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藏:《清明歡樂頌》(詩歌近作)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06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王藏更多文章请看王藏专栏
    

    
    《致胡傑先生》
    
    先生轉業棄公弦,記錄人間恐懼年。
    血淚悄然沈惡史,飈荒吶喊覆蒼天。
    胸懷痛墓孤魂意,力刻悲原苦海邊。
    星火總能光世道,骨橫明日話桑田。
    
    戊戌清明於京
    
    《四月飛雪》
    
    血地毒霾繞,黑天暴雪崩。
    京都呈異象,廣場掩深坑。
    酷吏歡心散,冤魂苦淚增。
    清明飄祭奠,暗夜點花燈。
    
    戊戌清明於京
    
    《清明歡樂頌》(組詩)
    
    《死人祭奠我》
    
    從我腦瓜開竅起
    我就明白,每個清明
    不是我去祭奠亡靈和冤魂
    
    而是時辰一到
    他們都破土而出,向我和我們
    擺上無形的鮮花和唾沫
    並狠狠撒一把黑土
    
    企圖將所有無能的後輩
    徹底淹沒
    
    《我的詩都與墓碑有關》
    
    不管我怎麼逃離死亡
    變幻各種詞彙,意象
    窮盡各種花招,伎倆
    分行去敘事,或抒情
    最終總是墓碑的影子
    沒有墓碑的墓地,我
    扛著墓誌銘裸行,我
    曾這樣寫過,意思是
    無數的墓誌銘找不到
    墓碑,我只好扛著這
    詩歌的屍體四處遊走
    就算我寫到風花雪月
    也只是寫它們的屍體
    我僅剩的心火,或許
    就是為這死不瞑目的
    時空,打造一無字碑
    
    《清明是熱鬧的》
    
    清明了,地下的親朋好友
    會從被遺忘中重生一會兒
    一年的光景,他們也就這個時節
    能擠上春天的公交車
    來到人間看看墮落的花瓣
    
    對比那些營造出的淒清
    他們顯得那麼熱鬧
    或許他們心裏想:
    這幫龜孫子,一年到頭活得人不人鬼不鬼
    還要在世人面前假裝歲月靜好,活得如何牛逼
    
    或許他們邊想邊笑:
    哈哈,終於在今天看到了你本真的臉
    
    《清明是歡樂的》
    
    不管人們如何迴避
    清明總會準時而來
    如同不管人們如何迴避
    死亡總會準時而來
    
    來就來唄,誰怕誰啊
    哪一個人不是被紅塵千錘百鍊的
    該吃吃,該睡睡,該樂樂
    一切悲劇都可成為喜劇
    一切喜劇都可成為泡沫劇
    一切泡沫劇都可成為樣板戲
    
    任何節日都是一個節日
    這個節日只充滿
    魔的歡樂,小丑的悲傷
    
    4.05.2018
    
    《致病中的孟浪》
    
    朝霞還不新鮮
    太陽仍在慘叫
    可你,戰友
    卻被命運推進病床
    花白的詩爪
    爬滿頭顱
    
    你曾從遠方對我說
    「巨石與濃霧/都在襲擊著道路」
    我在鮮血中舌頭打結
    黑得發紫的夜
    早將我們眼球的墨汁燒成青煙
    
    戰友,可你
    如今掙扎在病重的詩國
    我們都在淪陷區
    魂魄差點抓不住淪陷的軀體
    
    哥們!我早已沒有眼淚
    可今夜,我的瞳孔還是擠滿鑽石
    流向香江,那座孤獨不堪且不斷粉碎的港口
    
    「而道路無法驅散」
    這是你說的
    我請時間作證
    我請求你在陳腐的空間
    再次對我頌讀
    
    哥們,天真的快亮了!
    
