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十字军的火焰,在欧洲熄灭了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24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川普认为,“中国长期贸易侵权的一种模式,其中包括窃取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以及强制技术转移,这给我们国家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而且专门针对美国的技术。”然后它把这个“经济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这说明川普还不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从圣经的角度看,围绕知识产权的争议,其实是一种宗教战争,而不仅仅涉及到经济安全与国家安全。例如中国宗教只讲成败与利害,不讲是非与正邪,而基督教却不计成败与利害,注重是非与正邪——这在《易经》与《圣经》的对比中,就一目了然了。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可以把马列主义改得面目全非还坚持共产党领导,这从《圣经》的角度讲,简直毫无逻辑可言;但从《易经》的角度讲却是一种变通,一种龙蛇般的智慧,是生命力的体现——可是这种智慧在《圣经》看来,却是根本错误的,甚至是极为邪恶的。所以我说了,围绕知识产权的争议,其实是一种宗教战争。
    
    从基督教的角度看,欧盟已经放弃了《圣经》原则,而向《易经》的原则靠拢了。这不是胡扯。从莱布尼兹接受《易经》二进位制以来,欧洲就脱离了一神论的教堂,沦陷于多元论的市场了。十字军的火焰,在欧洲熄灭了。
    
    (一)
    
    《窃取知识产权问题 中美观点碰撞》(2018年4月21日美国之音)报道:
    
    美国最近进行的301调查指责中国窃取美国知识产权、强制美国企业技术转让。有人认为,这是美国方面对“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反应,是对中国崛起的遏制;也有学者说,美中两国企业界在保护知识产权问题上仍有达成共识的空间。
    
    美国指控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强制技术转让,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依据301调查结果,本月宣布计划对价值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美国总统川普本月早些时候说: “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最近领导的一项调查指出了中国长期贸易侵权的一种模式,其中包括窃取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以及强制技术转移,这给我们国家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而且专门针对美国的技术。”
    
    美国商务部官员本月12日在纽约出席美中企业主管峰会时再次抨击中国的侵犯知识产权问题。
    
    商务部国际贸易事务次长吉尔伯特·卡普兰(Gilbert Kaplan)说:“中国在生产和出口上着重使用重商主义模式,在这一战略上不断加码。这要求美国正视中国强制转让技术的问题、在知识产权方面的做法以及对美国的商业网络和研发企业的持续入侵。”
    
    在这次美中企业主管峰会上,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政治经济和国际管理教授黄亚生认为,窃取知识产权和强制技术转移是两个问题,应该区分对待。他说:“美国对这两种知识产权问题的政策制定没有做出足够的区分,我认为这很有问题。”
    
    黄亚生说,知识产权盗窃的受害者不只是外国公司,中国国内企业也深受其苦,它们可以成为美国可以团结的对象。他说:“为了让中国处理知识产权盗窃问题,这里说的不是强制技术转移问题,你其实希望中国企业家在国内也有知识产权保护的能力,你要帮助中国人提高这方面,然后把他们转化为你的政治盟友,要求中国政府保护知识产权。如果你和中国的企业家、大学教授、科学家交谈,你会发现他们跟我们在美国一样,也很关心知识产权问题。为什么不采取一种政策、让他们变成你的朋友、而不是让他们反对你呢?”
    
    TKK资本公司首席执行官王兟认为,美国如果在技术上封锁中国,可能迫使中国制定自己的标准,这样的结局对两国都不利。
    王兟说:“在不远的将来,中国的14亿人将有很多很多的设备、机器、无人机、机器人,都通过信息网络相互连接,电信、手机、电视都连在了一起。这个市场将变得足够大、可以支撑自己的一套标准。我希望美国能在这个市场占据很大的部分,而不是相互排斥。”
    
    王兟暗示,美国是在遏制中国的科技崛起。他说:“我想,对错很难一概而论。我能感觉到美国的愤慨,美国认为,你怎么能盗窃我们的技术、对我们咄咄逼人呢?但是,你又怎么感受中国的愤慨呢?我们自从鸦片战争就被压迫了一百年,你凭什么对我们说,我们的国家不能崛起呢?”王兟认为,美国不应该把经济上的竞争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他说:“中美双方都需要把军事和国防的定义缩小。因为如果你不这么做,如果提着一台笔记本电脑都算威胁国家安全的话,那我们还谈什么呢?这是个笑话。”
    
