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习近平梦断“弯道超车”/徐文立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03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徐文立更多文章请看徐文立专栏
    
    作者:徐文立
    
    (2019年2月2日)
    
    一
    
    習近平是不是現在就一定「夢斷」了,我這一篇小文不準備下最後的結論。以習近平慣常的「前倨後恭」的特賚,也許又僥幸會再次延長他的小命。
    
    至於他的命會斷於何時何地?那幾乎是隨時隨地可能發生的,因為表面憨厚的他做的陰惡太多:大到把中國大陸變成變相「集中營」和「大數據集中營」、倡導出賣親友師長、冤案酷刑遍野、「被死」者不計其數、公然拆毀教堂、令改《聖經》十誡;直到鎮壓、迫害「709」維權律師和傳道授業者、抓捕進步學生、電視認罪示眾已成為家常便飯;有選擇的反腐,肆無忌憚地扶持親信組成「東廠西廠」;······滿世界大撒幣,妄圖建立他習近平的紅色皇朝帝國;紫禁城的禁區業已私侵,龍椅已坐,只欠龍袍真加身,夢想成真了。
    
    但是,今天只側重講習近平標榜的所謂「夢」,我基本上可以斷言習近平會夢斷在「彎道超車」上;隨之,中國大陸也會在相當長的時間內「折」在所謂的「彎道超車」上。
    
    2010年,我曾經預言到:「習近平為代表的『太子黨』當政就是『少東家』專權。『少東家』專權,一般來說最大的政治特征就是:他們的政治作為,要比政治『經理』和『管家』當政來得硬朗和決絕」;「倘若他們往壞裏做,壞,也一定壞到極端」;「『卡位戰』鬧得很兇的那個薄熙來,知趣的薄熙來只有就範,否則將會死得很慘」;「他們將進一步地強化中共的一黨專制,像收緊銀根一樣收緊政治上的寬松尺度」。
    
    「中國社會將進入一個政治嚴冬期和經濟衰退期」。
    
    同時,我也預言到:「當今中共的太子黨才是中共的第二代,他們的父執大都在『文化大革命』、或之前被毛澤東貶损過,自己又大都下過鄉、做過工、當過兵,甚至吃過一定的苦,所以還不像清末的八旗子弟那麼脆弱和無能,作為中國民主運動的我們切不可輕視和麻痺。」
    
    那麼,就請允許我憑以上預言較為準確的自信和事物发展的一般規律來探討:為什麼習近平會夢斷在「彎道超車」上?
    
    第一, 我們要承認:「彎道超車」是可能的,它是借用「賽車」的特別技巧而言。
    第二, 但是,即便「賽車」的「彎道超車」也是要具備基本條件的:一,賽車手和協助團隊的實力;二,賽車的性能和技術上的實力;三,時機的把握等等。
    
    那麼,習近平萌生對美國和整個西方世界的「彎道超車」的慾望又是從何而來的呢?
    
    2008年,僅僅作為「王儲」的習近平卻全權主管「奧運會」,在老鄉、文藝佞臣張藝謀的精細謀劃下,獲得了空前成功,這就讓他雀躍,終於嚐到了在省部級都享受不到的「極權甜頭」:1,有了絕對的權力,就可以任性地使用不計成本的財力,調用幾乎無盡的國家資源;之後,他的主場活動就可以越來越任意妄為、奢靡浮華和窮奢極慾的「暗腐敗」,外場也可以在「綏靖政策」瀰漫的世界里趾高氣揚、為所欲為、所向披靡;2,有了絕對的權力,就可以不顧法治,把民眾「圈養」在「鐵桶」里任由他為所欲為;3,有了絕對權力,就可以「上九天攬月」,沒有權力做不成的事······。2008中共的紅色風暴就這樣彪悍地席捲了全球,「紅色戰狼來了」,誰也奈何不了他們的耀武揚威!當年,我發出警告了,估計沒人很在意——
    