    2018.4.2
    
    《近期新闻标题》
    
    腾讯新闻报道豫东农村
    《大妈扛树段月入近2万:男人不行我们扛》
    网易新闻报道皖北农村
    《大妈日扛树段万斤月入近2万:男人不行我们扛》
    新浪财经报道
    《海归女博士辞百万年薪,北京郊区开拖拉机种田,年年收入一个亿》
    央视财经报道
    《不敢小看早餐摊了!这个小镇,靠炸油条生意,一年挣回9个亿》
     Vista看天下报道
    《一初中文化农妇拍视频变网红,年收入1000万令大学生汗颜》
    大鱼号报道
    《深圳妹子回乡种红薯 不到一年还清了贷款8万》
    百家号报道
    《东莞妹子回家乡种红薯 不到一年还清了银行贷款80万》
    小镇壹智库报道
    《90后小姑娘用一片农田两年身价数十亿》
    凤凰东方财经报道
    《刘强东:共产主义12年后实现!公司全部上交给国家》
    据网络消息
    中国于2018年3月30号起
    全网下架所有《圣经》销售
    其中淘宝、京东、微店、当当网、亚马逊一本圣经也买不到
    相关基督教书籍也陆续封杀、店铺被销户
    
    2018.4.4
    
    《北京下雪天我成帮主》(组诗)
    
    《选举》
    
    雪僅是雪
    血還是血
    白練依然紅豔
    六月還是六月
    竇娥的頭仍在做夢
    我起床後先是將昨夜的酒嘔吐
    再蹲坐馬桶拉便便
    沖洗乾淨
    然後和老婆以候選人身分
    叫女兒全票選舉我們為家長
    再叫老婆和女兒
    全票選舉我為幫主
    
    《我是幫主》
    
    我一直是我們家的幫主
    今天我再次成了我們家的幫主
    終生到老我要穩坐我們家的幫主
    老婆不聽話,我就掌嘴
    女兒不聽話,我就打屁股
    國有國法家有家規
    凡是不利於我當幫主的法和規
    統統會修改清楚
    老婆若不服,打也要打服
    女兒若不服,叫她每天背幫規看她長大服不服
    
    正在做這白日夢
    老婆和女兒竊竊私語
    似乎在謀劃一場對我的革命
    
    《王幫主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從今天起,真正做一個幸福的人
    我既是幫主,又是教主
    家中見我者必須叫我:
    王幫主或王教主
    還要高呼:
    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不管洪水滔天
    教主之位坐一天算一天
    就算只剩孤家寡人
    就算歪脖子樹上的繩索飄舞
    就算去到地獄
    我也要每天對鏡敬禮:
    王幫主萬歲
    王教主萬歲
    
    2018.3.17
    
    《悼洛夫》
    
    你去了兩岸的遠方
    我在此地的灰燼
    聽到風中的鋒刺
    同一個墓地
    葬著我們
    刀劈電打的屍骨
    
    墓碑
    終會擊中
    廢墟
    
    2018.3.20
    
    《預謀色彩》
    
    夜裏
    曾從雪中看到哭喊
    白天
    又將無聲吞回肚裏成夜
    
    恐懼必將恐懼放倒
    無助必將刺穿無助
    
    這一切足可將語言逼瘋
    再從鋼鐵中恢復冷靜
    
    我們的虛度
    不過是
    從寒冰中打撈火焰
    從霧霾中預謀色彩
    
    2018.3.21
    
    《回光返照的肅殺升騰》
    
    蟻巢會被暴雨射擊
    蝸居會被鱷魚咬碎
    
    鴕鳥會被扒光渾身皮毛
    苟且的鹹魚也難逃炒鍋
    
    終會這樣
    不會意外
    
    塗多少黃油籠子還是籠子
    撒多少香水糞坑還是糞坑
    編多少夢境泡沫還是泡沫
    抹多少胭脂砧板還是砧板
    
    鼓睜雙眼
    看那鍘刀
    上
    下
    斷脖
    呼嘯
    
    句式真的不用複雜
    修辭確實顯得多餘——
    
    慶豐包總會露出肉餡的
    紅眼狼總會扯掉羊皮的
    強姦犯總會撕破內褲的
    強盜們總會亮出武器的
    
    肉餡一直是露著的
    羊皮一直是透明的
    內褲一直是脆弱的
    武器一直是堅強的
    
    高壓鍋總有加溫之時
    嘴唇也會被逼成腳步
    
    可連草叢裏的臭蟲也知——
    
    墓園的地面會伸出手掌
    手掌的脈絡會長滿黑髮
    黑髮的縫隙會燃燒灰燼
    灰燼的脾胃會跳動呼吸
    呼吸的鼻孔會擁抱骨架
    骨架的心臟會流竄風雲
    
