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中国民营企业把脖子伸进了绞索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9月26日 转载)
    
    在当下严峻环境下, 整个中国都处在焦虑与恐慌之中。焦虑,只是感受到了压力,感觉力有不逮,但整体尚可掌控,仍可作为。恐慌则不然,恐慌是根本无能为力,要么徒劳挣扎,静候时运的摆布,要么逃亡。
    

    这种绝望的窒息感,很多人会想当然归结为外部,也就是美国人贸易战的逼压,但事实上不是。十年前我们对出口的依存度接近70%,但去年这个数据已经降到了10%。去年我们的GDP总量是82万亿,出口贡献8万亿,10%不到。
    
    根本原因,是国内的政治经济形势的变化。而且这种变化,几乎都是指向民企。环保、税收、社保、抽贷······,狼奔豕突,近乎一场定向围猎。
    
    前不久,一个60多岁的老企业家一边和我沟通,一边垂泪。他说经商这么多年,经历过无数沟沟坎坎,这是第一次感受到死亡离自己的企业如此之近:他似乎突然之间成了一个被通缉的逃犯,税务、环保、工商、城管、甚至街道,哪里都在找他的茬。为了活命,他企业的负债率已被迫抬高到了自己在梦中都被吓醒的程度,企业如同在钢丝上,一个市场恶意做空,一个银行抽贷,公司就可能随时崩塌。关键这种日子根本看不到头,他预感自己一辈子的心血和财富,可能化为乌有。
    
    问原因,不外乎两个:一个,前面多年,自上而下都在放杠杆,不放杆杆,你就等着被淘汰。为了放杠杆,他的股权质押了很多,后来股市一跌,不仅得追加质押,而且质押率也迅速降低。二个,现在去杠杆,各种抽紧,税收、环保、社保、抽贷······,源源不断,互相补刀。国企有免死金牌,不受影响也不会在意这些,但作为民企,没一刀躲得过,而且越艰难,反而越要借债——作为弱者,除非一心就死,否则大概率会压上更大的赌注,一辈子的心血,总希望苦苦扛着,期待能熬过去,哪怕要借高利贷,哪怕从此没有归路。
    
    谁又想束手就死呢?问题的可怕之处在于,在民企,这绝非个案,而是普遍现象:只是为了活下去,在市场利率持续走高的背景下,中国民企的整体负债率在过去18个月里竟反而越来越高,斜率也越来越陡峭,与国企的整体去杠杆天壤之别。
    
    与此对应的是,过去三年,民企的财务费用支出也如影随形,大幅上扬。
    
    这意味着,民企作为一个整体,为了不被脚下的滔滔洪水冲走,他们选择了自己把脖子伸进水面上的绞索——都是死,但绞索的死,或许能缓那么一丁点。这也意味着,无论我们嘴上在说什么,但我们多年任性发钞、上杠杆狂欢的买单者,事实上锚定了民企。
    这并不令人吃惊。过去三年中,各地方政府在经济层面主要做了两件事:
    
    1、一是通过所谓的供给侧改革,将企业利润在不同体制的企业之间调配;
    
    2、二是通过棚改,将债务杠杆在居民部门和非居民部门之间调配。
    
    前者化解了大批煤钢国企过剩的死局,排掉了十几万亿信贷和几百万产业工人的地雷;后者将天量的三四线地产堰塞湖灌给了欢天喜地的扛鼎老乡,拯救了银行和地产商。
    这是两项教科书级别的操作,如果不考虑对契约、产权、效率等市场经济桩基的长远腐蚀,其意义并不亚于一场中型对外战争的胜利。
    
    但,生之绚烂的背面,是死之残酷。在这块土地上,任何改革的收益或者成本,从来都不是均匀分布在每个人头上的,“肉烂在锅里”其实也是分红锅、白锅的。“供给侧”也好,“棚改”也罢,再美丽的辞藻,再复杂的舆论,也逃避不了一个本质:取与舍、保与压,都有明显的倾向性。政府对强势国企的补贴和保护,造成的产能过剩,市场竞争机制的扭曲,是经济最大的硬伤之一,且已经把一众民企逼到了一个不投靠、不被收编,几乎就活不下去的境地。
    
    如果把时间聚焦到更近的2018年前7个月,这种“国进民退”的速度,在数据上体现得更为惊人。从官方公布的2018年收入及同比增速,看起来都不坏:无论民企还是国企,增速都还不错,形势一片大好。但统计局明显犯了个错误:忘了把去年的同期数据隐藏起来。如果稍微费点功夫,把同样是统计局公布的2017年同期数据找出来,再算同比,你会发现,除了国字号企业的营收是增长的,其他企业的营收其实全部是负增长。
    
    正常的营商竞争与优胜劣汰,已完全无法解释这种国企、民企之间极端诡异的两极化。询问了一下统计局的朋友,解释说是调整了统计口径,去年同期还活着,但今年已死去的民企,直接从统计的分母中拿掉了。
    
    这无疑是一个比民企经营举步维艰更令人悲哀的消息。我手头并没有权威的过去12个月民企倒闭家数的数据,但从利润增速做简单的初等数学倒推,就能大致算出,要死掉多
    少,才可能让这个群体的利润同比负增长超过50%?
    
