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汉藏之间缺乏互信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2月10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汉藏之间的关系有点像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关系——种族和语言大致同源,但是宗教习惯和政治文化有所区别。汉藏之间的主要问题,是缺乏互信,就像俄罗斯与乌克兰一样。例如,1980年代早期,胡耀邦等共产党领导人在西藏推行了开明专制的政策,但是事实表明,这一政策失败了,反而推动西藏走向独立运动。结果,这一开明姿态被迫结束,胡锦涛亲自端着冲锋枪上街镇压,也因为邓小平看见了这一电视镜头,而使胡获得提拔。据说当时邓小平看了电视新闻,就问他周围的人,“这个娃儿是谁?”人说这是西藏共党区委书记胡锦涛,邓小平就机动地说“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下一届总书记了。从那以后,枪杆子又端了出来,取代了对话。这个事件发生在1989年春天,不到半年,北京发生了六四惨案。现在,西藏流亡政府说“不反中国不反汉人”,就像民运声称“和平理性非暴力”一样,除了示好示弱之外,并无意义。因为,对方要的是彻底屈服,而不是示好示弱。
    
    《西藏流亡政府说:不反中国不反汉人》(2017-12-09 美国之音)报道:
    
    西藏流亡政府的两位主要负责人星期五在纽约出席了一项名为“2018藏汉联谊新春酒会”的活动,再度传递了达赖喇嘛希望返回西藏的愿望,以及流亡藏人不反中国和汉人的和解讯息。
    
    从印度达兰萨拉前来美国访问的西藏流亡政府议会议长堪布索朗丹在纽约出席这一联谊活动致辞时,强调了达赖喇嘛希望返回西藏的一贯心愿。他说,“最近达赖喇嘛尊者在达兰萨拉接见客人的时候,他说,‘只要中国政府同意,我愿意返回西藏’。所以他这个心愿一直没有变化。”
    
    北京与达赖喇嘛积极互动
    
    达赖喇嘛的这一心愿表达已久,过去一直遭北京政府阻挠,但最近出现了新的积极讯号。据印度新闻媒体“The Wire”12月4日报道,达赖喇嘛于11月中派遣特使、前流亡政府总理桑东仁波切前往中国云南省昆明市访问。报道说,这位特使很可能与新任命的中共中央统战部部长、习近平的亲信尤权会晤过了。报道说,达赖喇嘛在11月23日说“过去的让它过去”,“藏人愿意跟中国在一起”。川普总统访问中国后,达赖喇嘛任命了两名使者代替他行使国际事务,他甚至取消了前往博茨瓦纳的访问。报道说,这次达赖喇嘛派特使前往中国与往次有所不同。首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有解决西藏问题的愿望,“他现在发现自己处于以往中国领导人所没有的解决这一问题的最佳地位。”
    其次,达赖喇嘛也希望习近平能达成愿望,赞扬他是个“现实主义者”,比前任更为“开放”。报道说, “事实上这位西藏领袖承认,已经获得了来自中国领导人的积极讯号。”
    
    星期五晚上的这项联欢活动由达赖喇嘛北美代表处和纽约新泽西藏人协会联合举办的。出席这一活动的有流亡藏人政府司政洛桑森格、议会议长堪布索朗丹,以及达赖喇嘛北美代表处新任代表欧珠次仁;汉人方面与会的有大纽约地区和华盛顿地区的中国异议人士。
    
    流亡政府不反中国不反汉人
    
    西藏流亡政府司政洛桑森格在致辞时也释放了对中国的善意,他说,流亡政府并不反对中国和汉民族,只对中共现行的对西藏严苛的民族政策感到不满。他并用很长篇幅赞扬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赵紫阳和胡耀邦,赞扬中国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最近在中共监狱中病逝的刘晓波。他说,“因为胡耀邦、赵紫阳他们的这种开明的政策,像刘晓波这样对中国民主化有积极贡献的人,我们一向是非常尊敬他们,非常支持他们的。”
    
    他特别举例胡耀邦当领导人时提出80%和20%的开明民族政策,即,在西藏任职的80%的汉族干部必须离开西藏回内地,80%的职务由西藏干部担任,只有20%的汉族干部可以留在西藏。他还说,刘晓波去世时,在达兰萨拉的藏人行政中央停止办公半天,在大昭寺举行了前所未有的祈祷追思活动,“应该说在西藏历史上在大昭寺为一位汉人举行祈祷法会可能是第一次。”
    
    达赖喇嘛希望返回西藏有主客观两方面原因:第一,北京一直通过中间人传递让达赖喇嘛回去的讯息;第二,达赖喇嘛倡导中间路线,不寻求独立,寻求真正的高度自治,明确表示愿意与中国在一起;第三,达赖喇嘛年事已高,中国可能想再造一个领袖替代他,但他声望太高,无法替代;藏人社会认为,如果达赖喇嘛最终不能回到故土,他们将无法原谅那样的结果,将产生灾难性后果;第四,达赖喇嘛已经放弃了政治角色,成为一名国际宗教领袖,减少了返回的政治障碍。
    