    习近平梦断“弯道超车”/徐文立


    2009年習近平开始升溫、發燒了,他在南美的墨西哥試探著指責,對中國人權關注的是「吃飽了沒事幹的外國人」,居然沒有什麼批評和反彈,於是他賊膽越來越大,至少在中國大陸侵犯人權,不會怎麼樣——
    
    2013年習近平嘲笑蘇共國解體是「竟無一人是男兒」,等於公開宣布他會繼承毛澤東的「掛羊頭賣狗肉」,再實行「馬克思+秦始皇」的初心和決心,也沒有強烈質疑——
    
    2013年,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在輸出「過剩物資,用財力開闢紅色殖民地」的同時,輸出紅色皇權思想,實現一統天下的野心。金錢開路更是順暢——
    
    2015年9月3日習近平的盛大「閱兵」大擺「共主」的排場,令各國嘉賓一個個都行走幾百米地在故宮「朝拜」他夫婦倆,(好在,西方政府首腦無一出席);習近平就膽敢冒了天下之大不韙,公然搶奪「國軍」抗戰勝利的成果,可嘆臺灣有頭有臉的藍營大佬也湊來捧場。他卻更是可以平步青雲了;據說今年的「十一閱兵」的規模更是空前——
    
    2016年習近平公開宣布他是「弄潮兒向濤頭立,手把紅旗旗不濕」;再用杭州超豪華的G20盛宴歌舞炫富天下——
    
    2018年初,習近平迫不及待的「終身制」後,「毛」病不改,「惡」習加劇;立即大撒幣,召開世界政黨大會,為自己充當世界紅色霸主奠基。
    
    與此同時,他的團隊、幕僚小心翼翼地從所謂的「北京共識」、「一帶一路」、「命運共同體」向「我們的利益在哪裏,我們的邊界就在哪裏」推進;再從「千人計畫」、「2025中國製造」、「厲害了我的國」;到「軍改而強軍、私密武器研製突破、5G入海登峰的佈局(實則盜竊成功)」,自以為就可以高調宣布:「彎道超車」了。
    
    可是,隨著2018年底2019年初,張首晟的亡命、任正非和孟晚舟連同「華為」被美國司法當局起訴、加之已有的「中興困局」,習近平的「彎道超車」便或命懸一脈了!
    
    有專家人士指出,沒有了「台積電」,「華為的5G,本來就什麼都不是!」
    
    沒有基礎理論的研究和真正自主創新的技術的支撐,談什麼「彎道超車」?!
    
    沒有真正自由的政治和人文環境及憲政民主,哪裏會有「真正的基礎理論的研究和真正的自主創新」?
    
    習近平的夢是紅色的髒夢,絕對不是「中國夢」!
    
    可笑的是,總是有那麼幾位,自薦獻策想幫助習近平從什麼「黨主(所謂的)憲政」處成名,進而成為什麼「千古一帝」。這幾位自以為,別人都是他們喜歡貶稱的「暴民」「愚民」啊,誰不記得「黨主憲政」早有成名者——毛澤東啊!忽悠誰呢?!什麼勝近之平?!
    
    二
    
    我2005年10月6日在布朗大學西部校友會上的演講中,就指出:「一般的人往往會被中共政權的假相所迷惑,因為善良的人們並不知道中國共產黨是一個以中共軍隊為核心的黨,中共軍隊只屬於中國共產黨,並不屬於中國這個國家;中共軍隊是名副其實的中國共產黨的軍隊,它不是中國國家的軍隊。」「潛在的更大的恐怖主義,和對美國和美國人民的最大威脅其實是中共的專制政權和他們的擁有洲際核導彈的武裝力量。」(鏈接——https://blog.boxun.com/hero/2006/xuwl/69_1.shtml)
    
    我2006年11月26日在《關注中國的苦難》澳洲墨爾本群英演講會上的即興演講中,又提醒全世界:「中共正把苦難帶向全世界」(鏈接——https://blog.boxun.com/hero/2007/xuwl/1_1.shtml)
    
    我2008年8月5日再次呼籲:「请警惕中共在全球的红色崛起及中国未来发展的可能趋向」(鏈接——https://peacehall.com/news/gb/party/2008/08/200808060538.shtml)
    