    美国总统川普此前表示,经济安全就是国家安全。美国商务部本周宣布,因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规定而且没有诚意悔改而对中国中兴通讯实施为期七年的出口禁令。分析认为,美中贸易摩擦持续升温,中国科技企业受到的压力将继续增加。
    
    谢选骏指出:川普认为,“中国长期贸易侵权的一种模式,其中包括窃取知识产权和商业秘密以及强制技术转移,这给我们国家造成了数千亿美元的损失,而且专门针对美国的技术。”然后它把这个“经济安全”上升到“国家安全”的“高度”——这说明川普还不是一个基督徒。因为从圣经的角度看,围绕知识产权的争议,其实是一种宗教战争,而不仅仅涉及到经济安全与国家安全。例如中国宗教只讲成败与利害,不讲是非与正邪,而基督教却不计成败与利害,注重是非与正邪——这在《易经》与《圣经》的对比中,就一目了然了。所以现在的中国人,可以把马列主义改得面目全非还坚持共产党领导,这从《圣经》的角度讲,简直毫无逻辑可言;但从《易经》的角度讲却是一种变通,一种龙蛇般的智慧,是生命力的体现——可是这种智慧在《圣经》看来,却是根本错误的,甚至是极为邪恶的。所以我说了,围绕知识产权的争议,其实是一种宗教战争。
    
    (二)
    
    《欧盟:不会在美中贸易争端中选边》(2018-04-22美国之音)报道:
    
    欧盟负责经济事务的高级官员说,欧盟不会在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争端中选边。此前,美国和中国官员都希望欧盟能在美中贸易争端中站在自己一边。
    
    欧盟经济与金融事务专员皮埃尔·莫斯科维奇(PIERRE MOSCOVICI)星期六(4月21日)对路透社表示,“选边站意味着我们会加入一场冲突,而这不是处理问题的方式。当然,贸易失衡需要得到解决,其他贸易问题也需要得到解决,但不能以冲突的方式去解决。”
    
    过去几个星期来,美国和中国陷入了一场涉及上千亿美元的贸易争端。川普(特朗普)政府称正在或将会考虑对多达1500亿美元来自中国的进口商品征收关税,以应对它所说的中国不公平的贸易政策。中国拒绝美国的指责和征税方案,并誓言会不惜任何代价坚决回应美方的单边主义行动。
    
    欧盟专员莫斯科维奇在接受采访时说,中国需要实施改革、展示贸易开放政策、解决产能过剩等问题,但这些问题应该通过世贸组织来解决,而不是打一场贸易战。
    
    上星期,美国通知世界贸易组织WTO,同意就川普政府对中国钢铁、铝材以及一系列商品征收关税的问题进行磋商。
    
    美国是欧盟最大的出口市场和第二大进口来源,而中国是欧盟最大的进口来源和第二大出口市场。因此,欧盟通常不希望卷入美中之间的任何贸易冲突。但是观察人士们说,欧盟与美国存在传统的跨大西洋安全合作关系,欧盟一些成员国对中国的贸易政策正在失去耐心,并且加大了对中国投资欧盟敏感技术与领域的审查力度。
    
    谢选骏指出:从基督教的角度看,欧盟已经放弃了《圣经》原则,而向《易经》的原则靠拢了。这不是胡扯。从莱布尼兹接受《易经》二进位制以来,欧洲就脱离了一神论的教堂,沦陷于多元论的市场了。十字军的火焰,在欧洲熄灭了。
    
    (三)
    
    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德语: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1646年7月1日-1716年11月14日),德意志哲学家、数学家,历史上少见的通才,获誉为十七世纪的亚里士多德。他本人是律师,经常往返于各大城镇;他许多的公式都是在颠簸的马车上完成的,他也自称具有男爵的贵族身份。
    
    莱布尼茨在数学史和哲学史上都占有重要地位。在数学上,他和牛顿先后独立发明了微积分,而且他所使用的微积分的数学符号被更广泛的使用,莱布尼茨所发明的符号被普遍认为更综合,适用范围更加广泛。莱布尼茨还对二进制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在哲学上,莱布尼茨的乐观主义最为著名;他认为,“我们的宇宙,在某种意义上是上帝所创造的最好的一个”。他和笛卡尔、巴鲁赫·斯宾诺莎被认为是十七世纪三位最伟大的理性主义哲学家。莱布尼茨在哲学方面的工作在预见了现代逻辑学和分析哲学诞生的同时,也显然深受经院哲学传统的影响,更多地应用第一性原理或先验定义,而不是实验证据来推导以得到结论。
    
