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叶隐:隋牧青律师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2月01日 转载)
    
    
     我最后一次见到隋牧青是(2017)6月28日。

    
    (2017年)6月27日,他到成都与冉彤律师一道去会见同样被控“涉嫌煽颠”的陈云飞。陈云飞没见着,十几天后,他自己却被煽颠了,如今冉彤律师得同时为两个煽颠犯辩护。而在当前急剧倒退的趋势下,说不定哪天冉彤律师也得再找律师为自己辩护,直到律师们再也找不到辩护律师。如果我把中国人权律师们凶险的处境,告诉圈外的朋友。他们一定以为是我瞎编的海外奇谈,荒诞不经;或者干脆认为,律师不识大体不顾大局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反贼辩护,自己倒霉纯属活该。对这些生活在同一个国家,两个不同的世界的朋友,我也非常无奈。经济的衰退,民生和民权状态的进一步恶化,不知道是否能唤起他们对自身权利的一些警觉。
    
    隋、冉二位律师会见陈云飞受阻,翌日无事,他约我到一主内弟兄家聊天,我们单独聊了三个小时。和人权律师们聊天,首先会对近期被抓捕的同道案情,做一个简单回顾和分析。其次对哪一类人,会成为“新常态”下的下一波打击对象,做一些评估。隋牧青自2013年8月担任郭飞雄案的辩护人以后,他不断给广东维稳当局制造麻烦,已经成为首要打击目标。他的律师事务所受到警告,办理港澳通行证被拒,律师证年审受到刁难,出国被边控,这一系列警告,已预示着他离失去自由不远了。对此,他有充分的心理准备。他在1989年,因为参加广场运动,曾经入狱数月,对监狱并不陌生也不恐惧。但是,他缺乏一个根本性的目标:即自己为什幺要坐牢?目前,他所有能找到的理由,不外乎因为良知和义愤,拍案而起,挺身而出。对于自己所作所为,问心无愧,敢作敢当,但也仅此而已。而不像郭飞雄先生那样,具有职业反对政治家的清晰目标、坚定意志,视坐牢为他当前的最主要工作。
    
    期间我们聊到各知名律师辩护词的高下,从法理、实证、气势、文采各方面都作了点评,他对自己为丁家喜所作的辩护词比较满意。但又遗憾当时行文有些仓促,本来可以写得更好。我说:老隋,这个问题我们聊过很多次了,我觉得你的辩护词和平时的会见笔录,最特别的地方,都裹挟着一种其他律师少有的义愤,但美中不足的是结尾都太仓促。这或许和你某种内在的焦虑有关。
    
    他拍拍头:你说的太对了,我确实是非常焦虑,缺乏耐心,厌烦细节。这个毛病总想纠正,但就是改不过来。你说怎幺办?
    
    我说,我所知道的好些律师,他们对自己在历史中的定位非常清晰。当下的所作所为,就是奔着未来的大法官、参议员去的。正因为这种舍我其谁的时代使命感和责任感,他们才不会被纷扰的现象裹挟,陷入正义不彰的焦灼无力感里,勇敢中又自有一股沉静和从容的力量。
    
    他挠挠头:哎,你说得非常对,我这人真的胸无大志,没想那幺多。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得认真琢磨琢磨。
    
    我说,一个国家的转型,需要有一批勇于任事和担责的精英,别说奔大法官或参议员,就是奔总统去,我都非常赞赏这种雄心和抱负。在一个即将风云剧变的大时代,有才华的人若自甘淡泊或逍遥,并非什幺美德,更多是一种辜负上天恩赐的堕落。得天独厚,就要替天行道嘛。不论你有什么人生规划,但你介入的人权案子,你写的每一份辩护词和会见纪录,都是这个时代的见证。如果你都把它们当成历史文献的心态来写,或许可以抑制焦虑感,而发挥得更精彩。即使未来你甘于淡泊,你留下的这些文献,见证这个时代的光明和黑暗,正义与邪恶的交战,这一代人的苦难、勇气和担当,价值也是不可估量的。
    
    他深以为然,说,你的这些想法,影影绰绰在脑海里盘旋了好几年,但不太清晰,你这么一说,我还真得好好考虑一下这个问题了,谢谢。
    
    我笑说,你本来就是个只爱自己说,没耐心听人说的话痨,能忍受我好为人师的臭毛病,我该感谢你才对。双方相视一笑。
    
    自屠夫吴淦入狱后,我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恐怕今年再难见到老隋了。我不想自诩先知,但最近几年每一波的打击,几乎都在我的预感中,时间点也多没有超过一个月。正是基于这种敏锐的直觉,我像在踩钢丝一样,小心翼翼地调整自己的言行。当喉舌抹黑女律师王宇时,我已经预感到那绝不是个案,而是正在对人权律师群体磨刀霍霍。
    
