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日本“佛法”与“王法”的圣俗千年争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2日 转载)
    
    来源:联合新闻网
      
    最近台湾一部宗教基本法草案,掀起了不小的风波。反对者认为如果这部法案通过,则台湾将变成信仰团体凌驾所有公权力的宗教国家。也有一些贊成者认为,这部法律多少可以防止政治权力的黑手再次像过去党国时代一样,把宗教团体收编为体制内的动员机器。
    
    
日本“佛法”与“王法”的圣俗千年争

    
    政教分离一直是现代民主国家的最高原则之一,但是这个最高原则却也很难办到。就连美国在作证时也要手按着圣经宣誓,不禁让人想说这位宣誓的仁兄如果是位穆斯林或是居士大德的话,嘴里说过“我发誓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实“时,心里到底会murmur些什么。
    
    其实在佛教里,一直都有“王法“和“佛法“这两种说法。佛法当然不必再作解释,王法指的就是世间一般法则或是国家君王之法,而对佛教团体来说,两者是互立而不冲突的。但这说的也只是“理想状态“,事实上两者互相勾结或互相扯后腿的情形多不胜数。拥有神道和佛教两大“强权“的宗教大国日本,自然也逃不出这个宿命。
    
    自称为神明子孙的天皇家,从古代就有所谓的“官国币大社“制度,币指的就是“币帛“,也就是献给神明的供物,“官币“指的就是由中央政府、而“国币“则是由地方政府负责提供祭祀经费的各级神社。平安中期完成的法律规则“延喜式“,50卷里就有10卷是神道的相关内容。被视为神道最高峰的伊势神宫,过去还是由未婚的皇族女性担任所谓的“斎王“。在日本早期历史,“政“这个字就像它的日文念法“まつりごと“一样,根本几乎和“祭事“等同意义。
    
    后来佛教传进了日本。这个当时东方世界的普世价值可不像现在被定义为“宗教“,而是追求真理的科学(不要笑,你先看看你身边现在还有多少人把宗教当成真理的)和先进技术的综合体系。日本为了让自己可以成为在世界“站起“的国家,自然用官方力量系统性地输入这个体系。虽然现在可能难以想像,但佛教在日本曾经兴盛到几乎把神道逼到无处可退——毕竟比起拜自己家附近土里土气的王爷公或姑娘庙,皈依先进国家来的seafood好像比较威一点。
    
    过去在日本时代的台湾各地兴建神社,是明治之后政府为了让天皇家成为国民集结中心的“国家神道“人造结果;以前的日本可是佛祖为了拯救永为神身而“难以解脱“的日本神明们,还在神社里设置所谓的神宫寺,方便让神明们听经修佛的。
    
    为了挽回这种劣势,神道在后来还发展出“本地垂迹说“,也就是说其实日本的神明们原本都是佛菩萨,是为了救渡日本这些信徒才化身成比较亲民的神明模样。本地垂迹说的最着名产物,就是日本宗教信仰里独有的各种“权现“。所谓权现指的就是“暂时显现的姿态“,用这种含煳的解释统合了佛教和神道两种信仰。在日本这种现象被称为“神佛习合“,在台湾比较接近的例子,就像道教的宫里会有观音佛祖,关圣帝君成为佛寺的伽蓝菩萨等等。
    
    因为日本佛教是官方导入,所以奈良时代的所有佛教建筑和人事经费都由政府负担,当时的和尚完全等于国家公务员。也因为这样,出家必须要经过国家认证,每年各宗的出家人数都有数量规定,这种制度称为“年分度者“,年分度者的数量也自然决定了这个宗派的兴盛与否。这个时期的佛教专为国家服务,修行内容也偏向经典的学术研究。因为位于奈良,所以也被称为“奈良佛教“,或是以奈良的别名统称当时兴盛的华严宗、法相宗等宗派为“南都六宗“。
    