    莱布尼茨对物理学和技术的发展也做出了重大贡献,并且提出了一些后来涉及广泛——包括生物学、医学、地质学、概率论、心理学、语言学和信息科学——的概念。莱布尼茨在政治学、法学、伦理学、神学、哲学、历史学、语言学诸多方向都留下了著作。
    
    莱布尼茨对如此繁多的学科方向的贡献,分散在各种学术期刊、成千上万封信件和未发表的手稿中,其中约四成为拉丁文、约三成为法文、约一成五为德文。截至2010年,莱布尼茨的所有作品还没有收集完全。2007年,戈特弗里德·威廉·莱布尼茨图书馆暨下萨克森州州立图书馆的莱布尼茨手稿藏品被收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编写的世界记忆项目。
    
    由于莱布尼茨曾在汉诺威生活和工作了近四十年,并且在汉诺威去世,为了纪念他和他的学术成就,2006年7月1日,也就是莱布尼茨360周年诞辰之际,汉诺威大学正式改名为汉诺威莱布尼茨大学。
    
    生平
    
    1646年7月1日,莱布尼茨出生于神圣罗马帝国的莱比锡,父亲是弗里德里希·莱布尼茨,母亲是卡塔里娜·施穆克(Catharina Schmuck),祖父3代人均曾在萨克森政府供职。长大后,莱布尼茨名字的拼法才改成“Leibniz”,但是一般人习惯写成“Leibnitz”。晚年时期,他的签名通常写成“von Leibniz”,以示贵族身份。莱布尼茨死后,他的作品才公诸于世,作者名称通常是“Freiherr [Baron] G. W. von Leibniz”,但没有人确定他是否确实有男爵的贵族头衔。
    
    莱布尼茨的父亲是莱比锡大学的伦理学教授,在莱布尼茨6岁时去世,留下了一个私人的图书馆。12岁时自学拉丁文,并着手学习希腊文。14岁时进入莱比锡大学念书,20岁时完成学业,专攻法律和一般大学课程。1666年他出版第一部有关于哲学方面的书籍,书名为《论组合术》(de arte combinatoria)。
    
    1666年,莱布尼茨于Altdorf拿到博士学位后,拒绝了教职的聘任,并经由当时政治家Boineburg男爵的介绍,任职服务于美茵茨选帝侯大主教Johann Philipp von Sch?nborn的高等法庭。
    
    1671年,莱布尼茨发表了两篇论文《抽象运动的理论》(Theoria motus abstracti)及《新物理学假说》(Hypothesis physica nova),分别题献给巴黎的科学院和伦敦的皇家学会,在当时欧洲学术界增加了知名度。
    
    1672年,莱布尼茨被Johann Philipp派至巴黎,以动摇路易十四对入侵荷兰及其它西欧日尔曼邻国的兴趣,并转投注精力于埃及。这项政治计画并没有成功,但莱布尼茨却进入了巴黎的知识圈,结识了马勒伯朗士和数学家惠更斯等人。这一时期的莱布尼茨特别研究数学,而发明了微积分。
    
    1672及1673年,Boineburg和Johann Philipp却相继过世,迫使莱布尼茨最后于1676年离开巴黎而转任职服务于汉诺威的Johann Friedrich公爵。于上任时,顺道于海牙拜访斯宾诺莎,与其数天一同讨论哲学。之后莱布尼茨就到汉诺威管理图书馆,并担任公爵法律顾问。
    
    1680至1685年间,莱布尼茨担任哈茨山银矿矿采工程师。在这期间,莱布尼茨致力于风车设计,以抽取矿坑中的地下水。然而受限于技术问题和矿工传统观念的阻力,计画没有成功。
    
    1685年起,再受继任的公爵Ernst August所托,转而开始做其Braunschweig-Lüneburg贵族族谱研究。这项计画一直到莱布尼茨去世前都没有完成。
    
