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弧度度:如何防范黑天鹅与灰犀牛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31日 转载)
    
    最近,黑天鹅与灰犀牛变成了时髦词儿,仿佛谁开口闭口不谈黑天鹅与灰犀牛就感觉奥脱了似的。然而,真能搞清楚黑天鹅与灰犀牛到底是怎么回事的,估计却没有几个。坐而论道是一回事,能不能具体施策则是另外一回事。
    

    极权统治最大的缺陷就是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既得利益集团总能阴奉阳违地变戏法似的将国法篡改为家规。体质不改,权力不愿接受任何监督,每一次改而不革都会变相加重民众的负担,最终倒霉的一定还是平民百姓。
    黑天鹅:非常难以预测,且不寻常,通常会引起市场连锁负面反应甚至电复的事件。灰犀牛:不是突发事件,而是在一系列警示信号和迹象之后出现的大概率事件。简言之,二者的相似之处在于覆水难收,二者的不同之处在于前者难以预测,后者的风险却可以评估。
    
    举例说明。在极权体质下,由于权力得不到制约,无论是股市、汇市、彩票市场、金融市场、投资市场、房地产市场都处于暗箱操作的状态,最终都会演变为既得利益集团疯狂套现、转移财产堆积起来的泡沫市场。雪球越滚越大,纵使万千官媒嘴炮齐发将盛世泡沫吹上了天,但是只要危及到政权的安全,有权任性者就一定会提前将其刺破或引爆——死保核心利益,不管黎民死活,将所有灾难都全盘转嫁到百姓身上。由于这些幻梦的破裂是可以根据基尼系数来大致预测爆发临界点的,因此都可以称之为灰犀牛。
    
    那么,什么是黑天鹅呢?无论是武昌首义的一声枪响成为压垮清廷的最后一根稻草,还是罗马广场上的一声轻嘘导致齐奥塞斯库夫妇仓皇出逃,甚或是萨达姆、卡扎菲的暴政激起以美国为首的多国部队出兵干涉促其下台,再加上新近委内瑞拉的马杜罗玩弄宪法操控选举招致民不聊生、天怒人怨逼迫委内瑞拉人民涌上街头这些都是难以预测、且不寻常、一旦爆发就容易引起连锁负面反应的黑天鹅事件。大家都知道有权任性瞎折腾的结果一定会造成雪崩之灾迟早会到来,所谓的难以预测,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或许只需要某只蝴蝶突然轻轻扇动一下翅膀,就足以引发山呼海啸、天崩地裂的蝴蝶效应。
    
    在弧度度看来,所谓的灰犀牛与黑天鹅,二者之间并没有绝对的界限,在一定条件下是可以相互转换的。比如股市狂泻、P2P爆雷、房地产泡沫破灭都可以引发破窗效应并点燃导火索,导致火药桶的大面积爆炸。民主制度才是防范灰犀牛爆发的唯一良方,而在极权体质下,人们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灰犀牛卷起阵阵硝烟一路狂奔,最终导致平时累积的矛盾集体爆发,酿成一飞冲天、一发不可收拾的黑天鹅事件。实话实说,只要朝廷中的顽固派愿意抛弃原始野蛮丛林法则与帝王将相思维,愿意让利于民回归正常人类,还人民以自由激发民间的创造力,走可持续发展的市场经济之路激发民间的消费力,一切难题都将迎刃而解。
    
    纵观中国历代变革的得与失,归根结底都是没有解决好权力的监督制约机制问题。不愿还权于民,不愿给予民众任何监督有关部门的权力,不解决任何问题却致力于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其他任何形式的改割都会演变为一厢情愿的徒劳。开弓没有回头箭,没有坚定的意志与定力,四不改五不议之后,就会踏上一条与晚清相类似的覆亡之旅。
    
    然而,要想权力拥有者以天下苍生为己任,以国家利益、国民利益为重地放弃特权与奢靡享受何其艰难?一方面是有权任性者变本加厉地瞎折腾,另一方面是越来越多的人被逼上绝路活不下去,官民矛盾由不可调和演变为你死我活的地步,这才是点燃火药桶爆炸的终极导火索。
    
    全民公敌马杜罗,一手遮天地酿制了委内瑞拉的黑天鹅事件却不知悔改,反而将自己治国无能驭民有术带来的毁灭性灾难的罪责一股脑推到美国人头上——企图上演帽子戏法地转移矛盾焦点。只可惜,民众一旦醒来,再美丽的谎言业已失去其应有的功效,抗争的潮流又岂是朝廷中的几位顽固老朽所能掌握控制?试问,马杜罗还敢像萨达姆或卡扎菲那样再次对民众举起屠刀?委内瑞拉的军警是否还愿意对自己的民众公然下狠手?这种因个人极端不负责任造成的毁灭性灾难、被牢牢地钉在历史耻辱柱上的前车之鉴难道还少吗?
    
