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也谈祭侄文稿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21日 来稿)
    
    于老师,您好。
    

    多年关注你的社交媒体,从你经济学、公共政策的讨论中受益匪浅。谢谢。不过近一两天看你义愤填膺的谈论祭侄文稿,颇有些感触,不吐不快。博物馆之间馆际互借,友好展出,怎么在你口中似乎大逆不道?明明是某些微信公众号和微博大V为了收割民族主义流量,操弄民族情绪议题,半年前就协定好的展出计划忽然在内地舆论场引爆。都是长期的中国互联网用户,我们都别装糊涂,这年头,还有不被上头许可,却能在微博热门存活超过24小时的纯民间自发话题吗?我绝不是说祭侄文稿不重要。事实上,像国宝大熊猫,如果保育得当,赠送或者租借出去,增进文明、文化、国家、社会之间的互动互信,不是好事吗?难道一件好事,民进党做就是别有用心,蓝色的国民党、红色的共产党做才是真正代表中国开展文化外交?
    
    每个人都有各自的议题优先级。于老师的民族主义信仰强烈一些,更喜欢谈论中外矛盾,更少关注国内社会问题,这无可厚非,自然我也无权要求你和我的价值观相似,或者价值排序相近。但作为一个知识分子,冷静,理性,不是你一直标榜的立场吗?很多话题上,你以一种“理客中”的姿态,劝解大家不要盲目支持环保反对某些化工建设项目,不要盲目鼓吹反转基因,不要盲目上光伏风电,怎么这个话题上理客中的立场没了呢?你应该也了解舆论场在高度控制下的偏颇,为何你还要往国家允许的方向继续火上浇油,而对另一些不允许谈论的话题,没有同样的热情,为大众做必要的提醒和警示呢?
    
    2018年中国最大的新闻是什么?我想可能你都忘了。是独裁者习近平修改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这件事情上,我怎么没有看到于老师拿出哪怕一星半点、与此事相称的义愤填膺,火冒三丈,怒发冲冠?中国知识分子的勇气和气节,只剩下忽悠老百姓的民族、民粹情绪?只剩下在中国内地舆论场收割粉丝、转化流量、巩固自己政治安全和身份地位的辗转腾挪?你和现在微博上的诸多大V一样,真是相当巧妙——党允许生气的地方,你们恰恰就很愤怒;党不允许谈论不允许批评的地方,你们刚好不愤怒不生气,这恐怕过于巧合了吧?疫苗、牛奶这些牵涉下一代儿童生命的话题你不生气,去炒作什么闪光灯和文物保护?好了,现在形成的新话语体系是台湾不保护文物,内地保护文物世界第一,文革期间还有康生拼死保护文物,你满意了?这是个理客中的结果了?
    
    你也可以辩护,说这种话题一碰就死,账号都要销户,你为了长期启蒙民众云云,不愿意谈。那你也应该知道,这种严重管控的舆论环境,多缺乏冷静、批判的声音。你不仅自我阉割,不去碰触红线,还要继续在本来就已经高温爆炸的民族主义维度,煽风点火,未来中国如果爆发了日本二二六式的激变,催动中国走上了军国主义道路,你和你代表的诸如观察者网、环球时报序列的发声群体,是否要负责?当然我很怀疑,比起铁血的德国、日本、俄罗斯,中国人如果有一星半点正义感、宗教道德感和勇气,早就不会任类似大饥荒、六四事件之后的共产政权存活了。中国目前只剩下智商极高的你们,技术天下独步,优越感爆棚爆表,表面热血正直,其实毫无风险地在中国内地表演爱国,在中国内地表演忠君,而底层也无非是消费自我感动情绪的媒体垃圾、信息饲料食用者。原本汉族十几亿人,从来没有如朝鲜族、藏人、越南人、缅甸人那样自焚、断指抗争的勇气;在如今,顶层慈禧太后、底层义和团、中层精明利己的于洋加持下,更加不可能了。
    