    1686年完成《形上学论》(Discours de métaphysique)。
    1689年为完成Braunschweig-Lüneburg族谱研究,游历于义大利。其时结识耶稣会派遣于中国的传教士,而开始对中国事物有更强烈的兴趣。
    
    1695年,莱布尼茨在期刊上发表《新系统》,使他的关于实体间与心物间之“预定和谐”的哲学理论被广泛认识。
    
    1700年莱布尼茨说服布兰登堡选帝侯腓特烈三世于柏林成立科学院,并担任首任院长。
    
    1704年完成《人类理智新论》。本文针对洛克的《人类理智论》,用对话的体裁,逐章节提出批评。然因洛克的突然过世,莱布尼茨不愿被落入欺负死者的口实,所以本书在莱布尼茨生前一直都没有出版。
    
    1710年,出于对1705年过世的普鲁士王后Sophie Charlotte的感念,出版《神义论》(Essais de Théodicée)。
    
    1714年于维也纳著写《单子论》(La Monadologie;标题为后人所加)及《建立于理性上之自然与恩惠的原理》。同年,汉诺威公爵Georg Ludwig继任为英国国王乔治一世,却拒绝将莱布尼茨带至伦敦,而将他疏远于汉诺威。
    
    1716年11月14日莱布尼茨于汉诺威孤独地过世,除了他自己的秘书外,即使George Ludwig本人正巧在汉诺威,宫廷无其他人参加他的丧礼。直到去世前几个月,才写完一份关于中国人宗教思想的手稿:《论中国人的自然神学》。
    
    除了是一位出众的天才数学家之外,莱布尼茨亦是欧陆理性主义哲学的高峰。承断了西方哲学传统的思想,他认为世界,因其确定(换句话说,有关世界的知识是客观普遍和必然的)之故,必然是由自足的实体所构成。所谓的自足,是不依他物存在和不依他物而被认知。莱布尼茨的前辈斯宾诺莎以为实体只有一个,就是神/自然。莱布尼茨对此不敢苟同,原因之一是斯氏的泛神观和圣经的神学有明显冲突,其次,是因为斯氏的理论没有能够解决由笛卡儿以降的二元论,令世界出现了断层(他虽然强调世界为一,但没有说明这一个看来是二元对立的世界的一统是如何可能)。
    
    莱布尼茨以为实体是多的,是无限多的。跟随亚里士多德的实体观,他以为实体是一命题的主语。在一个命题S是P中,S就是实体。因为实体是自足的,则它要包含所有可能的谓语,即是“。.是P”。由此,我们可以推出,实体有四个特征:不可分割性、封闭性、统有性和道德性。
    
    不可分割性是指,任何有广延的东西,即有长度的东西,都可以被分割。被分割了的东西分别包含了自己的全部可能性,并且自足,则有广延的东西的内容,即可能性要依附于他的部份的可能性。如此类推,则只要有广延性,就不自足,而要依他物而被知(对莱布尼茨来说,真正的知识就是要穷一物的可能性),就不是实体。故实体不可分割,是一没有广延的东西,在莱布尼茨的晚年著作中(Monadology),他称之为单子(Monad),单子的性质就是思(thought)。这广延的世界就是由无限多的单子构成。
    
    封闭性是说每一单子必然是自足的,不依他而存在,而又包含了自己的全部可能性。则一单子不可能和另一单子有交互作用(interaction)。若一单子作用于另一单子,则后一单子有一可能性没有包括在该单子之内,即该单子没能自足的包含自己的全部内容,而要依附于他物。因为实体的定义,这是不可能的。故莱布尼茨说:“单子之间没有窗户。”
    
    统有性是指每一单子都必然以某种角度(perspective)包括了全世界。因为世界是紧密的由因果所构成,故A作用于B,其实不单单是作用于B,而是全世界。如果说一单子的内容包括自身的全部可能,则每一单子均以该单子自身为中心指向全世界。而这个世界是一的,不等于说所有单子都是一样的,因为同一世界可以不同的角度来认知,而不失为一一统的世界。
    
    最后,单子的道德性则较复杂。这个特性的提出是基于两个理由,一、是世界的一统性(unity),二、是世界的确定性。对于前者,所有的单子都包含全世界,但各以自己的角度,世界的一统性是不是假的呢?如果我们要说一统,可以如何说起呢?对于后者,世界是由单子构成,单子只是其可能性的集合,世界亦只是一可能。那我们是不是不可能有一种不仅仅是可能,而是必然的知识呢?我们可以在甚么意义下说有关世界的知识是真的、确定的呢?莱布尼茨将之归功于一神,世界的创造者。从一个方面说,神在创造之前,没有已成的材料,故没有既成的有限处境,则创造是一纯意志的创造,神是单凭其至善而创造这一个世界的。
    
