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阿行:中共19大依然是为何不用何兵而用申大妈?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0月20日 来稿)
    
    一个畸形的政权,不论召开什么鸟会,不外就是,低智商的申大妈的文化,也能作为重要会议的看点,这次有没有申大妈来混局,也不足为怪。只要是独裁者不倒,还有王大妈、李大妈一样地参与进来。就如同“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的时候,知识分子也就只能作为“臭老九”被批斗,更不要妄想掌握国家权力了,而且,让我们看到,共产党能够控制天下,所使用的招数不过就是用愚蠢的小丑控制智慧的群体,中华民族所付出的代价是:只好用杀戮和恐怖的手段来完成这样的“光荣任务”。
     往往是,凡是具备些智慧的人,绝不会选择赤膊上阵、大打出手的招数,更不会用杀戮来争夺各种势力。而满脑子仅仅具有无理的争夺完全可以丧失人性的流氓,不仅并不具备起码的做人德性,反而更乐意不择手段地去夺取他想夺到手的东西。这种人,一旦被有点精灵的人精掌控,基本上就能做出一些惊天地泣鬼神的事件来。

    而十九大的成型,预示了中共的气数还没有丧尽,但是,江泽民、胡锦涛与习近平一通登场,也告诉了我们,十九大依然是换汤不换药,依然是继续掠夺民脂民膏,不会与民休息,哪怕是欺骗国人“依法治国”,但我们都很清楚,他们的国从来就没有什么法,都是些流氓四处害人而民众无益。
    独裁、这样的体制下,不平等、相互敌视已成常态,国人不论处在什么环境,什么位置,不是用爱心、谦卑的心与人相处,而是高度警惕对方是否会对自己不利?或者是蔑视的心态自然而然地与人交流,观察。特别是政法系统的那群鬼魅,几乎都是流氓心态,在他们眼里,所面对的不是民众,而是坏人,而在政府机关做官的,大有奴役群体的姿态,不管是什么人,只要是在他们的权力之下,都将成为被他奴役的人。
    更可悲的是,大家很多都是攻击型的性格,仿佛做事就是攻打堡垒,不是施恩施爱,或者说互相合作,成为朋友。一旦相处,总是要把个人的利益放在前面,为了一己私利,可以牺牲对方的利益,甚至是搞坏他人的一切。十九大的开会,就是独裁者继续独裁,流氓继续流氓的分赃会议。我们的光荣使命,还是任重而道远。
    所以在国际事务上,中共官吏,无论如何大撒币,也不会得到真挚的友谊一样,对方很是懂得,流氓心态的中共官吏,对自己的国民丝毫都不心慈手软,何况外人?事实上,中共其根子里,就不是什么善类,他们随时可以吃掉别人,更不要说利用别人为其做事了。至于江泽民也登上台面,告诉我们,习近平真的没有完全控制住中共的大局,他还需要继续与江家帮恶斗下去,继续需要借助王岐山的“反腐”之名,扫除异议者。当然,更继续利用公安,对付早已欲崛起的民运队伍,也更证实,他的“民主与法制”依然是独裁者说了算,而不是民众说了算的“流氓民主”、“流氓法制”,更不要说还有个被流氓了的“宪法”了。
    在国际社会里,与其交道的任何国家,都十分清楚,中共的意思形态,是牺牲他人利益的流氓形态,嘴巴上和善,骨子里很会下刀子。所以,他们也多是为利益与中共一时友好,一旦无利可获了,很简单地就是翻脸。而且,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中共的伙伴,几乎都是独自托大,谁也不愿意在人下地交道,就如朝鲜的金正恩,虽然弱不禁风,由于是流氓心态,在国际社会里,依然是八个不买乎,三个不服地自以为是着。
    而在中共国这样的大环境下,何兵作为一位中共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行政法学研究所所长,专门从事民事诉讼法、行政法与行政诉讼法、国家赔偿法等课程的教学,并出版了7多部《现代社会的纠纷解决》《和谐社会与纠纷解决机制》(主编)等教材、专著类7部,《行政权力的结构与解构──一个个案解析》《永不松懈》《人民陪审员:我的经验与感悟》等论文,甚至有70余篇类似的论文,可他不能像几乎不认识自己名字的申大妈一样在中共国人大审议中共的宪法等其它流氓法。并且,没有资格去19大开会。