    我的朋友畢汝諧說得好:「習近平循序接班,坐享其成,接收胡溫掙下(實際上是搜刮來)的4萬億美元外匯存底;巨金托撐潑天大膽,習近平忘乎所以,失去了起碼的政治判斷力,滿世界大撒幣,挑戰既有國際秩序」。
    
    這個習近平,充其量是個小人得志。
    
    現今,不但「金融大鳄」索罗斯旗幟鮮明地向全世界指出:「习近平是自由世界『最危险』的敌人」;美國和各西方民主國家也都開始紛紛驚醒。
    
    有著一般紅二代「目中無人、好大喜功、漫天吹牛、奢靡浪費、急於求成」通病的習近平失算了!恐怕不久就會被動、或者不得不主動終止他的「彎道超車」。
    
    三
    
    習近平2018年12月18日在北京舉行的慶祝改革開放40週年大會上暗示,政治體制改革絶無可能:「不該改的、不能改的堅決不改。」
    
    究其根本,還是一百六七十年前困擾中國的「器制之爭」的重演。
    
    習近平不如林則徐,當然更不如徐繼畬。
    
    習近平自大愚鈍、踏步不前,卻自認為可以「彎道超車」,悲呼?!
    
    2002年我寫於中共獄中、2008年在香港出版的《人類正常社會秩序概論》中,就寫到:「不但這些統治者,甚至後世表面尊崇儒家思想的統治者也都更喜歡和更需要『權術』和『厚黑』,以圖擴大他們的疆土或權力,哪裏會去理會什麼『慎終追遠』,便能取得『民德歸厚』這樣奇效的主張呢?以至『權術』、『厚黑』這種似乎極聰明極實用的思潮在中國的過去乃至現在都能婦孺皆知,大行其道,豈不知這種貌似聰明、其實是小聰明、甚至是骯臟的東西大大地毒害了中國人、誤了中國人,也大大地毒害了中國,也誤了中國,以『權術』和『厚黑』思想武裝起來的、當時的諸侯各國和以後的歷朝歷代的中國統治者,自然而然地也逼迫中國的小小老百姓也『成熟』地用『權術』和『厚黑』以應對,君不見,在中國最盛行最普及最『智慧』也是最消極的想法就是:『出頭的椽子先爛』,『天塌下來,讓大個子的頂著。』結果必然就是,雕蟲小技靈光得很,大智大勇卻可憐鮮見。」
    
    「所謂的睜眼向外看的第一人的林則徐基本思路還是『以夷技之長以制夷』,所謂『技長』也不過指人家的槍炮兵艦而已,並不懂得先進的政治制度和進步的政治理念在某種意義上更重要。(政治制度說簡單了,也就是社會管理的方法,並不值得可怕。)用現代語言說就是,光引進硬件和高科技,不引進軟件,不引進管理和制度,缺乏再生、再創新能力,依然不行,林則徐在這一點上,比那些晚清顢頇的其他高官也高明了不了多少,他當時竟武斷地以為外國人都是天生的直腿子,即腿打不了彎,所以是不堪一擊的。沿著林則徐這種認識水平,幾十年後,清朝末年慈禧太後欽準了大規模的『洋務運動』,雖然『洋務運動』為中國的初步工業的建立和國家綜合實力的增長做出了一定的貢獻,但是由於這些引進對於中國基本上是『無源之水』,盡管中國當年也建立了近代意義的海軍,海軍的艦艇不論在噸位上還是裝甲厚度上都曾號稱亞洲第一,超過日本,可是1894年『甲午海戰』一個回合下來,北洋水師就慘遭全軍覆滅的結局。與林則徐同時代的封疆大吏徐繼畬則比他更高明地看到政治理念和政治制度的優劣對一個國家發展的至關重要的意義。現存美國華盛頓DC紀念塔中的立於1853年7月12日的漢字碑記敘了徐繼畬在《瀛環志略》中所闡明的很少為中國人所知的極其精辟的一段話:『華盛頓異人也,起事勇於勝廣,割據雄於曹劉,既已提三尺劍開疆萬里,乃不潛位號,不傳子孫,而創為推舉之法,凡於天下為公,鋟鋟乎三代之遺意,其治國崇讓善俗,不尚武功,亦通與諸國異』,『米利堅合眾國以為國幅員萬里,不設王侯之號,不循世及之觀,公器付之公論,創古今未有之局』。果如徐繼畬所預見,僅僅距徐繼畬這番話之後的一百年,美國就一躍成為了世界頭號強國,徐繼畬作為一個儒家浸淫出來的大清專制帝國的欽命巡撫竟然能抓準『公器付之公論』這一要害核心的全新理念和制度,並敢於公開張揚之,真是令人敬佩之至。徐繼畬才真正是中國十九世紀睜開了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但願我們今天能認識到這一點還不晚。一百四十五年之後,1998年6月29日美國總統克林頓在北京大學演講時還深情地提到徐繼畬這一漢字碑,他說:『我十分感謝這份來自中國的禮物。』
    