    八九一代,很多人的人生轨迹,其实在那个春夏之交,就已经被型塑或锁定了。所以对于隋牧青何时进去,我并没有太多的忧虑。有一些人,注定是被历史拣选,来承当这个民族的苦难、引领它走出埃及的。尽管很多人像摩西一样自己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有时,想到他或一些气质与他相近的朋友,就会想到莱昂内的《革命往事》里的隐喻:完成革命的往往是那些对革命无知无觉的人,策划革命的却常常背叛了革命,而坚持革命的最终的结局是死亡。我不像革命家肖恩,他也不像流寇胡安,但毫无疑问,他的血性、义气和鲁莽的勇敢,和胡安有些相似之处。
    
    比起关心他在历史中的地位和担当作为,我更关心他的个人状态。六四期间,他写过一个帖,大意是,他经过艰苦的内省,意识到六四给他造成的伤害,非常深沉,经常在梦中惊醒。这种创伤,不仅是他个人的记忆,也是他那一代人的集体创伤。大部分人都被坦克吓破了胆,有人选择升官发财和及时行乐来逃避血色记忆的恐惧;部分心有不甘又无法摆脱恐惧的辖制,自甘沉沦堕落了。还有一部分如隋牧青,长久的舔嗜伤口后,克服恐惧再次勇敢的站了出来。但这种创伤一直折磨着他,他很容易感到疲倦,意识涣散,当需要集中精力去做一件事,需要比常人付出更多的脑力和体力。
    
    去年年初,我在朋友圈里带动了一些朋友健身运动,老隋也受了一些感染。他每次见到我都会问,你有没有发现我最近又瘦了一些?如果我率先发现,他就会像捡了宝一样非常开心。这次又聊到健身,我希望他把有些能放的事情先放一下,把自己的身体和精神状态调整到最好。这样才能更多精力和妻子、孩子亲密相处,工作效率更高。尤其他的孩子很快就要进入青春叛逆期,如果不及早建立亲密的关系,也许会留下久远的遗憾。他说他曾经咨询过心理医生,医生也确证了他的创伤。更早之前,他也跟我谈过信仰。我问他受过洗没有,他说没有,但算是慕道友。我希望他的创伤,能在信仰中得到疗愈和安慰。当然他选择心理治疗,亦无不可。他一边和我聊,一边站起来扶着椅子靠背,说最近这样练习慢跑。说,这个动作,其实是做爱的动作,每天练习半小时。把我笑歪。
    
    期间谈到我的处境,我说,在广州已经无法呆下去了。罗网早已张开,只等我再犯一个小错误。你17号问我,为何不等到19号唐荆陵开完庭才离开广州。我说我揣测,开庭前给他们家属送了一下饭,估计国宝已经很痛恨我了。如果我去现场,其他人被控制,开庭完了就放了,我可能就没那幺轻松了。他说,确实有可能把你搞一聚众扰乱公共秩序刑拘起来,再转煽动颠覆。毕竟,圈内有点名气的,只有你和老莫还没有被收拾过。听说郭飞雄两度开庭,现场都没抓到你,他们已经很恼火了。不过你这家伙,看似鲁莽,但在行动中却比谁都细致、谨慎又狡猾啊。我说,如果去围观一下,连现场都没到达,现场信息都没发出,就轻易被抓到,那行动几乎没有效果,不符合我的行动性价比原则啊,所以提前会做出比较细致的计划。起码得完成信息发布任务,再被抓住才合算啊。
    
    不过话说回来,党国像一个占据绝对优势的猎人,有的是耐心。郭玉闪11年搞出那幺一大单,也不是三年后才对他下手嘛。所以我也懒得揣度他们何时出手。我对牢狱并没有太多恐惧,但坦率地说,我并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因为太多酝酿了几年的思想和文化写作计划,因为被政治反对的焦虑裹挟,一再延宕。如果进去,还是很难抵挡虚度光阴的焦虑感煎熬。这两年且战且退,至今仍然被粉红自由派认定为最激进的革命党,深恨党国还不收拾我全无天理。其实为了实现个人志业的一己之私,我已经自我溃败和自我阉割得每天都要鄙视自己一通了。
    
    临别时,我们互道保重。遗憾的是,在他还没有将身体和精神调整到最佳状态,就遭遇预谋已久的迫害。不知道他的身体,能否扛得住指定监视居住的磨难。但我对他坚定的意志,丝毫不会怀疑。
    
    我和隋牧青的交情,始于微博。10-11年他有个账号叫“岭南左月刀”,经常跑我帖子下来挑衅几句。初时未加留意,后来觉得这人有点神经病,忍无可忍也会对骂一番。当时气血很盛,和他约架,他又不接招。后来腾彪博士邀请我参加一个研讨会,他也在场。才知道“左月刀”是隋牧的拆字,真名隋牧青,还是个律师呢。线下见面,他又祭出网上那一套,言不及义的不时冷嘲热讽几句,惹得我非常恼火,当着众多律师的面要揍他,他又嬉皮笑脸的走开了。总之,第一次见面,可能彼此印象都非常之恶劣,但又没觉得对方有多坏。
    