    美国参议员卢比奥揭露,马杜罗搞了一个假选举。投票用“祖国卡”,内设芯片,记录个人信息,将匿名投票变成全程透明。谁投票给马杜罗,谁才能收到食物,而马杜罗的穷折腾导致大部分民众只能依靠政府的救济过活。
    上一章中,我们已经详细分析过,马杜罗是如何一意孤行地将自己玩残的。首先是玩弄宪法操控选举让自己失去执政合法性地位,紧接着又实施国进民退重回计划经济的老路玩残了委内瑞拉的经济,再加上自寻死路地与普特勒勾勾搭搭与强大的美国作对,结果不仅玩残了自己,又玩残了委内瑞拉。委内瑞拉人工作一个月到手的不足4美元,玻利瓦尔数十万倍地急剧贬值,换作谁活不下去了也会奋不顾身地走上街头抗争。
    
    极权统治为何一定会崩溃?他们家的老朋友为何越来越少?不作出全方位的改革开放能否成功防范灰犀牛演变成黑天鹅?那么多的历史教训明明就摆在那儿,为何总有人但愿长醉不愿醒呢?
    所有极权主义者都几乎无一例外地强硬到爆,一意孤行地不愿与民众和解,非要等到末日来临时才会作出捶胸顿足、老泪纵横、愧对列祖列宗状,实在是可悲可叹啊。
    
    出处:微信公众号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0901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委内瑞拉面临变天:习近平的黑天鹅还是灰犀牛?
·美媒: 委内瑞拉变天了 中国也会有黑天鹅? (图)
·黑天鹅雕塑引发的黑天鹅事件
·李平:美联储局加息击垮中国的黑天鹅? (图)
·黑天鹅——为什么未来不可预测?/刘荻
·委内瑞拉变天了 中国的黑天鹅会出现吗 (图)
·习近平提七大风险 严防「灰犀牛」与「黑天鹅」 (图)
·习近平吁严防“黑天鹅”“灰犀牛”
·习近平:面对“黑天鹅”与“灰犀牛”要确保政治安全 (图)
·贸易战升级 北京警告:防黑天鹅 (图)
·中国政府调控货币政策防“黑天鹅”
·“黑天鹅”搅乱全球?中国可以这样应对
·今年黑天鹅事件会非常多 中国可能真混不下去了 (图)
·黑天鹅现象与天津大爆炸 (图)
·民生爆黑天鹅:巨震前夜大佬减持 20亿融资盘出逃
·立春,逛2014皇家庙会,看圆明园黑天鹅/视频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小蚂蚁的愚人节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 费尽心机骗钱自作自受打脸
  •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 医生不如机器人
  • 愚人节每天都过
  • 不挖掉毛泽东祖坟不能平息民愤
  • 清秋,绽放成一树静美
  • 窃听风暴:社会主义国家都搞窃听(修订版)
  • 博客最新文章:
  • 吴倩你们的耶稣: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反基督才会进入我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毛主席什么都大”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毕汝谐(作家纽约)
  • 宋时雨维Q党人运动
  • 法缘修炼笔记(2):新宇宙的神话-“补天”的故事
  • 金光鸿我从早上骂到晚上,一天24小时都在骂……
  • 宋时雨反思之六
  • 余志坚原最高法院长肖扬病死被揭建法官利益集团
  • 周劍岐知情人否认毕福剑五一新节目复出:他只参加幕后
  • 陈泱潮關於組織【新婦赴以色列-巴勒斯坦佈道團】傳大福音的倡議
  • 谢燕益SharingtheBurdenoftheHumanitarianMissionALettertoCanad
  • 谢选骏:新疆的拘禁营地竟然可用通讯视频
  • 刘水枪与玫瑰:他们害怕“中国的民主”这支歌
  • 谢选骏若不妨害司法公正如何充当领袖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日安保会议反对单方面改变东海南海现状
  •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发舆论风波
  • 南海岛屿之争新高潮 菲与美联手制华
  • 徕卡宣传片影射六四中共急删华为恐无端遭殃
  • 居港侨民30万 加国“质疑”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 黄背心第23场 巴黎爆首轮警民对峙
  • 白宫顾问库德洛: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如“暴君”
  • 美媒:郭台铭受特朗普启发参选但无可比性
  • 修宪延长总统任期? 埃及举行全民公投
  • 中情局:确认华为接受中国国家安全机构资金
  • 用词愚蠢?朝警告美国家安全顾问不要妄言
  • 北爱记者死于乱枪 警方定性恐怖事件
  • 黄背心打砸者卷土重来?五一游行规模会更大
  • 伊斯兰国组织发动攻势 两天杀害35人
  • 这些事防不胜防 中南海神经紧张
  • 圣母院火劫之后马克龙对黄背心的回答
  • 特朗普得救了但并没有被还以清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