    数字冰冷,但数字说实话。
    
    今年以来,不断有人高调宣扬消灭私营经济,最近还有人一本正经提示《中国私营经济已完成协助公有经济发展的任务,应逐渐离场》,很多朋友拿着这篇文章,忧心忡忡问我怎么办,其中尤以民营上市公司老板为多。尽管我一再安慰他们,从文章看,这就是一篇精神错乱的文革大字报,与严肃的研究根本不沾边。历史不可能开倒车,这个作者大概率也是和另一个周小平一样,不学无术,腹内草莽的哗众取宠之辈,根本无需在意。
    
    但仍有诸多人追问:如果他不是哗众取宠,而是官方代言,言人所不能言呢?
    
    这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一篇胡诌的文章,能让众企业家吓得战战兢兢,惊弓之鸟一样随时准备拔腿开溜,那这个经济生态已恶化到什么程度了啊?
    
    尽管有官媒随后澄清,但民企隔三差五就被拉出来敲打的现实会让诸多人高度惊恐和警惕。事实上,所有人都明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种杀气腾腾、令人胆寒的离场论、消灭论能堂而皇之登台,并引发全社会的震动与惶恐,绝非偶然。
    
    但,问题在于,民企占到了中国企业总量的90%以上。
    
    如果在一块土地上,90%以上的企业,都只是随时可能被放逐的流浪者,那么,谁才是主人?我们又指望谁在危难时期挺身而出,共度时艰?
    
    我已很久、很久不做深度研究文章了。一是现实与预期越来越大落差的沮丧,二则因为已完全无需研究。常识和公理,需要研究吗?
    
    本来有桥,需要去下河摸石头吗?民企才是社会财富创造的核心与主力,这需要争论吗?人类财富创造上,市场经济优于计划经济,这需要争论吗?制度比人要靠谱,这需要争论吗?权利不能私有,财产不能公有,这需要争论吗?
    
    如果单纯只以所有制来分主客,国企完胜。但,如果我们以为社会整体做的贡献为维度,我们得出的结论则相反。
    
    中国国企占有了超过70%的资源,创造了不到30%的GDP。而改革四十年,民营经济贡献了中国至少50%的GDP,60%的税收,70%的技术创新,80%以上的城镇就业。哪怕是在定向收紧的供给侧改革高峰年2017年,民营工业企业也以19.6%的整体净资产收益率,完胜国有工业企业还不到10%的净资产收益率。如果民企随时可能被清算,全社会的整体得失,还会有第二种结果吗?
    
    往事并不如烟。
    
    1956年全面公私合营后,绝非偶然地,自此之后中国经济一路下行,到1978年中国GDP仅占全球的1.8%,国民经济几近崩溃:
    
    如果驱私济公有效,我们的经济在1978年何至于几近崩溃?
    
    “韭菜没了,直接砍树”——民间智慧把民企当下的困境概括为砍树,有戏谑夸大之嫌,但说实话,这其实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树砍了,根还在,旱季过去,终会复萌,一个春秋的轮回而已。
    
    最可怕的是,这种针对民企的、更接近存量财富分配的折腾,一而再、再而三地往复重演,会让同一块土地上的“身份”鸿沟越来越刺眼与对立,让家国信仰、民族荣誉、经济信心这些植根人心内里、并捆绑整个民族一起前进的动力慢慢枯萎凋零。这种凋零,会直接打断社会财富创造的核心链条,且绝非一两个春秋的轮回能恢复的,而会是至少三十年、一代人的时间。
    
    我们有几个三十年可以挥霍?
    
    1956年中国全行业社会主义改造(即公私合营)全部完成。
    
    茅台酒在清末就已年产170余吨,公私合营后各种折腾,它的下一个辉煌期,要一直延至新世纪股份制改造后,中间隔了近一百年。
    
    回溯过往70年的经济史,我们或许不得不承认,所有制“身份”的僵硬划分与区别对待,硬币的正面是我们的执政基础,硬币的反面,或许恰是我们这个社会资源循环碰撞、摩擦、消耗,社会财富轮回创造、毁灭的一个大坎。
    
    但,事实上,我们所有人上路的初衷,一定是这个民族的财富自由与精神自由,而不是任何其他形而上的中间目标。但凡在这个国家之内遵纪守法、勤恳耕耘的企业,就都是平等的,就都应该给予尊崇、赞赏与荣耀。这个很难吗?
    
