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国运论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20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中国大陆是在纽约世贸大楼的废墟上,加入世贸组织的!这是多么诡异的一件事情。所以自那之后,共产党中国就再也没有释放过一个人到美国作为人权筹码。
    
    (一)
    
    国运,是指国家命运,或曰国运维艰(国家前途晦暗,发展困难衰退),或曰国运兴隆(国家前途光明,发展顺利壮大)。
    中国古代的周易预测学家们认为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都会产生一个“从无到有”而后再“从有到无”的“阴阳交替” 的周而复始变化过程,现代人把事物“阴阳交替”所产生的周而复始变化过程叫做事物的运动变化规律,中国古代的易学家们则把事物“阴阳交替”所产生的周而复始变化过程叫做事物的命运。当然,国家在前进道路上所产生的“阴阳交替”周而复始变化过程,就称作国运(外文名national fate,国家的命运)。
    
    出处与详解国家的气运。
    1、明 高启 《送张贡士祥会试京师》诗:“迩来国运属中圮,争慕死节羞生全。”
    2、明 胡震亨 《唐音癸签·谈丛二》:“言国运且衰,旦夕有愚智同尽之祸也。” [1]
    3、清 侯方域 《宦官论》:“夫 汉 之常侍,唐之中尉,何常不翦除於 操 温 之手,然而国运随之以亡。”
    4、马君武 《别英伦》诗:“王旗日出入,国运自盈虚。”
    
    相关成语
    
    1、国运维艰:国家前途晦暗,困难衰退。
    2、国运兴隆:国家前途光明,顺利壮大。
    
    国运由来
    
    中国古代的周易预测学家们认为宇宙间的万事万物都会产生一个“从无到有”而后再“从有到无”的“阴阳交替” 的周而复始变化过程,现代人把事物“阴阳交替”所产生的周而复始变化过程叫做事物的运动变化规律,中国古代的易学家们则把事物“阴阳交替”所产生的周而复始变化过程叫做事物的命运。当然,国家在前进道路上所产生的“阴阳交替”周而复始变化过程,就称作国运。
    
    中国隋朝的易学家们按照阴阳八卦九宫学术论断“国运”有九种,简称“九运”,依序分别是:坎卦主运属阳(在正北方)配于第一宫,坤卦主运属阴(在西南方)配于第二宫,震卦主运属阳(在正东方)配于第三宫,巽卦主运属阴(在东南方)配于第四宫,中央主运属太阴和太阳(在正中心)配于第五宫,乾卦主运属阳(在西北方)配于第六宫,兑卦主运属阴(在正西方)配于第七宫,艮卦主运属阳(在东北方)配于第八宫,离卦主运属阴(在正南方)配于第九宫,此九种“国运”周而复始循环往复变化无穷。其中,他们还规定每种“国运”的起止时间为20年,并且以隋朝仁寿四年(公元604年)甲子岁为第一种“国运”的初始时间,此后依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的次序周而复始变化轮回。另外,还规定走完一个“宫”的“国运”为一个小纪元,走完九个“宫”的“国运”为一个正纪元,走完三个正纪元“国运”为一个大纪元。
    
    中国古代八卦九宫预测学研究者认为,凡是“国运”卦属于阳的,便预示着“国运兴隆”;凡“国运”卦属于阴卦的,便预示着“国运维艰”。
    
    中国古代四柱预测学研究者认为八卦九宫预测学研究者对国运所总结出的20年一个“宫运期”规则过于笼统,于是又从四柱预测学的角度对每一个流年的国运也做了论述,其中论述流年国运的书籍有《玉匣记》等。
    
