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葛剑雄:提出“一带一路”战略是不懂历史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22日 转载)
    

    
    《政府工作报告》有个重要规划,就是“一带一路”的建设。“一带”指的是丝绸之路经济带,“一路”就是海上丝绸之路。这个规划提出后,一方面大家热烈响应,另一方面,好像实际动作也不多;一方面,得到有些国家的热烈回应,另一方面,也有些国家提出质疑,甚至认为中国是否要搞新“马歇尔计划”,搞扩张。
    
    我提醒大家,注意一下历史。很多问题,无论是经验和教训,历史上都出现过,至少可以成为我们未来发展的借鉴。另外,绝大多数人根本不知道丝绸之路的历史真相是什么,很多都是从教科书、影视作品或者新闻报道中形成对丝绸之路的概念的。
    
    历史上的丝绸之路,既不是中国人兴建的,也不是中国人推行的,而是境外对中国的丝绸有需要,才形成了丝绸之路。所以查中国的古籍,是找不到“丝绸之路”这个词的。1860年前后,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到中亚考察,提出“丝绸之路”概念。他结合考察情况,又对照中国历史,提出约在公元前二世纪,存在着这样一条丝绸之路。
    
    公元前二世纪,张骞通西域,开了这条路。但这如果仅仅是一条交通路线,在张骞通西域以前,早就存在了。比如说,公元前16-11世纪的商朝,在河南安阳发现的妇好墓里,发现的玉器就是昆仑山的和田玉,也就是说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存在着从新疆到内地的交通路线了。张骞通西域,是有向导的,并不是他开的这条路。张骞通西域不是为了贸易。当时汉武帝为了打败匈奴,他想派张骞去现在的阿富汗一带去跟大月氏联系,大月氏本来在燕山这一带的,后来是被匈奴赶过去的,跟匈奴有世仇,因此汉武帝希望能联合大月氏,联合夹击匈奴。但张骞被匈奴扣住了,一呆呆了十年,后来逃脱,来到大夏,找到了大月氏。但大月氏已熟悉了这里的生活,不想再打仗了。张骞呆了一年多,用历史书上的话说“不得要领”,就回来了。
    
    这时,汉朝已经打败了匈奴,张骞第二次出使西域,这次带了很多人,浩浩荡荡,也带上了中国的丝绸、金银财宝,沿途散给这些小国,巩固汉朝对这些小国的影响。后来中亚、西亚的人发现丝绸是好东西,然后把丝绸带到了罗马帝国。罗马那边有钱,但没有丝绸,所以有非常强大的需求。因为丝绸适合长途贩运,并且利润高,所以李希霍芬把这条路命名为丝绸之路。实际上中国历史上,从来没有为了贸易和利润开辟过这条路。这些历史现在有些人不清楚,还以为是中国人为了卖丝绸才开了丝绸之路。
    
    即使在这以后,中国也从来没有通过这条路输出丝绸。在这之后,每当有战乱,或者西方的需求变小了时,这条路也就不通了。因此从有了这条路后,往往是通的时间短,断的时间长。因为当时的自然条件恶劣,而运输代价是很高的。到了安史之乱,唐朝从中亚节节败退,一直退到长安附近,丝绸之路基本上不存在了,变成了中亚内部的一条路。
    
    而这时,阿拉伯人掌握了航海技术,到了广州、宁波这些地方。海运一通,丝绸之路的价值就没有了,因为海上运输量大,除了丝绸,还增加了茶叶、陶瓷等日用品。所以丝绸之路并不是始终都有那么多的价值。
    
    现在的形势和当时完全不同。
    
    现在建设“一带一路”的主要动力来自我们自己,如果没有对方的配合,没有对方的需求,这个经济带能建设起来吗?新疆外面现在是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如果这些国家没有需要,不跟你配合,你建得起来吗?他们就是需要,是不是只有从中国才能获得呢?他们的油气是不是只能卖给中国呢?
    
    所以说,因为历史上曾经有过繁荣的丝路经济,所以现在就一定能够复兴,这是错误的。比如我们已经在阿塞拜疆建了油管,但这油管还要通过中间的国家,如果我们还要跟更远的国家建立经济带,还是需要跟途中经过的国家和地区全面协调。还有就是要有双赢的思路,如何让对方有相应的需求,共同得利,而不是简单地复制古代的丝绸之路,再现辉煌。
    
    丝绸之路畅通的前提是中央王朝的统一和控制。汉朝没有控制中亚,匈奴人就会把路截掉,西汉鼎盛时包括今天的新疆,也包括新疆境外的巴尔喀什湖,这就能畅通了。东汉就出现了对西域控制三通三绝,三次畅通过,三次又断绝过。唐朝对西域的控制不止新疆一带,而是远到中亚,甚至西亚,所以可以牢牢地控制。我们今天要建丝路经济带,我们要不要有战略控制能力?一旦对方发生毁约或者动乱,我们怎么办?这里不是没有教训的。当初我们在利比亚援建那么多项目,2003年,我到利比亚亲自看了中国援建的输水管道项目,等到利比亚动乱,我们匆匆忙忙撤退,留下的被战乱毁了、被抢走了,到现在也不让恢复。我们现在怎么保证丝路经济带建设项目的安全,如何不因对方或中间的问题而损失?去年吉尔吉斯斯坦一批人闹事,我们200多辆集装箱卡车被抛在路上。我们现在建缅甸输油管道,已经建成了,如何保证它的安全呢?现在斯里兰卡政权更迭,不确定的因素就来了。
    