    奈良佛教的伟大遗产,就是今天以专咬中国人的护国神鹿闻名的东大寺,和相邻不远、以美少年正太之姿而被称为“佛教贵公子“的阿修罗像闻名的兴福寺等巨大古寺。而这些古寺也开了一个恶例,就是在模仿大唐土地公有制的当时,这些寺院和好邻居春日大社等神社,就以“奉献给神佛“为由,开始拥有了许多被列为班田制外的寺田、神田用来支付营运费用。这种立意于圣俗分离的作法,却导致了后来寺社极度世俗化而且还越来越大尾的恶果。
    
    奈良时代的土地公有律令制终究不符合人想要拥有私产的共通慾望,到了奈良寺社开始出现巨大影响力,而让天皇家生气而把首都迁到京都的平安时代,律令制根本名存实亡而让国家收不到多少税收。而且公费支出的东大寺其实在过去兴建的时候,就因为经费不足而把募资重任交给了当时的私度僧行基。这位在各地行善并且追随者众多的民间没牌和尚,还曾因为影响力太大而被国家处罚,结果为了要他去找钱以便发包工程,就收编了这位“违法“的法师、并且赐给他“大僧正之位“。
    
    可见所谓的圣俗分离是个假命题,事实上“王法“和“佛法“本来就时而连合时而对立,但两者永远难分难捨。律令制崩坏后,贵族们纷纷以“庄园“(也就是别庄)名义躲避国家征税,并且因为别庄是私人财产,自然官员们除了不能征税之外,更不能进来访视调查,这称为“不输不入之权“。
    
    贵族们都能如此,寺社们自然不落人后。而且这是神明佛祖的地产,你好大狗胆敢进来啰嗦这样。寺社在拥有了大片庄园之后,影响力更为巨大。再加上过去国家支持佛教的传统,有许多寺院迎接皇亲贵族之后前来担任住持。
    
    这种称为“门迹“的传统除了可以让寺院加强和当局的关系,对贵族们来讲也有让多余子弟找个好出路、还不会产生后代继续消耗家产的好处。结果一路发展下来,到了鎌仓时代中后期时,各寺社都发挥各自的影响力,而争取到各种“座“——也就是商品的垄断专卖权。
    
    这下子佛门圣地有人、有地、有财源,自然会担心有人来抢来啰嗦了。所以许多寺社开始找来了一些敬神修佛、但是稍微身强体壮的同修进来,这些馆长的前辈们在神社被称为“神人“、在天台圣地比叡山则被称为“大众“,负责用比较冲动的方式告诉世人们神明和佛法的伟大。
    
    这些宗教团体只要一不开心,就会神佛一体由僧兵们扛着神社的神木或是神轿,上京威力展示一番。这种行为称为“强诉“,连白河法皇和平清盛这种一代权力者都吃过亏。后来一直要等到战国时代的织田信长和丰臣秀吉,才开始用“物理方式“让这些宗教团体安静下来。
    
    而与国家权力无关、起于民间的净土真宗门徒,也在本愿寺壮大之后被列为“准门迹“。失去了利权和武力的宗教团体,在江户时代的“宗门改“制度下,寺院成为幕府掌握户口的机关。这也是现今大多数日本人虽然没有特定宗教,却拥有各家传统的“宗旨“,并在丧事时让固定寺院办理的原因。
    
    明治时代,政府曾经想要大力整合所有佛教宗派,还发生过激烈的“废佛毁释“风波。这个尝试最后失败,而以各宗均尊伊势神宫、奉拜神宫大麻的妥协结束,但政府深入控制宗教团体的方针,则随着日本军国化而日渐严重,各教派甚至成为日本对外攻略的先锋部队。也因为这种历史的反省,所以战后的《宗教法人法》给了宗教团体极大的自由空间。
    
    不过90年代的奥姆真理教事件,再次重击了过去由文部科学省主管宗教团体的宗教自由化方针,而让《宗教法人法》又经过了一次重大改正。现在的宗教法人必须提出干部名单和财产清单等资料,并且对于宗教团体的免税优惠也有种种审查,以防宗教洗钱的老招发生。一些比较奇怪的宗教团体,也变成了公安警察的监视名单。而在政治上,像公明党或幸福实现党这种明明主体就是创价学会和幸福的科学,但是为了遵守政教分离的原则,在官方资料上,不管是干部或是财政也都是划清界线,最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获得宗教团体的票源支持。
    