    《玉匣记》杂占篇中《占上旬丙子日》一篇对流年国运的论述是:“甲子丰年丙子旱,戊子蝗震庚子乱,惟有壬子水滔天,俱在正月上旬看。”这篇论文的意思很明了,就是要想知道流年国运,看看这个流年的正月上旬十日的“子”日所搭配的天干是什么就行了;如果是甲子日,就说明流年国运是欢庆吉祥的“丰收年”;如果是丙子日,就说明流年国运是雨水稀少的“旱灾年”;如果是壬子日,就说明流年国运是雨水充沛的“涝灾年”;如果是戊子日或没有出现子日,就说明流年国运是蝗虫或地震容易发生的“蝗震灾年”;如果是庚子日,就说明流年国运是战争易发的“动乱年”。
    
    例如:1、农历1912年正月“上旬”的初一日和农历1949年正月“上旬”的初六日都是“甲子”,预示着流年国运是欢庆吉祥的“丰收年”;结果,前者,孙中山于1912年在南京宣誓就职临时大总统,宣布:建立中华民国,废除满清政府的宣统纪年,定1912年为民国元年;后者,毛泽东于1949年在天安门城楼上向全世界人们宣告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废除政府的一切法律。2、农历1976年正月“上旬”的初六日是“戊子”,农历2008年正月“上旬”没有“子日”,预示着流年国运是蝗虫或地震容易发生的“蝗震灾年”;结果,前者1976年发生唐山地震和周朱毛死亡,后者2008年发生汶川地震和改革开放时代(“后三十年”)终结。
    
    中国的民间传说的智者预言和西方的玛雅预言等神秘文化有异曲同工之妙,其中针对国家前途命运所做的流传最广、知名度最高的中国古代十大预言有姜太公的《乾坤万年歌》、诸葛亮的《武侯百年乩》和《马前课》、步虚大师的《步虚大师预言》、李淳风的《藏头诗》、李淳风和袁天罡的《推背图》、黄檗希运的《黄蘖禅师诗》、邵雍的《梅花诗》、刘伯温的《金陵塔碑文》和《烧饼歌》。
    
    明朝作家罗贯中所写的《三国演义》第一回:“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周末七国分争,并入于秦。及秦灭之后,楚、汉分争,又并入于汉。汉朝自高祖斩白蛇而起义,一统天下,后来光武中兴,传至献帝,遂分为三国。”
    中国历史学家们普遍认为中国的国运是“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朝代(统一国家时间在百年以下的政权称为“代”,统一国家时间在百年以上的政权称为“朝”)迭相统一,列国(国家没有统一时期的政权)纷争割据”。也即按照朝——列——代——朝——列——代——的顺序循环往复。
    例如:周朝(统一时间前1046-前770年,总计276年)——春秋战国(割据时间前770-前221年,总计529年)——秦代(统一时间前221-前207年,总计14年)——楚汉之争(割据时间前206-202年,总计4年)——汉朝(统一时间公元前202年-公元220年,总计422年,其中“王莽篡汉”于公元8—23年改“汉”为“新”称帝15年,汉朝统一时间实算总计407年)——三国两晋南北朝(割据时间公元220-581年,总计361年)——隋代(统一时间581-618年,总计37年)——唐朝(统一时间公元618-907年,总计289年,其中武则天于公元690—705年改“唐”为“周”称帝15年,唐朝统一时间实算总计275年)——五代十国(割据时间公元907-979年,总计72年)——宋辽夏金元(割据时间公元979-1279年,总计300年)——元代(统一时间公元1279-1368年,总计89年)——明朝(统一时间公元1368-1644年,总计276年)——李自成大顺时代(统一时间公元1644-1644年)——清朝(统一时间公元1636-1912年退位帝制结束,总计276年)——中华民国时代(统一时间公元1912-1949年,总计37年)
    
    (二)
    
    “病随国运论”(2011-07-19乾坤坎离的博客)报道:
    