    故此,如莱布尼茨的名言,这一个确切成就了的世界是“众多可能的世界之中最好的一个。”这合乎了莱布尼茨的信仰要求。另一方面,要确定的了解一事物,则要了解其原因。要理解这一个原因,又要追索该原因的原因。如此类推,则世界的确定性知识不可能是一世界之内的动因(efficient cause),而是一超越的形上因(metaphysical cause)。
    
    莱布尼茨称这个理论上必要设置的形上因为神。故,这一个世界之所以是如此,就是因为这是最好的,是至善的可能世界。人,要完全理解这神的至善意志,是不可能的,但可朝这一个方向迈进,因为人的心灵作一特殊的单子,是有记忆的,可以基于过去,畴划自己的未来,这是人类分享的神性,即道德的可能性。人可以透过开放可能性,了解这个神创造的世界,而了解如何成为一个道德的人。
    
    这一种世界的道德观,可以被视为康德的先驱,分别在于莱布尼茨独断的提出了神为道德的完满,把可能性说成了是在神的目光之下的实在,而没有真正的将世界的可能性看作为可能性。而且莱布尼茨对天赋观念(innate idea)的批评,正是黑格尔对康德的批评,在这个意义上说,康德一方面是被休谟(Hume)从莱布尼茨的独断梦中唤醒,可是同时亦到由洛克(Locke)起的哲学病变--对理性界限的审查--所污染。在这一方面,莱布尼茨却比康德走前了一步。
    
    符号思维
    
    莱布尼茨有个显著的信仰,大量的人类推理可以被归约为某类运算,而这种运算可以解决看法上的差异:
    
    “精炼我们的推理的唯一方式是使它们同数学一样切实,这样我们能一眼就找出我们的错误,并且在人们有争议的时候,我们可以简单的说,让我们计算‘calculemus’,而无须进一步的忙乱,就能看出谁是正确的。”——《发现的艺术》1685, W 51
    
    莱布尼茨的演算推论器,很能让人想起符号逻辑,可以被看作使这种计算成为可行的一种方式。莱布尼茨写的备忘录(帕金森于1966年翻译了它们)可以被看作是对符号逻辑的探索--所以他的演算--上路了。但是Gerhard和Couturat没有出版这些著作,直到现代形式逻辑在1880年代于弗雷格的《概念文字》和查尔斯·皮尔士及其学生的著作中形成,所以就更在乔治·布尔和德·摩根在1847年开创这种逻辑之后了。
    
    形式逻辑
    
    莱布尼茨是在亚里士多德和1847年乔治·布尔和德·摩根分别出版开创现代形式逻辑的著作之间最重要的逻辑学家。莱布尼茨阐明了我们现在叫做合取、析取、否定、同一、集合包含和空集的首要性质。莱布尼茨的逻辑原理和他的整个哲学可被归约为两点:
    
    所有的我们的观念(概念)都是由非常小数目的简单观念复合而成,它们形成了人类思维的字母。
    
    复杂的观念来自这些简单的观念,通过模拟算术运算的统一的和对称的组合。
    
    数学家
    
    目前微积分领域使用的符号仍是莱布尼茨所提出的。在高等数学和数学分析领域,莱布尼茨判别法是用来判别交错级数的收敛性的。
    
    微积分
    
    莱布尼茨与牛顿谁先发明微积分的争论是数学界至今最大的公案。莱布尼茨于1684年发表第一篇微分论文,定义了微分概念,采用了微分符号
    d y {\displaystyle dy}
    或
    d x {\displaystyle dx}
    等。1686年他又发表了积分论文,讨论了微分与积分,使用了积分符号
    ∫ {\displaystyle \int }
    。依据莱布尼茨的笔记本,1675年11月11日他便已完成一套完整的微分学。
    
