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圣人崇拜反逻辑反科学反民主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2月01日 来稿)
    
    圣人崇拜反逻辑反科学反民主
     作者:关天并

    
    圣人崇拜是祖宗崇拜的一种,也就是古代政府树立几个所谓的先进祖宗供全国学习模仿,他们就成了民族的圣人。现在,一些崇拜孔子、老子的人,在鼓吹人人平等的民主,是自相矛盾、滑稽搞笑的!还有一部分人很干脆,说紫微圣人要统治人类,他就是紫微圣人下凡!这和伊斯兰教的穆罕默德以及马克思有一拼!
    
    中国文化的毒瘤就是祖宗迷信。因为崇拜、迷信祖先,所以必需美化祖先,进而美化祖先所生活的环境和时代,必然导致“今不如昔”论!李敖说:“由于我们民族是一个‘最重视祖宗意见的民族’,孔子就成了‘全民族父亲意像’,而使传统文化陷于一种文化僵化,僵化原因之一就是死抱住祖宗的大腿”。今人的创新会被视为背叛祖宗和离经叛道,这样中国社会就很自然地导向了崇古复古,整个社会就停滞了。
    
    看看西方文明是如何对待祖宗的。《圣经》反对崇拜祖先,犹太人批评祖宗的罪恶。请看:旧约《尼希米记》9.2:“以色列人就与一切外邦人离绝,站着承认自己的罪恶和列祖的罪孽。”《耶利米书》14:20“耶和华阿,我们承认自己的罪恶和我们列祖的罪孽。”以色列人承认祖先有罪,不断地悔改,以色列人成了最爱读书最聪明的民族。犹太人在世界人口中的比例仅占0.2%,犹太人占诺贝尔奖的35%。西方国家因为圣经的影响在不断揭开历史真相,在不断反省自己的错误中进步!
    
    古中国利用祖先崇拜凝聚家族还有用处;而现代社会已无大家族,祖宗崇拜的巫术没必要了,我们需要的是反省自新,需要的是普世逻辑和先进的科学文化!
    
    一.圣人崇拜反民主致独裁。
    
    价值观是指个人区分事物好坏及其重要性的标准,它反映人对客观事物重要性的评价。它是基于人的思维而作出的认知、理解、判断或抉择,是思维方式的核心或模板,是人们动机和行为模式的统帅。制度的源头活水是思想观念:人类最初创立国家制度,是先有思想,再有行动,然后才创立制度。可见,专制与民主制是由价值观的不同决定的!
    
    西方人思想活跃,群星灿烂,必须在广场谈判,故创建了轮流主政、少数服从多数民主共和制度。民主制是由人人平等的价值观决定的,所以全民票决国家大事!古希腊人首创了民主法治文化,随后发现了逻辑学,为人类的理性思维奠定了逻辑的基础。古希腊人说,宁做自由的穷人,不做富裕的奴才。美国人帕特里克说“不自由,毋宁死”。匈牙利诗人裴多菲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里的“自由”就是人权最重要的内容,是民主文化的标志。近代民主国家首发于欧洲,与他们的民主文化传统有关。
    
    东方人思想懒,所谓的“大道至简”;崇拜圣人,圣人说啥都服从,故创建了圣人独裁制。拜圣价值观认为:人与人的智力差别很大,一个天才和一个蠢才作出的判断有天壤之别。圣人是“天才”,是拯救群众的大救星;群众是野人、是群盲,无法自治,应无条件地服从圣人。蒋庆说:“圣人的理性与凡人的理性是不平等的。圣人之心无私欲障蔽,理性清明虚静,能知善知恶而为善去恶;凡人之心受私欲缠缚,理性浑浊重滞,不能知善知恶遑论为善去恶!职是之故,圣人有天然教化凡人的权利,曰‘天赋圣权’,而凡人只有生来接受圣人教化的义务。所以,圣人讲的话、编的书(经典)就具有先在的权威性,凡人必须无条件接受,不存在凡人用理性审查同意不同意的问题,因为凡人的理性没有资格审查圣人的理性,相反只能用圣人的理性来审查凡人的理性,来要求凡人接受。”可见,独裁制是由人人不平等的价值观决定的,所以圣王决定国家大事!
    
