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校园性侵,人竟对他人苦难全无想象力?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8月10日 转载)
    
    来源:温哥华港湾 作者:留夏
    

    隔一段时间总有学生被性侵的新闻爆出来,而这些真相之所以被大众知道,往往是以受害者的生命为代价。因为有人不堪凌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所以才“闹”出了新闻,才让真相浮出水面。
    
    这让不少人又想起了林奕含,和她笔下的房思琪。
    
    林奕含发表了处女作《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之后不久,便自杀身亡,时年26岁。林奕含的死,让房思琪备受关注。因为她说,这本书是真人真事。
    
    房思琪在13岁那年的教师节,被邻居兼补习班的李老师强暴。恐惧、迷茫以及敏感脆弱的自尊心,让房思琪忍受了那个禽兽五年的蹂躏,最终在18岁时精神失常。房思琪疯了。
    
    房思琪本来不会发疯,如果没有李老师。
    
    罪魁祸首毋庸置疑就是人渣李老师。林奕含用了大篇幅对李老师的心理进行了特写,一个惨无人道的变态形象跃然纸上。“每当有女学生自杀的消息传出,他都很兴奋,心里响起了清平调。他觉得对一个男人的爱的最高致意,就是为了他付出生命。他不知道因为他和为了他的区别。”
    
    这种变态的人到处都是,披着冠冕堂皇的外衣的禽兽,尤其危险。正如那些丧尽天良的老师和教授,因为备受尊敬的职业和身份,反而恬不知耻地借着灯下黑而作出伤天害理之事。
    
    然而,每当新闻报道之后,很多恶人只是接受了警告和学校的处分,严重的最多不过被辞退。这些人难道不该受到法律的制裁吗?因证据不足或者狡辩就能够轻易逃脱制裁吗?法律如果不能够让罪犯得到应有的惩罚,那就说明它还不够完善,它需要被完善。
    
    房思琪本来不会发疯,如果她当时不是一无所知。
    
    房思琪不知道要对别人有提防之心,即便是邻居,是老师,是一个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好人”。
    
    房思琪不知道要自我保护,当李老师脱光她的衣服,当李老师压在他的身上,当李老师逼着她口交,她不知道自己可以说不,她不知道可以求救,她不知道可以拼命反抗。
    
    房思琪甚至不知道,这是一种强暴,是一种侵犯,是一种不可饶恕、不可妥协的罪行。她想,“如果爱上老师,那么这是不是就可以被接受了。跟相爱的人在一起,做什么都可以。我一定要爱上老师,不然太痛苦了。”
    
    房思琪当然也不会知道李老师的欺骗与谎言。一个五十多岁的油腻渣男,要哄骗一个未经世事的天真女孩,是多么容易。他说他爱她,说她是他的唯一,说对她都是真心的。房思琪永远都不会知道到底有多少个跟她一样的女孩,也不会知道她们的下场,更不会知道自己的结局。
    
    这些无知,不应该被责怪,却让人痛心。学校和父母,对孩子的教育中,是不是也应该加入安全教育和维权教育。无论多么年幼,都该让他们懂得保护自己不受伤害,懂得向别人求救,懂得那些罪行是不能够被允许和接受的。
    
    房思琪本来不会发疯,如果别人有一点点同理心,只要一点点。
    
    “在强暴房思琪之前,他已经诱奸了很多其他女学生,可以说是很老道了。”这么多受害者,竟没有一个去揭发李老师?为什么大家都“心甘情愿”、忍气吞声,没有一个站出来呢?
    
    其实,这里面有一个女孩站出来了,她叫郭晓奇。她跟其他女孩一样,最初被诱奸,几次之后就停止了哭闹,开始逆来顺受。又经过李老师的甜言蜜语哄骗,完全相信了李老师爱她的鬼话。而在被抛弃之后,郭晓奇慢慢发现了真相。于是,她开始了行动。
    
    她告诉了父母,父母约谈了李老师和师母。而李老师的狡猾和老道,岂是她一个小女孩斗得过的?李老师当着众人的面,称他同时爱着郭晓奇和自己的老婆,称跟郭晓奇是真心的。郭晓奇一软弱,竟无法反驳。而一转身,回到家,李老师又对老婆说是郭晓奇强迫了他,他刚刚的说辞,只是为了平息对方父母的愤怒。他不停地认错、道歉、自责,说自己太过软弱,在郭晓奇强暴他的时候不应该妥协。最终竟得到了原谅。
    
    郭晓奇仍旧咽不下这口气,于是在网上发了帖子举报李老师。很快,帖子有了回复。全是骂她的,说她下贱,说她肯定收了钱,甚至说她是对手补习班故意黑李老师的。这一刻郭晓奇一定是绝望的。
    
    房思琪在事情发生了之后,也曾几次三番地试探周围人的口风。她先是有意无意地说不喜欢李老师,说李老师这个人不好,得到的是别人不分青红皂白的对李老师的维护。她一度跟母亲说,“我们学校有个女学生跟老师好了”。母亲说:“是吗?小小年纪怎么就这样?!”房思琪于是决定永远都不说了。
    
