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社会主义可以有嘻哈,但不能嘻嘻哈哈/王五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月16日 转载)
    
    据说音乐圈有个鄙视链,玩古典的看不起玩爵士的,玩爵士的看不起玩摇滚的,玩摇滚的看不起玩民谣的,玩民谣的看不起玩流行的,但是有一点,他们所有人都看不起玩嘻哈的,为什么,因为至今玩嘻哈的也没有成立嘻哈协会和党支部,自觉接受党和人民的教育。玩摇滚的都成立协会了,玩嘻哈的还有什么理由逃避,插入一个冷知识点:于谦老师是北京摇滚协会副会长。鉴于此,嘻哈协会可以请郭德纲老师去担任副会长,毕竟郭老师经常爱在胸前戴个大金链子。
    

    中国可以有嘻哈,但不能嘻嘻哈哈。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脱离了党和人民的领导 ,嘻哈就像失去了freestyle,就像丢掉了大金链子,就会变成只有嘻嘻哈哈的瞎热闹。党和国家领导人多次提及要重拾传统文化,而嘻哈就是我们鲜为人知的传统文化。早在唐朝,中国就产生了嘻哈文化:春眠,它不觉晓!处处,那闻啼鸟!夜来,哟风雨声!花落,你知多少!
    
    唱着“教唆青少年吸毒与公开侮辱妇女”歌词的嘻哈歌手PGone,被新华网和紫光阁点名批评后,在检讨自己的问题时说,“早期接触嘻哈文化受黑人音乐影响深厚,对核心价值理解偏颇,在此郑重道歉。”黑人已经够黑了,你还让人家背黑锅,好意思吗?这就是嘻哈文化从业人员素质低下,不好好学习传统文化带来的恶果,如果他早知道嘻哈文化源自唐朝,怎么还会信黑人音乐那套呢?怎么会写出“想我干了她按着她灌了她想让我办了她”这种粗俗的词,如果他认真学习传统文化中的嘻哈文化,写出来的应该是《天地阴阳交欢大乐赋》、《花营锦阵》一类的歌词,“一声骄喘我情已乱,两条玉臂她上我肩,红唇微启哟粉臀摇,银牙轻咬hi雪乳胀,霓裳褪尽那罗裙解,篷门今始yo为君开。”
    
    PGone在检讨中还说,“日渐成长以后深感自己应提升社会责任感,价值观及公益心,对粉丝也应起到更好的榜样作用。······感谢大众监督,嘻哈精神应该永远是和平与爱。”听嘻哈歌手做核心价值观正能量检讨,这画面美得有点不敢看,你要是能把检讨写押韵并唱出来,可能会更动人。另外,嘻哈精神怎么成了“和平与爱”,你让摇滚咋想,你怎么不说嘻哈精神是“什么样的节奏是最呀最摇摆”,或者说嘻哈精神是“你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我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或者你说嘻哈精神是“母亲只生了我的身,党的光辉照我心。”这好歹也是把嘻哈精神跟革命乐观主义精神结合起来了。
    
    没错,嘻哈是一种文化,是一种精神,是一种生活方式,但有中国特色的嘻哈从业者硬是给搞成了嘻哈是一种没文化,是一种精神病,是一种性生活方式。从业者尚且如此,更别指望他们的粉丝们能好到哪去,这种好我不单指审美,也指智商,那些以为紫光阁是饭馆想给紫光阁饭店买地沟油热搜的粉丝们,那些说“想X你也是看得起你”的粉丝们,你们很率真,很real,real foolish,这句英语说得对吗?谁年轻时都有傻的时候,不要紧,慢慢来,但你得学好。
    
    嘻哈的确火了,火到他们从地下走到台上,火到他们从吃黄焖鸡米饭到乘坐私人飞机,火到他们成了自己当初瞧不起的人,火到满嘴real但却虚伪至极空虚麻痹。这是一股虚火,没有核心价值观的支撑,没有党支部的领导,社会主义的嘻哈最终只能沦为嘻嘻哈哈。黑人音乐的影响不应该成为借口,从业人员文化素质低无法从唐诗中吸收中国传统嘻哈精髓也没关系,还有另外一种更平易近人的传统艺术形式也充满了嘻哈精神,可以让他们学习,它拥有嘻哈的讽刺精神诙谐精神,它曾经也是街头艺术风靡各地,它的用词也十分讲究韵律简短有力,它叫快板,“竹板一打响连声,不表别的表前清。专制时代人民苦,人都饿成骷髅骨。自从光绪庚子年,北京闹了义和团。四外刀兵人慌乱,城里处处冒黑烟。眼瞧大清被推倒,老百姓个个都说好。”
    
