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正永之前的陕西省委书记有无被问罪可能?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02日 转载)
    
    笔者在《赵正永案会牵出哪些新“老虎”?》一中介绍了中共最高官媒人民日报社旗下的“侠客岛”已经获得了习近平的当面赞许,该“新媒体”的文章已经是习近平的案头功课之一。有了习近平的力捧,该“侠客岛”的《正永觉迷录》一文中特别强调的“随着赵正永问题的进一步调查,‘下一个’老虎的出现仍是大概率事件”,就更加令人深信不疑了。
    

    关注赵正永案的人士都会自然联想到在此之前已经被处理完毕的王珉案。此二案完全相同之处是,两人都是在被中纪委和监察委正式宣布已经被依“法”剥夺了人身自由之前由一个地方省份的省委一把手位置上因为年满六十五岁而“退居二线”,转任全国人大的某个委员会的副主任委员,之后又在这个全国人大的副主任委员位置上先被宣布落马而后再由全国人大宣布除名······
    
    相信未来此二人被正式宣的罪名也都会大同小异,如果要比个孰轻孰重,谁的罪名多,谁的罪名少的话,从目前已经被中共官媒公开披露出来的信息看,未来的赵正永的罪名和刑期能和王珉一样,对他赵正永来说就已经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
    
    我们先来简单回顾一下:2016年3月4日上午,人大代表们在驻地酒店等待前往人民大会堂参加预备会议,王珉吃完早饭即被一群“灰衣卫”带走。
    
    对中国历史的“锦衣卫”是什么回事,这里无需多费笔墨。因为中纪委专门负责到场抓人的“特勤”人员都统一着装,一身灰色打扮,所以被称之为“灰衣卫”。
    
    王珉被“灰衣卫”带走的当天,中纪委和监察委在自己网站上对外宣布: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王珉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两年又八个月之后,2019年1月15日,新华社奉命发布消息:陕西省委原书记赵正永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请注意,如同两者的不同在于,一,当初王珉被宣布接受调查时,官方还是谨慎地只宣布他是“涉嫌严重违纪”,而如今赵正永则被一竿子插到底,直接宣布他不但是涉嫌严重违纪,而且还是涉嫌严重违法。
    
    这说明两年多前的中共最高当局在宣布令王珉“接受调查”之初,尚没有决定要把他置于死地,因为当时中纪委掌握的王珉的问题还只是单一一项。日后有中共官媒的专门文章详细介绍说:2012年,时任辽宁省委书记王珉涉嫌在土地出让中违规操作,为他人投资房地产谋取不正当利益。2015年4月,审计署将此问题线索移送中央纪委调查。2016年8月,中央纪委、原监察部经与其他问题线索合并调查,给予王珉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
    
    再往前回顾 ,当年宣布薄煕来“接受调查”之初,也只是说他“严重违纪”,日后中共官媒年的对周永康案的处理过程则是:2013年12月1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召开“专门会议”,决定对周开始秘密调查。次年7月29日,也就是近九个月之后 ,中纪委对外公开宣布根据中央决定立案审查周永康的“涉嫌严重违纪”。同年,也就是2014年12月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决定开除周的党籍,“将所涉犯罪及线索移交司法处理”。同日,最高检察院宣布对周永康“立案侦查”······
    
    也就是说,无论是当初的薄煕,周永康还是日后的王珉以及其他,在他们刚刚被剥夺自由之初,至少他们本人还心存侥幸,多少相信只要自己知错认错,还有可能被习近平放过一马,最终以党内处分再加行政降级而躲过牢狱之灾。而如今直接被宣布为“严重违纪违法”,政法委书记出身的赵正永发现他的香积寺之行并未换取到佛祖保佑之后即已经完全明白了他自己的日后不但不可能会有丝毫的回旋余地,未来习近平不直接下令让他把牢底坐穿------即使判处死缓附加终身监禁,他就要打心底里谢主龙恩了!
    
    综上所述,在“下一个老虎”出现之前,先要肯定的是,事实上中共监查委和中纪委发布的公开信息已经证实了赵正永的经济罪案已经砸实,从今往后直到赵正永被公开宣判之前,无论是中纪委,监察委还是受理其案检察院和法院,所要一步步查证和落实的问题不是他赵正永有经济罪案的问题,而是涉案金额大小多少,以及“同案”犯知多少的问题。
    
    日后被宣布的赵正永的“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事实也许会有更多,而秦岭别墅案和千亿矿权案肯定是其中最主要的两项。
    
    笔者在过去的文章中已经介绍过赵正永当年安徽省府同僚,曾比赵正永被提拔被重用晚了整整十年却又“后来居上”的王怀忠从被抓捕到被判死刑的详细经过。当年身陷牢狱的王怀忠居然继续“狗胆包天”,其“负隅顽抗”的严重程度甚至远超过之后的薄煕来。其中的两个重要细节是:王怀中在被宣布移交司法之前居然还敢状告中纪委办案人员。在被审讯的过程无视中纪委办案人员向他出示的已经掌握的他的经济犯罪事实,一而再,再而三地“真情表白”:“我怀忠生是党的人,死的党的鬼,永远不能辜负党的培养的提拔,真心要在党面前 ‘竹筒倒豆子’,可我这‘竹筒’里真是没有‘豆子’可倒啊!”
    
