天的党代会和次年春天的人代会的间隔期,中国会出现两位军委主席:一位是新任中共总书记兼中共军委主席,另一位是国家军委主席。一个国家有两个军委主席,这是一个国际笑话!如果刚好此时突发了战事,哪个主席说话算数,“人民子弟兵”到底听谁的呢?至于中国国防部,名义上和世界各国一样,当然也有权领导全国武装力量。依宪法,国防部长须听命于总理,却没有宪法义务须听命于党、国那两个军委的主席。想想看,真要搞成了“法治国家”,党、政、军,书记、主席、总理、防长,岂不一团乱麻?两委一部的军事领导体制充分说明了中国军队妾身未明、归属未定,地位尴尬。
    
    3.党领导军队是实现民主法治的巨大障碍。什么是民主?民主就是多党公平竞争,由人民做出选择的政治制度;什么是法治?法治就是宪法至高无上,国家依据宪法和法律来管理国家事务,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党党平等。但是,面对一个控制着几百万现代化军队的党,谁能和它争?谁敢和它竞争?国家能用什么来保证它一定能够接受人民的选择,特别是人民对该党不信任的选择?一党绝对领导军队,本身就践踏了宪法精神。在法治国家,一个党派能公开拥有军事武装,是不可想象的事。即使意大利的黑手党或美国的三K党甚至香港的三合会等黑社会组织,都只能秘密地私藏武装,从来不敢张狂到动用国家财政和民脂民膏来养活自己的私家军队,去捍卫自己的集团利益。所以,国家的武装力量为党有,是公然的冒天下之大不韪,是赤裸裸的黑社会和军阀行径,是与世界潮流背道而驰的。除了丧尽天下人心的政党,除了深刻意识到自己已被人民抛弃的独裁者,谁会把对国家权力的占有,建立在赤裸裸的暴力的基础之上?!
    
    亨廷顿说过,在那些缺乏政党政治传统的落后国家,当民主转型来临之际,军官团体往往会充当主导性的、最有力的“政党”作用。因为真正的、良性的政党需要一段艰难的生长期和成熟期,才能获得足够的政治经验与组织力量,而军队却坐拥现存的组织系统与雄厚的暴力资源。军人贯彻政见,军官执掌政权,靠的是枪杆子而不是选票。于是,这就成了干扰民主转型、破坏法治建设的最大乱源。20世纪,在亚非拉的许多国家里,军人干政频繁,叛乱政变不断,国家大受其害,人民大遭其殃,民主建国过程遭到了严重的挫折。袁世凯靠小站练兵起家,挟北洋新军自重。在1916至1928年的中华民国,省督军、三省巡阅使、大帅之类的人物远比优秀政治家更加强势,“督军团”开小会,胜过众议院开大会,大帅一纸通电,胜过国家十部大法,大军阀掀桌子,内阁就得乖乖倒台。中国第一次民主转型就这样夭折了。随后,孙中山提出以党权制约军权,搞苏式的“党指挥枪”却不成功。毛泽东把“党指挥枪”玩得得心应手,成了真正的黑社会老大。要求军队誓死保卫党中央的中共,实际上是等于向本国的军人宣告:“你们存在的主要作用,是确保我对你们父母、兄弟姐妹的统治,如果你们的父母、兄弟姐妹胆敢不服从我的统治,你们必须将子弹射进他们的胸膛,用坦克碾过他们的身躯,以便我可以永远统治他们。”可以说,一支党军,甚至比一支雇佣军还要可恶。雇佣军在为某个政治势力服务时,镇压的多是他国人民,而唯党是从的军队,却必须蹂躏自己的亲人如“六四”镇压同胞。可见,拒绝军队国家化的政党是多么的残暴和邪恶!
    