    然而1695年英国学者宣称:微积分的发明权属于牛顿;1699年又说:牛顿是微积分的“第一发明人”。1712年英国皇家学会成立了一个委员会调查此案,1713年初发布公告:“确认牛顿是微积分的第一发明人。”莱布尼茨直至去世后的几年都受到了冷遇。由于对牛顿的盲目崇拜,英国学者长期固守于牛顿的流数术,只用牛顿的流数符号,不屑采用莱布尼茨更优越的符号,以致英国的数学脱离了数学发展的时代潮流。
    
    不过莱布尼茨对牛顿的评价非常的高,在1701年柏林宫廷的一次宴会上,普鲁士国王腓特烈询问莱布尼茨对牛顿的看法,莱布尼茨说道:
    
    “在从世界开始到牛顿生活的时代的全部数学中,牛顿的工作超过了一半。”
    
    牛顿在1687年出版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的第一版和第二版也写道:“十年前在我和最杰出的几何学家莱布尼茨的通信中,我表明我已经知道确定极大值和极小值的方法、作切线的方法以及类似的方法,但我在交换的信件中隐瞒了这方法,······这位最卓越的科学家在回信中写道,他也发现了一种同样的方法。他并诉述了他的方法,它与我的方法几乎没有什么不同,除了他的措词和符号而外”。但在第三版及以后再版时,这段话被删掉了。
    因此,后来人们公认牛顿和莱布尼茨是各自独立地创建微积分的。
    
    牛顿从物理学出发,运用几何方法研究微积分,其应用上更多地结合了运动学,造诣高于莱布尼茨。莱布尼茨则从几何问题出发,运用分析学方法引进微积分概念、得出运算法则,其数学的严密性与系统性是牛顿所不及的。
    
    莱布尼茨认识到好的数学符号能节省思维劳动,运用符号的技巧是数学成功的关键之一。因此,他所创设的微积分符号远远优于牛顿的符号,这对微积分的发展有极大影响。1714至1716年间,莱布尼茨在逝世前,起草了《微积分的历史和起源》一文(本文直到1846年才被发表),总结了自己创立微积分学的思路,说明了自己成就的独立性。
    
    拓扑学
    
    拓扑学最早称之“位相分析学”(analysis situs),是莱布尼茨1679年提出的[7],这是一门研究地形、地貌相类似的学科,当时主要研究的是出于数学分析的需要而产生的一些几何问题。关于莱布尼茨对拓扑学的贡献,尚存争论。Mates引用Jacob Freudenthal 1954年一篇论文里的话说:
    
    尽管莱布尼茨认为一列点在空间中的位置是由其间距离唯一决定的——当且仅当距离发生变化时点的位置发生相应的改变——他的仰慕者欧拉,在他著名的一篇论文(1736年发表,解决了柯尼斯堡七桥问题及其推广)中,却是在“拓扑变形时点的位置不发生变化”的意义下使用“几何位置”这个名词的。他误信了莱布尼茨是这个概念的创始者。······人们常常意识不到莱布尼茨是在完全不同的意义下使用这个名词的,因此被尊为数学的这个分支领域的奠基人并不恰当。
    
    但平野秀秋持有不同看法,他引用本华·曼德博的话说:
    在莱布尼茨海量的科学成果中探索是发人深省的体验。除了微积分以及其他已经完成的研究之外,大量涉及内容广泛且极富前瞻性的研究对科学发展的推动力势不可挡。在“填充理论”上即有例子,······在发现莱布尼茨还曾经关注过几何度量的重要性之后,我对他的狂热更甚了。在“欧几里德普罗塔”中,······欧几里德公理更加严格,他陈述道,“······对直线,我有数种不同的定义。直线是曲线的一种,而曲线的任何部分都是和整体相似的,因此直线也具有这种特性;这不仅适用于曲线,而且适用于集合。”这个论断今天已经可以被证明。
    
    因而分形几何(由本华·曼德博发扬光大)理论在莱布尼茨的自相似性思想和连续性原理中寻求支持:大自然没有跳跃(拉丁语natura non facit saltus,英语"nature does not make jumps")。当莱布尼茨在他的形而上学著作中写道“直线是曲线的一种,其任何部分都是和整体类似的”时,他实际上提前两个世纪预言了拓扑学的诞生。至于“填充理论”,莱布尼茨对他的朋友Des Bosses说,“你想象一个圆,然后用三个全等的最大半径的圆填满它,后来的三个小圆又可以以同样的过程被更小的圆填充”。这个过程可以无限地继续下去,并由此生发出了自相似性的思想。莱布尼茨对于欧氏公理的改进亦包含同样的概念。
    