    2018.3.21
    
    《戰時狀態》
    
    陽春三月
    連小草也主動發黃了
    黃了之後主動散成霾
    那些新鮮的肉
    已準備成臘肉
    
    恐懼是自找的
    任何空中的玻璃瓶
    離地面半寸時
    哪有不恐懼的
    
    破碎之前當然會絕望翻騰下
    可最終還是會
    啪嚓
    
    如發春的男女
    說多少話,看多少電影,牽多少手
    最終難逃冷戰,熱戰
    解鈕扣,脫褲,喘息,震動,叫嚷
    從高潮
    坍
    塌
    
    2018.3.30
    
    《張扣扣,你替我拿起了刀子》
    
    張兄,不知你是否讀過
    這時代兩句真正的牛詩:
    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你讓我沒房住,我讓你住公墓
    
    張兄,你足足忍受了二十多年
    二十多來,媽媽慘死的面容被眾人漠視
    慘死的面容只換來兇手逍遙法外的笑容
    
    張兄,你對媽媽的思念折磨了你多少日夜
    那死不瞑目的眼神,終於在闔家團圓的春節
    被你緊緊捂在心窩再不放手
    你決定讓不公和屈辱的雪花在上墳之日重見天日
    
    張兄,你拿起刀子的時候始終銘記古訓:
    冤有頭債有主,不傷及無辜
    你的刀子,沒有進入罪犯的妻兒
    
    張兄,面對這無道的塵世
    你走投無路做了你唯一能做的
    不知你有沒有聽過楊佳,夏俊峰,明經國,範華培,範木根,賈敬龍······等等哥們的名字
    他們和你一樣無助,無奈,但沒無能
    
    而我,只是懦弱的我,做不了你
    和很多人一樣,看著很多親人被凌辱
    卻只能苟且偷生
    
    張兄,感謝你替我拿起了我拿不動的刀子
    為作為兒女的我,為很多無望的兒女
    捅開了現實的黑幕,呼吸的窗口
    
    張兄,或許你早預定了此舉後果
    我也被無數的罪惡教育了對後果不抱啥希望
    可我們知道:
    後果不是最終後果
    最終的後果,會讓更多的人們享受得到
    
    張兄,我知道你的肉體現在聽不到兄弟對你說的
    可我堅信你如今站立起的魂魄能聽到
    且會看到:
    你的媽媽,很多的媽媽
    曾經血跡斑斑的臉,重新掛滿了對你的疼愛
    
    大年初三
    
    《三行詩》
    
    ●
    
    時代急劇倒退
    我只要堅持原地不動
    就被大躍進
    
    ●
    
    拔掉大褲衩
    露出謊言的雞雞
    展開暴力的陰門
    
    ●
    
    「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
    我補充:
    不怕流氓有文化就怕流氓耍黨文化
    
    ●
    
    對於无脊椎动物
    再多的知識再花哨的文艺
    也只是狗盆的形狀
    
    ●
    
    對於骨子裏爬滿紅蛆之物
    多大的才氣也只是
    蛆臭味
    
    ●
    
    人有區別
    物有真假
    屁無香臭
    
    ●
    
    黑加白是常態,白多點可交往
    紅加紅是廢墟烏托邦的廢物
    黑加紅是廢墟烏托邦的支柱
    
    《兩行詩》
    
    ●
    
    面對骨灰
    或許只有新的骨灰可以安慰
    
    ●
    
    灰燼,僅僅只是灰燼
    灰燼,不僅只是灰燼
    
    ●
    
    不要多說一字
    除非絕望爆炸
    
    ●
    
    繼續說沒用的話
    直至將這時代從屁眼拉出來
    
    ●
    
    完整的破碎
    強暴著非人間
    
    ●
    
    一根電棒
    抽插著空虛
    
    ●
    
    抽根煙喝口酒撒泡尿
    繼續把夜玩出血
    
    2018.2
    
    《发掘好诗》
    
    我的朋友,夏俊峰的爱人@沈阳张晶
    刚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
    “沈阳的冬天爱上沈阳的夏天,他们合起伙来弄死了沈阳的春天,前几天还热的穿短袖了,今天又冻的穿棉袄了,沈阳的春天你在哪???[调皮][调皮][调皮]”
    
    我留言说:这段话分行就是好诗!厉害![强]
    她说:弟弟开玩笑呢[呲牙]
    我回:没开玩笑,真的[微笑]
    
    我分行再读:
    沈阳的冬天爱上沈阳的夏天
    他们合起伙来弄死了沈阳的春天
    前几天还热的穿短袖了
    今天又冻的穿棉袄了
    沈阳的春天你在哪???
    