    我们国家一直强调不干涉别国内政,但人家干涉你的内政啊。如果我们的丝路经济带没有得到对方的认同,我们该怎么办?有没有预案。我们有没有促使他们向有益于我们的方向发展的措施,有没有安全的底线?比如美国的外交政策非常明确,保卫海外的交通线,很直接。
    
    我们如何确保丝路经济带的成果,维护我们正当的权利?
    
    我这次提了个提案,建议国家从现在开始建立“一带一路”的培训系统。现在连一些领导、专家都不明白,先对相关的领导、专家、企业培训有关“一带一路”战略的考虑、相关的历史背景,相关的政策等,在这个基础上逐步形成一套完整的东西,再由这部分人逐渐扩大到从业人员和公众。此外,还要多向公众包括境外的人解释,不能光搞些空洞、甚至是错误的宣传。比如我看到有幅漫画,画的是历史上的丝绸之路运了各种各样的物资,这是不可能的,运丝绸之外的东西是赚不到钱的。这样时间长了,就会对公众误导,也容易让境外的人产生“马歇尔计划”的联想。这不是偶然的,而是跟我们自己说的话有关。
    
    (本文经过电话采访,由葛剑雄先生口述,薛莉整理。葛剑雄为复旦大学历史地理研究中心教授,2008年当选为第十一届中国政协常委。)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4620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川普掐住了习近平的咽喉
  • 名著的改編
  • 穆罕默德不如自杀攻击者
  • 美军开始肃清华裔军人了吗
  • 中国需要一个少吃黄豆的运动
  • 统一心学-马克思主义与东方心学的完美结合(之二)
  • 土八路毛泽东只知国内不知国际
  • 我们的自由与未来就是出卖你们的自由和未来
  • 鐙鍙娇涓撳埗鍥藉閬垮厤杩呴熷穿婧
  • 战场经济VS市场经济
  • 妮与莹(诗)
  • 薄熙来、谷开来离婚消息中透露出的信息
  • 不去伊斯兰化就不能阻止新疆变成第二个叙利亚
  • 泥足的警察国家——从巴比伦到中国
  • 只有自食其力,没有低端人口
  • 川普模仿独裁者还是独裁者模仿川普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美军才是人民的军队
  • 王先强著作《天堂夢醒》三、拼命搏殺
  • 东海一枭主战容易主和难
  • 谢选骏“妄议中共”比“妄议中央”处罚更重
  • 独往独来习近平毫无招架之力川普将中国逼入死角
  • 谢选骏经济崩盘只会更加强化习近平权力
  • 李芳敏14400016他的惡毒必回到自己的頭上,他的強暴必落在自己的頭頂上
  • 曾铮中共在貿易戰中進退失據:誤判還是本性使然?
  • 谢选骏真冒险与假冒险
  • 点滴人生人生隨筆﹕我與大學的緣(九)
  • 曾铮兩份神韻捐款背後的故事StoriesBehindTwoDonationstoShenY
  • 东方安澜一个保安员的日常(七)
  • 张成觉永遠的安娜.卡列尼娜
  • 廖祖笙古老而又年轻的泰宁崇仁寺
  • 明暗經緯錄中國不等同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共產主義版本
  • 东海一枭新三权分立和元首的产生---儒宪微论之一
  • 谢选骏中国的崩溃与重建才是人类社会里规模最大的
    论坛最新文章:
  • 二胎税?中国学者生育基金构想遭网民批讽
  • 美国防部称解放军“或”以美国为打击训练目标
  • 金正恩谴责“敌对势力”对朝鲜的“卑鄙”制裁
  • 印度喀拉拉邦特大洪灾已致至少164人丧生
  • 中美经贸新一轮磋商即将展开引发关注
  • 厦航马尼拉机场降落时滑出跑道幸无人受伤
  • 中国P2P加速爆雷的宏观背景是经济增长乏力
  • 中国提议签署韩朝美中四方参与的终战宣言
  • 85℃事件 柯文哲指激化民族主义或变成尾巴摇狗
  • 回声报:华盛顿邀请北京共寻贸易妥协
  • 长生疫苗丑闻 吉林副省长等十几名官员被免职
  • 纽约时报:谷歌员工签联名信抗议重返中国
  • 日本首相安倍拟10月23日左右访华
  • 沼田干夫分会马英九吴敦义望移除慰安妇铜像
  • 首相访华前夕 马来西亚指控中国窝藏刘特佐
  • 高铁总站漏水已呈钟乳石 港铁还说“大致干爽”
  • 哪是自主研发 中国红芯浏览器被指谷歌山寨版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