    不妨说说两岸问题。在于老师你和大量内地微博言论者的叙事体系下,似乎台湾是个数典忘祖的白眼狼、汉族叛徒。实际上呢?你有多少来自台湾的朋友,你是否试着听听他们的视角和声音?如果你对明清历史稍有了解,当时统治者和汉族官僚是怎么看待台湾和其上的原住民的?直到什么时候才真正把台湾当作行省设府治理?我不是个“家国”譬喻、类比论证的粉丝。这种类比只会把不恰当的情绪引入——例如把祖国当作母亲,用“侵略者铁蹄蹂躏”"七子之歌"这种大而无当的文学修辞激发民众的朴素情绪。不过我索性跟着你们民族主义者用起来好了:好,就把台湾比喻成大中华文明的一个孩子。你们中华文明的主体政权(满清、民国、共产党)过去两百年、一百五十年是怎么对待这个孩子的?
    
    一八九五年,清政府打不过日本人,就把孩子拱手送人?反倒是孩子自己组织了多年的抗日义军,直到被屠戮殆尽。好,剩下的老百姓无力反抗,只能做顺民——正如元代、清代、共产政权统治下的亿万老百姓一样。五十年的分隔,之后赢来的是什么?依然是腐朽昏庸的蒋介石政权,及其最为残暴、最为不堪的一批军人。五六十年代,台湾人不断被外来政权高压屠戮;七八十年代,台湾人在国际外交中四面楚歌,被称为亚细亚的孤儿。台湾从来没有掌控过自己的命运——在你们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看来,你弱你活该,你还有理了(于洋你和咪蒙一个口吻,尴不尴尬呢)?
    
    事实上,声称自己是祖国母亲的大陆(清政府、民国、共产党)从来没有把台湾当作自己的嫡亲子女;但是反复忽悠爱国主义,试图欺骗台湾及其人民”回归祖国母亲怀抱“。看看中国内陆地理课本,叫什么——“宝岛”台湾。想象一下一个男子,指称另一个女性,“巨乳美女”,这是一种什么嘴脸?赤裸裸的、攫取资源的客体化视角。正所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台湾的地理位置、自然资源让人垂涎,美国中国两头恶狼互不相让,如此而已,还真把自己感动出合法性和正义感了?每当公共卫生危机,共产党政府打压台湾国际存在的嘴脸,像是一个母亲的情怀?
    
    更别提你们共产党主子百变的嘴脸——也许这在你们社会达尔文主义者看来,正是其强大生命力和进化适应能力的体现吧。五六十年代跪舔苏联,六七十年代一百八十度开始九评苏共,转投美国阵营,这就是你们说得伟人毛泽东?无非就是一个马基雅维利主义的变色龙而已,恐怕人民日报那些文字,在毛泽东邓小平那里都是擦屁股纸一样没人信的鬼话吧。投入美国阵营,身先士卒,从越南、柬埔寨、阿富汗几面出击,亲手推倒了自己曾经的老大哥苏联。你们工业党人不是最喜欢吹一百五十六项吗?怎么苏联的恩情全忘光了呢?一九八九年,中美蜜月期暂停,全世界的资本主义国家都不好意思再和你们勾兑。谁打破了封锁?港澳台的华人资本。有时候我真想骂这批资本家!这就是出售绞死自己的绳索,这就是农夫与蛇的故事——捂热了中共,养肥了十几亿白眼狼,最终强大的工业机器和资本力量吞没了整个港澳台,把所有说汉语的地方都要纳入囊中。西方资本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南方谈话以后见钱眼开,跟着李嘉诚钻进中共的怀抱,六四血债就此烟消云散,高盛和红色后代太子党握手言欢,哈佛傅高义和薄瓜瓜同床共枕。
    