    草原是个互相支援的生态。草挖了,树砍了,根也死了,平原除了沙化,还有其他的路吗?
    
    楼兰曾一度水草丰茂,国富民强。但如今,那块土地唯剩死一样的沉寂,以及躺在博物馆成为干尸的楼兰姑娘。
    
    我们这个民族的方向,大多时候都是“上面”说了算,但这丝毫没有阻碍一群卑微且衣衫褴褛的布衣之怒,“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他们以慨然的家国情怀,用自己微弱的荧光,以一种螳臂当车式的悲壮,站立成大众前行路上的路标。从风萧萧兮的荆轲,到我自横刀的谭嗣同,跨越两个千年,络绎不绝于道······
    
    我发自肺腑希望自己的国家蒸蒸日上,也发自内心地鄙视和厌恶历史上任何以一己之私绑架民族福祉,误导家国走向的人。而这,恰恰会成为痛苦之源。因为事实上,你能看到的经常是一轮一轮毫无新意的轮回,少数人的欢快,多数人的悲苦,而你却无能为力,徒唤奈何。
    
    改编:葫芦 原作者:格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00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战神愤怒背后
  • 澳洲人不如美国人拜金
  • 革命不如种树——黄土高原的绿化
  • 毛泽东口齿不清才信了马驴主义
  • 媒体审判与审判媒体
  • 任正非可能拒绝共产党的命令吗
  • 委内瑞拉和英国都在发生文化战争
  • 瑞典前驻华大使安排桂民海女儿与华商会面遭调查
  • 徐文立:習近平都「四個自信」了,那就更無可救藥!
  • 公交暴力事件,“干得漂亮”成为高频词有多可怕?
  • 锅瘟龟的底层思维
  • 自相残杀的共产主义
  • 情花芳甸夜缠绵
  • 欧洲会变成关塔纳摩或是新疆吗
  • 1979年戰爭:"同志加兄弟的負面後果"
  • 东方法律严格留下的都是弱种
  • 博客最新文章:
  • 廖祖笙廖祖笙:百度作恶给赵庄带来的沉重思考
  • 吴倩耶稣基督:以我的名判断及诅咒他人就是向着我的面吐唾沫.
  • 谢选骏中国人为何喜欢内斗
  • 张杰博闻颠倒黑白,指鹿为马?最高法院卷宗丢失案背后的黑幕
  • 谢选骏户籍制度是蒙古人开设的奴役制度
  • 生命禅院九、上乘佛法无我无经/雪峰
  • 独往独来各取所需的共产主义竟在美国
  • 谢选骏梵蒂冈出卖耶稣基督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習近平夢斷「彎道超車」
  • 台湾小小妮67
  • 中華聯邦自治國關於兩岸和平統一之倡議書(四:文化取向之4三禮節錄)
  • 谢选骏六四30年,解放军全歼
  • 中国战略分析蒋豪:我的新年期许——重建“共和”信念(转载文章)
  • 谢选骏共产党改名字有用吗
  • 李芳敏14400041他們呼叫,卻沒有人拯救;就算向耶和華呼求,他也不答應
  • 上访维权十年上访路,三年牢狱苦!记江西访民朱玉芳十年上访风雨路
  • 走向大自然值得一阅的论述川普的绝妙文章:大漂移时代
    论坛最新文章:
  • 本萨勒曼见习近平 指与北京合作成就浩瀚如海
  • 用过期面粉3法国人被上海法院判监和罚款
  • 蔡政府提出比照民法的同婚专法草案引爆争议
  • 美中第八轮谈判第二天 特朗普又要见刘鹤了
  • 威立雅将在中国开办塑料废品回收厂
  • 世界移动通信大会——华为5G将是主角
  • 留学生爱国战狼 学者指百分之九十属于跟着跑
  • 北京承诺年增购300亿美元美农产品并将写进贸易协议
  • 华为国际环境缓和 孟晚舟传4月获释
  • 中国罕见同意安理会谴责穆罕默德军恐袭声明案
  • 美国赛默飞世尔科技宣布停止在新疆销售基因检测仪器
  • “中国让我们感到害怕”
  • 中国经济发达南方地区疑遭遇工荒
  • 中国教育部长严促大学师生应该听党话
  • 特朗普今又见刘鹤 中美贸易谈判传小捷
  • 俄国是否采用华为5G显得左右为难
  • 沙特姐妹不堪男权至上伺机逃往澳洲被阻流落香港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