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地球村下难民和移民来了怎么办?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21日 转载)
    地球村下难民和移民来了怎么办?


    被美国边境执法官员关进笼子里的非法移民儿童路透社图片
    
    【要闻分析 】 : 自2015年起,由于叙利亚内战加重及恐怖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迅速崛起,导致数以百万计以叙利亚人为主的中东平民背井离乡开启了逃亡之旅,以欧盟为框架的欧洲各国遭遇了自二战结束以来最为严重的难民危机。然而在近3年后,正当入欧外国公民人数较危机高峰期呈现明显下降趋势,由“水瓶座号”地中海难民救援船申请停靠意大利等国反常遭拒,所引发欧洲各国之间就难民收留问题的外交摩擦和相互指责则显露出欧洲难民危机远未结束,欧盟体制本身的存在也正在受到该问题的严重冲击。
    
    最初出于人道主义援助等因素考虑而做出欢迎难民决定,并受到当时世界多方赞誉的德国总理默克尔当下,也面临着来自盟友基民盟要求更加严管非法移民的最后通牒,及德国现政府或因而此垮台的危机。另在美国方面,刚刚宣布退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特朗普则奉行与默克尔,在处理外来外国人口问题上截然不同的政策。为了坚决履行其竞选承诺,他也罕见的以执行法律的名义下令,将在美墨边境把数千名移民和儿童与父母强行分离,引发国内外舆论哗然。
    
    他在此前还不忘有违国际惯例,及干涉他国内政的嫌疑,通过推特向因难民问题处于困境的默克尔发起新一轮的攻击,目标直指德国执政联盟濒临反目,特朗普称:“德国人民正在反对他们的领导层···德国的犯罪率大幅上升。欧洲各地犯了大错,让数百万人如此剧烈而暴力地改变他们的文化!” 与此同时,在西方左右派政治领袖为这一问题争论不休时,各国民众之间特别是西方接待国选民中自身看待这一问题的观点也存在着尖锐的矛盾和分歧。
    
    而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无论是移民还是难民,外国人口流入他国将继续成为全球主要面临的挑战和应继续得到突破的全球化下的瓶颈性问题。首先毋庸置疑的是,目前各国政府对在自家门口前,谁是受到国际法保护的难民和谁是应受到阻止的非法移民各持一词,特别是对于那些来自非叙利亚等,国内困境被广为人知的国家但同样遭遇迫害的人来说,他们的庇护申请则通常会遇到更多问题。从法律角度来讲,这则是由于国际社会上一次对公认的难民定义做出修改,已经是半个多世纪前的事情了。而以1951年《关于难民地位的公约》和1967年《难民议定书》为基础,作为对离乡者是否系难民和在外国申请庇护的判断,其框剪已远远脱离了当下这个全球化的世界。
    
    上述公约主要针对遭到人为政治迫害、出于畏惧不愿受到本国保护的人群。但诸如由天灾、战争或其他社会经济因素所迫使出国的流民严格地说,并不能受到上述国际公约的保护。因此,全球144个相应缔约国,也无需向他们提供包含身份证件和居住权,及受到接待国正当法律程序审判等公约规定的权利。然而,世界却在稍后的51年中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各种问题和危机的引发,也不再是国家性甚至区域性所产生的。举例来说,在全球化的框架下,一个住在墨西哥南部农民的竞争对手不再是当地的村民,而是在边境另一边早已完成机械化的美国农民和跨国食品公司。
    
    在传统生存手段收益无法满足家庭需求后,像这样的人就会看到边境另一边那里的人们过着富足生活,而做出成为非法移民入境美国的决定。这样的人虽然根据国际公约和美国法律不能满足在美国成为难民的标准,但这不能否定全球南北巨大贫富差异,及全球贸易供应链跨度过大,造成发达国家以消耗发展中国家生态、人力和经济资源满足自身需求为模式,并给当地人造成恶略后果现象的普遍存在。
    
    这还尚未考虑自然灾害、战争等因素,及应由发达国家承担主要责任的全球气候变暖正在及将会在未来给气候变化防治薄弱国家,同样通常也是移民来源国们所造成的伤害。因此,如若希望从法理上解决在当下对难民和移民定义的分歧,并将他们的对应人群应对新兴挑战进行现代化,各国就必须在国际层面取得新的共识。
    
