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长诗:抑郁 /王藏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29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长诗:抑郁 /王藏


    只有抑鬱和孤獨能埋沒和掏空我們
    ——題記
    
    【第一首】
    
    用骨灰的餘溫去愛,去刀
    劈綑綁的胸腔,無垠的精神病院威武
    但失效。藥片和針頭獨自勝利
    
    眼眶空洞已久,漩渦鮮活
    羽毛總是迎去並繼續失敗
    失敗者有失敗者的哀歌
    
    淚和食鹽無味,水鹹
    螢火蟲繼續學詞語粉碎
    鼻孔屬於洪水,呼吸屬於自焚
    
    ——把喧嘩托付人間
    ——將喉嚨留給孤寂
    藍煙流出牆縫,跌入荒野
    
    玫瑰下定決心用刺割舌,鑽石和星辰
    廉價已久。廢墟搬他上手術台解剖——
    報告稱:此鳥已廢,閃電也無法激活
    
    【第二首】
    
    他最好閉嘴,面對她的決絕
    她有她的漫遊,即便面無表情
    他躺臥懸崖,任天空壓迫
    
    作為厭世者的他見過無數厭世者
    如絕望的死刑犯,如希望的信徒
    如大活人就被活摘的器官——無主動餘地
    
    自盡者說:我以厭世成全一絲自尊
    自尊者說:這是一具恥辱的軟蛋
    未來說:他們皆有我滾燙的影子
    
    我們或許都需要一顆
    徹底的子彈,才能堵住
    日夜冒煙的毛孔
    
    【第三首】
    
    每一種色彩都是跳樓高度
    樓下的血基本無色
    一點紅融入一片紅而已
    
    ——跳的被跳的太多,推手無處不在
    ——事後基本連地獄也無法擠進
    ——連骨灰都可能被焚屍工放錯盒子
    
    蠟燭早將海水熄滅
    螞蟻共享著人間的窒息
    血已蒸發,將雪私刑
    
    「海水總會點燃蠟燭的」
    ——大麻已進入酒精深處
    ——烏鴉正捧著月亮的頭顱出來
    
    【第四首】
    
    他的女人已下降時代陷阱
    他無能為力,只能背著她鳥語
    ——只有抑鬱和孤獨能埋沒和掏空我們
    
    鐵鏟的土還不夠
    食肉力量還不夠
    ——請繼續發力,拿掉最後一個筋脈的支架
    
    「請問:有誰不是千穿百孔的」
    「請問:誰不是負債累累」
    「請問:誰能逃脫罪孽的罰單」
    
    他早在陷阱,如今似乎淪陷至閃亮
    宿命。某種教條低聲鞭打
    ——陷阱裡誰也抓不誰的褲腿,別青春了
    
    【第五首】
    
    蜜蜂採著砒霜,牛奶喝著抗生素
    英雄已被詛咒,這片廢墟只歸屬小丑
    ——蝌蚪們扛著刺耳的話筒向微生物宣戰
    
    生活不過是一塊重複愛上抽插的
    鋼鐵。人面獸心的捕獵者捕獵著
    自己,並強拆著祖先的一畝三分地
    
    此時猴子的紅屁股無所顧忌
    無頭的韭菜還會強硬伸頭
    菊花仍會結成戰友漫山遍野
    
    「是時候給自己一個交代了」
    ——苟且的耗子也會這麼說
    它砍下森林,鋸成木板,拒絕陽光
    
    【第六首】
    
    雞對毛說:不要奢談建構,你自以為是的
    時光只是碎片——只是粉末
    ——影子的排泄物
    
    雞對雞說:我要分辨找出自己的影子
    影子對影子說:你不過是我的傀儡
    影子對影子也說:你不過是我的傀儡
    
    傀儡深表不服:你們只是傀儡的傀儡
    ——我才是你們賤命的主宰
    ——你們和我都有呻吟的份
    
    呻吟深表不服:屁眼被火燒還能掙扎
    你們不過是熔爐裡的啞巴
    ——地府裡連啞巴也會尖叫
    
    【第七首】
    
    抑鬱是種絕症,孤獨是種絕症
    抑鬱和孤獨外的事物自以為是醫生
    ——真相仍是絕症
    
    「機器仍在強拆,我也在強拆自己的
    屍骨。我連生都弄不明白,你說的
    已成狗屁的家園究竟是啥意思」
    
    幾隻深諳世事的烏鴉
    總用閒言碎語解構土壤
    ——土壤等於墳墓不等於詩句
    
    抑鬱是孤獨的家園,孤獨是抑鬱的避難所
    可家園不是避難所,只是墳墓裡驕傲的
    ——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
    
    【第八首】
    
    可污穢不堪的玫瑰仍想獲得
    烏鴉之外的表白,即便是在
    ——漩渦和陷阱中!
    
