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众观点]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 (瑞典)茉莉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22日 转载)

    记得1938年德国“水晶之夜”前夕,突然,上万犹太人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被纳粹驱逐到波兰。由于共产党和纳粹同是侵犯人权的极权主义,他们也同样欺凌歧视人民。在中共十九大到来之前, 数以千计的访民被北京警方以地毯式大扫荡的方式抓捕驱逐,或被扔荒山野岭,或被软禁家中,或陷黑监狱。
    
    大约二千万访民的存在,在中共所炫耀的“和谐社会”锦绣缎面上,撕开了一道重重的裂痕。中共一贯的做法是“不去解决问题,而是解决提出问题的人”。为对付访民“闹事”,他们掌握了十八般武艺,令无权无势的访民在国内抗争的空间式微。
    
    但是,中国访民绝不是消极被动的苦难承受者,他们采取游击战术,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于是,一批勇敢坚毅的中国访民跨洋过海,跑到美利坚去讨公道了。在美国,他们上演了一幕幕拦截中共领导人车队喊冤的惊险剧目,震惊了世界。就如网络语所称的“屌丝逆袭”,即弱小者为维护自己权益所做的还击。
    
    今年9月底,来自上海的企业家、旅居美国的访民袁建斌先生,在纽约召开记者会,介绍了“中国访民抱团取暖理事会”的工作: 他们理事会已在纽约起诉李克强,开放了推墙软件,并组织了上百访民拍摄小视频,在十九大期间向习近平喊话。
    
     旅美访民袁建斌先生
    
    我们欣喜地看到,由袁建斌、胡福清和陈黛丽等人组织的的旅美访民团,正在异军突起。为解决自身所遭受的不公与迫害,他们的将维权运动推进到新阶段:从街头抗争走向与国际人权组织合作,从喊口号到以法律武器追究施害者。旅美访民们更上层楼的逆袭,正在在将中国维权案例推向世界,而他们自己,也正在成为中国公民运动的生力军。
    
    一,“最牛访民”习近平和当今访民绝境
    
    据估计,当今中国大约有二千万访民,他们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在袁建斌组织的为全国访民发声的“百名访民十九大向习近平说心里话”的自拍视频中,我们看到,全国访民从干部、企业家到工人农民,各行各业各阶层的男女老少都有。作为中国公民,他们本应享有完整的公民权利。
    
    视频一开始,辽宁丹东姜家文先生发言,他向习主席提出“勿忘初心”,说起习近平当年为父上访的事情。习近平在文革时期就成为少年访民。由于父亲习仲勋的缘故,他13岁就被打成现行反革命分子关进少管所。16岁时作为“黑帮子女”,习近平被发配至陕西乡下。他逃回北京上访,被公安局监禁半年之久。
    
    在不讲人权、没有法治的社会,任何人都可能成为访民。文革结束后,习近平的母亲齐心女士上访多次,终于在中央组织部找到胡耀邦先生,其父的冤案得以平反。但今日掌握了国家最高权力的习近平,却拒绝像胡耀邦一样为走投无路的访民解决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的教授于建嵘,曾和他的团队对2000多名访民做过调查。他们发现,只有3人通过上访解决了问题,有60%以上的人因上访被当局关押过。这些数字说明,在中国遵照法律程序文明上访的访民,其反映的问题得到解决的机会微乎其微。
    
    满腹冤情的访民,可以说是中国最贱的贱民。诗人徐琳写过一首《访民之歌》,悲伤地诉说上访者的苦难。“上访的路,布满险阻/ 吃不好,居无处/ 还被官家截堵/ 马家楼,久敬庄/ 黑暗的魔窟/ 受尽虐待和凌辱/ 日日夜夜生死难卜/ 上访的路,饱含凄楚/ 盼清官,来做主/ 却是官官相护/ 天安门,新华门/ 草民岂能入/ 信访局是骗人的局// 收了材料去寻租。
    ”
    这首歌词道出了当局对付访民的各种手段,例如“截堵”,即蛮横地把人拖上车拉走;“魔窟”指违法关押访民的黑监狱;“寻租”则是引入权力干预而获利的行为,例如各地官员为了制造“零上访”假象,向强行遣返该地访民的北京保安付钱。近年来“截访”成了“劫访”,访民遭受越发严厉的暴力打压,呼救无门,陷入绝望的境地。
    
    目前在美国带头抱团取暖的袁建斌先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袁建斌曾是上海齐享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同时拥有一家台湾合资企业。当他的企业准备美国上市时,当局勒令他让台湾股东退出,被他拒绝。之后袁建斌遭受一系列打压,失去了企业,被关押遭受酷刑与虐待,他本人差点被警察谋害,就连他那刚6个月的美籍女儿,也在中国被绑架失踪一周。
    
