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赵昕:中共政权是如何编造六四反革命暴乱谎言欺骗天下的?!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6月06日 来稿)
    
    我叫赵昕,八九年参加学运时,只是一个普通的大学中文系三年级学生。可是,就我这样的一个毫无军事常识的普通大学生,竟然都被中共诬陷为“暴乱组织头目”,全国第一批内部通缉。
    

    当时被中共政权虚假宣传和全国通缉的,有所谓的三大暴乱组织:飞虎队(参见宋书元相关文章)、义勇军、敢死队,其中义勇军的创始人就是我。
    
    一九八九年,约五月二十三日午后,天安门广场上,突然掀起了一场极大的狂风暴雨,我与一群云南籍为主的各校大学生,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北边中部,一边躲雨时一边感慨:要是再出一个蔡锷将军,兴起护国义勇军,像当年讨伐袁世凯复辟帝制一样,讨伐违宪戒严邓小平李鹏,那就太好了。
    
    这想法突然如火一样,在周围同学中传播开来。即使是在瓢泼大雨之中,即便同学们手无寸铁,头上只是顶着一块薄薄的塑料布。
    
    雨后我们就立即实施,开始去采买颜料布条之类,在天安门广场上就书写横幅布条旗帜,数百人打着“护国护法义勇军”旗号游行,每个人头上,都戴着一个“护国义勇军”的布条,期望以此唤醒国人军人,发动第二次护国护法运动,奋起组织义勇军,讨伐盗国专制集团。
    
    当时,人们甚至寄望于人大委员长万里。期望他回国来召开全国人大紧急会议,反对戒严罢免李鹏。所以,在五月十九号戒严之后,一片凛冽肃杀之中,人们期盼中共体制内部分裂,出现像蔡松坡先生一样的“护国大将军”,就完全可以理解了。没想到,万里直飞上海后就没有动静了,万里无声。
    
    而我们这些义勇军同学们,仅仅只是围绕着天安门广场附近游行示威了一次,总共也就两个小时左右,这就被打为暴乱组织 !而且,竟然还是三大暴乱组织中的第二位置。
    
    我也因为被同学们写了一个绶带挂在胸前,封为“护国护法义勇军第一军军长”,并带领大家以护国护法义勇军的名义,绕着天安门广场游行示威,与大家一起高喊口号,呼唤现代蔡锷将军再现,直接击中共匪最惧怕之处。在六四大屠杀之后,就立即被中共以“暴乱组织头目”名义,进入了中共政权第一批的内部通缉黑名单。在我的家乡云南,只要是有我家亲戚朋友的地方,都被布置了抓捕监控,不管是在哪个地州。当然,这些都是我后来才了解情况的。
    
    加之,当时我又是外高联东北区执行委员,纠察总指挥,分派了很多纠察队去北京各处堵截军车军队,六月一号又亲自在周锋锁主办的学运之声广播站向全体广场同学喊话动员,之后又带领两千多同学到北京公安部门口,与韩东方等工人纠察队一起,营救北京工自联三个被抓捕领袖:沈银汉、钱益民、白东平。在与韩东方、程晨等一起进入公安部大楼谈判后,最终成功救出三工人领袖。于是,暴乱组织领袖,又堵截军车,又围攻公安部,一个完全符合基本条件的暴乱组织者,再被他们栽赃陷害之后,新鲜出炉了。
    
    而事实上,当时我带领护国护法义勇军游行示威时,根本就没有任何一点武装暴乱的意思,最多就是寄望于其内部出现分裂,其军人能够觉醒,如蔡锷护国大将军一样救国护民于危急关头。
    
    即便是在我组织的义勇军与外高联纠察总队内部的核心团队:铁血团(只有不到二十人),绝大多数同学,也只是赞同我的主张,同意在必要之际,在一块大大的白布上,用自己的鲜血写上“我以我血荐轩辕”七个大字,一起撞死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以比绝食更进一步的牺牲自我的方式,唤醒民众,搏得最大的生机与转机。
    
    记得当时游行示威,我带领义勇军喊口号时,还曾经用云南话,喊出:“云南名菜,汽锅李鹏;云南名菜,过桥李鹏;云南名菜,罢免李鹏”等。义勇军同学们也笑着跟我一起用云南话喊,当时的气氛虽然紧张之中热烈,但是也不无幽默风趣轻松。可以说,真正一点暴戾的情绪也没有。即便有,也仅仅是准备以自我牺牲的方式,以自己撞死在人民英雄纪念碑上的方式,实现我以我血荐轩辕。
    
    就这样,被“暴乱组织头目”后,我被抓进了秦城监狱。先是被作为重犯,一个人单独关押在秦城监狱204号K字楼的二楼中部的一个大监号。后来在八月的某一天,监号大门洞开,又带进来三个三十多岁的黑手。正当我大喜过望之时,却又把我带到了一楼,又是一个人关押在十二号小号,长达三个月。孤独寂寞中,我有一次苦闷难抑,突然放声大喊:“管教,再派一个暴徒来陪我吧!”于是,中央美院的赵少若,民主女神像策划实施人,才被押进来陪我监禁在一起。
    