    大象愛上射精,螞蟻們視為一場災難
    或救贖。城堡裡外仍有紅酒和底褲的
    階級鬥爭——而故土流亡者仍相信奇蹟或意外
    
    他早已用烏鴉之口拒絕此世
    並用沈默抽插沈默
    ——將帶刺的沈默用來裹屍
    
    她是知道的,他只能包裹自己
    表示一種乏力的絕地抗拒
    ——對孤獨的迷戀,對抑鬱陰道的意淫
    
    【第九首】
    
    殘缺的蘋果總會失敗的,它掛於空枝
    出口即禍。空枝自足於空虛
    蘋果只剩核,仍想安慰刀鋒
    
    流血的不止星空,彈頭也舔著自身的血
    流血終被改寫成鬧劇,連烏鴉這人間哲學家
    也解讀不出悲劇意義
    
    悲劇注定和失敗者一起失敗
    哀歌隨時以喜慶的嗓子作曲
    滑稽的笑聲從來不絕於耳
    
    「讓煤層凍結冰河吧!」
    「讓化石風化吧!」
    「讓石油成為夜空的無形之淚和尾氣吧!」
    
    【第十首】
    
    象牙從來不是她和他的庇護蝸居
    每種象牙有每種象牙的荒野
    ——可以仿造零件,仿造不出泥淖
    
    荒野的白骨可以使夜鶯顫慄
    但戰慄已修煉成鴉片
    完整的自慰必須是分裂的
    
    貓群成鼠,每晚都要自我審訊
    狗嘴吐不出象牙,可以吐出對
    分裂的震攝
    
    她拒絕震攝,所以自我分裂
    他忍受分裂,所以將分裂堆積
    ——將落葉當手術刀,捍衛自我了結的衝動
    
    【第十一首】
    
    月圓之夜被死去的詩友楊春光曾說:
    「我舉著睪丸走過廣場」,「粉身碎骨」
    ——終於,被暴打導致的腦血栓為其扛棺了
    
    重病被死獄中的詩友力虹曾說:
    「只剩下那種滔天的恥辱感」
    ——終於,這恥辱感陪伴其入土
    
    被追捕者詩友黃翔文革曾說:
    「我是隻被野獸踐踏的野獸」
    ——反動的夢鬺,其唯一的聽眾是沈寂
    
    見證著大屠殺的詩友廖亦武曾說:
    「我們的心一團漆黑。又黑又燙,像一座焚屍爐」
    ——聖殿早已沈淪,死城裡只有瘋人院
    
    被驅逐的流亡者詩友貝嶺曾說:
    「整個夜晚/自瀆著/我赤身裸體/整個夜晚/槍手如雲」
    ——行吟是要付出代價的,手銬也會跟出圍牆
    
    身陷病床的詩友孟浪曾說:
    「連黎明對骯髒的人類也毫無新意」
    ——凶年之畔,如今陳腐的何止是朝霞
    
    作為這些珍貴抑鬱者的詩友,我曾說:
    「沒有墓碑的墓地,我扛著墓誌銘裸行」
    ——時間的骨頭仍斷裂在履帶內,如今詩行卻真已救拔不了我
    
    【第十二首】
    
    他想起顧城殺妻的刀,割斷
    海子麥田脖子的鐵軌,想起
    傅雷夫婦被幾番凌辱的家書
    
    茨威格夫婦的毒藥,海明威
    的獵槍。葉賽寧的結實繩索
    芥川龍之介非假貨的安眠藥
    
    茨維塔耶娃的小鎮,普拉斯
    的多次練習,傑克倫敦的病
    和債,畢加索的妻子和情人
    
    被消費發爛的梵高的向日葵
    老舍的湖泊,反對自殺卻又
    自殺的川端康成······他想著
    
    【第十三首】
    
    可這些自盡都很遙遠,眼前如此
    逼真,逼真得賽過虞姬的劍——
    可他非項羽,僅是另一個虞姬
    
    可她沒把他當成病友,亦非傾聽者
    他終於明白,真正的恐懼不來自螞蝗
    來自親情。大至無外之酷刑非有形皮肉之刺激
    
    他為過往的知己解說:
    「只有純粹之靈才放棄腐敗之肉」
    「心境如此,當然傲慢到拒絕任何評價」
    
    他終歸在解說她和自己
    ——愛生有多深,愛死就有多深
    ——骨灰不屑風的嘲笑和反覆擊打
    
    【第十四首】
    
    但斧頭的刀鋒是絕對殘忍,他內心
    壓制著顧城之惡——有種自我了結
    無種的將惡株連愛人。他警惕著斧頭之惡
    
    ——可難以抗拒,魔性已遍佈並穿透冷月
    怪異的是書寫與行為竟是一種對立,不同
    內涵。分裂也贏取著收割人間的勝利
    
    文字還得將情緒壓得更低,文字還得以
    精神病院醫生的身份自我化療。文字拒絕
    成為詩的俘虜,卻難以拒絕成為魔的俘虜
    
    他能辨析他人的癌症,卻辨析不了自身的
    毒霾。抑鬱或許是漩渦,也或許是窄門
    ——更是瘋狂的蠶蛹。蝴蝶大多被動自盡
    
    【第十五首】
    
    夢鬺的茶杯中,鐵錘,鐮刀,斧頭,棍棒
    刀片——統統一種叫法:刀殺著刀
    他也相信一種柔軟——可柔軟仍會變成刀鋒
    
    他看到他們將汽車撞向紅塵的精靈
    他看到她們將刀鋒砍向自己的孩子
    他看到無數個自己,因一種決絕的愛殺死骨肉
    
    ——只為讓柔軟的血脈不再被刀鋒製造者
    強暴。在櫻花的潰爛中,愛與恨已迷糊不清
    相互模仿,相互蠶食,相互撫摸,相互滲透
    
    ——沒有一顆流星是純粹的
    ——他胸藏所有化學元素
    ——他看到自己的影子也釀造著怪胎
    
    【第十六首】
    
    酒精和砒霜一直試圖斬斷
    詞與詞的關聯,詞與現實的關聯
    ——只相信直覺!
    
    甚至拒絕抒情,拒絕敘事,阻絕隱喻,拒絕理想
    ——拒絕一切他人和自己附加的「意義」
    ——相信名為「雷霆」之物,劈開蜘蛛的大嘴
    
    可終究徒勞,只要塵埃仍在吐字
    仍在抵抗熔爐
    ——抵抗宿命
    
    直覺也不可描述
    直覺也會拴著狗鏈
    直覺也會被直覺姦污吐血
    
    【第十七首】
    
    自暴自棄的蜘蛛仍在火焰中
    冥想。仍期待鮮血中一種非自然力量
    它的囈語已竟是刀片和碎玻璃
    
    暴力語法掌控蛛網的獨白
    ——嗓子將嗓子開腸破肚
    ——下體將下體壟斷蹂躪
    
    青鳥已抵達不了蓬山
    鯤鵬已被屠夫圈養
    李白活在今天只是屁民甲
    
    大有可能,他和杜甫
    要麼當了城管以欺負婦幼維持生計
    要麼獄中猝死,要麼當上宣傳科長,要麼自盡
    
    【第十八首】
    
    抑鬱是座完備的集中營,整套流程
    順手而隱密。強制關押,洗腦,酷刑,失蹤
    ——記憶會失憶,思緒的財富僅剩驚悚和焦炭
    
    桃花源裡外皆有攝像頭,陶淵明做夢
    也小心。春夢的姿勢異常
    治療便飛奔而去
    
    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又鬧又靜之國
    裡面有學狗吃骨的雞,學雞跳牆的狗
    學狗做雞的狗,學雞做狗的雞
    