    “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轻于鸿毛。”在儒棍眼里,草民的性命轻于鸿毛,是等于0的屁,帝王的性命重于泰山,有无穷的正能量。所以,孟子说,与君主平等之人是无君之禽兽。“张思德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他的死比泰山还重。”其实,张思德是炼鸦片的窑塌而死,是为裆谋经费而死的。在毛眼里,裆即人民,为裆就是为人民,就比泰山还重。反之,就轻如鸿毛,忽略不计了。这就是专制的等级价值观。在等级价值观的支配下,皇帝杀了成千上万的人可以忽略不计!也就是说:中国人的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人人平等的观念,不把人当人,人分三六九等。
    
    马教和儒教共同点是:存在一个大救星,我们应该无条件地服从它。它要干啥我们就干啥,这是以牺牲人权为代价的。儒教保障了君上权没有保障臣民权,所谓的“利于君则行,不利于君则止。”《礼记.文王世子》说:“为人臣者,杀其身有益于君,则为之,况于其身以善其君乎?”这就是后来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源头!所以,中国历史一直没有人权价值观,无人权必然无民主。儒家的大救星是圣王,马家的大救星是党魁。马克思恩格斯相互吹捧对方为天才,恩格斯说资本论是工人阶级的圣经,而圣经记录的是神迹,这就意味着马克思是拯救工人阶级的神。可见,共党是打倒了宗教的救世主,树立全人类新的救主马克思。
    
    当大多数人的价值观是拜圣的等级价值观的时候,人民必然选择专制。譬如:伊朗人经过反君主专制和君主立宪时期,最终选择了神法学家专政。可见,没有民主文化的积淀和社会共识的达成,民主制是不会凭空降临的。没有文化的价值观源头,制度只会是一个空壳。在中国亲情文化中,情最重要,理次之,法再次之。中国成语“合情合理”,情先于理,情高于理。中国人首先考虑的是血缘亲情,其次才考虑法律的公正,关于扣扣案的争论,挺扣者就是这样的思维陋习。中国人谴责“得理不让人”,意思是说“道理”或公理得向“人情”让步。可见中国的“道理”或法律就似弹簧,因人而异的。俗话说“法不责众”,因为众怒难犯,所以,法律被多数人违反的时候,那么这个法制就无效了。这就是民国宪政失败的原因。制度决定论者以为设计某种制度就能迫使人按既定的路线发展。这是典型的机械决定论。它忽视了:人是由思想意识支配的,而思想意识是由人的价值观决定的。人最终遵从的是价值观或信仰。民主法治的建立和成熟是以法理文化和民主意识的普及为先决条件,否则其制度不会得到公众的认同和接受,制度也只能成为没有实效的形式和架子。
    
    二,圣人崇拜反逻辑反科学。
    
    圣人崇拜在逻辑上来说,就是以人为据的逻辑错误!也就是说,圣人崇拜者根本不懂逻辑,他只在于把圣人的话当圣旨,享有不受质疑、不许批评的崇高地位,结果就像免检产品三鹿奶粉一样祸害人类,走上了彻底反科学、反文明之路!
    
