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熊万里:足球输了不是最可怕的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30日 转载)
    
    中国男足又输了,不必问输给了谁,因为输给谁都是输。
    

    足球属于竞技体育,在人类文化的领域挺重要的,同时还肩负着娱乐的使命,这一点对于中国人尤为重要,因为中国男足对于国人娱乐的作用远超精神。其实对于我来讲,看中国男足的比赛,最难过的并不是输,而是输了以后,面对中国球迷的眼泪,心如刀割······
    
    我从未为中国足球哭过,或许是因为在足球之外,留给中国人的眼泪还有很多很多。
    
    中国男足5.19输给香港的那个晚上,我没有看实况转播,而是搞到几盘007的录像带,假装高考前晚自习,找到一个有录像机的大学实验室里看录像。第二盘录像带《From Russia with Love》还没看完,校园里突然闹得很厉害,于是同小伙伴跑到实验室外面看,听到的架势,显然是输了,但007还是把我们吸引回了实验室。那是我人生第一次看007,第一次觉得好莱坞跟007一样,有点万能。外面越闹越厉害,不得不用实验室的电话打回家问情况,母亲很沮丧,但夸我有先见之明,竟然不看那窝心的比赛去复习。挂了电话,年少的我摘了实验室墙上的灭火器就冲出了实验室······为了安抚惊愕中的两位小伙伴,我把喷完的灭火器,拎回实验室,擦干净再挂回到原来的位置,继续看建筑、跑车、还有邦德打枪的姿势······
    
    1985年5月19日的那个晚上,我经历了许多人生的第一次,第一次没看中国队比赛的直播,第一次看007,特别是第一次看到妩媚的007女郎,第一次用干粉灭火器发泄心中的愤怒,并试图骑着喷射的灭火器飞翔······但足球带给我的第一次同样刻骨铭心。第一次在家里看体育直播,是1981年,1982年世界杯外围赛中国对新西兰,那个直播竟然附带了苹果牌牛仔裤、雷达表和麦氏咖啡的广告——“麦氏速溶咖啡,滴滴香浓,意犹未尽。”这当然也是我人生第一次看到的电视广告。这些第一次,还真得感谢邓小平,因为改革开放,因为邓小平喜欢足球,问央视能否直播,才有了央视对世界杯外围赛和世界杯的直播······这个“真得感谢”,存在一个假的核心,那就是我第一次看到的足球直播背后是从香港的卫星信号转到国内的微波来传送的,央视的直播是个假直播而且逃过了版权,于是我人生第一次看的直播就不但是盗版的还是山寨的,但这还不是假的核心,假核心是我爷爷在香港的半山有几栋房子,因为1949年选择留在了中国,后来想起来都心惊肉跳,生怕因为那几栋房子被外人知道了害了全家老少的性命。于是假的核心就成了,如果我爷爷49年选择离开中国大陆,那么至少他和奶奶及子女可以在香港看多几届世界杯的授权直播。
    
    历史没有如果,因为历史上的如果可以直接导致没有我们。只是如果非要感谢邓小平,如果就不再是那个如果了。我父母接受了我的意见,爷爷奶奶去世以后的遗产,我们没有要,分给父亲的其他兄弟姐妹了。道理很简单,有什么好要的?1949年前长沙市中心基本上都是我爷爷的家产还有香港的和湘西的,被外人抢去了都无法要,恢复政策后仅存的这栋最小的,还需要跟叔叔阿姨们计较吗?
    
    我真的非常赞成不要分什么改革开放前与改革开放后,1949年以后就是伟大光荣正确,伟大光荣正确地苟活在人类文明的死角。中国足球就是最经典的例子,在赛前和中场休息时开的党支部会议显然越开越糟,共产党员的带头作用怎么就越看越趋于末日黄昏?
    
    中国足球带给我的纠结,或许在5.19的那个晚上就已经结束了,因为007的电影展现给我的魅力更加迷人,它的场景、用光、配乐、演技、甚至直升机和游艇···比起中国的《小兵张嘎》和《地道战》······足球我们至少还能踢,但007那样的电影我们能拍吗?足球我们还可以为比分哭泣,而那些我们连比分都没有的领域,我们莫非就失去了哭泣的对象?
    
    中国或许是这个星球上对数字最敏感的国度,敏感比分也敏感GDP,但是不敏感文明,以及伴随文明不断进化的智慧。不止是改革开放以来,我们的国足越输越多样化,越输越普遍化。如果这只是一个单一现象,那还真值得我们庆幸,不幸的是,如同看中国男足的比赛直播一样,我们一年比一年气馁的还有我们可以访问的世界上重要的网站,甚至孩子们可以看到的动画片······
    
    与足球类似,从《铁臂阿童木》、《米老鼠与唐老鸭》开始改革开放,到今天,我们还能看到哪些属于孩子们的世界流行的动画片?我们是越来越开放了吗?Google才出来的时候,我们在用的同时还亲切地称其为“狗狗”,到了今天,别说”狗狗“了,就是“必应”都已经无法访问了!大陆能够访问的搜索引擎是百度等等,将智慧阉割的网站,这对于今天我们所处在的更加多元化、多样化的地球文明,怎么能够接受?这将导致我们唯一能够接受的是智慧越来越远离中国大陆。
    