    抑鬱歷史悠久且具永恆特質,有思想者面孔
    其變成一種無救瘟疫,於紅馬染上梅毒後
    自從梅毒代替了梅花的名詞解釋後
    
    【第十九首】
    
    卑微的病人們,正常得沒有一絲缺陷
    他們談論飛越瘋人院,以病人精英的身份
    以醫生的身份,用酒精和鴉片自我清洗腦汁
    
    醫生與醫生調情,交媾,論世,造藥
    鄙視著清洗前的自己,未清洗的他者
    醫生每夜有響亮的歌——酒精之歌
    
    酒精真擁有霸權,鴉片只是打雜的
    酒精使自身也使鴉片相信——
    它是傷口的解藥,是病毒和污穢的剋星
    
    醫生組織病人,酒精,鴉片
    搓著麻將。談論飛越瘋人院的痛苦傻瓜後
    唱著院長作詞小秘書譜曲的康復者之歌
    
    【第二十首】
    
    這自欺欺人的混球,終於嚼著玻璃
    不再為淪陷糾結,不再視分裂為痛
    也不再視痛為秋的屠宰,冬的覆滅
    
    入迷主動和被動的自虐,寫詩的手
    照樣手淫,抵制紅十字會和民政部
    的手,照樣隨時撲上去讓彩票收割
    
    ——他相信意外,即便意外無意外
    他也是老鼠帝國中的一隻,期待天
    降鼠糧——尤其在醫療費的侮辱中
    
    他與醫院一起無藥可救,與螢火蟲
    一起無藥可救,與地溝油和毒奶粉
    一起無藥可救與星空一起無藥可救
    
    【第二十一首】
    
    鏡子有真實的虛偽,卻照出虛偽的真實
    盧梭這外來的真實入侵者,被站立道德
    制高點的自足者們嘲笑:懺悔是滑稽的
    
    玻璃有完美的高蹈,玻璃有健康的嘴巴
    玻璃有清香的下體,玻璃有純潔的屁眼
    玻璃用木板做棺,玻璃在棺裡自裂自閉
    
    ——他持續把玻璃封存把玻璃之花破碎
    ——他持續在體內熔爐鍊就破碎的輓歌
    ——他持續迴避人類卻在墳墓痛愛人類
    
    他似乎還不相信土壤不僅有家還有暗道
    螞蟻們扛著光片回家,當成糧食和青菜
    他這隻螞蟻卻被糧食青菜關了長久禁閉
    
    【第二十二首】
    
    他信任李清照和阿赫瑪托娃的胭脂,絕
    不信任宋徽宗和斯大林的口水。他信任
    辛棄疾的驀然回首和燈火闌珊,花千樹
    
    ——不會信任郭沫若的女神和鳳凰涅槃
    塵世的信任本來就不多,值得為之奔求
    的主義更微乎其微。何況他已心如屍灰
    
    灰燼是種宣言,毀滅是種真相,分裂的
    抑鬱更是一種現實之上的現實。清醒者
    很多被清醒攪渾水,並被清醒狠狠擊斃
    
    他是個低俗的混沌者,意淫著嫦娥高貴
    他不過是豬八戒,意淫著筋斗雲孫悟空
    他不過是西門慶,意淫著林黛玉的葬花
    
    【第二十三首】
    
    為了她和她的抑鬱,他把一切主義澆滅
    於賈寶玉的肺腑中。任何人間宣言此時
    抵不上他們抑鬱的孩子的尿布濕,哭泣
    
    ——抑鬱的他無力再將詩歌拯救,詩歌
    也拯救不了他。他與名為詩歌的東西相
    互殘害,同歸於虛無的廢墟。虛無浩瀚
    
    ——作為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的受難者
    他堅持將虛無刺出血,往往是虛無將其
    刺出血。孤月也是暴力一種,或軟或硬
    
    他在無處可逃的陷阱繼續下墜,在下墜
    的駐留中被鋼弦之刀割傷。二胡真是種
    宿命論——任何節奏和撕裂只淪陷苦難
    
    【第二十四首】
    
    烏鴉說:你還年輕,還有太多下降空間
    白鳥說: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毀滅不稀奇
    黑白無常說:未來是又一種坑由不得你
    