    从日本的经验来看,就知道“圣俗分离“是个难以达成的理想。宗教团体一样是人的结合,理论上它就必须受到社会及法治的规范——虽然每个信徒都觉得他的神是超越世间一切的。过去也不乏许多当局为了达成政治目的,而用公权力威胁利诱宗教团体为其羽翼、甚至勾结的例子。但是针对现代台湾许多的信仰乱象,为了防止宗教团体独大、或是相反因为信仰被修理的憾事再次发生,透明化、法治化或许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不然一个社会大家都觉得当seafood最爽的话总是很那个的。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803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后记)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4)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3)
·潘晴: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2)
·如何从佛法教义看藏人自焚事件(1)/潘晴
·达赖喇嘛鼓励尼姑弘扬佛法 (图)
·武汉多人听讲佛法被抓 一个月不准见律师 弘法出家人无家属可言 被抓捕无法请律师 (图)
·武汉多人听佛法被控“煽动颠覆” 刑拘 法师也未幸免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刘蔚:亚洲杯中国队负于伊朗,中共区从住房到人民币都是假
  • 徐文立:習近平的前景
  • 韩国人为何沦为弃儿
  • 中共领导人喜欢文艺
  • 共产党员们怎么都不冲锋陷阵了
  • 处决反对派就没有反对派了吗
  • 中共对美国就像和平理性的请愿者
  • 咪蒙们及粉丝:现代精神乞丐
  • 第二次新文化运动
  • 张君劢为虎作伥、首鼠两端
  • 广东人为何歧视外地人
  • 第三中国的首都王气所在不能分裂
  • 徐文立:習共最大的危險在於「無疆界」
  • 探討美國對鄧小平發動中越戰爭的態度
  • 贝索斯,拉美人就是拉美人
  • 中共官員要西方民主改革網友:最佳笑話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自相残杀的共产主义
  • 廖祖笙黑社会头目百度李彦宏将被“打黑除恶”
  • 邵国辉一地鸡毛的法治基金必是骗子郭挣不脱的又一个噩梦
  • 心灵之旅从“骂捐”到“骗捐”再到“逼捐”,郭贱贱经历了什么?
  • 17岁梅灿良辰欢爱年
  • 亚子的书屋情花芳甸夜缠绵
  • 杂议泪江南
  • 谢选骏欧洲会变成关塔纳摩或是新疆吗
  • 悠悠南山下1979年戰爭:"同志加兄弟的負面後果"
  • 中国战略分析金雁:东欧没有“剧变”,人民从未留恋(转载文章)
  • 谢选骏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 生命禅院六、最伟大的施舍/雪峰
  • 高洪明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不须党领导但须党守法即可
  • 璋㈤夐獜鏂囬泦鐩愮枟涓庤厡鑲
  • 高洪明实现全面依法治国不须党领导但须党守法即可
  • 台湾小小妮60
  • 牧草地謝松齡:超越時空的價值
    论坛最新文章:
  • 澳洲国会和主要政党遭网攻 澳媒怀疑中国
  • 法新片《感谢上帝》获柏林大奖后又赢官司
  • 刘鹤明将赴美继续谈 或签谅解备忘录?
  • 夏明:土批新疆人权凸显其领袖地位愿望
  • 华盛顿与北京对即将达成贸易共识充满信心
  • 韩国总统:特朗普充分够格获诺贝尔和平奖
  • 李文辉今晤柯文哲谈双城论坛议题 台愿续办
  • 美墨边界墙:特朗普建、佩洛西拆
  • 朝官媒:朝鲜面临重大历史转折
  • 果不其然!特朗普的国家紧急法对上诉讼战
  • 马克思在伦敦的墓碑遭严重涂鸦和破坏
  • 特朗普或于5月26日至28日访日
  • 王力雄:习凭借科技实现毛也艳羡的独裁梦
  • 港普通话小学罚学生讲粤语遭民间告洋状
  • 英国家资安机构:华为5G风险可控 打脸美国?
  • 习对外斗争要用法律为武器?港将首当其冲!
  • 陆两会前驱访民 交通管制安检邮件旧戏新唱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