    清代名医徐大椿著有一篇文章,名为“病随国运论”。核心意思是:国运不同,对疾病的治疗角度也应该不同。最后就有一个结论是:不考虑生活的时代而墨守旧制为病人治病,可能就把病人害了。“不知天时国运之理,误引旧说以害人也。故古人云:‘不知天地人者,不可以为医’。”
     徐大椿认为:好医生为病人治病,会考虑国运盛衰的因素,当处在国运昌盛的时候,人们容易养尊处优,生活条件会比较好,补养可能会过度,因而“以苓连知柏,挽回误投温补之人”,(黄)苓、(黄)连、知(母)、(黄)柏都是清热燥湿的苦药,盛世的生活是甘甜的,所以用苦来中和甘甜;国运衰败的时候,人们的生活状况也会受影响而不佳,因此“以补中宫,健脾胃,用刚燥扶阳之药为主”。进一步讲,人与国家处于同一个大的“宇宙时空”点上,即大的气场是一致的,有同一的虚盈进退、清俗从违,因而对应着相同的“寒暖燥湿”。当人处在火热的世界、沸腾的生活,人往往应该去找一找“清静无为”。
    徐大椿生活的年代时值“康乾盛世”,因此徐大椿说:“(康雍乾)本朝,运当极隆之会,(康雍乾)圣圣相承,大权独揽,朝纲整肃,惠泽旁流,此阳盛于上之明证也。又冠饰朱缨,口燔烟草,五行惟火独旺。故其为病,皆属盛阳上越之症。数十年前云间老医知此义者,往往专以苓连知柏,挽回误投温补之人,应手奇效,此实与运气相符。近人不知此理,非惟不能随症施治,并执宁过温热,毋过寒冷之说。偏于温热,又多矫枉过正之论。”
    我们现在也是处于国力迅速增长,国运昌盛的时代,人们的生活水平除去偏远贫困地区以外,无论城乡都是比较好的状况,按道理说,营养已经很丰富了,但是看看报纸电视里的广告,人们的意识依旧是补!补!补!对谁好就给谁“补钙补铁”,就要讲“补锌是关键”;家里家外的餐桌上,到处说着的都是“补这补那”,嘴里嚼的,货架上摆的,送礼拎的,全都是补品。这可能就算得上“近人不知此理”,“误投温补之人”,便宜的萝卜黄瓜不杀人,而名贵的人参却能杀人。其实,现在的情况真正需要是身心都应该清淡一些。另外要考虑的是远毒和排毒。饮食很容易就过于油腻,生活的环境也是污染严重、毒素不少。
    
    刚刚进入了伏天的头伏,下面这段话对大家来说应该正好是个提示,“如中暑一症,或有伏阴在内者,当用大顺散、理中汤。此乃千中之一,令则不论何人,凡属中暑,皆用理中等汤,我目睹七窍,皆裂而死者,不可胜数。”
    (注释:理中汤是由人参、白术、炙甘草、干姜等组成,治疗脾胃虚寒症,自利不渴,呕吐腹痛,腹满不食及中寒霍乱,阳虚失血,如吐血、便血或崩漏,胸痞虚证,胸痛彻背,倦怠少气,四肢不温。现用于急、慢性胃炎,胃窦炎、溃疡病、胃下垂、慢性肝炎等属脾胃虚寒者。)
    
    “终日遑遑,总没有一时闲荡。严冬雪夜,拥被驼绵,直读到鸡声三唱;到夏月蚊多,还要隔帐停灯映末光。只今日,目暗神衰,还不肯把笔儿放轻”。
    ——清 徐大椿
    
    【徐大椿(1693—1771年),原名大业,字灵胎,晚号洄溪老人。徐大椿自幼习儒,旁及百家,聪明过人。年近三十,因家人多病而致力医学,攻研历代名医之书,速成深邃。悬壶济世,洞明药性,虽至重之疾,每能手到病除。】
    
    (三)
    
    网文《论国运的转移》(所见略同 2018-03-03)说:
    