    螞蟻說:我有無數的軍隊可以將象炮灰
    蝌蚪說:當初我也只是管道的一灘污漬
    老鼠說:動物園裡就數我們生存能力強
    
    柵欄說:爾等不過是嘰嘰歪歪的小死囚
    風暴說:無數死囚已淹滅於我無聲之體
    火石說:再碰撞我也只有聲音沒有迴光
    
    絕望說:沒有希望能逃脫我的把脈針灸
    希望說:我血流成河而絕望皆完好如初
    囚徒們無語,每天吃著抑鬱的殘羹冷飯
    
    【第二十五首】
    
    木乃伊們侍奉著不同模樣的法老,冤魂
    祭奠著鬼主。自負的青蛙學者在漩渦中
    找尋出路。蝌蚪擁有青蛙的榮耀和井口
    
    棄兒反對毛賊說繁瑣哲學總是要滅亡的
    但也反對烏鴉說純色哲學是可以救人的
    無邊的苦海飄盪著破船和自負的黑天鵝
    
    舌頭學著鸚鵡,耳朵訴說著烏托邦幻夢
    反烏托邦的鎧甲鍛造著新的烏托邦,他
    看著泡沫升騰。看著虛幻的色彩和乳房
    
    「你這是波德萊爾和金斯堡的雜交品種」
    「你這是蒲松齡和卡夫卡媾和外的遺精」
    「你這是艾略特和奧威爾嫁接的老冰棍」
    
    【第二十六首】
    
    知更鳥對螢火蟲說:別意淫自焚,對比
    真自焚者,你這是誇大自身和強說憂愁
    螢火蟲自知卑微,它沒有反駁唯一知音
    
    抑鬱和孤獨都是一種自焚,無需火機就
    已經冒煙。此地沒有不冒煙之物,如同
    沒有無傷疤之吻。墓園和沙漠就是煙圈
    
    ——她仍在沈默拒絕一切語詞再次強姦
    ——他仍在某種無言之痛的強姦中嘔吐
    ——廢墟風情多汁,呵護著強姦和嘔吐
    
    知了又說:這是隻連閃電也無法激活的
    廢鳥,鬼界足夠鬱悶,何苦再雪上加霜
    廢鳥說:我這是自說自話你別添油加醋
    
    【第二十七首】
    
    獸口輝煌。廢鳥以抑鬱來高度自治
    自我立法。混合污水和殘荷,垃圾和米粒
    嚎叫,低吟,冷熱,嘶鳴,風雨,刀劍,野合
    
    其實,廢鳥以抑鬱來逃避
    大詞,正能量,玉石,凱歌,意志,進行曲
    即便逃無可逃——知了亂叫著
    
    ——別看知了亂叫,它還是理解廢鳥一點的
    ——只是它以自己的聲調高估了廢鳥的主動
    ——僅是失眠囈語,似乎是生無可戀的幻滅
    
    知了又說:阿克梅派在這兒只會成蛋糕派
    索爾仁尼琴就是一個小巫,奧威爾只會百分百
    抑鬱至死。至於昆德拉,就只能是公開的叛徒
    
    【第二十八首】
    
    烏鴉打斷知了的吵鬧,居高臨下說道:
    你這馬小卵蛋大,出來沖當大王的山猴子
    別再沐猴而冠,你倒說說你口水的廢墟
    
    知了已無所謂冷嘲熱諷,它唧唧唧唧:
    德里達和達達在這兒大多不是通向自由多元
    僅是辟邪劍譜的花招,廢墟上空的泡沫
    
    知了繼續唧唧唧唧:金斯堡和布考斯基沒有
    詩徒,只有翻譯語言的模仿者——與垮倒派
    無關的混子們以糜爛拒絕真相和真實的猥瑣
    
    烏鴉也不想在白夜續飛,繼續聽知了的牢騷:
    你到說說那隻滑稽變態的廢鳥
    知了說:廢鳥的抑鬱只給風,因為只有風傾聽
    
    【第二十九首】
    
    白鳥已不黑飛,黑鳥也不白飛,這無眠知了
    更加起勁:我見過太多理想者自我主動幻滅
    ——曾經的理想如今剩只懂膨脹的花哨油條
    
    他們窮盡著招術將自身不斷妝扮成藝界大佬
    自負但是深刻自卑。一切皆可成油水的賣弄
    他們將自身畫像如列寧的梅毒高掛牆壁中央
    
    ——用來裝裱背棄誓言的空虛魂靈
    ——用來延續一種裝裱不了的蒼白
    ——以油腔滑調的分行欺騙著文青
    
    知了繼續:他們不再抗議,以混出頭的得意
    騎在牆頭——吹簫鼓瑟復吹笙:你們這些傻
    貨,這些螳螂,這些蚍蜉——掙扎是可恥的
    
    【第三十首】
    
    廢鳥已不想聽知了囉嗦,它知這些與己無關
    鬼哭狼嚎不斷,但它連關心她的憂傷和煩躁
    都是乏力的,它完整擁有她和他的幻滅
    
    幻滅不是砒霜,有一種是對砒霜的幻想和渴望
    大麻不是幻滅,酒精不是幻滅,幻滅一詞
    不是幻滅。廢鳥已廢,但斷氣前要說出幻滅
    
    幻滅是說不出的,抑鬱和孤獨也無可言說
    如面對玫瑰的沈默,自言自語,大吼大叫
    ——幻滅已將幻滅之感盡情幻滅
    
    ——這不是抑鬱美學,廢墟美學和幻滅美學
    ——這與美學無關,甚至與詩無關
    ——滄浪之水濁兮,連足也不能濯
    
    【第三十一首】
    
    哈哈,青蛙樂於從俄羅斯文學的沈悶中
    找尋西伯利亞,卻不願直視眼前的動物樂園
    它會學陀思妥耶夫斯基的語氣,筆法——
    
    「為了愛,我甘願忍受苦難」
    「無論何時我都不能同鍍金的邪惡和睦相處」
    「憑良心行事,可以不惜流血」
    
    青蛙又說:眼前素質低劣的螞蟻活該被大象統治
    青蛙又說:看看那些跳樓的蠢驢,如此輕生
    青蛙又說:廢鳥流血的爛羽,污染了家園
    
    ——廢墟說:你這落湯雞已是廢物
    ——廢鳥說:我不是泰戈爾的飛鳥但我是廢鳥
    ——廢墟說:快快更廢些,快快來舔我下面
    
    【第三十二首】
    
    獵狗們終於咬死自以為是的雄獅,長頸鹿
    肚腸亂流,蠅群狂叫。獵狗頭子拿起鐵錘
    敲骨吸髓。不僅吸,還邊吸邊宣判:它們
    是動亂份子,是動物樂園不穩定因素,是
    腐朽的地主,是資本主義的走狗,是阻礙
    社會進化的黑五類,玷污河馬意識的毒草
    說罷,獵狗們亮出若有若無的雞雞朝雄獅
    撒尿。長頸鹿的長頸已成片段,屁股流淌
    出獵狗們的紅膿。至於母獅幼獅,長頸鹿
    的兔崽子們,被姦後橫立火炭,焦香蔓延
    廢墟。狐狸是有福的,它作為歷史學家和
    作家,將這一切描述成理想無產者的勝利
    
    【第三十三首】
    
    裸體廢鳥和烏鴉知了知道:描述真不可能
    新奇。它們皆厭惡青蛙和狐狸的語言遊戲
    但描述往後只會不斷深灰,跟不上獵狗和
    象的演繹。眼前盡是手術刀和凌亂不堪的
    屍首。器官有器官的用處和價值,除了胃
    還可移植給象群和狗群,出得起價的老鼠
    精英—精英血統必須是純正的,精英必須
    精英到國師級別。精英必須是徹底的寵物
    螢火蟲知道遠方一無所有,胸藏蛇的暗號
    它也隨時自虐,隨時用牙咬破屁股。屁股
    的暗火只會增加惡夢和傷痛。鼠永遠不會
    擁有安全感,而作為蟲即便帶火也不會有
    
    【第三十四首】
    
    夜鶯自有鄙視或不屑烏鴉的理由:你陰暗
    的全身本身就是廢墟和夜牆的一部分,你
    應擺脫河馬的胃口才能將自己從木棺拖出
    也才能讓自己的嗓子避免被廢墟不斷淹沒
    烏鴉也自有不屑夜鶯的理由,但不鄙視它:
    我們都是被遺棄的歌者,你自視甚高以為
    屍骨也可以作為喉嚨的撥片,自以為廢墟
    也可昇華為撫慰廢墟的草藥,以為此廢墟
    仍有長出草原的可能,你不過是利用廢墟
    成全自己,然後以為高我一等,以為也是
    哲學家。殊不知哲學拯救不了廢墟,新生
    的前提是面對毀滅的真相,我的本真眼球
    
    【第三十五首】
    
    廢鳥知道夜鶯和烏鴉還有很多話聊,它們
    本質也是抑鬱的——孤獨漩渦中的小浪花
    而已。廢鳥也不認為自身比它們了解大地
    它知道廢墟裡動物們大都自認野牛或自認
    研究中心主任。它此時只想傾聽,或不聽
    任憑冥冥之中的因果或安排。知了仍唧唧
    不停,被知了同情的它竟也同情知了起來:
    它有它鮮為人知的憤怒,就是一隻蛆也有
    唧唧的權利——它選擇寧鳴而死不默而生
    廢鳥看著自己滑稽的裸體,看著無邊落木
    蕭蕭下,不盡廢墟滾滾來。看著山窮水復
    總無路,柳不暗花不明又一村。村村成灰
    
    【第三十六首】
    
    知了看滿身泥石流的廢鳥無所事事,停下
    唧唧,閒扯:你知道花火嗎?知道北野武
    最後的沙灘上那槍響的餘響嗎?我看你就
    像此種狀態。沒有歸途的旅行,沒有歸途
    廢鳥説:我知道那櫻花的燦爛,可我早已
    描繪不出櫻花圖。你知道黑社會嗎,第二
    部,香港黑社會上還有黑社會,導演也沒
    給出出路。三島由紀夫擁有豐饒之海也會
    自盡。流浪者三毛文筆一般,她的橄欖樹
    吊死她的瞬間使其有了撒哈拉一般的色彩
    王國維和戈麥有著景色類似的昆明湖,還
    有馬雅可夫斯基,他的向日葵不過是刀刃
    
    【第三十七首】
    
    「再用力,啊,啊,啊,用力頂快用力頂」
    「快叫我乾爹,快叫爸爸,你你這小畜生」
    「爹爹,爸爸,快,快,快用力頂到靈魂」
    「你這小騷貨,我讓你跑步進入共產主義」
    「加把勁,快了,快了,啊,啊啊啊啊啊」
    「你這病人,你這騷貨,快快接受正能量」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主任和小秘書總會給
    沈悶醫院帶來一些氣氛——乘院長搞別人
    老婆的時機。小秘書早已不能忍受院長的
    性交壟斷權——尤其不能忍受每次性交時
    還要背章程,短暫完事後還要提交性報告
    
    【第三十八首】
    
    「清晨的黑牛奶我們晚上喝它我們在中午
    喝它我們在夜裡喝它」—知了唧唧復唧唧
    烏鴉實在聽不下去,也哇哇哇哇大叫起來:
    別在我面前賣弄死亡賦格,別學青蛙高抬
    策蘭的死亡——他體會的死亡在我的眼睛
    裡太小清新——螞蟻們雖在熱鍋卻自己不
    會獨立表達,只會借用他者言詞描述自己
    ——古拉格算個雞毛,荒原算個雞毛,在
    廢墟前它們輕若鴻毛——生命能承受此輕
    卻無法承受廢墟之重。你沒看見連那閃電
    也無法激活的廢鳥嗎?曾自淫其翼若垂天
    之雲,善養浩然氣獨與天地精神相往來嗎
    