    『公器付之公論』是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否定。也是西方社會作為社會減壓閥和安全閥而提出來並實施的政治制度。中國社會缺少這種減壓閥和安全閥,儒家一味強調的是『教化』,可一旦君不君、臣不臣,社會矛盾激化之後,中國社會民眾的第一反應是忍耐,是忍耐、忍耐再忍耐,所以中國人以能忍耐著稱於世,忍無可忍之後的無序爆發加上朝廷殘酷的彈壓的最後結果就是破壞力極大的顛覆,最常見的形式就是群雄割據、農民起義、異族入侵之類的大動亂,百姓塗炭,流離失所,再經過慘烈的內戰,走向改朝換代。
    
    和平的權力轉移幾乎是不可能的。」
    
    1986年我在獄中構想「第三共和」:追隨辛亥革命諸先賢開創的亞洲第一共和,尊重一九四六年制憲國大確立的第二共和,勵志建設自由富裕、人權平等、憲政民主的中國第三共和。(即是在中國大陸恢復「中華民國」)
    
    「第三共和」,2007年得到中國民主黨全國聯合總部海外第一次代表大會認可。
    
    習近平的倒行逆施正在加速中共政權的崩潰,「中華聯邦共和國」即在中國大陸恢復的「中華民國」就在不遠的前方,努力!
    
    *****
    
    附件一:
    
    中共即將開始少東家專權的時代——寫於準備參加劉曉波獲獎典禮前夕
    徐文立
    (2010年12月7日)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101/xuwl/1_1.shtml
    
    中共中央十七屆五中全會終於增補了習近平為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表明了江澤民、胡錦濤、溫家寶這類政治“經理”、“管家”當政的時代即將結束。
    
    這在中共黨史和中共黨國史上,都有劃時代的特殊意義。
    
    習近平為代表的“太子黨”當政就是“少東家”專權。“少東家”專權,一般來說最大的政治特征就是:他們的政治作為,要比政治“經理”和“管家”當政來得硬朗和決絕,不會那樣溫溫吞吞,那是因為他們自認為這是自家的“買賣”,要比那些政治“經理”和“管家”的底氣足了許多。換言之,倘若他們想往好裏做,好,就會好到極致;倘若他們往壞裏做,壞,也一定壞到極端。
    
    最近,世所罕見:繼續關押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繼續軟禁劉曉波妻子劉霞,繼續封殺劉曉波獲諾貝爾和平獎的影響,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劉曉波親屬和國內異議人士前往奧斯陸參加和平獎頒獎典禮,甚至波及正常出國訪問、旅遊和探親;更有甚者,揚言“一不輸出革命,二不輸出饑餓和貧困,三不去折騰你們,還有什麽可說的”,居然派一些人到奧斯陸舉行反和平獎頒獎遊行,這在諾貝爾和平獎歷史上將成為第一惡例;再有,中國民主黨領導人秦永敏剛剛結束12年、累計22年黑牢,竟然被辱罵在家;內蒙古政治重犯哈達15年刑滿尚待獲釋,妻子和孩子先期被抓、抄家;毒奶粉受害家長趙連海和平抗爭,也要被判徒刑,天理何在?公道何在?人權何在?這,就活脫出了“少東家”專權的特質:蠻橫、兇悍和無禮。種種跡象表明,習近平已經開始執掌中共的政法大權,“太子黨”正在加速出位。
    