    人类历史上第一次有“国”这个概念的,或曰“城邦”,是五千多年前在当今的伊拉克境内的美索不达米亚平原。然而地球人都知道,伊拉克现在是什么境遇。那运早不知道转哪儿去了。人类都知道祭奠自己的祖先,然而对于孕育了整个人类文明的幼发拉底河与底格里斯河流域的这片土地,这个共同的祖先,却再无问津,人类的忘恩负义可见一斑。
    其实,本质上,是因为这两河流域发源出来的这个文明,本身就具有这种相忘的属性。人性通过文明得以显发,那它自然要到处去显发,而不会守着祖坟。而它到哪里去显发,哪里就会呈现出繁荣的格局。所以国运,不在于曾经怎么样,而在于现在在你的一国之体内的人,是否还能够呈现出一种感召大运的结构。
    不光是两河流域,曾经的古希腊、古罗马、古埃及、孔雀王朝、奥斯曼帝国,甚至连成吉思汗都带着北方蒙古风光了一把,其国运或以知识之光而猛照,或以铁蹄之力而猛摧,但最终都仍然归于灰土,只是在历史上留下个脚印而已。其根本原因,就在于他们不懂得国运的感召和萌生机制,不能正确看到现在之运到底是基于何等因缘,并自以为能凭借一己蛮力就能把这运给留住。
    这种因缘,有大环境的,也有小环境的。但无论环境是什么,最终一定要迸发出一种结构,体现在人的性格和社会风貌上。比如唐朝那种奔涌豪放、傲视古今。有人要说,这种傲视的性格来源于生产力,同时也是国家综合实力提高的结果,如果连饭都吃不饱,何来傲视。然而,本文要提出的,正好相反,硬气是因,实力是果。一个人,一个社会,如果不先彻底从精神上站起来,平等见于世界,是不可能结出实力之果的。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即使再是落魄,也应有其硬气。你看那马克思,连饭都吃不饱,其作品中的思想力度却足以翻腾江海,颠倒星辰。众所周知,有点底子就发威,没有背景就怂着,是奴隶的行为。奴隶即使有了实力,也是奴隶的实力,照样是无法开创大唐盛世的。
    每一个盛世,都会在文化上留下一个结果。金字塔属于古埃及、哲学属于古希腊、百家争鸣属于春秋战国、佛法属于古印度、易经属于周朝、中医属于秦朝以前、诗歌属于唐朝、词曲属于宋朝、古典音乐属于欧洲、武士文明属于古日本、文艺复兴属于意大利、后现代哲学属于德国、全球无脑科技大发展属于美国。有些时代,虽然在经济上被定义为乱世,然而正因为有以上事物的出现,站在整个人类历史长河的角度,我们应当定义其为盛世。比如民国时代,各种大咖级思想如涌泉发动,让西南联大的临时校舍里,无视头顶日军战机的飞过。
    然而最无奈的,就是这运的转移。因为它必然转移。如同唐诗之运,其兴衰都有它自己内生的因素,当它转移了就是转移了,哪怕你现在倾尽全力,动员全世界的人去写唐诗,也仍然写不出那个时代的高度,原因就在于这个运已经没有了。同样,你再是动员全世界都去写古典音乐,也不会再有贝多芬莫扎特那个时代的高度。我们只不过是在这些文化的高度所照射的阴影下,亦步亦趋地模仿着,并且当这种模仿式学习和因此而发生的创造式学习积累到足够的时候,才会突然有某一类全新文明的薄发。
    那么你要问,我们现在处于什么时代?首先我们还处在美国主导的这一纪里,其次这是个消费的时代。当我们正在写着唐诗、学着古典音乐、念着佛经、操持着科学,我们不过是在消费着唐诗、消费着古典音乐、消费着佛经、消费着科学,而只有极少人能从这种消费中深入到其本质,为下一波文明的大爆发做出厚重的积淀。可以说,目前的文明由这样一种消费做为燃料,驱动科技无脑式大发展,也就是当前世界的美国模式。
    让我来举一个消费的例子,让大家可以看到“消费”这个模式在当前世界究竟有多强大。首先,由于无论文明之运,还是强大的国运,都不断在世界上转移,所以造成了上文所述的某一种文明或强大在某一阶段只属于某一个地方或国家;其次,正因为这个地方或国家得了这个文明暂时辉煌的硕果,于是就到处宣传其文明的伟大复兴-当然也真实想要做到。最近公开宣布过的,我们耳熟能详的,就已经有中华民族要伟大复兴、以色列要伟大复兴、沙俄要伟大复兴、丹麦要伟大复兴、土耳其要伟大复兴、阿拉伯要伟大复兴、意大利要伟大复兴、法兰西要伟大复兴、印度要伟大复兴,甚至连挪威这样的小国也喊出过类似的口号,还有连ISIS也打出伊斯兰文明伟大复兴的旗号而行恐怖主义之实;然后,基于以上这些各种各样的伟大复兴,都必须要拿出可以伟大复兴的资本,于是古代那曾经强大过的国运或文明之运被翻出来,造成了实际上是对这些古代伟大历程的消费。
    正由于上文所述历史之运不断在各国流动,造成了“谁还没有点能拿得出手的历史呢”的现象,于是,历史被消费着。我们看到,消费的力量是如此强大,真实的情况是,我们并非在创造伟大文明,我们只是在对伟大的古文明进行消费。目前任何一个喊出要伟大复兴口号的国家,都概莫能外。
    然而这里面真正的密码,在于消费带来的传播性。不消费,则无人知道,或再是光辉灿烂的文明成果,靠它自己的光芒,都无法传播得既频繁又广远。而全球性的大消费,造成我们可以知道很多本来可能没有机会知道的东西,但又必须要越过消费的这一大坑,而直达宝所。比如说,如果没有对佛经的消费,你是不可能听说一些深奥义理的佛经的,然而既然听说了,又有99%的人会直接掉入消费性的佛经里,而非顿超直入,达于其意趣本身。或者,如果没有对科技的全球性大消费,你也不可能听说那么多的引力波、黑洞之类的东西或奇怪的理论,然而同样,大多数人也只是停留在这个消费的阶段,辜负了消费本身所带来的信息真核,而愿意下大苦功,从那基本物理理论入手,去把那波那量子最终整清楚。
    所以本公众号一直提倡在这样的大消费环境里进行直达宝所的学习,必须通于其学科内核,而非只徘徊在消费的门边。这样一种行动,就如同斯坦因当年敦煌劫经一样,世界的资源大门敞开着,让你大捞特捞,以存储下一个时代可供腾飞的资粮。不捞的,都是笨蛋。我看杨振宁2004年在清华的大学物理课程的youtube视频,每课也就只有几十个观看量,对如此珍奇置之不理,跑去apply这风口那风口,殊不知这些风口都是消费之浪在不同时机下的波动,比如对道家道术、纽约资本主义风骚和福尔摩斯风格的三大消费一整合就可以搞出一部王宝强主演的《唐人街2》,然后票房几亿几亿的,而命脉根本不在这里,能抓住本公众号所说的这些结构性的东西,那风口啥的要多少有多少。贫女宅中无价宝,却将小秤买他金。这是随波、逐浪,而本公众号提倡波随、浪逐。
    