    不管别人怎么看,我再读也是好诗
    很多贴着“诗人”标签装得有模有样的玩意儿
    很难入我法眼
    
    那些天生诗人
    不以诗人标榜
    经常脱口即诗
    我经常在朋友圈发现
    也经常在生活中发现
    
    4.05.2018
    
    《絕命詩:我就是遠方》
    
    我白天以追趕的姿勢走路
    夜晚就已累死
    或者說
    我夜晚以走路的姿勢追趕
    白天就已累死
    或者說
    我在同樣的夜晚一動不動
    夜夜累死
    
    遠方是毒,也是坦克
    或者說
    遠方是有毒的坦克,是坦克的毒
    我早已不想再追趕遠方
    
    昨天就是今天,今天就是明天
    此地就是遠方,遠方就是此地
    
    此地鮮血直流,遠方也直流污水
    我走來走去,跑去跑回
    從苟且的遠方看著苟且的此地
    從烏黑的明天看著烏黑的今天
    
    或者說:遠方苟且的我看著此地苟且的我
    真的,我早已不會以詞語和腳掌的方式意淫遠方
    
    我就這樣在此地
    掏空遠方,榨乾自己
    從我走向我
    從今天走向今天
    絕不低估昨天,也不高估明天
    我至少可以讓今天在我手中成灰
    
    就這樣看著虛構的風
    踏著我和遠方的肉屑前進
    踏著我的遠方前進
    踏著遠方的我前進
    
    這也無關被雕刻的絕望
    而是:明天和遠方早已被透支乾淨
    
    我要告別這滑稽的遊戲:
    看著自己的屍體倒下
    看著屍體的粉末爬起
    
    2017,某夜
    2018,小改
    
    【附短诗旧作一组】
    
    《致隋牧青律師》
    
    你只會從廣場的硝煙走來
    滿身血跡
    我們隔著僅供裝飾的鐵窗
    延續的屠殺,將我們綑綁成
    兄弟,此刻只需拉下家常
    約定喝酒的時辰碰杯用力
    兇日中的吉日
    孩子們總會長大,懂事
    會知曉受傷的骨頭
    根根都是
    雪亮的愛
    
    《致張維玉律師》
    
    冤案如水,更如空氣
    水如瀝青,空氣如鐵
    你在瀝青和鐵中保持眼睛呼吸
    需要自決生路的勇氣
    
    你面對的我,僅是鐵的瀝青中
    一粒黑點,而你必是
    洗黑的白手,即便在匪幫的詞庫
    你也是機器身上抹殺不去的
    黑點一粒
    
    你我黑黑相惜,都相信
    白夜中的戰爭,新的黑五類必會以火的榮光取勝
    
    《致李方平律師》
    
    我岳父被撞死,肇事者與公檢法司私通
    多年未有分文賠償,何況安撫家人的一個道歉
    當我把此事發微博求助
    是你首先答應了代理
    
    你從北京趕到灌南,與我的家人和朋友
    窮盡方式應對有執照的黑社會
    終於讓死者之靈稍微瞑目
    而岳母,終於還清因病欠下的被逼要的醫藥費
    你又從灌南趕回另一個沙場
    繼續面對無力者的請求
    
    從陳光誠,胡佳,趙連海,吳玉仁
    到冀中星,被性侵的幼女
    隨後的維人伊里哈木及很多「異類」
    他們的家人身旁總有你消瘦的身子
    
    我們一家有足夠的愧疚
    除了幾頓便飯,至今沒有匹配你心血的回應
    你說,「就當交個朋友」
    
    我仍在自勉:你的這位無能朋友
    未來有能時會盡到朋友的本分
    
    王藏出虎穴一週年醉夜於宋莊 作
    二零一六中秋前夕 重抄
    
    《觀法國畫家方索水墨》
    
    往世此世來世在無聲相續
    撕裂正去抵抗內外的規劃
    擁有中心的痕跡無法跳動
    歷史的舊帳新帳吸乾精蟲
    唯有殘缺的風還有著新意
    人間總是在毀敗無論中西
    以個體畸形燃燒整體畸形
    紅塵的真相不過是無真相
    黑白破碎的瞬間即是自由
    