    二,弱者的武器:在美拦车告御状
    
    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中国,上千万人背着各种冤案:被迫害、被下岗、被强拆、被致残致死、被经济掠夺等等。有将近百万的访民带著满腹期待,到北京上访求助,他们一度相信“上达天听”就能解决问题。在上访多次失败求告无门之际,他们拿起了“弱者的武器”,例如到北京鸣冤抗议,撒传单、放鞭炮、喊口号,甚至堵路、跳金水桥、裸奔或以死相拼。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福州访民曾每周集合在省高院维权
    
    作为弱势者的访民当然知道,组织起来才有力量。前几年,福州访民就曾组织一个“每周一聚”活动。参加“每周一聚”的人每周集合在省高院举牌喊冤。后来,聚会参加者陆续被抓,甚至从行政拘留升级到刑事拘留。上海的访民组织一度规模更大,曾有一千多人的抱团取暖,一齐去国务院信访办集体上访,其结局是,他们全被早已等候的车辆粗暴押送黑监狱。这一切表明,在党国的严厉打击下,“弱者的武器”在中国统统失效。
    
    就在国内访民抗争的传统剧目逐渐凋零之际,逃到自由美国的访民重拾“弱者的武器”,展开一系列维权活动。他们开始在联合国前上访。后来转向针对来访的中国领导人进行拦车告御状活动,曾先后十几次拦截了包括习近平、李克强、汪洋等国家领导人的车辆,造成很大的国际影响。
    
    当自由世界的电视台权都转播中国访民在美国拦车的镜头,那是让我们扬眉吐气,令独裁者难堪不已的时刻。2015年9月习近平第一次访美,其车队就在国务院外被数位冲出围栏的访民成功拦截。我在瑞典一次又一次观看马永田和李焕君等人奋不顾身,用身体拦截车队的视频,真是激动不已。
    
    一些研究民众抗争的学者将这一类抗争称为“表演性上访”。然而,这些远渡重洋而来的访民,却是他们冒着生命危险在“表演”,例如,李焕君在拦车时被警察强力拘捕,受伤骨折。这种悲情抗争的方式,在世界上获得了轰动性效应,逼得一名负责习近平安全的官员不得不出来与访民交谈,接收了访民申冤材料,并和李焕君合影。
    
    今年5月初,习近平访问美国佛州。袁建斌和众访民一起前去川普的海湖庄园,向习近平鸣冤请愿。佛州示威结束后,袁建斌在回酒店途中,遭到两名中方人员开车冲撞截停,直到他向美国警察报警,才转危为安。
    
    这样惊险的具有戏剧性的华府上访,产生了巨大的新闻价值。但是,旅美访民们所追求的目标,他们所遭受的冤屈,依然没有得到解决,有些访民还遭受了当局的报复,他们在国内的家人被逮捕。这就需要袁建斌等有勇有谋的组织者,去寻找更为有效的抗争手段。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习近平到华府,访民拦车喊冤
    
    三,剧目创新:视频喊话与跨国起诉
    
    如前所述,在中国,人民对官员失职、渎职和侵害权利等问题进行检举或投诉,层层上访,这些传统的“弱者的武器”,在顽固的专制国家权力面前统统失效。几十位逃出中国的访民,在美国展示了惊险的拦车抗议剧目,获得了世界性的新闻价值。尽管如此,他们的问题仍然没能得到解决。
    
    历经磨难的访民需要剧目的创新,才能找到真正解决问题之途径。为此,在中共十九大前,美国的中国访民抱团取暖理事会面向国内,以录制视频的方式,组织了一个“百访民向习近平说心里话”的活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4ZqanAA3dCc)。
    
    有124名国内访民参与了这次录制小视频的活动。他们在每人一两分钟的时间里掏心掏肺,诉说自己的不幸与冤屈,向当年的资深访民习近平请求援救。这个活动历时两个月,有不少志愿拍摄小视频的国内义工受到警告。最后,由美国的访民抱团取暖基金会推出长达两小时的视频。视频发布后,仍然有不少国内访民表示希望加入。
    
    在中国经历了自己被殴打、孩子被抢走等暴力打压事件,原上海企业家袁建斌在美国获得了自由与尊严。他重整旗鼓继续经营企业,并不断地上访和抗议,还去美国国会听证会告洋状。对其他前来美国的访民,袁建斌都视为父老兄弟姐妹。他经常给访民捐款和发红包,为他们打抱不平仗义执言。不久前,袁建斌出资成立了“访民抱团基金”,准备建立能在美国接待新访民的基地。
    
