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谢选骏:是妥协不是局限——庄民对于《河殇》与八九民运的误解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5月07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致作者:若是引用博讯已发表过的文章,可以像本篇这样建1个链接指向原文,若引用的不是博讯的文章,其实也可以建1个链接,这样就免去很多麻烦(1.造成文章拥塞,2.别人误以为引用的是作者写的)。以后可以这么办——博编
         
    亲历过《河殇》与八九民运的人都知道,《河殇》与八九民运并不是由《河殇》与八九民运的创造者们单方面的活动所决定的,而是由《河殇》与八九民运的创造者们与其对立面的互动而形成的——因此,《河殇》与八九民运所体现的种种特征,并不只是其创造者们的单方面特征,而是其创造者们与其对立面以及总的社会环境进行互动妥协甚至互相激励所形成的复合体。
    
    ——这就是谢选骏对于《庄民:悼念八九亡灵,埋葬沽名钓誉》一文的“批评透了”。  
        
    谢选骏指出:庄民,不知其是何许人,可能只是一个笔名,更可能只是一个没有经历过《河殇》时代与八九民运的年轻人——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他对《河殇》与八九民运存在基本的隔膜与误解呢?因为一看就知道,他缺乏这方面的亲身经历。为什么说他对《河殇》与八九民运存在基本的隔膜与误解,一看就知道他缺乏这方面的亲身经历呢?因为他在谈论《河殇》与八九民运的时候,竟然不知道《河殇》与八九民运是妥协的产物,而以为《河殇》与八九民运是历史的局限。
    
    事实上,亲历过《河殇》与八九民运的人都知道,《河殇》与八九民运并不是由《河殇》与八九民运的创造者们单方面的活动所决定的,而是由《河殇》与八九民运的创造者们与其对立面的互动而形成的——因此,《河殇》与八九民运所体现的种种特征,并不只是其创造者们的单方面特征,而是其创造者们与其对立面以及总的社会环境进行互动妥协甚至互相激励所形成的复合体。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0025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老总,你们都是被文革成全的
·谢选骏:美国人对中国是攘外还是安内的判断完全错误
·谢选骏:马克思分裂了中国
·谢选骏:毛泽东是滴滴涕
·谢选骏:思想不是生产力而是主权
·谢选骏:英国王妃类似中国农民和美国低保
·谢选骏:中国科学院竟成萨满教的巢穴
·谢选骏:科学是霸权的产物
·谢选骏:《狂人日记》百年胡话——鲁迅没有人类学常识
·谢选骏:南北朝政治的地缘人缘基础
·谢选骏:中国还需要1,700年才能变成世界第一吗
·谢选骏:对川普的误判还是对文明的误判
·谢选骏:亚美尼亚毕竟是基督教国家
·谢选骏:十字军的火焰,在欧洲熄灭了
·谢选骏: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谢选骏: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谢选骏:“厉害了,我的锅”——革命就是请客吃饭
·谢选骏:略论中美关系2018年的转捩点
·谢选骏:如果习近平的书架上有几本历史书
·谢选骏: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