    国人最易犯逻辑错误就是以人为据,就是用对某人品质的评价代替对论题的论证。具体表现为“诉诸权威”、“诉诸敌我”等。“诉诸权威”是用权威人士的个别言论代替对论题的逻辑论证。例如:“中医是不能怀疑的,因为它是中华民族的始祖黄帝认可的。”在这个例子中,对于中医不容怀疑这个论点,仅仅依靠黄帝的言论来证明其为真,是典型的“诉诸权威”。中国人一直就有迷信祖宗迷信权威的传统,中医就是以黄帝的权威来推销中医的,这是以人为据的伪科学的惯伎。
    
    张功耀说:“中医根本就不是什么医,而是以医的名义做出来的骗局(骗术)。”《黄帝内经》中有念咒治病,有偷富人的灯放在床下能治不孕症,都是骗局。张功耀指出:《黄帝内经》是在《史记》出版之后,由多人在不同历史时期进行过反复伪造的冒牌货。中医著作《灵枢、素问》和《神农本草经》伪托黄帝、炎帝之名,把后人的一些思想强加于祖宗。因为它一诞生就底气不足,难于被人接受,因此就以炎帝、黄帝、岐伯、雷公之类的祖宗的名号,利用民众对祖宗的“孝心”,酿造迷信,诱人相信。在中医学领域,这种把自己的作品假以祖宗之名的歪风邪气,一直延续到清朝。清朝人编了一部《药性赋》,也要假托黄帝的臣子“雷公”之名,叫做《雷公药性赋》。可见,假托古人之名,拉大旗作虎皮,狐假虎威,是国人一贯的不良习气。
    
    所以,圣人崇拜必然反科学,那些把圣人的话当真理的人,他们总是认为圣人高于科学,结果走进了愚昧的巫术丛林。非常讽刺的是,被国家医药管理部门认定对人体有害的冬虫夏草,却仍然保留在中药材中。因为CFDA规定,凡是有古方依据的中药复方制剂,不必提供人体临床试验的证据!也就是说,只要中医老祖宗说这个药方管用,那就发放药品生产和销售的批文,不必再进行验证了。所以,即使冬虫夏草有毒,也必须按照老祖宗的话办事。可见,老祖宗的话神奇无比,这就是迷信祖先,“畏圣人之言”,是“无改于父之道”的体现。其目的是谋取中医方面的利益而严重损害了消费者的利益。
    
    诉诸敌我者认为:“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要反对。”“因为你是中国人,所以你批评中医药就是不爱国就是汉奸;你说西医好好就是洋奴。”这种汉奸、洋奴论,就是只认敌我圈子,不讲是非正义的帮派立场思维,依然停留在大灰狼故事的儿童思维阶段,是极端原始、荒谬的。
    
    儒家孝敬的尊长,民族主义者强调国人,都是部分人——人类一部分,所以,他们才强调站稳立场,才强调血浓于水和红色基因。强调为部分人服务,都是立场先行“帮派思维”,不是科学。最近许多人大谈持枪权,持枪权不过是古老持棒权的延续!原始社会,任何人都有持棒权,只要有体力与技巧,你就可以舞棒玩石的!中国人这个活动的产物是筷子!当西方人在舞棒玩石中过度到金属工具的时候,中国人还在玩棒子,当西方发明了玻璃与铁器的时候,中国人还在玩瓦片与青铜器!中国人不思进取,玩了几千年的筷子,西方人技术一直领先,先是玩玻璃宝珠,后是金属刀叉即金属餐具!当西方人玩洋枪并拥有持枪权的时候,中国人却在玩鞭炮而炒得四周鸡犬不宁!今天的中国人大谈持枪权的时候,应该回首,是谁让中国人永远原始地持棒,是中国人的祖宗崇拜和圣人崇拜造成了固步自封!是谁剥夺了中国人的持刀权,是秦始皇等专制帝王!是他们禁止刀具阻止中国技术的进步!是谁使中国人无法过度到枪支阶段,是专制皇帝尤其是满清皇帝,沉醉在原始的骑射中,对枪支弹药一概禁之!中国人没有持刀持枪的西方历史时期,只有持棒骑射的阴阳巫术历史,还在阿Q地自豪自己的祖宗多么先进多么伟大,不过是自欺欺人而已!
    