    消费之浪其实也是一运,但也可能产生副作用,将人附着其中。务必要驾此一运,深入其里,下一番苦功,然后出来。若一国有无数的人投身于这样的行动,那么最终才可能真正感召超级大运,而国运昌隆。非那些光喊着要光复古文明、而实则只是在消费其古文明的国家所能比。人类都走过五千多年的文明了,谁家还没点古文明古辉煌之类的?撞大运也撞到了。而那古代之所以有这样的辉煌,也势必经过了上文所述的这样一个过程,否则,那意大利随随便便就文艺复兴了?人脑袋都进水了,突然就科学文化大发展了?
    一国之运如此,一个人也是一样。二运本是牵连。没有苦功,哪得梅花之香。本公众号生活中看很多人求运求财,都是不得要领,乱来一气。有的短期虽然求到了,但耗费和透支了自己生命中的能量。大年初四源深路上那道观里求财神,冒着雨还人山人海,而有几人得其来年之运;最近一期经济学人杂志报道韩国年轻人塔罗牌和各种巫术问卜生意崛起,然而也只是prophet的profit, 非问者所得,同时也是经济萧条的征象之一。运非求来,而是感召。上海崇明那著名的通灵大师“小手”,每天天不亮门口就已经排起了长龙,而他看一个诊只收10元钱,而且无邪还不收,10元退还,只有真正是邪魔所致,才收10元化解。按理说,以他这样的水平和声名,收一千元、一万元都会络绎不绝,但他为什么不?因为他既能通灵,必知因果,也必知其人生的使命,不会随便透支。一个人一生之运,并非求来,而是感召而来,感召的前提,是大下功夫,真正去洞悉自然、洞悉宇宙、洞悉自己,成为一个真正的人。那种种伟大的文明,无论是科学还是中医,都从这样的社会整体性精神而来。真正有本事之人,反而对“运”这一事,不是那么在乎了,真正有本事的国家也是如此。是以了此硬气+苦功的机理,如神珠在手,永息弛求,而福运自至。
    之前有读者反应本公众号文章太过艰深,所以本文就虽然是个复杂的题目,但是都用大白话来表达。而且也是在国际长途飞行的飞机上随手写就。为了给这全球性的大消费增砖添瓦,本公众号现在也开始吸进千江脏水,全球到处飞行,不一定每篇文章都能精心写就。再者,本公众号愿决此甘露天池,然而也不一定人人都能尽尝妙味,有些人甚至不能读,否则反而翻成毒药。所以就让能契合者契合吧。那不能契合者,最好回去喝一口幼发拉底河或底格里斯河的忘泉水,返文明之祖籍,忘国运之发动。
    