    (2016年12月作,參加方索北京畫展研討會時朗誦)
    
    《讀帥好〈以酒为天:中国大饥荒中的茅台酒纪事〉隨感》
    
    茅台,必定是人血釀的
    喝它的人不必謙虛
    ——人肉本就是糧食,更是國酒原材和形象
    
    我們的一身和一生
    經過傳統工藝,外來工藝及現代化各種工藝
    不分男女老幼,貧富貴賤
    都可連毛帶屎皮包骨成為一種醬香
    
    喝不起醬香型,還可選擇其它血香型
    濃香,清香,兼香,米香,鳳香,老白乾香,芝麻香,馥郁香,豉香,特香,藥香,紅酒香,啤酒香
    
    喝不慣酒,但總得喝水
    水也是酒的一種,充滿各種化學物質
    
    酒有酒文化
    襠有襠文化
    
    止渴後,會喝醉,喝暈,喝軟,喝瞎,喝啞,喝聾,喝默,喝木,喝傻,喝病,喝瘋,喝倒,喝睡,喝死
    
    而造酒機器和造糞機器
    要的就是這種效果
    
    《无题》
    
    無需懸涯,即無需高度或深淺
    平地上就會粉身碎骨
    
    灰燼的禁臠已不新鮮
    瞳孔的尖叫已不刺激
    
    屁眼總會開花,喉嚨總會卡痰
    你會看見黑比白更亮,聲音比形體更靜
    墓穴比房間壯觀,轉基因比原生態性感
    江南比塞外更荒,空氣比食鹽更鹹
    男人比女人更媚,自慰比做愛更有感覺
    
    《屍體不叫屍體》
    
    看到了嗎,那些白花花的
    小孩屍體,老人屍體,中年屍體,青年屍體
    不管在不在睡夢中,無論在大陸何地
    它們從來不是人命,也不叫屍體
    只是:
    政績,糞草,垃圾,狗屁
    慶功宴的花邊,祈福的蠟燭,中國夢的燃料
    轉瞬即逝的微博,微信
    遺忘之海的死魚,和虛假希望中的抒情語詞
    
    2016.7.23 北京宋莊
    
    《一首諷刺詩》
    
    幾杯酒和幾塊肉結成輕鎖鏈
    苟且中的雞零狗碎相互泡沫成氣球
    時代屁股後的鴨子自以為把握時代命脈
    無足輕重被幻想為舉重若輕
    一切不過是其紅屁股上的胭脂
    
    將沈默的冷靜視為美德
    企圖將履帶下骨頭的碎裂也貼上膠帶
    這正是根比誰更能容忍豬圈的象牙
    用來切割一切不穩定因素和剔除油唇內的神經
    「不許點燈,不許叫嚷」
    ——告誡不止來自老大哥,也來自它的民間僱傭兵
    
    世界終究重新洗牌
    那些油頭粉面的孤獨老王
    會在跳動的梅花、思想的稜角、心靈的血色中
    與他所捍衛的鐵板一塊
    滾入他們所期待的靜謐
    
    《這又是平淡無奇的一天》
    
    應該自嘲的是:
    今天又看穿了明天,並把明天在今天掐死
    
    (從凌晨起開始碾軋
    把言行中的負能量榨成潤滑油
    
    還要餵飽兩種情節:戀父和人質)
    
    如同提前預留好遺書
    充滿隨機的被動死亡早是常態和常識
    
    主要是:我近年再也不能在明日
    寫下任何字眼,我也看穿了這些柳絮
    看透了羽毛遊戲的渾濁,曖昧,自欺,自負
    
    事實是:面對消失的人們,及花樣百出平淡無奇的人生酷刑
    
    每個漢字,都如同火掌拍打自己的空臉
    
    ——在連冷血和苟合都被置換成超脫的語境
    ——並以「時代楷模」和「文化良心」鼓吹
    
    這又是平淡無奇的六月
    這又是平淡無奇的一天
    
    我甚至自賤地以為:
    七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八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九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十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十一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十二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一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二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三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四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五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六月又是平淡無奇的
    這一天又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屍體的數字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血脈的毀滅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生命的流產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房屋的強拆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執法的暴行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人禍的災難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食品的毒素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空氣的霧霾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家園的倒塌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身心的癌症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火焰的自焚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信仰的迫害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權利的剝奪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尊嚴的踐踏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凌辱的強姦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生存的絕境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奴性的理性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倖存的慶賀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表演的寬容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名利的花招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同構的狡辯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勇氣的指責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真相的遮蔽是平淡無奇的
    有關代價的漠視是平淡無奇的
    