    【第三十九首】
    
    夜鶯看到知了被烏鴉訓斥,雖知烏鴉嘴就
    這樣,也沒計較,安慰起經常唧唧憤怒的
    知了來:失語很正常,借用很正常,我也
    經常無歌可唱——人類對生的情感不一樣
    但對於死亡的情感大體類似。我不是低吟
    死亡,我是為死亡低吟,為無窮盡的死亡
    命運哀嘆。我知道我只有哀嘆,為那失敗
    的玫瑰,為那被刺扎傷而帶血的手,為手
    上凝結的傷疤,為傷疤裡帶著落葉哭泣的
    嘆息,為嘆息裡無奈的影子,為影子裡那
    時光的流逝,為流逝裡曾經的菜地,菜地
    裡故土的氣息,孩子的歡樂,鳥群的飛翔
    
    【第四十首】
    
    廢鳥有翅時曾飛入倉央嘉措的情歌,李叔同的旋律,約伯的通宵,莊子的蝴蝶,孔子的學徒,阿波羅的溫度,刑天的舞蹈,哈姆雷特的猶豫,國風的水草,方孝孺的決絕,唐吉軻德的風車,貝多芬的交響,還有李白的長安,杜甫的茅屋,李商隱的無題,李清照的黃花,辛棄疾的燈火,關漢卿的大雪,曹雪芹的意淫,蒲松齡的鬼情······還有黃花崗的與妻書,于佑任的國殤,張愛玲的冷熱,林昭的血詩······
    
    這一切,對於廢鳥已如羽毛飄散,自焚胸中
    廢墟雖廢,但履帶不廢。履帶就是整個天空
    整片大地,所有空氣。地球之血,為其提供足夠燃料!
    
    「天空燃燒著,土壤燃燒著,空氣燃燒著,所有鳥群的羽毛燃燒著,墳墓燃燒著,監獄燃燒著,精神病院燃燒著,鋼鐵燃燒著,混凝土燃燒著,柏油路燃燒著,枯樹燃燒著,沙漠燃燒著,戈壁燃燒著,雪山燃燒著,黃金燃燒著,髒水燃燒著——廢墟燃燒著!」
    
    有趣的是:夜鶯,烏鴉,知了,動物樂園的很多子民,還有廢鳥——竟在某時如打了雞血般同唱——廢墟燃燒之歌
    
    【第四十一首】
    
    但——總有名為雷霆之物,劈開蜘蛛的大嘴
    但——總有無影之亮,清洗著烏鴉和夜鶯喉嚨
    但——總有無聲之雨,清洗著廢鳥和知了的裸體
    
    但——廢鳥,夜鶯,烏鴉和知了,仍在唧唧歪歪
    但——它們似乎放棄不了嗓子的禁臠
    但——廢鳥仍在廢墟撲騰——沒毛也撲騰
    
    它們已足夠吵鬧,也足夠靜謐
    它們有時也羨慕啞巴——
    啞巴說:無需多言,廢墟唯一價值,只為祈禱而存
    
    【第四十二首】
    
    「曾經的人類不全是啞巴
    如今此地動物樂園裡也不全是啞巴
    他們一直需要嗓子,舌頭和嘴唇」
    ——知了仍在唧唧
    
    「啞巴和啞巴也有不同」
    「啞巴也不全是傳聲者,啞巴裡也有眾多白痴」
    
    「文字是人間或廢墟的啟示者,一切藝術需要語言」
    「即便語言很多時仍是蛛網,作繭自縛」
    
    「但人間或廢墟需要交流,無聲交流很多生物做不到」
    「廢墟是語言,它的履帶是語言,語言是行為一種」
    
    「行為是語言一種,語言不可能統一,行為也一樣」
    「統一言行是人間或廢墟的惡中之惡,必須反動」
    
    【第四十三首】
    
    廢鳥對伴侶的抑鬱無能為力
    對現實更無能為力,他只有繼續聽夜鶯和烏鴉
    囉嗦。聽著聽著就將這乏味無力時光打發而去
    
    烏鴉:聶小倩真多情,張國榮真傻
    夜鶯:多情是真,傻也不傻
    烏鴉:鬼界遼闊,哥哥也被小倩牽引
    夜鶯:他是被虞姬迷住了
    烏鴉:他是被現實和死亡給害了
    夜鶯:或許是救了呢,何苦活於無情
    烏鴉:誰知呢,總之樓下的屍體定不好看
    夜鶯:誰的屍體好看呢
    烏鴉:你這鳥,怎麼腔調越來越像我呢
    
    【第四十四首】
    
    「沒有一株草是乾淨的,何況是枯草」
    「枯草也會吐出蛇毒,蛇毒不過是廢墟潤滑油」
    「老鼠們仍在期待大象改良操的方式」
    
    「真是讓螞蟻,獵狗和狐狸笑話」
    「連青蛙和它的蝌蚪們都會笑話」
    「笑話歸笑話,除了會叫的知了和會走的知了,除了被獵狗圍剿的獅群,誰不是在觀望呢」
    
    「連螢火蟲也躺在手術台上呢」
    「大量昆蟲誰不是扮作醫生自己給自己化療呢」
    「長頸鹿脖子雖高看得遠,但它也僅僅伸高脖子而已」
    
    「蜘蛛有藝術家氣質,仍在每天給自己結網」
    「獅子也不都是善類,有的咬死大象後會繼承殘忍」
    「至於老虎,早自以為歸隱廢墟,不問世事」
    
    【第四十五首】
    
    夜鶯和烏鴉皆忍不住噗哧笑道:
    看看,哪裡冒出來的螳螂,還會說過時的寓言
    看看,這螳螂還真以為看透世事
    
    蚍蜉道:長久裝作苦情派,眼睛花了認錯蟲
    何況螳螂和蚍蜉已幾近死絕,我只是蚍蜉幽魂
    再者,寓言歷來簡單,複雜的是你們
    
    可再複雜的東東如今也被獵狗刪了簡單
    不但刪文字,還刪夢境,廢墟更多是簡單的
    複雜的要麼已經自盡或快自盡,要麼已學老虎躲起來,要麼如蒼蠅玩搬弄碎渣遊戲
    
    我自知無能,虛妄不到將寓言當預言
    你們說的其實也簡單,怪不得你們
    你們冒充另一種直白詩人不過是想祛除迷霧
    
    【第四十六首】
    
    「我們的確需要子彈,才能堵住冒煙的毛孔」
    「我們的確需要乳房,即便無汁也安慰血漿」
    「我們的確需要夜色,否則絕不會珍惜蠟燭」
    
    「給我一顆子彈,讓麻木也再接受一次創傷」
    「給我一雙乳房,廢墟之夢也需假想的故鄉」
    「給我一片夜色,否則海水遺忘了燃燒模樣」
    
    「子彈擊中著乳房和夜色,毛孔冒煙還冒漿」
    「乳房沈淪進夜色,血漿凝固成了顆顆蠟燭」
    「夜色接收著子彈,海水的燃燒淹沒了故鄉」
    
    「一個夢一個夢跌進廢墟,廢墟做著一個夢」
    「子彈也是煙和毛孔,層層夜色由子彈構成」
    「夜的乳房空空蕩蕩,海水熄滅熱情用力吸」
    
    【第四十七首】
    
    螢火蟲的屁股燒著人間
    僅剩的血。廢墟春夢不斷
    故鄉絕對是虛詞,意淫者比猴
    搞笑。蠟燭只屬於被現代漢語和流行語
    遺棄的老朽。螢光棒和燈泡才是性感的
    跳蛋和震動器才是安慰,充氣娃娃才是安慰
    蒼井空才是老師,柳永和李商隱早不是
    收集陰毛和寫性日記的幹部成學者,鄙視著癩蛤蟆
    手紙和電流見證著最後的愛情
    任何摩擦真滿足不了空虛
    他者越來越比地獄更獄
    