    二进制
    
    莱布尼茨二进制算术体系,在1701以前已经形成,他于1701年初向巴黎皇家学会提交了一篇正式论文,即论述二进制的《数字科学新论》(Essay d'unne nouvelle Science des Nombres),但被婉言谢绝。科学院院长封单内(De Fontenelle)提出的主要理由是看不出二进制有何用处。1703年,在补充了伏羲六十四卦次序图和伏羲六十四卦方位图后,他将全部研究成果发表在法国《皇家科学院院刊》上,[11]标题为“二进制算术阐释——仅仅使用数字0和1兼论其效能及伏羲数字的意义”,莱布尼茨根据二进制来理解先天圆图(先天六十四卦方圆图),说先天原图已经包含了他所发明的东西。二进制在莱布尼茨的时代并没有得到推广,直到计算机发明后,二进制才真正实现了其应用。
    
    莱布尼茨与中国文化、八卦、周易与二进制
    
    法国神父若阿基姆·布韦(Joachim Bouvet,汉语名白晋,1662-1732年)向莱布尼茨介绍了《周易》和八卦的系统。在莱布尼茨眼中,“阴”与“阳”基本上就是他的二进制的中国版。他曾断言:“二进制乃是具有世界普遍性的、最完美的逻辑语言”。目前在德国图林根,著名的郭塔王宫图书馆(Schlossbibliothek zu Gotha)内仍保存一份莱布尼茨的手稿,标题写着“1与0,一切数字的神奇渊源。”
    
    人们一直在争论莱布尼茨是否在创造二进制算数受到了中国八卦的影响。事实上,莱布尼茨自己也承认他创立二进制算术受到了《易经》影响。莱布尼茨在去世的那一年即 1716 年,在“致德雷蒙先生的信——论中国的自然神教”中,说明了用0和1的二进制算术建立的过程。因此,莱布尼茨的二进制算术确受《易经》影响无疑。
    
    《易经》对莱布尼茨二进制算术的影响不容置疑,但莱布尼茨在二进制算术上的创造性贡献,以及在传播方面所做的努力,亦不容置疑。这样评价并不有损《易经》的尊严和价值,因为它在文化上的影响已逾数千年,而且在二进制算术中又继续着它的影响。接受美学有一个说法:最好的作品就是带来启迪最多的作品。即使《易经》没有二进制算术的优先权,但由于对二进制算术有“启发、促成”等作用,也足以说明它的伟大贡献。此外,就莱布尼茨而言,他的贡献不仅是创立了二进制算术,并促进其传播,而且丰富了《易经》的科学内涵。
    
    谢选骏指出:从莱布尼兹和牛顿的交往中,以及从英国学术界的作弊方式里,可以看出德国人要比英国人诚实。也许正是因为这个区别,德国无法获得更多的政治影响力,而英国却可以凭借作弊建立广泛的势力范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501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围绕知识产权的宗教战争
·谢选骏:核心技术的核心是基督教
·谢选骏:“厉害了,我的锅”——革命就是请客吃饭
·谢选骏:略论中美关系2018年的转捩点
·谢选骏:如果习近平的书架上有几本历史书
·谢选骏:隐瞒共产党员身份可能触犯美国移民法
·谢选骏:“半开门”的改革开放取法于暗娼的生活方式
·谢选骏:第四美国是一条下坡路吗
·谢选骏:邓小平的长征得力于美国的扶助
·谢选骏:海峡两岸内斗内行外斗外行
·谢选骏:英国为何拒绝祝贺习近平当选国家主席
·谢选骏:中国开放互联网义不容辞
·谢选骏:邓小平的“认罪视频”
·谢选骏:连班农都不知道迫使中国开放互联网才是关键一步
·谢选骏:川普总统的脑袋足够聪明到开放互联网程度吗
·谢选骏:解构莎士比亚《一报还一报》
·谢选骏:中国的半壁江山属于台湾
·谢选骏:“台湾旅行法”扩大了美国对台湾的监护权
·谢选骏:帝国恶兆——“世界第一”秦始皇铜像被狂风吹倒
·谢选骏:美国支持台湾独立并不违反三个联合公报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