    于是,这位被当地老百姓谐音为“王坏种”的时任安徽省常务副省长,曾经被回康玉向中央建议为安徽省省长接班人选的王怀忠“如愿以偿”,终于成了培养和提拔他的党的刀下鬼。
    
    王怀忠被执行死刑的当天,中共各大媒体和大小中国境内网均予以突出报道,日后中纪委又以王怀忠为“反面教材”,制作了“反腐教育专题片”供党内副省部级以上官员享用。从那以后,所有被查处的副 省部以上级别的贪官污吏们在中纪委办案人员面前 的坦白交待表现,绝不输于所有在位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当面向习近平表中心的诚恳程度。
    
    依此类推,失去自由之后的赵正永在中纪委办案人员面前的肯定是让说什么就说什么,不让说什么,就坚决不说什么。所谓“让说的”,就是令赵正永倒的直接诱因,秦岭别墅案和千亿矿产案的整个犯案过程中肯定有直接或间接牵连的所有大小贪官中的从县乡级到省部级的那一批,无论是为了令自己未来在被量刑时享受”坦白从宽“和”立功受奖”的待遇,还是为了洗清一些自己不该负责或者自己不该负主要责任的整个经济犯罪过程中的“窝案”内容,被他赵正永交待出来 ,随后也会被中共当局“依法依规”公开或内部处理的肯定不是一个而是一批。而在这两起案件中的副国级以上的责任人,可能就是他赵正永在被审讯过程中被提醒“不该讲”或者是打死也不敢讲的内容。
    
    一个已经越来越清楚的千亿矿产案的大致轮廓已经证明,牵涉此案的曾经的和现在仍然还没有退休的副省部级以上官员除了赵正永,至少还应该有五六七八个。
    
    就在本专栏上篇文章刊登和播出的第二天,《中国经济周刊》1月30日报道,与赵正永关系密切的“女港商”刘娟被带走。而一个当年也算还有点姿色的女打字员出身的刘娟和赵正永一起被调查之后,刘娟背后的所有曾与她或长期或短期,或一次或多次相互输送利益的中共官员名单肯定会越揭越长。这个利益可以是金钱,也可以是其他。
    
    关于刘娟,外界的关注内容无论真假这里都不需引用。被中共网络审查部门批准公开的介绍内容是:生于1960年的陕西本地人刘娟,待人处事周到,17岁中学毕业后进入安康文工团工作······,日后在陕西省政府工作了两年,任打字员。她的前夫赵大新当时 任省政府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
    
    赵大新1989年7月起出任西安雁塔区副区长,直至2000年出任西安高新区雁塔科技产业园下属的西安新科集团总经理······
    
    1992年,刘娟放弃陕西省政府打字员的岗位“下海”,只身赴港打拼······。两年后变身“港商”,在丈夫和辖区聚焦旅游地产······。一个重要细节是,刘娟在西安开过游戏厅。”一位于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与刘娟打过交道的人士透露,“游戏厅位于雁塔区小寨商业大厦地下一层,全部都是‘上分’押宝的那种机器。”这位人士说,“在当时能开这样的游戏厅,需要在公安系统有过硬的关系。”短短一年时间,刘娟即拥有不菲身价,无人能说清楚她的资金来源与资产规模。
    
    根据企业官方简历,这是一个14年内从零到百亿的财富故事。她于1996年成立益业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该集团在内地拥有控股企业11家,分别为:陕西益业投资有限公司、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投资有限公司、陕西中化益业能源有限公司、北京中海海洋花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西安新时代置业有限公司、西安益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陕西华通置业有限公司、陕西大正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陕西太兴置业有限公司、西安新时代物业管理公司、西安新时代国际俱乐部······。
    
    需要强调的是,如上刘娟发迹之初的故事都和2001年六月从安徽入陕的赵正永毫无关系。刘娟当年在西安捞到第一桶金的当时的陕西公安机关后台有人就是当时的公安厅长艾丕善,无论此说法是真是伪,这位当年芡艾厅长已经去世,不会再被追究。
    