    这么好的嘻哈你们不学,还想学什么?这么好的传统艺术,难道还不如西方那些黑人留守儿童用来自娱自乐的东西吗?中国是有嘻哈,它就是快板,应该让中国这些玩西方嘻哈的小伙多体验体验生活,走一走老舍先生当年走的路,去北京顺义以养猪闻名的陈各庄采风几个月。那里有嘻哈,有嘻哈文化,老舍先生就是在那里,写了一篇科学养猪的嘻哈作品《陈各庄上养猪多》:新农村,真方便,一来来到顺义县。顺义县,好风光,渠水浇田稻麦香。好光景,说不完,雄心壮志,庄稼增产赶江南。说不完,咱们挑着说,介绍介绍陈各庄上养猪多。
    
    为什么主张你们学习有中国特色的嘻哈,反对你们学习西方嘻哈,因为西方的嘻哈,已经死了。这是美国最大的嘻哈杂志《Village Voice》专栏作家沃德·哈卡维老师说的。他在一篇名为《金玉其外,别无他物》的报告中指出,“曾经被“人民公敌”和“兽孩”一再渲染的空想社会主义以及决不屈服的街头战士摇身一变,成了MTV里前呼后拥,坐着加长轿车,浑身缀满沉重珠宝挂饰的女性歧视者和虐待狂。”KTV里前呼后拥、坐加长轿车搂着白貂小妹、浑身大金链子动不动就瞪眼珠子······,这说的不是东北小伙吗?西方搞嘻哈的再成功也还是把自己搞成了中国东北小伙,PGone,你作为一个东北小伙,有必要去搞西方嘻哈吗?东北林蛙那么多,你嘻蛤去啊,忘本了!
    
    为什么要警惕西方的嘻哈文化,因为它并不是看上去的嘻嘻哈哈那么简单,它植根于西方的黑人反抗文化,它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激发了自六十年代民权运动以来规模最大、最持久的社会抗议活动。每一种音乐形式,都可以成为一种公共表达方式,嬉皮士第一次高呼“爱与和平”、硬核朋克是坚定的无政府主义支持者、在曾经的东德,听摇滚乐是一种抵抗行为,官方把摇滚乐迷定性为“颠覆分子”和“反社会者”。
    
    不能低估音乐的力量,特别是那些听上去无组织无纪律的音乐,他们比邓丽君那种柔情蜜意的靡靡之音更危险,比如上世纪八十年代的摇滚乐,涣散动摇了东德青年建设社会主义的决心,柏林墙下大卫·鲍伊、平克·佛洛伊德的歌声击穿了意识形态水泥筑就的沉寂。还有1960年代昙花一现的地下丝绒乐队,“它影响了1970年代的朋克、1980年代的新浪潮及1990年代的另类摇滚。”地下丝绒乐队更是影响到了远在捷克的哈维尔以及万千在铁蹄高压下的捷克乐迷,哈维尔还把自己发起的运动称之为“丝绒革命”。
    
    不过,也不必太担心音乐这种东西,很多年轻人是喜欢嘻哈,但事实证明,他们不懂嘻哈文化,也没兴趣了解嘻哈精神,嘻哈对于他们而言,就是个标签,青春叛逆,肉体空虚,急需一个情绪宣泄的出口,等他们长大了,大部分还是会像一个依法治国的大国乖宝宝一样活着,就像那些说“我很讨厌他,但不支持用公权力封杀他”的人一样,只是一个时尚的标签而已,“不支持公权力的封杀”,这话太TM的嘻哈,你算老几,公权力轮得到你支持和不支持,给你个面子我不封杀,我建立个党支部和协会管嘻哈,是不是觉得顺奸的姿势好多了吧!这段话好像挺有韵律挺嘻哈!
    
    什么是社会主义嘻哈,请欣赏有可能是未来中国嘻哈协会副会长的孙八一老师的作品《辉煌中国》
    
    来源:王五四文集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67143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全世界油腻中年男联合起来/王五四
·人民需要安全的性生活/王五四
·这届困难群众太不抗冻/王五四
·谁不是一边不想凑活活着,又一边凑活活着/王五四
·佛系请客:请全世界人民喝海鲜蛋花汤/王五四
·新的一年就要来了,它并不会变得更好/王五四
·袁立,中国病人/王五四
·仗义每多屠狗辈 从来奸佞覆乾坤/王五四
·王五四:仗义每多屠狗辈 从来奸佞覆乾坤 (图)
·珍惜有中国特色的海底捞,绝不搞西方卫生监督那套/王五四
·这个社会连坏人都在做慈善 难道还不美好吗/王五四
·千言万语就是想开大床房/王五四
·我不可爱不会画画学习成绩不好不会哭着感恩没有悲惨身世,你还愿意帮助我吗?/王五四
·那些蠢坏的人以及它们漫山遍野蠢坏的粉丝们/王五四
·所谓岁月静好,不过是你瞎了/王五四
·犯我中华美食者,虽远必拘留/王五四
·忘掉我们的前半生,重新开始做人/王五四
·王五四:人民群众享有的特供不比首长们少
·姑娘,出门前装个行胸记录仪吧/王五四
·王五四:鲁瑾姑娘,我敬你是条汉子
·著名记者刘虎遭官媒抹黑 王五四家人被国保骚扰 (图)
·杭州维权人士王五四赴邵阳接力声援朱承志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