    ——小秘書被主任告發,吃了院長的藥後呆呆亂語
    
    【第四十八首】
    
    廢鳥經常一言不發。它緊捂著幻滅
    又擔心徹底引爆幻滅,它糾結的是:
    在她徹底幻滅後,還是在她徹底幻滅前
    糾結中,夜鶯,烏鴉,知了跳過來說
    大家都曾是鳥,何不說說你的「履帶」
    
    廢鳥隨口道:
    科學家說是鋼鐵
    商人說是大商機
    政治家說是政治
    史學家說是歷史
    現實者說是現實
    文學家說是文學
    藝術家說是藝術
    哲學家說是哲學
    思想家說是壓迫
    預言者說是未來
    理論家説是邏各斯
    宗教信徒說是邪教
    很多屁民說是痛苦······
    
    曾經的詩人大體同意
    本鳥基本認可,但它也是:
    廢墟,幻滅,空氣,人心······
    
    廢鳥已困,無力再續說
    眾鳥亦無趣,紛紛散去
    
    【第四十九首】
    
    墳墓無垠
    監獄無垠
    精神病院無垠
    ——廢墟無垠
    
    廢鳥青春時在詩劇中寫
    「我是監獄的犯人」
    「精神病院的病人」
    「墳墓裡的活屍」
    「我是三者合一的宇宙的魔」
    
    那時它仍有敏感的痛和激情
    還是詩劇角色的導演和旁觀者
    如今,它成了演員——廢墟裡的抑鬱者
    
    除了是犯人,病人,活屍,魔
    ——還是「廢墟的廢鳥」
    ——青春已如羽毛砸地,一切提前蒼老和衰敗
    
    【第五十首】
    
    烏鴉說:其實你還不夠衰敗,還在撲騰
    知了說:你真把人心當履帶,就真閉嘴了
    夜鶯說:孤獨的掙扎不過是想在天空留下痕跡
    
    烏鴉說:其實你還不夠孤獨,給風作簫的白骨才孤獨
    知了說:幻滅之中你還私藏一絲夢幻
    夜鶯說:天空和海面一般,世鳥皆淹死過
    
    烏鴉說:廢墟叫你更廢些,廢墟比死亡絕望
    知了說:我唧唧唧唧的情緒,不過滄海一粟
    夜鶯說:廢墟有廢墟的抑鬱,抑鬱是徹底的憂傷
    
    烏鴉說:深淵不僅俯視你,還吞噬你和你說的淪陷
    知了説:灰燼仍會怒吼,聾子仍要繼續割耳朵
    夜鶯說:我不是殘酷,只是把聽到的死亡之愛的呻吟紀錄
    
    【第五十一首】
    
    綑綁,鎮定,吃藥,打針,輸液,吃麻藥——
    醫院沒有新奇事
    精神病院病人的精神
    靠化學精神
    維持
    
    任何動物不可避免
    廢鳥和它的伴侶不可避免
    夜鶯,烏鴉,知了也不可避免
    即便身上還掛著用於裝扮的翅
    
    小秘書不可避免
    護士們不可避免
    主任們不可避免
    院長也不可避免
    連廢墟,空氣,天空,土壤,大海
    按時都要定期體檢
    都要按部就班來一針
    
    ——抑鬱,孤獨,幻滅更要來一針
    ——陰道和陽具更要來一針
    
    ——別看金木水火土氣一言不發
    ——它們也是一種膽大妄為的寄託僭越
    ——來一針是為保持它們的姿勢
    
    ——所有教堂,寺廟,道觀,書齋,祠堂
    ——尤其要來一針,下劑猛藥
    ——實在不行就放火燒了
    
    【第五十二首】
    
    青蛙自有青蛙的自得,擁有井口整片天空
    翹著二郎腿,叼著煙斗,自認是廢墟之王
    最後一片小水塘,游動著它的兒女,子民
    青蛙自有隱秘的瘡疤,但它自認為出頭了
    
    蝌蚪A:我一生就想成為青蛙,那皮多亮
    蝌蚪B:它是付出代價的,從硝煙中勝出
    蝌蚪C:爺爺奶奶被鬥死了,幸好還有它
    蝌蚪D:它的詩行中有著和解,這是資本
    
    蝌蚪A:它曾有知了的火氣和廢鳥的幻滅
    蝌蚪B:它擁有烏鴉的心臟和夜鶯的底蘊
    蝌蚪C:它是和平的使者,是文藝的高峰
    蝌蚪D:你們看你們看啊,我已長出腿啦
    
    【第五十三首】
    
    蝌蚪的嘰嘰喳喳惹毛了知了和烏鴉——
    
    知了:古人的確會造詞,你們就是青蛙蝌蚪輩
    烏鴉:我特麼不掩飾自身皮毛,心臟也沒它黑
    
    知了:它的火氣大部分來源於大象的失寵
    烏鴉:它對死亡的認識僅停留在死前功成名就
    
    知了:它的幻滅不是對廢墟的幻滅,是妥協
    烏鴉:我替夜鶯說說,它有底蘊卻沒夜鶯真誠
    
    知了:血淚和苦難不過是它詩行的佐料
    烏鴉:再說它早逃避這些,只寫水卡喉嚨的憂傷
    
    夜鶯也跳過來,婉約說:青蛙也不容易
    如同動物屁民皆不易,至少還身披一絲綠色
    
    【第五十四首】
    
    青蛙說:別讓抑鬱毀了你們
    ——知了說:別讓短暫的自以為快樂的永恆毀了你
    ——烏鴉說:世間有白鳥,還有烏鴉,也有灰鳥
    ——夜鶯說:抑鬱是一種真誠的歌
    
    青蛙說:別拿抑鬱再壓迫廢墟
    ——知了說:別拿廢墟再壓迫抑鬱
    ——烏鴉說:你太低估你的罪和高估你的誠意
    ——夜鶯說:抑鬱是一種真實的色彩
    
    青蛙說:別拿抑鬱淪陷抑鬱
    ——知了說:別拿抑鬱之外的抑鬱壓抑自己
    ——烏鴉說:別自認白鳥不懂內心的抑鬱
    ——夜鶯說:抑鬱是一種掩飾不了的感覺
    
