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杰:宪政第一人梁启超和他奇特的婚外恋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2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张杰:宪政第一人梁启超和他奇特的婚外恋


    
    梁启超出生于1873年2月,享年56岁,广东省新会县人,清末、民国初年的中国近代思想家、政治家、教育家、史学家及文学家。青年时期曾经与老师康有为合作进行戊戌变法,事败后在海外推动君主立宪。辛亥革命后曾任袁世凯政府的司法总长,也一度加入段祺瑞政府。他倡导新文化运动,支持五四运动。梁启超是清末文豪,他留下的文字多达1000余万字。
    
    我还记得梁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 “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富则国富,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自由则国自由,少年进步则国进步,少年胜于欧洲,则国胜于欧洲,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美哉,我少年中国,与天不老!壮哉,我中国少年,与国无疆! ”
    
    但很多人不知道梁启超先生是当时我国宪政第一人,也是近代宪政运动的灵魂。梁启超先生写了很多重要的宪政文章,如1899年《各国宪法异同论》;1902年《论立法权》;1902年《法理学大家孟德斯鸠之学说》; 1910年《中国国会制度私议》;1912年《宪法之三大精神》等。其实,还是前无古人的宪政枪手。话要从清末宪政改革说起,1905年10月,清政府派载泽、端方、尚其亨、李盛铎、戴鸿慈等五大臣出洋考察宪政,五大臣在欧美、日本溜达了一圈,公款也所剩无几,快回国时着了急,因为他们只顾看热闹去了,对西方宪政究竟为何物,谁也说不清楚,无法向皇上交差。最后,他们灵机一动,想出了请梁启超当“枪手”的妙招。梁启超当时正遭清政府通缉。他们辗转找到梁启超,而梁启超也希望通过五大臣之口推行宪政,于是,他连夜起草了著名的《东西各国宪政之比较》一文。五大臣见文大喜,虽看不明白,但马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忽悠皇帝去了。
    
        1909年,清政府宣布“仿行宪政”设立宪政编查馆,但当时官吏对宪政一窍不通,于是又找到梁启超先生,梁先生也只好继续“枪手”生涯。更有趣的是,当年清廷法部与大理院,常为权限扯皮,但又不知从法理上如何批驳对方,于是法部与大理院分别恳求梁先生代笔,梁先生无奈只好同时扮演两枪手,左右开弓,即先义愤填膺控诉对方无义,再理直气壮批判自己无耻。
    
    梁启超先生在婚恋上与其师康有为有较大不同,康有为一妻五妾,62岁时还娶了19岁小妾。梁启超一生则一妻一妾一情人,可谓发乎情止乎礼的典范。
    
    1889年, 梁启超17岁。在当时广东的最高学府学海堂苦读4年后,他参加了这一年的广东乡试,成了举人。主考官爱其年少才高,将堂妹李惠仙许配与他。惠仙比梁启超长4岁。两年后,二人完婚。梁启超与李惠仙一向敬爱有加,做了一辈子夫妻。李惠仙为梁启超生了三个孩子,一女二男:梁思顺、梁思成、梁思庄。
    
    梁启超一生有个一次刻骨铭心的婚外恋。1899年底,梁启超赴美国檀香山办理保皇会事宜。一日,在一次侨商家宴中,梁启超结识侨商的女儿何蕙珍,芳龄二十,从小接受西方教育,她做梁启超的翻译。席间,何小姐广博的学识,不凡的谈吐,尤其是她对梁启超著述的熟稔,使在座者很吃惊。整个宴会仿佛成了何小姐与梁启超的对语,而他们两人,也如相知多年的忘年交一般。席将罢,何小姐又将她在报上替梁启超辩护的文章原稿拿来给他看,并说:“这是我代先生笔战起草的英文中译稿,请先生惠存并予指教。”接过何小姐的手稿,梁启超吃了一惊,他多日的疑惑顿时冰释。原来,梁启超刚到檀香山时,到处奔走演说。清廷驻檀香山领事馆买通了一家当地的英文报纸,不断写文章攻击梁启超。梁启超心中不服,苦于不懂英文,不能回击,只好置之不理。不料此后不久,竟出现一桩怪事,另一家英文报纸上连载为梁启超辩护的文章,文字清丽,论说精辟。显然,作者对梁启超的经历和著述了如指掌,但文章未署作者姓名。今日真相终于大白,原来那些为自己辩护的文章,竟都出自眼前这位何小姐之手。
    