    大家要警防民族主义文化自信是高级洗脑术。这些洗脑术鼓吹,我们首先是中国人,中国人祖先很先进,仅仅是马教拖了后腿,云云。真正的启蒙是,我们首先是人,我们有人的理性,我们首先要学会逻辑思维规则,理解人类普世价值观,不拜领袖不拜圣人,不把古人视为真理的化身,正视中国历史的黑暗面即“兴亡百姓苦”,中国古代所谓辉煌都是统治者的辉煌,是以农夫尤饿死和人吃人为代价的。歌颂中国古代辉煌都是以统治者自居的吸血鬼的自傲而已。
    
    附录:信官信民还是信逻辑?
    
    作者:关天并
    
    卡岛信民不信官!凡是民间传说他都信,凡是官方的说法他都不信!这叫逆反心理或者叫帮派立场思维。帮派思维就是——“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就反对;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就拥护。”按照卡岛的思维习惯,他自然要与法院唱反调,确信扣扣是正义的!去年春节,无眠把扣扣说成是大英雄,这只会挑起滥杀无辜!
    
    问题在于,张扣扣家与王家是邻居,以前很友好,后来两家因鸡毛蒜皮的小事积累为大矛盾,以至于王家自卫反击的时候打死了1人,20多年后,扣扣杀死了王家3人!现在挺扣者用美国人的持枪权来证明扣扣的滥杀是对的,这就是偷换概念,持枪权与滥杀无辜是两码事,持枪权是用于自卫反击的,滥杀无辜是恐怖主义。扣扣滥杀无辜与刑法中的自卫毫无相干。挺扣者讯2说:“以色列追杀纳粹罪犯几十年、对加沙的阿拉伯人实行严厉打击,难道不是正义的复仇?”关敏说,“国与家是两码事,以色列是国家行为,扣扣是家庭行为;岂能混为一谈?如何处理家之间的关系,耶稣硕得很清楚——爱你的邻居。不要鼓吹私人复仇,那只会导向毁灭。“
    
    扣粉立即污蔑说,敏要我们信官,是官方派来的五角。其实,敏只是谈自己个人的独立看法,不代表他人也不代表任何团体。
    
    国人思考问题总是“以是否有利于我自己的帮派团体”为标准,必然导致“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见仁见智,众说纷纭、一团乱麻、莫衷一是的乱糟糟的局面,谁也不服谁。由于没有平等正义为标准的逻辑思维习惯,华人不懂得用逻辑规则剔除思维混乱并消除意见分歧;因此,华人唯有祈求权威——祖宗、帝王、圣人来统一思想!于是,华人就以某个权威或者圣人为标准,把他的言行当作裁决社会是非的标准,这样就陷入了思想僵化的个人崇拜泥潭。
    
    圣王的言行都是对的,反对者都是错的!这在逻辑上叫做“以人为据”或“诉诸权威”谬误,它是指在论证中以权威作为论据的根基,而不是以逻辑或事实来支持论点。论者只是用权威人士的个别言论代替对论题的逻辑论证。例如:以前塾师讲学时,不是用原理、规则或具体事实为论据来证明自己的论点正确,而是“以人为据”,用孟子、朱熹的话作为论据,证明自己论点的正确。中国文化的初心就是圣人崇拜、大救星崇拜,这种崇拜权威、崇拜圣人的歪风就是诸子百家刮起来的。他们言必称“上古”称三皇五帝。似乎离开了祖先权威,就做不了文章。老子没有权威用,就捏造出来一个“古之圣人”,庄子又虚构了一个“仲尼”。孔子更是离不开周公周文王的,须臾不能离开,要是离开了,马上就患上了失语症,连话都不会说了。由此,中国文化与逻辑、科学、民主绝缘,需要清末民初从西方引进。传统粉先验地假定孔子是对的,这在逻辑上叫做“以人为据”或“诉诸权威”谬误。孔子的话对不对,必须接受逻辑规则和科学实验的检验。
    