    故事的结局,房思琪疯了。
    
    书里面说:“人竟然对别人的苦难全无想象力。”说的是一种冷漠,和同理心的缺乏。同理心是什么,是认认真真、设身处地去理解别人的一份真心。李老师如果能够将心比心地想一下,自己的女儿有朝一日被禽兽所蹂躏该是怎样的痛苦,他或许就不会对房思琪们犯下不堪的罪行;母亲如果能够在回答房思琪时,理解一下跟老师好了的女学生的处境,哪怕是一丁点儿的关怀,或许就可以让房思琪得到救赎;网友们即便不相信郭晓奇所说的事实,如果能够闭嘴,别再雪上加霜,李老师或许就会得到应有的惩罚。
    
    不止是恋童案和校园性侵,所有对未成年和弱势群体犯下的罪行,包括加拿大的诸多儿童失踪和华人学生死亡案,很多悲剧其实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孩子们接受了应有的维权和安全教育,有了自我保护和求救的意识;如果有完善的可以惩罚罪犯的机构、体系和法规,犯罪的人都能够得到应有的惩罚;如果家长们肯认真地留意孩子的生活,真心地与他们交流;如果所有人都可以保有一份同理心,对自己不了解的事情不擅自评论、妄加指责,对别人的苦难能够真正的理解,那么,房思琪或许就不会发疯。
    
    请救救房思琪们吧!
    
    留夏:山东莱州人,居住在温哥华,从事医疗研究工作。对自己的要求是讲一万句话里面有一句说到别人的心坎里,一万句里面有一句给了别人帮助,有一句让人拍手叫绝,就足矣。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308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米兔公案!鄢烈山:对斥责蒋方舟“邪恶”道歉?且慢! (图)
·龙泉寺主持被曝性侵女弟子 “米兔”“烧”到佛门 (图)
·米兔#Metoo跑入佛门净地 大和尚被举报性侵 (图)
·全球反性侵MeToo在中国 变成“米兔”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习近平是当儿皇帝还是当关门皇帝?毕汝谐(作家纽约)
  • 多神论胜似无神论
  • “做人之道”与“治国之道”
  • 捐赠是另类的巧取豪夺
  • 毫无跃进何来跃退
  • 沙特阿拉伯就是野蛮
  • 孟宏伟妻中国职务曝光系“特邀人士”
  • 《史记》不是司马迁写的,而是司马迁编的
  • 第廿二章问世间情为何物
  • 解放军能够洗掉六四血污吗
  • 亞太出版社再次发布《杀佛》作者的应诉公告
  • 中国只是超级大国的租界
  • 犹太人为何宁愿自杀也不抵抗
  • 中国宪法对军委主席权力的限制
  • 战争胜利使犹太人成为纳粹党
  • 论中国经济危机大爆发的根源—土地公有制!
  • 博客最新文章:
  • 走向大自然我为什么讨厌范冰冰?
  • 魏紫丹第廿五章是我害死了他
  • 谢选骏从炮灰到人体地雷探测器
  • 廖祖笙泰宁佛教渐成世界华人纽带
  • 邱国权饶漱石:才能卓越、战功巨大、千古奇冤、结局惨烈!
  • 曾节明卡舒吉惨案对海外中国异议人士的警示
  • 谢选骏中国只是半个大国——新党主席郁慕明犯了叛国罪
  • 独往独来溪谷闲人的博客:退出“中导条约”,只为对付中国
  • 郭知熠中国人建立的第二个哲学体系--认知体系现象学(之九)
  • 高洪明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肢解事件向世界说明什么?
  • 明暗經緯錄盲點與自負
  • 魏紫丹第廿四章“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 金光鸿奇文共欣赏之旅美随笔(三)--居家生活
  • 谢选骏朝鲜是中国野蛮化的指标
  • 李芳敏1440001耶和華啊!你忘記我要到幾時呢?要到永遠嗎?你掩面不顧
  • 徐沛臺灣的出路
  • 谢选骏“改革开放”是“文化大革命”的继续和发展
    论坛最新文章:
  • 卡舒吉案让沙特陷入外交被动 前景难测
  • 迎接中国大变局到来,海外民运没有做好准备
  • 欧盟与意大利的预算对峙引发担忧
  • 退出《中导条约》中国呼吁特朗普三思而后行
  • 习近平南巡抵珠海 官员忧郁症坠楼消息引聚焦
  • “血染的风采”加战斗英雄 徐良也上访享规格和谐引唏嘘
  • 数千洪都拉斯移民挑战墨西哥和特朗普 继续北漂之路
  • 秘鲁检方威胁预防性羁押反对党领袖藤森惠子引关注
  • 记者卡舒吉遇害 美法沟通 土耳其将披露“细节”
  • 民企惧怕不散 习近平亲自写信安抚
  • 网络沙皇两面人鲁炜贪腐认罪不上诉未知从宽减刑否
  • 中美争抢影响 东盟轮流联合军演
  • 孟宏伟案波远 瑞银宝盛传不派高管出差中国
  • 巴西版特朗普波索纳洛总统选举人气冲天 民意多指逆天
  • 香港民主派被拒港珠澳大桥通车仪式
  • 中资苏门答腊建大坝 黑手长臂大猩猩栖地不保有争议
  • 台湾列车出轨重大事故 日本高铁厂家躺枪股市大跌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