    回到住所,梁启超先生失眠了,满脑袋都是何小姐美丽的影像。数日后梁启超将照片赠与何小姐,何小姐亦回赠亲手织绣的两把精美小扇。不久,一位好友前来拜访梁启超,婉劝梁娶一懂英文的女子做夫人,说这样会给他的事业带来极大的帮助。梁启超沉思片刻,随即言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我敬她爱她,也特别思念她,但是梁某已有妻子,昔时我曾与谭嗣同君创办‘一夫一妻世界会',我不能自食其言;再说我一颗头颅早已被清廷悬以十万之赏,连妻子都聚少散多,怎么能再去连累人家一个好女子呢﹖”
    
    又过了数日,何小姐的英文教师宴请梁启超。席间见到何蕙珍,梁启超心情极为复杂,不敢触及敏感话题。倒是何蕙珍落落大方,谈吐自如。分手之时,何小姐说:“先生他日维新成功后,不要忘了小妹。但有创立女学堂之事,请来电召我,我必来。我之心惟有先生。”他不忍再呆下去,轻轻说了声“珍重”,便连忙离去,其情景有如逃奔。梁此时已坠入情网,几近痴迷。
    
    梁启超不愧为真男子,他居然写了一封家书把他夏威夷之恋向妻子如实汇报。在信中,梁启超表示自己实在是太喜欢何蕙珍,尽管觉得有负妻子,但也只有得罪了。李惠仙是一个奇女子,很聪明,她读了梁启超的信,就给梁启超写了一封回信,说:你不是女子,大可不必从一而终,如果真的喜欢何蕙珍,我准备禀告父亲大人为你做主,成全你们。李惠仙要把问题交给梁启超的父亲梁宝瑛去处理,因为她知道梁父是决不会同意他娶小的。夫人此举让梁启超着了慌,他急忙复信,求妻子手下留情,并再三向夫人表白,对何蕙珍已“一言决绝,以妹视之”。这期间,梁启超陆续写了24首情诗,把对何蕙
    珍的深深爱慕融入诗篇之中,其中有一首这样写道:
    
    颇愧年来负盛名,天涯到处有逢迎;
    识荆说项寻常事,第一知己总让卿。
    
    后来,在梁启超任民国司法总长时,何蕙珍又从檀香山来北京,欲与之结秦晋之好。但梁启超只在总长的客厅里招待何蕙珍。李惠仙病逝后,何蕙珍又从檀香山赶来,希望再续前缘,但梁启超第三次拒绝了她,也给他的夏威夷之恋划上了句号。
    
    梁启超有一个妾,名叫王桂荃。六岁时,她作为陪嫁,跟随李惠仙嫁到梁家。她聪明勤快,识大体。18岁时,在女主人李惠仙的主张下,她和梁启超圆了房。后她为梁启超生下七个孩子。梁启超东逃日本后,王桂荃很快就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东京话,凡对外联络,大都由她操办。梁启超流亡海外十四年,主要靠卖文维生,生活清苦。李惠仙是千金小姐,体弱多病,家中大小事务,便全都由她操持掌管,她把一家人的饮食起居安排得妥妥帖帖。有一年,李惠仙生的孩子染上了白喉,她守护在医院里,衣不解带,孩子终于转危为安。而其实她的亲生女儿也正因白喉挣扎在死亡线上,她分身乏术,女儿因护理不周夭折了,她很伤心,偷偷地躲在卫生间里边洗衣服边痛哭。李惠仙因乳腺癌去世,梁启超悲痛万分。王桂荃百般劝慰,精心照料,可是,5年后的深秋,他仍撒手人寰。临终前,他拉住她的手说:“对不起,让你受苦了,孩子们就拜托你了。”
    