    那些能被留下的姓名是平淡無奇的
    甚至沒多少人能記住其中少數
    
    那些在各種事件中的人們亦是平淡無奇的
    他們會被另外的事件掩去,或被類似的事件掩去
    有關他人的記憶終被有關自己的記憶掩去
    
    罪惡似乎再無力使我興奮,苦難似乎再無力讓我震動
    
    關於明天,我能說些什麼做些什麼呢
    哪兒也去不了,威懾仍在眼前身邊
    明天真是平淡無奇的一天
    今天我不過寫了平淡無奇的64行
    
    2016年6月3日
    
    《犬決丫的》
    
    本詩人嚴重建議:/犬決拷黃片罪犯/包括但不限以下罪:「手淫罪」/「意淫罪」/「看蒼井空教學罪」/「露點罪」/「不雅服飾罪」/「講黃色笑話罪」/「公共場所親嘴罪」/「非婚牽手/打炮罪」/「裸體罪」/「霧霾天放屁罪」/「開會打哈欠罪」/「升國旗不注目罪」/「聽國歌吃口香糖罪」/「拉屎不擦屁眼罪」/「濫用避孕套罪」/「說話不引用文件罪」/「放屁不打腹稿罪」/「聽紅歌搖頭晃腦罪」/「路過國家機關不立正敬禮罪」/「乞討罪」/「流浪罪」/「不捐款給紅十字會罪」/「重大節日交媾罪」/「特定時段不收看新聞聯播罪」/「婚外情罪」/「婚內不生不育貪玩罪」/「喝水卡到喉嚨罪」/「吃肉塞到牙縫罪」/「做愛濫用道具罪」/「亂服催情藥品罪」/「濫用性交姿勢罪」/「超過5分鐘不射精罪」/「性高潮大吵大嚷罪」······犯以上罪者全部執行犬決/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搞事》
    
    你深入的是收費站
    拔出的是一身虛汗
    
    連液體也恐懼成人
    更緊些,一不小心就洩露國家機密
    
    草泥馬依然在馬勒戈壁
    任由螞蝗開腸破肚
    
    夜就是為搞事而成為夜的
    不為搞事存在的夜還好意思稱作夜嗎
    
    不在夜晚搞事的還配稱作生命嗎
    搞去搞來遲早把廢棄的肚子搞大
    
    至於那些曾經惹人噴射的大詞:
    如黎明,如曙光,如理想,如希望
    愛來不來,愛死不死
    
    來也要搞,不來也要搞
    不死也搞,死也要搞
    
    搞成灰燼,搞成塵埃
    好歹也是一地發騷的青春
    
    《自拆》
    
    黑暗中只有頭顱仍在發亮
    我們拆下自己的骨頭
    用於禁區和下跪
    再繼續組裝旗幟,手槍和坦克
    
    而死白的五角星
    照耀著面無血肉的人們
    繼續享樂
    可憐骨頭無辜
    拿來餵狗
    
    2016
    
    《〈被死時代〉升級》
    
    我多年前寫過《被死時代》一詩:
    
    被無產死/被批鬥死/被整風死/被躍進死/被酷刑死/被牛棚死/被冤獄死/被陷害死/被凌辱死/被打黑死/被履帶死/被精神病死/被圈地死/被強拆死/被強姦死/被搶奪死/被失蹤死/被上訪死/被中毒死/被污染死/被醫療死/被跳樓死/被跳河死/被上吊死/被豆腐渣死/被事故死/被計劃生育死/被執法死······/當屁民正當防衛時/又被刑法死
    
    此短詩本可以寫成長詩
    長得沒有盡頭的詩
    因受不了詩內外死的氛圍
    只好以我幾乎不在詩中用的省略號
    省略無數字
    
    此詩每天幾乎每刻都在被動升級
    已在我的把控之外
    升級後或說當時省略掉的被死方式為:
    