    探讨中国访民的困境与出路,袁建斌等访民团还寻求在美国的法律专业人士的帮助。今年六月,他们举办了《纽约论坛》,原中国维权律师滕彪对旅美访民的抗议方式和定位提出了建议,他谈到美国的“人权法案问责中心”,该中心收集严重侵犯人权的中共官员名单,将材料提交给美国国务院,请求制裁。被制裁的官员和家属将被美国冻结资金和禁止入境。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滕彪
    
    今年九月,袁建斌代表“中国访民抱团取暖理事会”在纽约新闻发布会上宣布:访民陈黛莉、蔡文君、袁建斌起诉中国总理李克强酷刑一案,已在美国联邦南区法院立案并送达了传票,目前在等待法庭开庭通知。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开端!访民们已聘请美国律师,正在用美国法律将侵犯人权的中国官僚告上法庭。目前他们在收集各种信息,为那些对访民使用酷刑的中国官僚建立数据库,以作玛格尼茨基人权法案追责的依据。袁建斌等还与美国平权基金会等机构建立联系,并建立资金募集渠道,以保障调查和诉讼顺利进行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四,从古代帝制和西方民主看上访
    
    那么,被本国访民在美国喊口号拦车的习近平,被本国访民在美国法庭起诉的李克强,作为国家领导人,在全世界面前如此丢脸,他们会有一点震惊或反省吗?我们不知道。但是,如果习近平真想处理二千万访民的棘手问题,他就必须彻底改变中共的专制
    
    访民 中国, [22.10.17 13:14]
    制度,否则一切措施都将是徒劳。
    
    为什么中国会产生如此庞大的访民大军?为什么当局对解决访民问题毫无办法?一些国内学者说:这是因为陈情或者司法救济渠道不畅。在他们看来,这个信访问题似乎只是一道沟渠,有一点小小的堵塞,疏通疏通就好了。
    
    其实,浩浩荡荡的上访大军的出现,是中共制度的专制性质造成的。要说清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对比一下,看中国古代和当代西方国家怎样处理民众冤情。
    
    当今中共的信访制度可以说是中国上千年专制制度的遗留。中国自魏晋以后,历朝中央政府到各级地方政府都设“登闻鼓”,并设专职机构或人员,遇有击鼓者,就立即受理民众的申诉之状。这种“击鼓鸣冤”的作用是“用下达上而施于朝”。早在西汉时期,就有“缇萦上书救父”的感人故事,汉文帝从善如流,其宽松的直诉制度——“告御状”为人称颂。
    
    那么,当今中共为何也设立这样一个类似古代“告御状”的信访制度呢?他们用马克思主义来解释,说这是走群众路线,为了克服地方官僚主义。其实,和古代专制王朝一样,这个上访制度虽然有了解民情、显现“青天”形象的作用,但主要是一种高度的中央集权,是中央政府用以控制地方官员的政治手段。
    
    同样是为了中央集权控制地方,为什么古代王朝的上访制度没有导致如此巨大的民众怨愤?这里有各方面的原因,主要是:一,中国古代王朝注重儒家的道德教化,官员是否遵守了道德规范,有赖于社会舆论的评价。因此下级官员都害怕民众进京上访闹事,尽可能按照法律公平“息讼”。二,中国古代以血缘为纽带的宗法制度,确立了三纲五常一类的行为准则,封建家族内部可以处理一些矛盾与争执,有益于“息讼”。
    
    但是,当今中共官员集体贪赃枉法的规模之大,其态度之穷凶极恶,完全不能与古代饱读诗书的清廉官员相比。那么西方呢?我在欧洲二十几年,从未听说过有大规模的上访问题。其原因是,西方民主国家建立的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的制度,与中国重人治反法治的信访制度完全相反,任何民众的纠纷与冤屈都可以就地解决。
    逆袭:中国访民在美国维权 —谈袁建斌的抱团取暖(瑞典)茉莉
    五,我在瑞典“上访”解决劳资纠纷
    
    例如,我本人曾在2014年,与我所在的瑞典工作单位——“母语中心”发生劳资纠纷。当时我向本市教育局投诉,引用《教育法》和《劳动雇佣合同》的一些条款,指控“母语中心”在工资与转正方面歧视移民教师。由于市教育局不作为,而我又不愿花钱花时间请律师上劳工法庭,就转向市议会的反对党、议会反歧视监察专员、教师工会和民间反歧视组织求助。
    