    4.党领导军队是依法治军的最大障碍。依法治军就是国家依照严格的法律程序来建设军队、管理军队、使用军队。国家一切武装力量归党绝对指挥,就使依法治军成了一句空话!军队将所谓的“革命化”置于优先地位,意识形态挂帅,重政治轻军事,造成政治干部与军事干部之间的矛盾与内斗,在军队内部培养了一批以政治为业的人员,专司政治整肃,严重地削弱了军队的战斗力。按政治需要组建军队,导致军队规模过大,组织结构畸形,高技术军种构成偏低。军官任命由党委和政治部门专管,与业务领导脱离,滋长军队干部管理方面的腐败。部队中间环节过多,内耗频生,使军队的整体作战能力受到极大损伤。
    
    在苏联,虽然也存在党对军队的领导,但这种领导并没有象中共那样彻底和制度化。例如苏共没有中央军委;而是国防部统一管理军队,总参谋部受国防部管辖,军队中的党组织只负责党的工作。苏军的这些制度虽然还不能说就是现代化和正规化,但毕竟比中共把军队看成是自己的私产那样严加看护要开明得多。在苏联卫国战争早期,虽然苏联军队的政委制和军内政治工作系统在维持军队的士气方面起了很大的作用,但是在军令的制定和贯彻方面还是和军事首长负责制发生了冲突,以至后来苏军一直强调军事首长单一负责制,排斥党组织对军事业务的干涉。这就使得在军事现代化方面,苏联大大领先于中国。
    
    5.党领导军队是对世界和地区和平的潜在威胁。如果军队完全按照党的意志行动,在党的利益与国家人民的利益冲突的时候,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会违背国家和人民的意志!军队的使用和决策就会摆脱国家的控制和制约,摆脱人民的授权和批准,这样的军队岂能是和平之师、正义之师?!
    
    6.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是绝对的腐败。权力意味着腐败,绝对的权力意味着绝对的腐败。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就是绝对的权力,因此,必然绝对地腐败。共军将领出现了严重的世袭化现象——将军儿子当将军。在解放军正师级大校以上军官中,高干和军人子弟几乎占了84%,这个比例里还不包括无法统计的将军的女婿们。由于部队待遇优厚,很多地方上的年轻人都愿意去当兵。本世纪初期,一个征兵名额,在陕西的平均价钱是3万元人民币;在河南是2.5万人民币;女兵价钱更高,最高的达到18万人民币一个指标。军中买卖官职现象严重,部队的企业腐败更严重······
    
    7.国人无法免费医疗的根源——军费无底洞。美国专家注意到,在耀邦、紫阳主政期间,军费低速小幅增长;而在江掌权后,军费高速增长,一直保持两位数的水平,其中有些年份甚至近20%。2009年中国军费增长14.9%,高达4807亿元人民币,用以再次给官兵们加薪。报道称,中国是亚太地区最大的军费支出国,占该地区军费开支的48%。“这个正在崛起的超级大国2016年军费支出约为2150亿美元,几乎是印度的4倍。这两个国家共占该地区军费的60%。”2017年中国财政拟安排国防支出10443.97亿元。中共一贯隐瞒实际开支,例如把军费隐藏在科研项目之下或者为购买外国军备另立秘密账户。中共的国防预算比它自己公布的高出2-3倍。中共军费实际支出高达3万亿元。
    
    中共自夸“厉害了,我的国”,已成为第二大世界经济体。国家经济实力明显增强,为什么不提供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服务?这些问题的答案,只能从红色王朝内部政治中去寻找。64大屠杀后,济南市爆发越南战争阵亡将士遗属示威游行,原因:“同是济南军区的士兵阵亡,越战阵亡将士的家属的抚恤金仅为300元人民币,而在镇压学生运动死亡的士兵家属不但得到1万元抚恤金,而且其兄弟姐妹国家还包分配工作。”可见,为保政权是舍得花大价钱的。共军加薪之频繁,平均收入最高,在中国社会独一无二。理由只有一个:保党保政权。中共枪口所向,不是朝外,而是朝内;不是对准外国,而是对准同胞。或问:对付老百姓,用得着核弹导弹战机军舰?答案:那是中共要对付中国人民的延伸部分——任何同情、支持中国人民、因而可能给中共独裁政权带来威胁的国际正义力量。换言之,中共要以恶的强权,对抗善的强权。
    