    (四)
    
    有人说:我们世界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历史的进程。这只看不见的手,现在操控的方向是东方,所以中国会常常撞大运的。人类的希望在东方。
    
    谢选骏指出:确实的,自从二十一世纪以来,中国好像时来运转。1994年我刚来美国的时候,有位1950年代从中国大陆辗转逃窜出来的华人教授,先在欧洲拿了学位,后到美国谋得职位,再去台湾娶了老婆,历尽沧桑,圆滑老到······他对我说,“你们的文化反思都是书生之间,中国之所以积弱不振,都是因为运气不好,仅此而已。”后来的事情,好像证明了他的“文化无用论”。2001年的九一一恐怖袭击,给中国送来了好运——中国因此得以加入世界贸易组织,美国当时渴求中国成为美国的盟国。钻进地洞几天不敢露面的小布什总统,终于做出了这一攸关世界命运的重大决定!由此可见,让中国撞上大运的手,不一定就说“世界背后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操控历史的进程”。显而易见,中国大陆是在纽约世贸大楼的废墟上,加入世贸组织的!自那之后,共产党中国就再也没有释放过一个人到美国作为人权筹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403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黄家驹刘卓辉的《长城》这样悼念六四屠杀
·谢选骏:为什么“主席不如君主”
·谢选骏:诺贝尔和平奖就是诺贝尔死亡奖——达赖喇嘛千万不能回家!
·谢选骏:英国不过是美国一州——英国女王才是狗
·谢选骏:秦永敏死到临头了
·谢选骏:德国企图利用刘霞窃取世界领导地位
·谢选骏:用极端主义对付极端主义
·谢选骏:刘霞从中国政府的人质变成德国政府的人质
·谢选骏:潘多拉的盒子就是子宫
·谢选骏:纪念六四30周年——六四屠杀导致苏联瓦解
·谢选骏:起来吧伯爵,伟大的事业在等待着你
·谢选骏的“战场经济”是一个科学总结
·谢选骏:贪官群体愚公移山见了蚂蚁国主马克思亡灵
·谢选骏:向制造假新闻的人致敬
·谢选骏:魏斐德是条狗
·谢选骏:中国人喜欢凑热闹
·谢选骏:中国需要研究如何结束百年革命
·谢选骏:爱因斯坦确实是苏联特务
·谢选骏: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潮
·谢选骏:1989年的绝食动议来自于文革经验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