    文化上的开放、认知上的开放才是最重要的开放,对于人类,如果只是把窝窝头换成了馒头叫做开放,那是针对畜生。
    
    在5.19的那个年代,我将家里的外汇券和免税指标全部用于买了相机和镜头,因为日本的相机实在是比国产的海鸥、凤凰相机好太多了,记得在我当年查找的资料中,国民政府后期,中国的相机制造水平与日本、德国的差距不大,可悲的是到了今天,我们连类似于35年前国产的海鸥、凤凰相机这样的选项都没有了。国产的汽车,发动机不是自己的,借口是起步晚了,到了新能源时代,我们与世界同步,准备让特斯拉死得很难看的造车新势力有一堆,请问用于自动驾驶的芯片从哪来?如果美国对华禁售最新AI芯片咋整?请注意,这个问题只是在目前看起来是假设。
    
    我们足球越来越落后,有队员体质的问题,也有社会体制的问题,还有球商的问题。须知我们生存着的这个星球,也有一个人类智慧的“球商”,它代表着地球上的人类的智慧。这个地球上的人类的”球商“是由全世界各个民族为人类所贡献的极致智慧所组成,它包含人类文明的各个方面。想一想,中国对于地球人类的“球商”的贡献是越来越少?还是越来越多?二战时期,日本总共建造了25艘航母,其中有20艘被击沉,而中国自建的第一艘航母还在建造中,从未有航母被击沉。我们在月球的背面扔了一个回不来的探测器,而美国人在50年前登月,共有12名宇航员登陆月球表面并全部安全返回地球。“厉害了我的国”其实没错,只是这个国的厉害与地球上人类的“球商”越来越没关系,专供自娱自乐。
    
    猪一样的队友只会存在于猪一样的社会。正如中国足球运动员的收入增长与成绩的提高成反比一样,中国社会财富的增加与其对世界的贡献也成反比,而且比例更大。这或许是一个哭不出来的结果。但却必须面对一个非得改变不可的未来。否则,我们真应当在宋朝的时候就洗洗睡了。
    
    任何禁锢人类思想和认知的行为,都属于令人发指的倒行逆施,是人性的敌人与人类文明背道而驰,对于人类来讲,足球或许真的是某种社会的缩影,南美在球迷的记忆中全是足球强国,但存在一个例外,一个从未打入世界杯的南美国家----委内瑞拉,这个盛产世界小姐的南美唯一的社会主义国家最近几天非常火爆,或许火爆后的结果包括其在不久的将来终于打入世界杯决赛。
    
    比足球输了更可怕的,是在璀璨的人类文明的历史长河中固守一滩早已被抛弃了的死水淤泥,抗拒人类在文化与认知方面不可阻挡的进化,仅仅为了一党之私甚至一己之私,来狙击人类文明的发展。这不属于猪一样的社会,而且像猪一样的队友都没有,是连猪都不想活着的社会。
    
    足球对于中国,输给谁真的无所谓,在还不是三流的时候,香港、泰国都可以随便输,还有什么可装的逼?有所谓的是,别充当世界文明的对手,站在人类文明的对立面,那样会输得很惨,惨到在终场的时候连跪着的资格都没有。
    
    2019年1月25日 纽约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815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智慧常常是较量出来的!熊万里:智慧的价值
·熊万里:勿将竞食力错当竞争力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巴黎圣母院火灾之随想
  • 竞选总统需要作恶多端
  • 一个网红的烦恼
  • 共产党中国只吃硬的不吃软的
  • 命运不会辜负每一个用力奔跑的人
  • 法槌宣判劳动者退休权利死刑——“‘工龄归零’受害群体”
  • 小蚂蚁的愚人节
  • 失道寡助路难行
  • 莫谈国事的后遗症
  • 费尽心机骗钱自作自受打脸
  • 台湾人为什么也不如印度人
  • 中国人就是不长记性
  • 中国人为何无底线——苟活
  • 纽约《世界日报》「第二次新文化運動」宣言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宣言
  • 医生不如机器人
  • 博客最新文章:
  • 大字报孙中山、蒋介石与毛泽东三人的临终遗言有何不同?
  • 罗勇泉瘟龟的招摇撞骗三部曲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2〉无用的家教
  • 谢选骏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谢选骏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 胥志义胥志义:能用剌刀和鞭子强迫人民“共产”和“公有”吗?
  • 谢选骏民主和自由不是玩弄扑克牌
  • 李芳敏14400012有許多公牛圍著我,巴珊強壯的公牛困住了我。
  • 吴倩你们的耶稣:只有当圣体圣事完全被取缔时,反基督才会进入我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美国起诉的不是任正非的女儿而是中共高官
  • 中華聯邦自治國談談什麼是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17之序)--談談地球版絕
  • 谢选骏“毛主席什么都大”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毛泽东嘎拉哈诗篇毕汝谐(作家纽约)
  • 宋时雨维Q党人运动
  • 法缘修炼笔记(2):新宇宙的神话-“补天”的故事
    论坛最新文章:
  • 美日安保会议反对单方面改变东海南海现状
  • 巴黎圣母院失火引发舆论风波
  • 南海岛屿之争新高潮 菲与美联手制华
  • 徕卡宣传片影射六四中共急删华为恐无端遭殃
  • 居港侨民30万 加国“质疑”港府修订逃犯条例
  • 黄背心第23场 巴黎爆首轮警民对峙
  • 白宫顾问库德洛:社会主义经济模式如“暴君”
  • 美媒:郭台铭受特朗普启发参选但无可比性
  • 修宪延长总统任期? 埃及举行全民公投
  • 中情局:确认华为接受中国国家安全机构资金
  • 用词愚蠢?朝警告美国家安全顾问不要妄言
  • 北爱记者死于乱枪 警方定性恐怖事件
  • 黄背心打砸者卷土重来?五一游行规模会更大
  • 伊斯兰国组织发动攻势 两天杀害35人
  • 这些事防不胜防 中南海神经紧张
  • 圣母院火劫之后马克龙对黄背心的回答
  • 特朗普得救了但并没有被还以清白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