    三,中共宪法不过是自欺欺人的骗子游戏
    
    按照54宪法,毛的国家主席应该4年就轮换,到59年才把国家主席给刘少奇,说明了他违了宪。54宪法规定国家主席领导军队,58年毛强调党领导一切,搞党指挥枪,强奸了宪法。1959年刘少奇任国家主席,刘的国家主席被篡夺了军权,这是严重违宪,由于经过57年反右,全国鸦雀无声,刘屁都不敢放,直到被打倒,刘手举宪法本来维护宪法权威,晚了,刘被整死了,林彪被逼死了,国家主席这一职位干脆被取消。可见,中共一直以非法手段管理社会。
    
    2002年12月4日,胡锦涛在首都纪念宪法公布施行20周年大会上强调,严格按照宪法办事。2004年9月25日,刚刚接任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的胡锦涛签署命令,授予张定发、靖志远二人上将军衔,这一做法明显违反了82宪法第93条规定。根据宪法第93条规定,中共军委主席无权授予任何人任何军衔,应由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江泽民签署授予公民军衔的命令,除非胡得到了江泽民的明文授权。由胡签署这一命令,是以党代政、党政不分。可见,胡锦涛是个言行不一的大骗子。
    
    在中共眼里:“党指挥枪”是天经地义的。其实,“党指挥枪”是违反宪法的。1982年宪法第29条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武装力量属于人民。这一条文表明,共军不属于任何政党,而属于人民。可见,军队国家化是由中共宪法决定的,“党指挥枪”是没有宪法法律依据的。把军队认定为中共所有是错的,是违宪的。共军是中共创建,但并不等于它永远属于中共。孙中山先生说:共和国建立以后,革命党应把军队交给政府。如果中共可以拥有军队,那么其他政党也可以拥有军队,国家还不乱了。“党指挥枪”是中共在夺权时期的方针,不是现行宪法规定,军队不应遵循这一违宪的政党方针。
    
    2012年11月23日,刚刚接任中共军委主席的习近平签署命令,授予魏凤和上将军衔,这是违宪的。因为授衔是一种国家行为,只能由担任国家职务的人行使。习近平当时仅仅当了中共中央军委主席,不是国家的军委主席。根据82宪法第93条规定,上将授衔应该是国家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权力。官方新闻稿并没说胡锦涛授权给习近平!
    