    廢鳥傾聽著,像白痴一般看著廢墟和天空
    
    【第五十五首】
    
    走下病床的螢火蟲,正要起飛
    一不小心被獵狗張嘴咬住,狠狠摔在地板
    
    獵狗說:你丫的以為結束治療就想飛嗎
    獵狗說:你丫的不知道整片廢墟都是醫院地盤嗎
    獵狗說:你丫的屁股帶火以為就可飛出廢墟之牢嗎
    
    獵狗說:別煽動蝴蝶效應,乖乖呆著
    螢火蟲說:我只是活動下,我絕對忠誠醫院
    獵狗說:據監控報告,你24小時內向窗口看了3次
    螢火蟲說:我一次都不看了,反正已無所謂
    獵狗說:你往後每天必須清洗24次屁眼
    螢火蟲說:我可以清洗240次
    獵狗說:你丫以為是誰,老子說幾次就幾次
    
    獵狗說:你丫屁股大的微光就以為是星光
    獵狗說:你丫蚊子大的身軀就以為是星球
    獵狗說:你丫針眼大的眼睛就以為是宇宙
    
    螢火蟲說:是的,是的,我們天生自負
    螢火蟲說:那些天殺的同伴已接受火化
    螢火蟲說:我的屁眼你想怎麼操就怎麼操
    
    【第五十六首】
    
    耗子A:一切都在漲價,唯獨臭汗不漲價
    耗子B:尼馬,小聲點,另一家已被火化
    
    耗子A:它們一家活該,偽裝了基因報告
    耗子B:咱們也不純,別讓風閃了舌頭啊
    
    耗子A:你倒好,只承受我一鼠的屁眼痛
    耗子B:我知道你那屁眼早已如深淵空洞
    
    耗子A:唉呀,這廢墟中就你能體會我了
    耗子B:實話告訴你,你天真,看我屁眼
    
    耗子A:尼馬,你這廢墟最醜陋的背叛者
    耗子B:說你天真,你不也幫獵狗推屁股
    
    耗子A:我是鼠在江湖身不由己,你丫啊
    耗子B:鼠渣!我是機器監控狗,快爬下
    
    【第五十七首】
    
    ——墳墓,監獄,精神病院會垮倒
    ——廢墟和幻滅會接近永恆
    ——與一切明暗一起會接近永恆
    ——與時空浩瀚的沈寂和騷動一起接近永恆
    
    ——語言會消失,抑鬱和孤獨持續
    ——履帶會消失,鳥籠和引力持續
    ——夢幻會消失,無夢之夢無聲之聲無語之語無形之形會持續
    
    ——生死會持續
    ——有死之死,無死之死會持續
    ——有生之生,無生之生會持續
    
    ——廢鳥這小丑,這無翅無毛之鳥
    ——廢鳥這時空的煙塵
    ——廢鳥這海水淹沒不了閃電激活不了的東西
    
    廢墟縫隙中,不知哪位瘋者又胡說八道
    
    【第五十八首】
    
    氣牆無垠,廢墟的亂片困於
    泥石流的風暴,鋒尖上火焰仍在跳腳
    
    針頭統治醫院,安眠藥統治天空
    一棵棵已成焦炭的樹不冒煙,但矗立
    
    鐘錶繞著自己流,風解剖著風
    完整的玻璃仍在獨享完整的破碎
    
    土山如煮熟的麵,軟掛於沒有冰和水的冰河
    影子踏著影子閃動,徹夜天明
    
    漩渦主宰黑沙,相互淪陷
    一切都是嘈雜的,一切都是安靜的
    
    一切都是炸裂的,一切都在火速復原
    無形的海水燃著無形的海水,無形的火熄滅著無形的火
    
    【第五十九首】
    
    每一種響動都只是片段中的片段
    每一首捕撈都只是碎片中的碎片
    
    每一片灰葉都只是爛羽中的爛毛
    每一個文字都只是鋼珠中的鋼珠
    
    每一次流淌都只是破滅中的破滅
    每一段旋律都只是沈寂中的沈寂
    
    ——廢墟自有廢墟的獨白
    ——廢墟自有廢墟的影子
    ——廢墟自有廢墟的幻滅
    
    ——廢鳥自有廢鳥的眼神
    ——廢鳥自有廢鳥的悶雷
    ——廢鳥自有廢鳥的失語
    
    【第六十首】
    
    歷史上自盡的幽靈說著
    「是時候了,是時候給自己一個交代了!」
    
    現實中自盡的幽靈說著
    「是時候了,是時候給自己一個交代了!」
    
    未來會自盡的幽靈說著
    「是時候了,是時候給自己一個交代了!」
    
    歷史上向死而生的幽靈說著
    「還不到最後一刻,請讓抑鬱繼續抑鬱!」
    
    現實中向死而生的幽靈說著
    「還不到最後一刻,請讓抑鬱繼續抑鬱!」
    
    未來會向死而生的幽靈說著
    「還不到最後一刻,請讓抑鬱繼續抑鬱!」
    
    【第六十一首】
    
    廢墟上的孤獨不止廢鳥獨有
    它看到同樣被排斥的信徒們
    
    它看到他們在廢墟上走動著
    它看到他們背負著厚重行李
    
    它看到他們撿拾著片片廢墟
    它看到他們同樣滿身的血漬
    
    它看著自己的眼睛看著自己
    它看著另外的眼睛看著自己
    
    它看眼睛中的眼睛凝視自己
    它看腳下的灰燼燃燒著自己
    
    它聽深淵的心臟跳動著深淵
    它聽無聲的聲音撥弄著聲響
    
    【第六十二首】
    
    廢鳥無聲對伴侶說——
    請繼續你的抑鬱,我陪伴你的抑鬱
    
    讓抑鬱同時進入我們
    讓抑鬱同時拔出我們
    
    你的抑鬱就是我的抑鬱
    我的抑鬱就是你的抑鬱
    
    我的口就是你的口
    你的口就是我的口
    
    我們將抑鬱盡情到底
    我們將抑鬱盡興到底
    
    讓抑鬱將我們盡情到底
    讓抑鬱將我們盡興到底
    
    【第六十三首】
    
    一團廢墟之火於焦石黑磚間靜靜呆著
    夜鶯,烏鴉,知了和無毛的廢鳥,還有
    動物樂園的很多無生的生物不斷圍坐著
    
    它們也不知道要做什麼,要說什麼
    就只是呆呆坐著,呆呆看著火的裸體
    這群孤獨透頂的孩子,它們就是孤獨本身
    
    火焰呆呆自焚,呆呆不動
    沒有溫度,也沒有色彩
    火焰就是空氣本身,它們只是看著空氣或自己
    
    它們似乎在等待著什麼
    也似乎無所期待
    似乎已被等待耗空
    
    【第六十四首】
    
    不知過了多久,不知生物或幽靈情況
    也不知是誰,折回廢墟灰燼,撿起一首小詩
    
    《抑鬱之歌》
    
    廢鳥無毛幻滅翩 青絲碎片竟成煙
    冰霜有淚頻失語 熱土埋花只撒鹽
    滿紙荒唐流夢囈 孤身自焚影河邊
    此情只待天知曉 解鎖幽歌羽萬千
    
    (完)
    