    谢选骏指出:汉藏之间的关系有点像俄罗斯与乌克兰之间的关系——种族和语言大致同源,但是宗教习惯和政治文化有所区别。汉藏之间的主要问题,是缺乏互信,就像俄罗斯与乌克兰一样。例如,1980年代早期,胡耀邦等共产党领导人在西藏推行了开明专制的政策,但是事实表明,这一政策失败了,反而推动西藏走向独立运动。结果,这一开明姿态被迫结束,胡锦涛亲自端着冲锋枪上街镇压,也因为邓小平看见了这一电视镜头,而使胡获得提拔。据说当时邓小平看了电视新闻,就问他周围的人,“这个娃儿是谁?”人说这是西藏共党区委书记胡锦涛,邓小平就机动地说“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他就是下一届总书记了。从那以后,枪杆子又端了出来,取代了对话。这个事件发生在1989年春天,不到半年,北京发生了六四惨案。现在,西藏流亡政府说“不反中国不反汉人”,就像民运声称“和平理性非暴力”一样,除了示好示弱之外,并无意义。因为,对方要的是彻底屈服,而不是示好示弱。
    
    《胡锦涛1989年镇压西藏骚乱真相》(2016-01-25 多维历史)这样说:
    
    胡锦涛别无选择,必须立即处理班禅圆寂这一紧急事态。他马上赶来,料理后事。1989年元月29日,他向班禅遗体告别之后,马上赶回拉萨,第二天四处探望上层民族和宗教人士,希望他们出面安定民心。2月3日,他在拉萨追悼十世班禅会上致悼词,自然,在高度评价十世班禅的贡献和品德的同时,胡锦涛再三强调的,仍然是安定和冷静。
    
    中共在扎什伦布寺为班禅专门建造灵塔与祀殿,追悼仪式极尽哀荣。但一切安抚疏导犹如杯水车薪,毫无效果,民心浮动更加变本加厉。
    3月5日,终于提前爆发了暴动。
    
    关于1989年3月5日至7日的拉萨骚乱真相,至今疑团重重,真伪莫辨。海外民运杂志发表的《刺刀直指拉萨─一九八九年西藏拉萨事件纪实》,其描写的情景骇人听闻,后来被多次引用,被视为描写那一事件的权威之作,但经多人指出“纪实”不实,达赖喇嘛的自传就讲述了完全不同的故事。仅举一例,在《刺刀直指拉萨》中说,第一天(3月5日)军队和武警就动用武器大开杀戒,甚至向无关民众开枪;而达赖自传却说:“中国的安全部队改变策略,第一天一整天,他们袖手旁观,只拍摄一些照片,晚上在电视上播放。”
    
    3月6日与3月7日的情况,《刺刀直指拉萨》的描述与达赖自传所说大同小异。《刺刀直指拉萨》说:3月6日上午,武警用自动火器“铺天盖地地向八廓街藏人射击”,密集的枪弹把藏人当作活靶。武警向受伤藏人补枪,将他们击毙,甚至冲进一居民家里打死全家九口人。3月7日武警沿街搜查示威者,许多被捕者被拷打致死或致残。
    
    根据徐明旭《阴谋与虔诚》一书中转述在现场的朋友的回忆,经过大致如下(为节省篇幅,以下根据该书原文摘要):
    
    3月5日中午,照例由喇嘛尼姑在八廓街游行并用石头攻击八廓街派出所,拉开骚乱序幕。武警奉命不得朝人开枪。与前两年相比,这次骚乱参加者更多,组织得更好,估计有好几千人。加上以同情态度围观、喝彩的,有上万人之多。当时有人用哨子指挥,有人用摩托车联络,许多骚乱者脸上缠着毛线套头帽或带着口罩与墨镜,怕被录影、照相。他们集中攻击八廓街与北京路上的机关、学校与商店,特别是汉回个体户。24个政府机关与学校被攻击。工商管理局被打砸抢后点火焚烧,全部档桉化为灰烬。99家个体户商店与饭店、八家国营与集体商店遭到彻底破坏,商品与设施几乎全部被砸抢烧。20多辆汽车、50多辆三轮车与自行车被砸、烧。许多汉回平民与藏族职工被骚乱者殴打。骚乱者甚至企图焚烧清真寺,阿訇告诉骚乱者:我们在印度有几千万穆斯林兄弟,你们胆敢烧我们的清真寺,我们就叫印度的穆斯林兄弟烧达赖喇嘛的住宅。骚乱者才不敢烧。徐明旭认为:在实施戒严前,中共严禁武警对人开枪,所以骚乱才会延续三天之久。
    这次事件的伤亡数字,也如后来的“六四事件”一样,众说纷纭。中共公布有16名藏人死亡,一名武警班长被藏人用枪打死。《刺刀直指拉萨》则说:“截止3月10日,拉萨市民共有387人在骚乱中丧生,多为被枪弹击毙,721人在骚乱中受伤,354人失踪;宗教界人士82人死亡,37人受伤,100多人失踪。外地藏人死亡数正在统计中。”将市民死亡数与僧尼死亡数相加,总共469人,外地藏人死亡数还不在内。
    