    被地震死/被大火死/被嫖娼死/被塵肺死/被霧霾死/被地溝油死/被三聚氰胺死/被癌症死/被麻痹死/被疫苗死/被病毒死/被洪水死/被輪姦死/被工作死/被活摘死/被剝削死/被壓榨死/被電梯死/被電擊死/被意外死/被做夢死/被人質死/被戀父死/被書齋死/被象牙死/被法治死/被浪漫死/被抒情死/被利益捆綁死/被溫水煮青蛙死/被冰毒搖頭丸死/被玩世不恭死/被風花雪月死/被娛樂到底死······看起來都被計劃死/被替代死/被自殺死
    
    問:又用省略號?還是沒升級?
    答:俺也沒辦法,有種我們讓此詩終結死
    
    2016.8
    
    《兩大牛逼死法》
    
    一種是:死在床上
    一種是:死在街上
    
    深入點說:
    
    一種是死在做愛的高潮裡
    一種是死在反抗的高潮裡
    
    2016.6
    
    《關於七味燒的免費天價廣告》
    
    聊起這話題
    就得吐槽將「七味燒」改名「佳家匯」的那傻叉老闆
    
    就算你將飯店賣了也付不起
    中國和世界眾多媒體的天價廣告費
    
    就算你付得起廣告費也換不來如此大的廣告效應
    作為一名生意人
    你失去了多少創業者夢寐以求的發財商機
    
    或許只是巧合,或許這也怪不得你
    傻叉背後有傻叉,傻叉其實不傻叉
    
    前傻叉的大概心裡:
    寧可不賺錢,也不可不聽話
    中國經濟就是中國政治,一切都是黨國操刀
    偷雞不著反丟一把米,叫你關門就關門
    
    後傻叉的大概心裡:
    盡一切努力抹殺709的效應
    將一切抗爭符號全部消滅掉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2016.8
    
    《關於烏坎/仙桃/潛江/邢台/連雲港的名詞解釋》
    
    一道黑坎
    一個民抗之桃
    一條地火成江
    一塊浸泡幼兒屍體的刑台
    一片即將被連天核雲籠罩的港灣
    
    很多坎,如何也邁不過
    一些果,無數血淚是果汁
    而江,總會成海
    
    刑台一直判著無辜者死刑
    是在核雲中中毒變異,鬼模鬼樣死去
    還是在核雲中去毒變異,人模人樣生活
    
    這不是光頭上的蝨子嘛
    
    2016.8
    
    《關於火燒腳背》
    
    人們常說
    火不燒到自己腳背不知道痛
    火燒到自己腳背知道痛了才嚷嚷
    
    網絡上常轉
    今天你不站出來
    明天你站不出來
    
    有個典故也講
    我當初不為別人說話
    輪到我時已沒人為我說話了
    
    我寫詩絕不是為說教
    也沒資格說教
    
    我錄下這些話,僅是記著提醒自己:
    作為四個孩子父親的我
    不能讓同樣的火,再繼續燒孩子們的腳背
    
    2016.7
    
    《今天,我沒有詩和遠方》
    
    昨天,我靠詩和遠方自慰養活
    而詩和遠方早死
    
    死在虛偽和濫情
    死在履帶和槍砲
    死在腐肉和霧霾
    
    今天,我再次殺死它們
    殺死與他們有關的人事
    也殺死自己身上的標籤
    並決定與刀鋒同歸於盡
    或許會留一口赤裸的流血的呼吸
    
    我必須拒絕它們的毒和癌
    及對真相和現實的所有粉飾,所有曖昧
    
    我羞於與只有詩和遠方的人為伍
    也羞於與沒有詩和遠方的人為伍
    
    我僅是其中一個傷口,每天急劇撕裂擴大的傷口
    一天自焚多次,直到哪天用盡最後一滴血癌
    
    我就可以如被毒疫苗培育的孩子般
    指著地上的灰燼最後自欺一次:
    