    由此觀察看去,未來“太子黨”當政和“少東家”專權的政治走向,可能是這樣的一個發展軌跡:
    
    第一步,習近平將會邀出曾慶紅和陳元等人作為後臺和智囊,以整合整個“太子黨”,首先用高位收編“卡位戰”鬧得很兇的那個薄熙來,知趣的薄熙來只有就範,否則將會死得很慘。因為習近平已掌的“槍”已經頂在他的腰眼上。
    
    第二步,習近平竟會效法薄熙來舉紅打黑,反貪倡廉。被拿來祭刀的必是溫家寶,或是胡錦濤、江澤民、朱镕基等等權貴家族。因為他們在中共盤根錯節的黨政軍內並沒有深厚的根基。但是,習近平“少東家”們整肅他人,偏袒自己家族,必難服眾。
    
    第三步,他們將進一步地強化中共的一黨專制,像收緊銀根一樣收緊政治上的寬松尺度。
    
    中國社會將進入一個政治嚴冬期和經濟衰退期。
    
    結果怎樣?那就是一句話:中國共產黨將離死期不遠。
    
    為何如此?今日不表,讓我們等著那一天的到來。
    
    附:
    
    ·徐文立: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槍指揮黨”,而不是“黨指揮槍”
    http://boxun.com/hero/2006/xuwl/27_1.shtml
    
    ·徐文立:中共軍隊才是中共的核心力量
    http://boxun.com/hero/2006/xuwl/28_1.shtml
    
    附件二:
    
    現在的中共太子黨還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
    徐文立
    (2010年11月5日)
    https://blog.boxun.com/hero/201011/xuwl/1_1.shtml
    
    最近,中共中央17屆5中全會確認了習近平的中共軍委副主席的地位,表明中共高層18大前的“卡位戰”基本終結,太子黨習近平將繼中共大統已成定局。因為中共從來就是“槍指揮黨”,而不是“黨指揮槍”。(請見2005年8月15日本人拙著《中共自1927年始就是“槍指揮黨”,而不是“黨指揮槍”》)
    
    前些日子,政治影帝、中共首富溫家寶拋了一些銀子,在海內外掀起了一場不大不小的“溫政改”的旋風,不明真相的好心人几乎也开始相信溫家寶会坚持“普世价值”的政改,真的会“风雨无阻,至死方休。”中共中央17屆5中全會之後,这股“溫政改”的虛風嘎然而止,就是佐證。溫家寶恐懼槍桿子,他必須安分守己。
    
    當然,溫家寶不會不明白參與“卡位戰”,對於一年多後不得不離任的他已經毫無意義;但是他搶在大統繼位权落定之前,做足一把“政改秀”,既迎合了中共欺世盜名的政治需要,也為自己日後買了一個政治保險。溫先生的如意算盤能不能兌現,那就要看習近平要拿中共哪个貪官的人頭祭刀,儘管習近平和他的家族也未必乾淨,可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為取党心、民心,他必然走這一步。不干不净的胡錦濤上任伊始,就拿江澤民、朱鎔基上海幫的大將陈良宇開刀就是不遠的實例。
    
    當今中共的太子黨還不完全是清末的八旗子弟,清末的八旗子弟是經過二百多年衰變后的沒落子弟;當今中共的太子黨才是中共的第二代,他們的父執大都在“文化大革命”、或之前被毛澤東貶损過,自己又大都下過鄉、做過工、當過兵,甚至吃過一定的苦,所以還不像清末的八旗子弟那麼脆弱和無能,作為中國民主運動的我們切不可輕視和麻痺。
    
    但是,時代的變遷的速率也隨著英特網在加速,當年比中共更不可一世的蘇共不也就維持了70餘年的共產專制?
    