    习近平反复鼓吹“党指挥枪”就是在强奸宪法、践踏宪法,却在20012年12月4日的宪法30周年大会上高喊“维护宪法权威”,不是自欺欺人又是什么?习近平这么一诈骗,2012年12月14日,包括张千帆、江平、张思之、贺卫方在内的70多位(受虐狂)学者发表《改革共识倡议书》,呼吁中国社会对改革的方向达成宪政共识。2013年元旦,北京《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了社论《宪法是政治体制改革的共识》,1月10号上午突然被封网。2013年元旦,《南方周末》发表了新年献词,原本《南方周末》编辑部的《中国梦宪政梦》被中共枪毙了。随后是习的“七不讲”禁令,全面封网,乱抓人,网络文革再现!此后,习近平设立宪法日、搞什么宪法宣誓和修宪恢复终身制,都不过是在玩“皇帝新衣”的骗子游戏!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812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高洪明: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余英时:党指挥枪 谁指挥党?——解读习近平阅兵
·高洪明:反对党指挥枪,支持捍卫中华民族永生的根基!
·高洪明:党指挥枪与军队国家化不应成为禁区
·高山:中国到底是党指挥枪好还是军队国家化好?
·习近平北戴河会议后首次曝光,大谈党指挥枪严惩腐败
·习近平北戴河会议后首次曝光大谈党指挥枪严惩腐败
·习近平北戴河会议后首次曝光大谈党指挥枪严惩腐败
·19大倒计时 强化“党指挥枪”习家军上马
·建军90周年 习近平重申党指挥枪 (图)
·习近平重申“党指挥枪” “军队国家化”时候未到?
·习近平为何强调“党指挥枪”担心军变? (图)
·习近平重返福建古田:坚持党指挥枪 (图)
·党指挥枪 党现在还要控制互联网
·习近平视察广州战区:坚持党指挥枪
·党指挥枪不容动摇 军队武警齐声拥护党中央
·温家宝强调党指挥枪 事出有因?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长春前副市长王学战被降级曾因强拆致死案记过
  • 中国财富幻觉的背后是千万家庭的庞大债务
  • 民间组织虚张声势,百官吊唁啼笑皆非
  • 巴黎圣母院这把火,把“黄背心”的火点燃了
  • 有两个中国就会有两个达赖喇嘛
  • 白痴才说新西兰是天主教国家
  • 精神分裂者的自我救赎
  • 一个人的赎罪
  • 佛教徒借刀杀人
  • 斯里兰卡政府为何转移视线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九十三至一百九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斯里兰卡的今天就是缅甸的明天
  • 掩盖六四屠杀等于准备惊天爆炸
  • 徐文立:韓國瑜溫良恭儉,當然不讓
  • 蹭热点藏祸心孤注一掷走绝路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七至一百九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博客最新文章:
  • 晓凤凰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邱国权人生之终极结局是什么?
  • 地火诗集“亿元巨贪”刘向东被判无期:家中现金发霉
  • 周劍岐湖南前官员因贪获判缓刑期间在洗脚店被杀
  • 余志坚中国富豪史玉柱被警方带走本人发声
  • 黑色的花朵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 周劍岐中共四大行资不抵债财政罕见锐减
  • 自由魂狐狸扮观音,还是狐狸精
  • 张成觉两首悼陈毅词
  • 余志坚公募基金没落的背后:对A股未来无信心
  • 罗勇泉军师饭碗被砸真失意教主痛失造谣忽悠地--写在《政经看民视
  • 孟浪两年过去,锅瘟龟的“爆料革命”仍然没蹭上timing
  • 孟泳新中国近现代史观之对决(第二部分)康德三分法中国近现代史
  • 寄盧蹭热狂自喜必败定结局
  • 刘进成的博客末路的尴尬表演
  • 悠悠南山下曾有兩個越南同時申請加入聯合國
  • 在基督里重生巨骗复出步履艰无厘噱头陷穷途
    论坛最新文章:
  • 民调数据:台湾民众并不担心两岸军事冲突
  • 回声报:”一带一路“引担忧 冲击地缘政治
  • 台:超过十个友邦已向世卫提案邀请台湾出席
  • 巴黎以“航行自由”回应北京抗议
  • 印度曾多次警示斯里兰卡防范恐袭
  • 金正恩表示他与普京会谈有大量实质性内容
  • 申诉后印度法院解禁 抖音可“抖了”
  • 葡萄牙电力公司拒绝长江三峡集团全面收购
  • 北京抗议法国护卫舰穿越台湾海峡之举
  • 中国鱼子酱倾销美国 高价美食成了廉价小吃
  • 戈恩再交5亿保释金保释获得批准
  • 中国称「一带一路」将设机制防债务风险
  • 英美台忧占运领袖判刑阻吓港人自由 陆重申内政
  • 占运四人入狱促泛民议员连手拉香港特首下台
  • 张伦的悼念:愿张健老弟走好安息
  • 为苏格兰独立举办公投的主意又浮出了水面
  • 香港占中九子被判刑 台湾舆论反应强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