    2018年11月23日21:30起筆~27日18:10完稿
    
    【王藏簡介】
    
    王藏,80後,抗命詩人/自由寫作者/先鋒思想者/人權藝術者,曾用筆名小王子。低詩歌代表詩人,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會員,中國自由文化運動成員,世界詩人運動組織成員。自2003年起走上並堅持徹底反叛的不合作道路,堅持自由思想獨立寫作和詩行合一行為藝術,積極參與維權公義社會活動至今。2004年創辦《中國話語權力》論壇(被封多次終無法再開),提出並一直踐行「反抗權力話語爭取話語權力寫作」,「永恆的民間立場,絕不妥協的民間態度」,「自由文學復興運動」,「人權藝術運動」,以「咀嚼苦難、反抗罪惡和追尋自由」的詩寫標識成為抵抗極權時代的一種不屈之聲。其寫作廣泛涉及49後所有重大敏感的歷史事件、運動和眾多被遮蔽史實,突破了中國大陸幾乎所有政治言說禁區,在海內外廣受關注。很多作品只能翻牆被閱讀,作品和事蹟長年被大陸當局不斷封殺,人多次被囚禁被暴力對待被頻繁驅逐,且被株連家人。在海外博訊網開設有專欄,點擊近千萬,印有《王藏的詩》、《自焚》、《沒有墓碑的墓誌銘》三部詩集。曾獲國際筆會獨立中文筆會自由寫作獎,澳大利亞自由聖火寫作獎,中國大陸民間楚魂詩歌獎。「抗命詩人和鋒尖寫作」——著名學者、文學評論家、詩學理論家張嘉諺教授以文學界此種嶄新命名定義專為其人其作提出論述。
    
    部分評論參考:
    
    張嘉諺:「抗命詩人」與「鋒尖寫作」——王藏詩歌創作論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83807
    
    張嘉諺:一個中國詩人獨一無二的抗爭人生與詩性藝術道路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1/xwziwj/5_1.shtml
    
    黃翔:致堅挺屹立高原上的朋友們http://www.epochtimes.com/gb/11/1/5/n3132843.htm/amp
    
    傅正明:詩,從鴻溝裡突圍——談王藏詩歌的精神向度
    
    http://www.open.com.hk/about_us.php/content.php?id=1884#.W-z3dxa-uaN
    
    高氏兄弟:讀王藏獄中詩篇隨想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32047
    
    高氏兄弟:讀王藏組詩《詞語陷阱》https://www.facebook.com/100000335676430/posts/1798272406860598/
    
    郭國汀:憤怒出詩人,悲憤出偉詩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2/12/201212302141.shtml
    
    隋牧青:王藏的“罪行”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48020
    
    郭少坤:詩人王藏的維權與支持香港佔中被捕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47409
    
    吳玉琴:丹心一片為自由——王藏的中國夢http://minzhuzhongguo.org/MainArtShow.aspx?AID=48156
    
    吳玉琴:詩行合一的熱血男兒王藏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12/xwziwj/13_1.shtml
    
    李魁賢:中國憤怒詩人之怒http://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6/10/201610131249.shtml
    
    劉威良:人權不分國界—關注中國詩人王藏被迫遷http://www.peoplenews.tw/news/5ecba795-ca8a-4d79-91c5-6d3f649fed75
    
    黃河清:鐵鑄詩章警世鐘——讀王藏
    
    https://www.facebook.com/100000335676430/posts/1793820440639128/
    
    唐柏橋:強烈推薦王藏新詩:《坦克又壓死了錢雲會和力虹!》(組詩)
    
    https://tangbaiqiao.wordpress.com/2011/01/03/强烈推荐王藏新诗:《坦克又压死了钱云会和力虹/
    
    石雨哲:死生相契:析小王子先生長詩《故園·黑磚窯》
    
    http://blog.boxun.com/hero/2007/xwziwj/199_1.shtml
    
    遇罗锦:我说怎么王藏消失了
    
    http://blog.boxun.com/hero/201012/xwziwj/110_1.shtml
    
    逸風:恐懼——獻與詩友王藏
    
    http://www.chinesepen.org/blog/archives/10673
    
    紫电:暴政——准备你的裹尸布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12/xwziwj/12_1.shtml
    
    楚狂:我的安答被帶走了
    
    http://blog.boxun.com/hero/200912/xwziwj/11_1.shtml
    
    盛思吾:評王藏的詩歌創作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6/10/201610311354.shtml
    
    美國之音: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http://www.voachinese.com/amp/3572113.html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7/01/201701221425.shtml
    
    宛芸:王藏的退路
    
    http://news.boxun.com/news/gb/pubvp/2017/01/201701221357.shtml
    
    各界声评王藏一家正被非法逼迁(之一、二)
    
    http://news.boxun.com/news/gb/china/2017/01/201701150807.shtml
    
    對王藏的批評節錄(2007年6月以前)
    
    http://blog.boxun.com/hero/2007/xwziwj/86_1.shtml
    
    各界對王藏詩歌的評論節錄(2013前)
    
    http://blog.boxun.com/hero/201312/xwziwj/9_1.shtml
    
    各界評王藏長詩《沒有墓碑的墓誌銘》(之一)
    
    http://blog.boxun.com/hero/201404/xwziwj/38_1.shtml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3401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藏:我庆幸幸那些死掉的生命 (图)
·王藏:给打了鸡血挺小崔的瓜民泼点凉水 (图)
·王藏:隋牧青律师对孙世华律师案的语录
·王藏:云南楚雄小学校长王静不顾学生被暴力,还欲开除我儿子 (图)
·王藏:512祭:有关伤口,或无关疼痛 (图)
·王藏:词语陷阱(組詩) (图)
·王藏:情诗一束 (图)
·王藏:《清明歡樂頌》(詩歌近作) (图)
·王藏:生活与刀锋(2017短诗选)
·王藏:也来颂雪(2016短诗一组)
·王藏:致709妻子(近作八首) (图)
·王藏:《戊戌感時》 (图)
·非法逼迁断电断网断暖已8天! 宛芸:王藏的退路 (图)
·高洪明:为遭逼迁的王藏先生叶海燕女士呐喊一声
·王藏:送別賈敬龍(兩首) (图)
·盛思吾:评王藏的诗歌创作 (图)
·王藏:用自由之血光照苦难 (图)
·王藏:批判极权主义的先锋艺术圣徒——高氏兄弟 (图)
·王藏获诗反运动楚魂诗歌奖感言
·王藏:七律•中秋抒怀续 (图)
·压力大曾患精神病 王藏妻子跳湖获救 (图)
·王藏被逼迁受国际关注 八国外交官齐送暖
·旧账新算?诗人王藏再被中共逼迁 (图)
·国际社会众多国家关注王藏一家处境 (图)
·快讯:北京宋庄异议诗人王藏住处恢复水电供应
·加拿大外交官夜访王藏 广州国保驱赶华春辉夫妇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图)
·各界声评王藏一家正被非法逼迁(之一、二) (图)
·诗人王藏在北京宋庄工作室再遭逼迁 (图)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 诗人王藏的严正声明 (图)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图)
·高克在计划外突然在北京会见王藏等民间人士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王藏等友人出狱
·北京诗人王藏、艺术家追魂获释
·王藏、张淼、追魂、朱雁光已走出看守所 (图)
·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艺术家追魂与王藏今获释
·关注:王藏妻子王丽被抢劫 (图)
·律师再次会见王藏 王藏现在谦抑淡定
·隋牧青律师:会见王藏通报
·隋牧青:会见诗人王藏通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