    中共太子黨的蠻橫無禮早有耳聞目睹,既會給我們中國民主運動帶來巨大的傷害,同時又會給我們帶來前所未有的機遇。這是中共的致命傷,無可避免。我們不得不察。
    
    2003年7月17日,我就說,中國民主的希望決不在“胡溫”。七年來,實踐證明這個結論沒有錯;中國民主的希望也決不在“中共太子黨”,這個結論也不會錯到哪裡去。(請見2003年7月17日本人拙著《中國民主的希望決不在“胡溫”》)
    
    中共專制寡頭們是見了棺材,也不落淚的,他們的後代和代理人早已在西方打好了場子,他們才不在乎倒霉的是忠厚老實的平民百姓。
    
    英特網時代的平民百姓也不會像毛時代和清末的順民那麼好欺辱了,楊佳、鄧玉嬌已經榜樣在先;一場顏色革命在不遠處,等著中共專制寡頭們和他們軍頭們從狂傲到覆滅。
    
    百年民主事業得以綿延至今,完全在於中國社會的內在需求;其勢積聚百年,必然排山倒海,無可阻擋,勝利的曙光已經依稀可見了,我們再努力一把!
    
    附:
    
    ·徐文立:中国民主的希望决不在“胡温”
    http://boxun.com/hero/2006/xuwl/46_1.s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48160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徐文立答李洪宽问
·独裁者习近平休想拿台湾问题作救命稻草 /徐文立
·遇罗锦:我敬佩的大哥徐文立 (图)
·孟浪兄走好!深谢帮助出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徐文立 (图)
·徐文立2014就一些可能的误会作的说明 (图)
·徐文立:更希望黄智贤女士是为中国而不是曲线地为中共
·徐文立著《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 (图)
·徐文立:包子的褶,变不了 /徐文立
·徐文立:习近平都“四个自信”了,那就更无可救药!
·徐文立赠友人书 (图)
·徐文立:习近平2018年3月25日走上了中共第二次韩战不归路
·徐文立:上有所好,下必甚焉,休怪別人
·徐文立:回信及漫谈蓝营的势利
·徐文立著《人类正常社会秩序概论》
·徐文立:搁置党争
·徐文立:暂停“文立通讯”——我的说明 (图)
·金家兄妹近来的“媚态”可能出于朝鲜内在惊天危机/徐文立
·习近平武吓甚或武统台湾暗助北韩划一朝鲜而登三峡大坝/徐文立
·徐文立:評胡平兄《如何解读中国之崛起》
·徐文立:习奉金三为最上宾而不受谴,天下还有公理吗? (图)
·徐文立贈友人書 (图)
·徐文立:中国的民主形势并不那么悲观
·徐文立:整体的改革可能性很小
·法广专访徐文立:挺薄的人是拿国家和民族命运开玩笑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历史文明典故:英国大宪章(1215年)/徐文立 (图)
·1979年魏京生徐文立等“民主墙”运动
博客最新文章:
  • 陈泱潮關於組織【新婦赴以色列-巴勒斯坦佈道團】傳大福音的倡議
  • 谢燕益SharingtheBurdenoftheHumanitarianMissionALettertoCanad
  • 谢选骏: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 刘水枪与玫瑰:他们害怕“中国的民主”这支歌
  • 谢选骏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 罗勇泉乌龟挣扎境遇中的情景剧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1〉自夸其术的拳师
  • 王先强著作《香港雜事》3.吃
  • 谢选骏造反有理,封杀有功
  • 张杰博闻最高法院前院长肖扬之死带走了什么?周强平安落地了吗?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四十五至一百五十毕汝谐(作家纽约
  • 李芳敏14400011求你不要遠離我,因為災難臨近了,卻沒有人幫助我。
  • 谢选骏“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世界
  • 民主先声加州之行徒劳返
  • 霍明学.借酒消愁愁更愁
  • 旭升有话期望无限美好奈何世道无常
  • 谢选骏真的玩不过假的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