    那就是詩和遠方
    
    2016.3
    
    《天堂有隻雞愛你》
    
    天堂有隻雞愛你
    屁眼還未開幕就統一嗓門叫嘰嘰
    
    天堂有隻雞愛你
    整夜春夢中只顧著淌口水流鼻涕
    
    天堂有隻雞愛你
    管你願不願意老子就騎上愛死你
    
    天堂有隻雞愛你
    戴不戴上安全套目的就為操死你
    
    天堂有隻雞愛你
    赤裸身子四處接客打心底蔑視你
    
    天堂有隻雞愛你
    雞的屁的假象中臭不死你餓死你
    
    天堂有隻雞愛你
    渾身的閃亮裝備總有一款適合你
    
    天堂有隻雞愛你
    小雞們成群結隊就算嚇也嚇死你
    
    天堂有隻雞愛你
    就算被搞得疼死還要裝得挺服氣
    
    天堂有隻雞愛你
    愛你愛得叫你滾蛋蛋跑東又跑西
    
    天堂有隻雞愛你
    四面楚歌中還要玩一玩這空城計
    
    天堂有隻雞愛你
    逼你穿旗袍逼你遊行就像一隻雞
    
    天堂有隻雞愛你
    真心愛成他是大撒幣你是大傻逼
    
    天堂有隻雞愛你
    哪管人間雞窩搞得那烏煙又瘴氣
    
    天堂有隻雞愛你
    做人質不喜歡就讓你嚐嚐核武器
    
    天堂有隻雞愛你
    其實十面埋伏中他還是蠻孤獨的
    
    天堂有隻雞愛你
    享受著恩寵還要異議就把你關起
    
    天堂有隻雞愛你
    其實大家都知道今晚過後是末日
    
    天堂有隻雞愛你
    臨終之前他是不會乖乖做愛待斃
    
    天堂有隻雞愛你
    天堂不是天堂只是烏托邦垃圾地
    
    2016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31111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王藏:生活与刀锋(2017短诗选)
·王藏:也来颂雪(2016短诗一组)
·王藏:致709妻子(近作八首) (图)
·王藏:《戊戌感時》 (图)
·非法逼迁断电断网断暖已8天! 宛芸:王藏的退路 (图)
·高洪明:为遭逼迁的王藏先生叶海燕女士呐喊一声
·王藏:送別賈敬龍(兩首) (图)
·盛思吾:评王藏的诗歌创作 (图)
·王藏:用自由之血光照苦难 (图)
·王藏:批判极权主义的先锋艺术圣徒——高氏兄弟 (图)
·王藏获诗反运动楚魂诗歌奖感言
·王藏:七律•中秋抒怀续 (图)
·王藏:七律•中秋抒懷(外二首) (图)
·王藏:我满嘴血污或焦臭
·王藏:人权艺术宣言:作为反抗的当代艺术运动
·王藏:北京雾霾(组诗之2) (图)
·王藏:北京雾霾(组诗) (图)
·王藏:《四首十四行:小情歌》
·王藏携妻儿全家感恩各界恩公义诸友的公开信 (图)
·吴玉琴:丹心一片为自由——王藏的中国梦 (图)
·压力大曾患精神病 王藏妻子跳湖获救 (图)
·王藏被逼迁受国际关注 八国外交官齐送暖
·旧账新算?诗人王藏再被中共逼迁 (图)
·国际社会众多国家关注王藏一家处境 (图)
·快讯:北京宋庄异议诗人王藏住处恢复水电供应
·加拿大外交官夜访王藏 广州国保驱赶华春辉夫妇
·陈家坪:用黑夜喊亮天空—见证王藏一家再次被逼迁 (图)
·各界声评王藏一家正被非法逼迁(之一、二) (图)
·诗人王藏在北京宋庄工作室再遭逼迁 (图)
·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得主 诗人王藏的严正声明 (图)
·先锋诗人王藏获独立中文笔会自由写作奖 (图)
·高克在计划外突然在北京会见王藏等民间人士 (图)
·贵州人权研讨会热烈欢迎王藏等友人出狱
·北京诗人王藏、艺术家追魂获释
·王藏、张淼、追魂、朱雁光已走出看守所 (图)
·因声援香港占中而被捕的艺术家追魂与王藏今获释
·关注:王藏妻子王丽被抢劫 (图)
·律师再次会见王藏 王藏现在谦抑淡定
·隋牧青律师:会见王藏通报
·隋牧青:会见诗人王藏通报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