    这事,被关押在同是小号六号的王丹,写在了他的秦城回忆录中。记得他的同号庞梅青回忆,王丹也是经过抗议,才摆脱单独关押的困境的。
    
    后来,中共政权胡编乱造暴乱故事编不下去了,在我这也审查不出什么暴乱的实质来,我才在中共自己“反革命暴乱→政治动乱→政治风波”的一次又一次改口欺骗中,极为侥幸地逃脱了,作为一个“反革命暴乱组织义勇军”头目,可能的极为悲惨的命运。
    
    以前在想起这些事情的时候,实在是太痛苦不堪,不愿意写,也不愿意回忆。如今,袁世凯二世已经实质性复辟帝制了,不知蔡锷护国大将军何时才能复活重生,率领护国护法义勇军,解救中华民族于危难之中?!
    
    赵昕于一九八九民运,六四大屠杀二十九周年纪念之余,手机草就。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1114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鲍彤为何装睡胡说六四屠杀是邓小平一人主导
·高洪明:今年六四事件29周年有感
·纪念“六四”,吹响民主革命的号角
·虽因六四遭软禁但肢体们依旧前来学圣经 /徐永海
·张英:岑建勋开心见到烛光对杯葛没六四情怀打比喻
·栗奇程:谁先说出六四是邓反动政变的?
·胡平:坚守希望——纪念「六四」二十九周年 (图)
·刘晓波:“六四”祭(诗十首1990-1999)
·高洪明:今日中国官方为啥不给六四事件平反?
·张英:香港黄雀达人朱耀明牧师六四29周年入狱前回望笑谈“黄雀”
·严家祺:悼念「六四」29周年和纪念赵紫阳诞生100周年 (图)
·高洪明:六四抗暴英雄群体,人民不会忘记你!
·纪念六四29周年
·高洪明:六四事件今日中共仍欠人民一个真相追责赔偿!
·八九六四英烈 殉国已是29年 /王玲
·斯人已逝,正义未到:纪念逝去的“六四”代言者 (图)
·林海:悼念六四拒绝谎言
·浅谈纪念“六四”活动方式 (图)
·因六四敏感日我今日开始被上岗不能出家门了/徐永海
·高洪明:六四一日不平反,我就年年为六四平反呐喊!
·纽约纪念六四大会:国际环境已变 民运必须抓住契机 (图)
·秋雨教会六四祷告遭驱散 十多人被警传唤 (图)
·秋雨圣约教会纪念六四祷告被驱散 十多人被警传唤
·六四当天,湖北访民李树南天安门广场散步 (图)
·“六四”为国家祷告:四川秋雨圣约教会17人被抓
·“六四”敏感日中国多人失联被抓,网控加强 (图)
·六四当日异议人士沈良庆遭合肥警方传唤 (图)
·中方指责美方六四声明 干涉内政 (图)
·张林:赵紫阳不可能像叶利钦振臂一呼/纪念六四29周年
·六四近三旬 流血让政治改革也成了禁忌 (图)
·“六四”敏感日中国多人失联被抓网控加强
·六四周年祭:封杀回避能让人遗忘吗? (图)
·中国人权声明:国际社会必须支持天安门母亲,敦促中国当局承担六四镇压责任 (图)
·王丹在美纪念“六四” 成立智库“对话中国”
·六四敏感日微信红包禁发89.64 疯狂网控 (图)
·封杀特定微博、禁发红包 中国网络严控六四相关信息 (图)
·民生观察声明:在“真相、赔偿、问责”下昭雪“六四”惨案
·各地华人纪念六四 新生代“快闪”加入 (图)
·“六四”敏感日中国多人失联被抓 网络控制明显加强 (图)
·蔡志国等六访民唱歌纪念六四/视频 (图)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2/2) (图)
·六四戒严部队士兵张世军口述当年进京过程(1/2) (图)
·六四前赵紫阳在天安门广场对学生发表讲话完整影像
·方政、杨建利回忆六部口事件 吁勿忘六四 (图)
·六四纪念日来临 谁在心惊肉跳 (图)
·高洪明:六四纪实:我的目睹耳闻
·张博树《中美俄三国演义》13:六四屠城及美国的反应
·六四屠城秘辛:副总理之子当天向海外播报真相被抓
·英国解密“六四”档案续:受伤女生哀求,仍被刺刀刺死
·英国揭秘外交档案 证实六四天安门屠杀超万人死亡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中国正走向何方?
·邓小平“六四”讲话:敌人是多么凶残 (图)
·李伟东:重新解析"六四"事件若干重大分歧 评价中国正走向何方
·吴仁华:历史须有六四受害者和加害者的记录 (图)
·【法广六四专题】徐文立:六四真相迟早大白天下 (图)
·去年四川酿制“八酒六四”今年传至维园烛光晚会 (图)
·枪口不能对准人民 反对六四屠城有良知的将军们
·付振川:观礼台上目击六四屠杀 如遇六四习近平杀5千万?
·徐勤先六四抗命细节曝光:口头命令无效 (图)
·六四事件中共动用军队背后的隐情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