        梁启超留给她九个尚未成年的儿女,最小的只有四岁半。她千方百计让孩子多读书,孩子做了错事或不认真读书,她总是用温和朴素的话教育他们。多年后,子女们回忆起她,都说一辈子也忘不了她的话:“成龙上天,成蛇钻草,你们看哪样好?不怕笨,就怕懒。看你爹很有学问,还不停地读书。”子女们不顾梁启超的忌讳,称呼李惠仙为“妈”。她勇敢地面对生活的磨难和考验,她的勤奋坚忍潜移默化在孩子们身上,
    
    梁启超共有有15个子女,9个成年。他们中的大多都成为杰出的人才。
    
    梁思成著名建筑学家, 中央研究院首届院士;中国科学院院士;其妻为林徽因。梁思永著名考古学家, 中央研究院首届院士。梁思礼著名火箭控制系统专家, 中国科学院院士。梁思顺诗词研究专家,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梁思庄著名图书馆学家。曾任北京大学图书馆副馆长。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912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联邦制和梁启超张君劢宪政思想在中国宪政思想史上的地位/孟泳新
·温家宝的人亡政息与梁启超的救世药方/张耀杰
·曹长青:从梁启超到韩寒
·刘晓波上溯梁启超的百年贵族史/草蝦(图)
·三代人都是失败者—悼梁启超之孙梁从诫/曹长青
·章太炎和梁启超/李劼
·沙非公:《零八宪章》之“宪章派”与梁启超之“宪政党”
·林文希:梁启超之国会请愿运动与《零八宪章》
·梁启超:共产党“赤祸毒菌”毒害中国
·林文希:梁启超:共产党“赤祸毒菌”毒害中国
·梁启超与哈耶克/雷颐
·梁启超:讨国共两党檄
·牟传珩:重读梁启超的新史学——以史学借鉴导出政治变革的理由
·梁启超在80年前对中共的惊人预言
·梁启超批判共产主义和无产阶级专制
·中国火箭控制系统专家梁思礼逝世 系梁启超之子
·潘基文用中文诵读梁启超《少年中国说》名句 (图)
·北京“梁启超故居”被摘牌 文物部门:根本没住过
·梁启超档案将拍卖 近千文物底价五千万
·梁启超:前无古人的宪政枪手和后无来者的婚恋
·误诊误治要了梁启超性命
·民初“剩女”吕碧城:只叹梁启超已婚 汪精卫太小 (图)
·二十世纪中国文化人的精神光谱:章太炎和梁启超
·毛泽东曾构想让康有为任首相,梁启超当外交部长 (图)
·梁启超:论自由
·梁启超M中华民国万岁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 刘逸明公交暴力事件,“干得漂亮”成为高频词有多可怕?
  • 平宽译室最新評論:鬼祟的超級大國(四)
  • 台湾小小妮62
  • 李芳敏14400038我重創他們,使他們不能起來;他們都倒在我的腳下。
  • 李卫平郭wengui的“泡沫”新闻发布会
  • 晨海锅瘟龟的底层思维
  • 台湾小小妮61
  • 谢选骏自相残杀的共产主义
  • 廖祖笙黑社会头目百度李彦宏将被“打黑除恶”
  • 邵国辉一地鸡毛的法治基金必是骗子郭挣不脱的又一个噩梦
  • 心灵之旅从“骂捐”到“骗捐”再到“逼捐”,郭贱贱经历了什么?
  • 17岁梅灿良辰欢爱年
  • 亚子的书屋情花芳甸夜缠绵
  • 杂议泪江南
  • 谢选骏欧洲会变成关塔纳摩或是新疆吗
  • 悠悠南山下1979年戰爭:"同志加兄弟的負面後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