    你最近一条微博,深情怀念了绿皮火车到高铁的春运变迁。可惜最终,这种情愫还是回归到了歌颂高铁建设、奋斗的中国上头。也许这是国家主义者、家国情怀的必然宿命。在我看来,不是奋斗的中国,而是奋斗的中国人。特别是承担政治革命、工业建设、改革转轨、全球化最深切代价的广大中国中层和底层人民。当他们不被尊重不被厚待,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什么温家宝刘跃进、习近平刘鹤,把所有本应注入共同体的忠诚与热爱转化成要忠于当前统治集团,并且试图合理化统治集团的诸多暴虐和狂妄,我不会认同。农民工妻离子散,不是为了李小琳珠光宝气、曲婉婷跨洋捞金、孟晚舟转移资产!实际上看看你现在所拥有的资产和头衔,也无非是一个权力资本体系的小吹鼓手而已。也许,你和广大北大清华人一样,怀着成为杨振宁、季羡林这些顶级政治花瓶吧!但我想,地火无须歌颂,深圳的工人和北大的工农出身学生已经觉醒。那时候,所有赵家和原罪都将被清算。
    
    好了,你现在在清华,一定建设好你的祖国,让习近平的统治,江山永固吧!希望习近平可以满足你心中缺乏父爱、缺乏权威、必须匍匐的膝盖软骨。而颜真卿的真正精神,不在于你于洋,而在千千万万抽刀砍向中共奴才的杨佳义士手中。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06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瑞典如何成为首屈一指的工业大国
  • 纳粹和现行白人种族主义的区别
  • 啃食湿地不是守护湿地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九至一百七十四毕汝谐(作家纽
  • 听党的话无异于自杀
  • 毛泽东的汉奸意识
  • 电脑是魔鬼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六十三至一百六十八毕汝谐(作家纽
  • 乾坤之下万恶终有报
  •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加拿大人在香港在劫难逃了
  • 崔永元后台是?朋友圈暗示:知道太多、、.
  • 谁来还原败者?希特勒诞辰130周年
  • 共产党中国就是共产党占领的那部分中国领土
  • 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五十七至一百六十二毕汝谐(作家纽
  • 瑞典真是首屈一指的文化大国吗
  • 博客最新文章:
  • 张成觉筆力千鈞訴衷腸-魯迅元配朱安遺文述評
  • 谢选骏川普和刘强东都属于“疑罪从无”
  • 黑色的花朵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谢选骏谁是五毛之都的主席
  • 言情小说高傲的梦想失落的结局
  • 杜垣说谎者垂死挣扎邪教主洗脑失败
  • 曾节明从诸葛亮到蒋介石,战略僵硬为哪般?
  • 谢选骏复活节还是圣诞节
  • 中国战略分析秦晖:美国内战前的关税之争与制度之争(转载文章)
  • 旭升有话孤独演员的百般洋相
  • 谢选骏人生就是活见鬼
  • 徐永海行道重于讲道我们要走好十字架道路——2019-4-19圣爱团契
  • 换汤不换药表演大师的孤独修行路
  • 祷告中国陆祀寓言〈34〉侏儒的遐想
  • 谢选骏人生就是等死
  • 毕汝谐毕汝谐回击嘎拉哈之一百八十一至一百八十六毕汝谐(作家纽
  • 宋时雨三十年反思之八
    论坛最新文章:
  • 陆慷为何攻击蓬佩奥?
  • 去狂人国体验法国历史(Le puy du fou)
  • 中国调整宏观财政政策保稳定
  • 斯政府:复活节连环恐袭凶手是当地伊斯兰组织
  • 斯里兰卡连环恐袭 已知两名中国人遇难
  • 特斯拉电动车疑自燃 总部派团队往上海调查
  • 菲律宾6.3级地震至少5人死亡
  • 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中日本人1死4伤
  • 北京镇压法轮功20周年 信徒继续练功
  • 各国强烈谴责斯里兰卡连环炸弹袭击
  • 韩国向日本说明舰艇反制低飞方针
  • 三名华裔科学家被指窃取美研究资料遭辞退
  • 认同六四镇压者 空函抗议纪念馆重开
  • 网游:禁宗教算命 打斗游戏不能现颜色液体
  • 乌选举:喜剧演员泽连斯基获压倒性胜利
  • 斯国袭击 各国严辞谴责 法铁塔熄灯悼念遇难者
  • 斯里兰卡袭击至少207人死亡包括35名外国人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