    “万物纷错则悬诸天,众言淆乱则折诸圣”(杨雄《法言·吾子卷第二》)。孔子是圣人,帝王也是圣人,听他们的话就行了。他们的语录和整理过的文献,就是经典,只能信从,无限拔高其中的所谓微言大义,盲目扩大它的应用范围。“半部《论语》治天下”,可以把法律条文放在一边,而从所谓经典中找出片言只语作为判案的根据。扣扣律师企图以孔子的话来要求免除扣扣的刑罚,这是徒劳的。因为:孔子提倡复仇(父母之仇为不共戴天之仇)加上家族主义影响,农村家长告诉子女说,“某家是我家的仇家,今后有机会就要报复他一家子人。”可见,报仇是针对一个家庭或家族的,绝不是针对某一个人,所以,死也要多拉几个垫背,往往滥杀无辜。扣粉说,扣扣未滥杀无辜。关敏问:死去的3人都是罪大恶极理应杀头之人吗?而且扣扣原计划是要杀死4个男人的,难道4人都该死?
    
    敏强调,无条件的信官或者信民,都是错的。只有合乎逻辑的推理或者证明,我们才会相信。中国文化由于不讲逻辑(连逻辑二字都是清末民初引进的),所以,许多人很容易被造谣惑众的复仇鼓吹者所迷惑。譬如,挺扣者依然在污蔑20前的案子存在顶罪的情况,扣扣的律师就未提顶罪的情况。这时候,流年跳出来说:“敏先生,你对中国司法懂都不懂,扣扣的律师敢提20年前的案子吗?他的辩护权限只能在本案內。”这个流年根本就未读辩护词。扣扣律师大谈20年前的案子,还说7年判轻了。可见,扣粉就是不认真读相关文章的蛮缠者。
    
    GL说:“敏破圣是一种现代人的胆识。人人都破圣立论,岂不是七嘴八舌,让人更难分别?”敏说:“逻辑规则是客观标准!合乎逻辑的言论才可以被大家进一步思考和讨论的。”GL说:“思维没有边界,就会妄想不断,挺危险呀!边界是确立安全的基础。”GL意思是:思想不能自由,人们的的思想必须在一个笼子里,这样思维就有了边界。这种说法就是一种自我克制(克己复礼)的说法。笛卡尔说:“我思故我在”,就是说:人是思想的动物,思想自由权是人之为人的根本权利。人权首要之权就是思想权,世界人权宣言反复强调思想自由。每一个人都是自由的人,都有按着自己的兴趣和爱好选择自己的生活道路和生活方式的权利。每一个人是一个平等的人,既不比别人高,也不比别人低。每一个人都有独立思考、思想自由的权利。每一个人都是思想者,都有不可侵犯的平等的思想权。以圣人之权压制普通人的思想权、以道德高尚压制普通人的思想权,以真理的权威压制普通人的思想权,都是对人的思想权的侵犯。所以,思维不能有边界。
    
    GL所担心的事情就是古代墨子所担忧的事情。墨子说一人一义(议),百人百义,众说纷纭,莫衷一是,这种乱糟糟的局面好坏呀,要改善这种环境必须尚同于领导,领导尚同于国王,国王尚同于天子,天子尚同于天老爷。这就否定了思想言论自由,不可能产生古希腊的公民大会民主,实际上就是否定了人类有通过理性探讨达成一致的契约即宪法可能性。汉中期以后,朝廷为控制舆论,曾明文规定:“令下腹非者论死,诽谤圣制者当族。”所谓圣制,就是皇帝认定的制度以及认定的祖制。汉武帝正月在甘泉宫祭“太一”神和祖宗,按礼制有固定的程序和节目。适逢屯田敦煌的官吏获得一匹“神马”,献给武帝。武帝兴高采烈,给神马作歌,加入祭祀节目之中。中尉汲黯进言:“凡王者作乐,上以承祖宗,下以化兆民。今陛下得马,诗以为歌,协于宗庙,先帝百姓岂能知其音邪?”武帝默然不悦。丞相公孙弘乘机进言:“黯诽谤圣制,当族。”汲黯的话本来是很中肯的,崇拜儒家公孙弘却乘机进行攻击,给汲黯扣上大帽子,是“诽谤圣制”,建议汉武帝杀掉汲黯并灭其九族。可见大儒是何等的心狠手辣。还有一次,就是张汤以腹诽罪杀死西汉的农业部长颜异。
    