    日后赵发琦的公开揭发材料中揭露 :2005年时任省长陈德铭、副省长洪峰,是制造探矿权“一女二嫁”事端的主官,“二嫁”对像是时任劳动部部长郑斯林护航的“女港商”刘娟。
    
    公开履历显示,郑斯林 1989-1993任陕西省副省长。1999-2003任中央企业工委副书记,而书记是由当时的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吴邦国兼任。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包括中国化学工程集团等多家央企会对刘娟“俯首称臣”,甘愿为她的皮包公司作陪衬和掩护。
    
    如上所提的郑斯林,陈德铭及洪峰三人,其从陕西开始的仕途都是先顺后难。其中郑和陈二人都一度是国务院副总理的考虑人选,原本被江泽民看好的郑斯林当时据传是未能被朱镕基认可,所以最终在正部级岗位上退休。陈德铭更惨。2005年2月被从陕西省长省长位置上调国务院先任正部级的发改委常务副主任,继而又任商务部长,一切都是为他在2008年3月召开的全国人大会议是被提名副总理做准备,但在2007年10月召开的中共十七大上居然落选中委,无奈进入中央后补委员序列,无论是进政治局还是出任国务院的副总理或国务委员都再无可能。日后他再被安排商务部长五年即改任海峡协会会长,直到去年退休。
    
    而1954年出生的洪峰在陕西时已经被内定为省长接班人选,已经被安排为省委常委,但其省长备胎的位置2000年被从中信部副部长位置上入陕的娄勤俭取代······。
    
    可以想象,如今已经因为崔永元的缘故令中共高层想再捂也已经没有法捂得住的陕西千亿矿产案及该案引发的最高法案卷“丢失”案在日后侦察过程中还被公开抛出多少只老虎,如果已经在政坛上失意的郑陈洪三人 真是该案的既得利益者,而且犯罪金额“巨大”,高层应该没有必要力保他们。但整个千亿矿权案的发生过程中,陕西省先后经历了三任省委书记李建国,赵乐际和赵正永,其中前两人后来一个官至副国级------两届政治局委员兼人大常委会第一副委员长,一个是目前在位的正国级----被认为是习近平第一红人的十九届中央政治局常委兼中纪委书记赵乐际。这两个人能否为千亿矿权案被追究权责甚至刑责,是我们下篇文章所要分析的内容。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2063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乾坤之下万恶终有报
  •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崔永元后台是?朋友圈暗示:知道太多、、.
  •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 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 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 “毛主席什么都大”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毕汝谐(作家纽约)
  • 原最高法院长肖扬病死被揭建法官利益集团
  • SharingtheBurdenoftheHumanitarianMissionALettertoCanad
  • :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人生就是活见鬼
  • 徐永海行道重于讲道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9-4-19圣爱团契
  • 换汤不换药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4〉侏儒的遐想
  • 谢选骏人生就是等死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宋时雨三十年反思之八
  • 谢选骏人生就是莫名其妙
  • 苏明张健评论习蠢货就是这样化解重大风险
  • 谢选骏纪晓岚承认自己是满洲人的狗
  • 马山原来你是这样的特朗普
  • 谢选骏冲天大火是创造历史的契机
  • 霍明学.人气散尽,一无所有
  • 谢选骏刘强东和明大女生很有夫妻相
  • 民主先声不得不说的故事
  • 谢选骏公营事业、官办企业就是不行
  • 康正果寂静史话:从群体到个人
    论坛最新文章:
  • 陆慷为何攻击蓬佩奥?
  • 去狂人国体验法国历史(Le puy du fou)
  • 中国调整宏观财政政策保稳定
  • 斯政府:复活节连环恐袭凶手是当地伊斯兰组织
  • 斯里兰卡连环恐袭 已知两名中国人遇难
  • 特斯拉电动车疑自燃 总部派团队往上海调查
  • 菲律宾6.3级地震至少5人死亡
  •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中日本人1死4伤
  • 北京镇压法轮功20周年 信徒继续练功
  • 各国强烈谴责斯里兰卡连环炸弹袭击
  • 韩国向日本说明舰艇反制低飞方针
  • 三名华裔科学家被指窃取美研究资料遭辞退
  • 认同六四镇压者 空函抗议纪念馆重开
  • 网游:禁宗教算命 打斗游戏不能现颜色液体
  • 乌选举:喜剧演员泽连斯基获压倒性胜利
  • 斯国袭击 各国严辞谴责 法铁塔熄灯悼念遇难者
  • 斯里兰卡袭击至少207人死亡包括35名外国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