    后来无意看到他和陈启棠(天理;去年因煽颠入狱)参与一些维权案,奔走在连南和江西。我对在学理和政治原则上的辩论寸土不让,但对于行动,抱持极大的理解和宽容。毕竟抗争空间有限,姿态卑微一点,目标或主题模糊一点,都可以理解并予以支持。至于行动路径行不行得通,只要有人愿意尝试,同时也能给党国添乱,都一体支持。毕竟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后来得知他是郭飞雄的搭档,这些维权案,正是在践行郭飞雄的主张,即政治问题法律化,通过法律框架下公民广泛参与的维权途径,规范政府权力,争取和巩固公民权利,倒逼权力让步,逐渐实现民主。不记得再次见面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席间我对他的辛苦践行表示了高度认可和尊重,于是瞬间就和解了。
    
    此前微博上的派系,大致可以分为:坐等改良派(如吴国师),互动改良派(刘诺奖),抗争维权倒逼改良派(郭飞雄、许志永),非暴力不合作革命派(唐荆陵),主动抗争引导广场革命派(屠夫、莫之许、野渡),武装革命派(很少认为是唯一或最优路径,只是作为最后保留手段)。上述各派的公众认可度逐次递减。
    
    隋牧青有自己坚定的主张,但在公开表达的政治认知,大致和笑蜀老师一路,行动主张,则和郭飞雄契合。而笑蜀老师的行动主张,则在许志永和郭飞雄之间取中,即郭更激进,许更温和。在郭飞雄尚未入狱前,他们三人,或可称之为郭笑隋三架马车。我和笑蜀老师曾是多年的论敌,政治认知理路上存在难以调和。
    
    来源:律师权益关注网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410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李剑芒:现在再回放我追打叶隐的经历
·叶隐:端午节晚上请三位良心犯家属吃饭 (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香港危急!习近平以大陆公安凌迟香港民运,港人该如何自救
  • 苏联分裂中国自己灭亡
  • 浦志强自相矛盾
  • 中国大陆民众的巨变
  • “中国梦”来自《红楼梦》的四大皆空
  • 特疯子对华贸易战的草包结局之因,及对中国局势的影响
  • 印尼人都比香港人值钱
  • 落井下石的废垃社会
  • 战争让人透视了人生的真相
  • 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穆斯林不能回家
  • 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LoveTariffOctober2019Youtube:ThereCannotBeAnyGoodDealW
  • 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永海10月17日被上岗的徐永海致信肢体朋友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养生
  • 谢选骏香港事起赵紫阳安息
  • 高洪明美国有虚伪的言论自由而中国真真无言论自由
  • 陈泱潮祭先父趙紫陽百歲冥壽文(文:趙家兄妹)
  • 曾节明华人在美生存兵法:考小车驾照的策略
  • 金光鸿赵紫阳是大丈夫
  • 陈泱潮視頻:邓聿文、裴毅然、罗慰年:香港局势分析中国模式批判
  • 谢选骏失去了中国就失去了中国消费者
  • 李芳敏14400012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耶和華揀選作自己產業的,
  • 井中蛙我也要信耶稣(小品)
  • 胡志伟卜少夫傳
  • 谢选骏ABC神学的蔓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务实务虚
  • 谢选骏香港需要放放血
  • 张杰博闻香港示威者会粉身碎骨吗?中国真正的危险正在逼近
  • 谢选骏谭嗣同的幼稚可笑
    论坛最新文章:
  • 法国熟食名厂进攻零防腐剂美味熟食市场
  • 墨西哥警方遭重武攻击后 释放大毒枭古兹曼之子
  • 脱欧协议关键时刻:英国下院明投票表决
  • 耿爽:中国政府从来没要求NBA开除莫雷
  • 被责支持香港示威者 苹果下架软件 总裁赴北京晤高官
  • 中美合拍雪人奇缘出现九段线招致亚洲多国不满
  • 中俄支持马杜罗加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 蓬佩奥称是笑话
  • 赵紫阳辞世14年后被安葬北京民间公墓
  • 台湾逾四分之一F-16战机躺在工厂等候改装
  • 引爆香港反送中运动的男子同意返台湾受审判
  • 受到北京瞄准的香港亿万富翁
  • 反修例刺激素人参选 区选罕见无人自动当选 战情激烈
  • 施政报告评分历年新低 林郑月娥首与网民沟通反应不热
  • 扎克伯格乔治城大学发表演讲 谈及政治广告、中国网络审查
  • 林郑参与脸书直播被问“五大诉求”:其他四项诉求难以答应
  • 岑子杰遇袭后呼吁成立独立调委会 林郑谴责暴力袭击
  • 委内瑞拉获得联合国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的席位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