    东汉光武帝又提出“非圣无法”。这是因为:圣人是神、人的混成体,是真理的化身。朱熹讲:“圣人形骸虽是人其实是一块天理。”换言之,圣人是肉体化的天理,是真理的化身。朱熹说:“道理,圣人都说尽了。”既然圣人把道理都说尽了,那么普通人只能是:代圣人立言,践圣人之教;普通人不再具有创造性,只能是圣人的跟从者。也就是说,圣人之言即法律,故孔子要求“畏圣人之言”。光武帝的“非圣无法”——非议圣人,就是无法无天,就是眼中无法、无视法纪。对“圣制”和帝王认定的观念提出异议,就是“非圣无法”“非圣诬法”,必遭惩治。东汉大臣桓谭仅因指出“谶之非经”,就差点送了性命。我们今天没有必要从古代圣人的言论中寻找判案依据,那样的话,只会造成混乱,因为每个人的理解不同。只需要依据现代法律条文及其相关案例来合乎逻辑地判案。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5172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沉痛悼念中国圣人刘晓波/东方燕子 于达兰萨拉
·沉痛悼念中国圣人刘晓波/东方燕子
·中国的“圣人”:刘晓波
·胡平:“圣人就是不断努力的罪人”
·谢选骏:“孔圣人”的称号是对孔子的强奸
·双羽四足中国有圣人:习马会究竟改变了什么?
·邓力行:圣人 抗争者 公权力
·周文庆:实现民主不需要女神、英雄或圣人 (图)
·《易传》圣人观的现代意义/韩星
·自愿冻死是神圣人权吗?
·不以成败论圣人/周诗淳
·西方圣人与东方圣人-苏格拉底与孔子
·假若孔圣人今天当教师/陆青芜
·孔子是创新型圣人/庞忠甲
·牟传珩:毛泽东吹捧鲁迅为“一等圣人”
·刘晓波: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图)
·孔圣人与丧家狗:透视当下中国的孔子之争/刘晓波
·谢选骏:圣人出而黄河清
·西藏圣人和中国流氓/林保华
·圣人出/黄河清 老戚
·解析被毛泽东称为“第一等圣人”的鲁迅 (图)
·“从前富人是坏人,现在富人可成圣人”
论坛最新文章:
  • 金正恩专列抵海参崴 将与普京举行峰会
  • 北京一带一路高峰论坛 大国首脑多数缺席
  • 呼吁美方换谈判代表不果 金英哲被撤换
  • 金正恩访俄寻求普京战略支持
  • 日美贸易谈判日本面临三重苦
  • 费加罗报:外国势力可能渗入斯里兰卡系列恐袭
  • 中国最高检宣布正式逮捕前国际刑警主席孟宏伟
  • 媒体曝英国政府将批准有限度使用华为5G技术
  • CNN说中国或不理美废豁免令续向伊朗买石油
  • 安倍和马克龙举行会谈讨论雷诺与日产合作
  • 通用华裔工程师涉偷涡轮技术予中企 遭美斥责
  • 美国制裁伊朗石油 国际市场油价上涨
  • 六四民运人士张健病逝德国终年48岁
  • 斯里兰卡复活节恐袭 报复新西兰清真寺枪击案
  • 中哈霍尔果斯国际边境合作中心贸易居新疆第一
  • 欧盟选举:默克尔可能换岗?
  • 特朗普6月访英及来法参加诺曼底登陆纪念仪式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