    那个夏天,我整理好投诉的瑞典文材料,走到市议会门口向议员散发。反对党议员们收到我的投诉时,一个个笑逐颜开。很快,感到压力的执政党市政府就委托法律顾问找我谈判。结果是:教师工会代表为我争取到一笔可观的赔偿金,还有市政府给我的正式道歉书。由于我的个人投诉揭露了普遍的问题,本市“母语中心”的十八位移民教师立即获得转正,三十几位移民教师获得加薪。
    
    这是我人生中少有的一件令自己得意的事情,我似乎既有勇气又有读懂瑞典法律的能力。但仔细想来,这个胜利与我本人性格能力的关系不是很大,而主要是因为,瑞典这个仁慈的民主法治国家早已制定保护雇员的各种法律,设立了多党制,官方民间都建立了监督机构,使弱势群体在遭受不公平待遇时,在本地就能获得多方面的有力援助,并不需要“进京上访”。此外,瑞典人普遍有正义感,我曾得到一些瑞典朋友的真诚支持,为此我深怀感恩。
    
    尽管我在中国自学过多门法律课程,但我于1989被判刑三年的“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在中国政治制度没有改变之前,几乎没有申诉的可能。从这一点看,我和中国二千万饱受冤屈的的访民,承受了同一种命运。
    
    当我一遍又一遍地聆听“百访民对习近平说心里话”,看着他们创痛甚深的面孔,我知道,在每一个访民的声音里,都饱含一个家庭、一个村庄或一个企业的希望。但愿有更多的中国人听到他们的诉说,关注他们持久而坚韧的维权抗争。
    ················································
    原载《纵览中国》网刊2017年10月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9615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我从董事长成为访民又杠上唐柏桥的经历/袁建斌
·上海非访民叶家林:致国母彭丽媛女士的第八封公开信 (图)
·写给访民
·国内访民给郭文贵的公开信/刘红霞
·高洪明:中国创新职业:职业访民官方发工资吗?
·变态辣椒:“超级访民”郭文贵 (图)
·徐琳:访民之歌 (图)
·访民的现实/王强
·高洪明:访民冒死拦截车队危险!赞许言行乃沽名害命
·高洪明:但愿滞留美国之中国访民风景线不在!
·陕西访民告全国访民同胞书
·高洪明:访民哪里去喊冤?请中央明示
·无法描述的官场腐败把访民推进了饥寒交迫、水深火热的灾难中/刘恒政
·维权老兵的“五还”诉求,反映出访民宪政民主意识的苏醒/曾节明
·孙自卿:奥马入杭访民入监 文明与野蛮的杂种更害人 (图)
·刘红霞呼吁在京访民声援韦石 (图)
·丁德元:访民“祝贺”上海迪士尼乐园正式开园
·访民老丁的见解:腐败能导致亡党吗?
·上海访民白节敏联合国控诉抗议纪实 (图)
·政府解决问题要公开 公正 公平 访民要合情 合理 合法
·19大严防死守 山东访民被警察围困不许外出
·十九大前夕高姿态接见访民 国家信访局长被批作秀 (图)
·异议人士陈建芳被强迫失踪 访民北京拉横幅吁依法执政
·在京维权访民向中共十九大拉横幅吁请依法执政 (图)
·中共十九大前夕 更多维权人士、访民遭警控制
·重磅:十九大前,百访民向习近平说心里话
·哈尔滨访民贾瑞峰脚被拷在病床上死亡 (图)
·19大维稳 天津癌症访民姚丽娟因拍摄视频上传微信遭刑拘 (图)
·十九大前夕个别访民被当局收买协助截访 (图)
·天津访民微信发被监控视频遭刑拘 (图)
·十九大打造维稳护城河 严防访民上京 (图)
·十九大倒计时北京持续维稳 多人看管一访民滴水不漏 (图)
·中国访民抱团取暖理事会928纽约新闻发布会
·杭州访民人士李青女士北京西红门遭绑架 (图)
·甘肃访民侯敏玲受审未通知家人 庭审过程遭曝光
·内蒙访民王凤云夫妇“寻衅案”同日开庭
·河北访民刘敏杰被戴黑头套及手铐押返原籍
·安徽省合肥市女访民赵红艳痛陈两年冤狱之苦 (图)
·暴力截访再现帝都北京 打断访民肋骨该当何罪 (图)
·广东维权访民余建凤遭关押两个月音讯全无 (图)
·资深访民章冬翆访谈录之二:告状见到胡耀邦 (图)
·图 有大陆访民怀念国军和国民党 (图)
·苏联解体前的调查:85%访民称苏共代表公务员利益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