    而这则在现如今,全球政治方向大多“右转”,诸如特朗普,欧尔班等反移民斗士掌权的情况下则显得近乎无望。与此同时,由于西方国家领导人大多都受到选民投票的约束,国内宪法又保证反对声音的合法存在,就算有限度支持接待外国人的政治家则必定会面临右翼民粹主义和反对选票的冲击。而特朗普们则可以要么以谴责难民或移民,来掩盖其他国内重大经济和社会问题,要么通过在民间造势获得认可,并采取极端的办法将他们挡在国门的墙外。
    
    然而,无论是理性接待还是消极驱赶,都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难民和移民问题的出现,例如德国政府此前与土耳其达成的缓冲难民就地接待协议,性质上也不过只是在特朗普建墙基础上的缓兵之计。排除国际公约规定下的难民人群不算,对于西方社会和甚至包括中国等其他尚未受到这波难民潮冲击的国家来说,如何从根本上解决难民和移民的来源,及其所需的政治意志和各项投入、现有对应政策改革则应是各方接下来必须讨论和努力的焦点之一。
    
    法广RFI弗林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1174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欧洲难民潮的障碍:文化冲突与求业
·艾未未用行为艺术演绎欧洲难民潮引关注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喜樂島」要為台灣人民做什麼?
  • 没有大一统就没有同胞了
  • 长痛歌(订正稿)第廿一章这是改造机关 
  • 燕影箭踪
  • 1991—2017年是冷战的休战期
  • 郭知熠的歪诗:冬天
  •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 中国军队国家化PK党指挥枪
  • 华人大众喜欢嗡拥属于羊群社会
  • 毛泽东早就变节过了
  • 專訪袁红冰教授逐字稿之〈一〉
  • 红色美国的崛起
  • 阿里巴巴涉嫌恐怖主义
  • 亞太政治哲學文化出版社簡介
  • 越战失败才有冷战的胜利
  • 共产党中国不是西方的亲儿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科学家不能入党做官
  • 遇罗锦五赞翊浩及建言
  • 魏紫丹长痛歌(正订稿)第廿四章“你是要组织,还是要右派?”
  • 谢选骏国民党执政(中华)人民共和国才有希望
  • 喻智官续写被腰斩的伤痕文学
  • 天路灵语活水周报(第204期)
  • 谢选骏毛泽东比汉奸秦桧还要汉奸百倍
  • 陈泱潮17.11.基督徒不能重蹈法利賽人罪錯覆轍,妄加詆毀【永遠的
  • 祷告中国陆祀诗歌(2018年9月)
  • 陈泱潮17.10.聖經非常例外地反復强調上帝【應許之子】,一直貫穿
  • 谢选骏马云自组黄埔军校自取败亡之道
  • 藏人主张「曹長青現象」給自由台灣造成傷害的第一點
  • 魏紫丹长痛歌(正订稿)第廿三章三顶帽子 
  • 邱国权秋念:“知青安置费”四位数有依据吗?
  • 金光鸿治国为政,谦虚好学为先
  • 谢选骏暴力革命的活教材
  • 陈泱潮17.9.聖經若不發展到恆約【聖靈完成教化】階段,基督教就
    论坛最新文章:
  • 北京否认有国家落入中国的债务陷阱
  • APEC:彭斯与习近平两次“坦率”交谈
  • APEC峰会:中国官员强闯巴新外长办公室被阻
  • APEC峰会未能就首脑宣言达共识
  • 法国总统的民意支持率跌到新的低谷
  • 中美对抗格局下欧洲如何选边站队?
  • 中美不和谐基调笼罩国际舞台
  • 拥有港永久居留权纽时记者继任FCC马凯遗缺
  • APEC峰会安倍在中美之间左右逢源
  • 沪“司法教父”贪污判终身惟多个证人离奇死亡
  • 中美洲“大篷车移民”抵达美墨边境
  • 面临4项非礼控罪港刑事检控官传患忧郁跳楼
  • 陆教育政治挂帅幼稚园老师也须坚持习思想
  • 法国28万“黄背心”上街抗议油价高攀
  • 张艺谋首提名金马就夺奖 感谢巩俐评委给他荣誉
  • 无国界记者吁释放两名中国遭判刑的财经记者
  • 《费加罗报》:习近平计划访问朝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