    而达赖自传说:“中共至少杀害250名无武装的藏人。”在当年领取诺贝尔和平奖的演说中,达赖喇嘛把被杀藏人数缩小到200多人。国际大赦组织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西藏的镇压,1987─1992》中估计,中国警察在1989年3月拉萨骚乱中枪杀了60到80名藏人。美国众议院1989年5月16日通过的决议说,被杀人数为30到60人。这些数字尽管众说纷纭,但都远远超过中共公布的数字。
    
    3月5日爆发的骚乱事态空前严重,愈演愈烈,胡锦涛和他的同僚使出九牛二虎之力也难以控制局面,眼看越闹越大,便一再紧急报告党中央。党中央举行了紧急磋商,3月7日,由国务院出面下令:从3月8日午夜零时起,对拉萨地区施行戒严。
    
    7日下午5时,胡锦涛紧急召开区直机关和拉萨市党员领导干部会议,传达了国务院命令。晚上7点05分,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与中央电视台同时宣布了这一戒严令。而当天下午,这一消息已经走漏给了示威者。徐明旭介绍说:骚乱者本打算3月7日下午3点进攻拉萨市政府。有中共高级藏官把中国政府要在次日零点戒严的消息提前泄漏给骚乱者,下午两点多钟,一个带口罩的喇嘛与一个带口罩的尼姑站在八廓街与北京路之间市场货架上演说:“今天的游行就到这里结束了,晚上共产党要采取行动,大家散开吧!”
    
    按法律规定,对省、直辖市、自治区实行戒严,需要人大常委会批准通过;而对省、直辖市和自治区的“部分地区”实行戒严,则只需要国务院批准。拉萨是西藏自治区的“部分地区”,国务院批准就行了。没有想到再过两个多月,5月19日,李鹏下令对北京的“部分地区”实行戒严,以镇压学潮,也是根据同样这条权限规定。在决定对拉萨实行戒严时,中央决策层对这一条款就研究过了,拉萨的戒严,实际上成了北京部分城区戒严的预演。
    
    当时《西藏日报》上刊出了新任自治区一把手胡锦涛头戴钢盔、视察戒严部队官兵的照片。这在胡锦涛,是平生头一遭,在“党和人民”看起来自然是英气勃勃,但在反对中共的人士和西藏独立分子看起来,却是杀气腾腾。不管怎么样,在当时的情况之下,以他的身份和承担的责任,只有先来硬的一手将暴动弹压下去一途了。3月15日,年轻的“驻藏大臣”胡锦涛回答新华社记者采访,专门论证了国务院戒严令的正确和及时,也重申了中共关于宗教、民族、统战的政策界限。
    
    拉萨戒严震动了全世界,达赖喇嘛马上谴责中国政府镇压“和平的示威者”,欧洲议会与美国国会也相继发表决议谴责中国政府。
    枪杆子说话,一句顶一万句。不管留下多少后遗症和隐患,至少当下拉萨的骚乱很快被压了下去。
    
    谢选骏指出:历史是胜利者写的。所以,中国的断代官史,都要等到下一个朝代撰写。现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尚存,客观研究汉藏历史,就像现在研究八九民运、五七反右,也许为时过早。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8703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共领导人都是间谍吗
·谢选骏:建造一个无法完成的教堂等待后人完成
·谢选骏:中国自由主义的决不宽容精神
·谢选骏:极权主义也有土洋之分——读江棋生文有感
·谢选骏:马克思主义就是社会达尔文主义
·谢选骏:邓小平欠缺历史知识
·谢选骏:报仇和赔偿哪个更重要
·谢选骏:习近平党中央为六四死难者报了仇
·谢选骏:诸葛亮三分天下,开启五胡乱华
·谢选骏:美国走向男女授受不亲
·谢选骏:全球策——中国怎样整合世界
·谢选骏:“苹果”(Apple)产品是给人带来厄运的金苹果
·谢选骏:圣像破坏运动来自回教压力
·时评:七常委瞻仰一大会场 不如直接祭天/谢选骏
·谢选骏:瞻仰一大会场——不如直接祭天
·习近平"候谈室"颠覆了共产党,还差一步复兴中国梦/谢选骏
·谢选骏:“十九大党章修改”中的“包子馅儿”
·中共学者对谢选骏“小国时代”迟到十年的思考
·谢选骏:《当中国统治世界》误解了我的光辉思想
·谢选骏:经济地缘政治是一种文化战略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