    所以,他十分感慨地道:“这是一个非常荒诞的时代,这个时代荒诞到什么地步呢?(笑)比如说:鼓励你唱革命歌曲,但是不鼓励革命;鼓励你看《建党伟业》,但是不鼓励建党;鼓励你守法,但不鼓励你维权”。人家申大妈却不这样想,不论台上怎么弄,她都会举手支持,不论是谁,不论是什么立场,都不影响她举手通过,所以,19大,定会有此类人去举手,而且继续是很多,哪怕是心照不宣,各怀各的鬼胎,也丝毫没有关系。
    鄙人认为,这也不是最最糟糕的,最最糟糕的应该是官民的风气自然会继续败坏下去,从习近平到这个社会最渺小的人,都不是平态心而是“与众不凡”地把自己高于他人地不能入群,好像只有“鹤立鸡群”是最光彩的,到是进入了监狱里了,还是忘记不了自己摆谱与众不同来。忘记了,他们的真正的敌人应该是让他坐牢的那伙流氓,反而在自己的群围里显示自己的能耐,甚至帮助让他坐牢的人来伤害与他一样身份的人们。
    大家都清楚,中共国境内,最大的弊病就是不能平等,不能群体召开会议,更不能遏制独裁者为所欲为地误国害民。最严重的,当今被坐牢的不一定就是坏人,坐在19大屋子里的,早晚都是罪犯。任何时候,好人一旦也要坐牢,罪犯依然能在坛台上指手画脚,那么这个社会就是畸形的社会,官吏就是邪恶的官吏才会如此,更不要说监狱里关押着太多的良心犯、19大里的鬼魅们,不会因为能去开会就不胆战心惊了。而制造出这样的奇葩的政权,是该倒掉了,不然的话,坏人就会利用手里的权力,这样地败坏下去。好人继续被坐牢。
    究其原因,无外乎人治社会的需要,就是申大妈类的可以做喽啰,何兵类的不配做喽啰,也从另一个角度充分说明了,那个独裁者自认的能度的确有限,不能控制住何兵似的智慧型的人物,却能利用申大妈类的控制何兵。而且是,赵匡胤的“以愚困智”的手段,无非就是我是流氓,我怕谁的姿态,包含着封建社会的无理取闹。
    所以,中共19大的屋子里,都是流氓与罪犯的混合体,不外就是多数可能不是习近平、王岐山弄到监狱里,而是另有其人把他们统统打尽送到该去的地方了而已。
    一个国家,或一个民族,一旦被愚蠢的体系所掌控,那么这个国家要想进步,就得付出进步的代价,这个代价还要很高。共产党统治中国以来,从来就是几个智者控制了一群流氓以后,利用枪杆子,夺取了政权,然后就用这些社会垃圾行使政权。让我们看到,真正能改变国家命运的,不是群体的智慧,而是几个智者利用一群流氓采用血腥的办法来完成的。这样的国家,其结局,虽然战胜了腐朽的旧社会,但也在建设新社会时,不得不利用流氓加无赖来管控新的社会。
    一旦不能改变这样的恶性循环,国家想永远的远离战火,远离血腥与杀戮,那是不可能的,就如同今天的共产党,在中共国境内,不让国人正常发声,正常行止,正常上网一样,他们的权柄之下,没有血腥的镇压,就会大乱下去。而这种镇压无非就是堵住国人的嘴巴,锁住国人的手脚罢了。而暂时国人中,虽然尚没有什么人精加流氓与其对抗,但是这样的命运不会缺失,因为共产党更残暴的时候,总是要不停地制造敌人,把自己逐渐孤立起来,一旦到了一定的变化,那没有合理根基的共产党这个流氓体系,岂有不被推翻的道理?
    在中国,几千年的文明史,就是无理取闹够了,再被另一伙无理取闹的取代了,或是说,被建立,被替代,或者说,国家政权,一次次地交给了一伙又一伙的流氓,这种流氓由于光会胎生出流氓,越来越不会在乎民意,恶事做得太多,太绝,就被另一伙流氓采用更流氓的手段取代了。所以,至今这类流氓恶性循环着到了习共时期,不得不继续用申大妈似的人众来控制何兵群体了。预示了,中共19大,没有什么新的看点,申大妈还能继续得意。到是我们的高智晟君,还要地狱里遭受欲火的锤炼。要不然,怎么能不对独裁制度深恶痛绝?怎么能做民主总统以后,彻底与独裁制度切割?
    而且,依然让我们看到,高智晟做民主总统的岁月已经不很遥远,哪怕是中共流氓把高智晟弄死,还会有王智晟、李智晟来做这样的总统。所以,对于一个人的肉体消灭,改变不了一个时代的重生。邪恶的中共能把高智晟打入地狱,却改变不了19大过后更是灾难重重的命运。
    既然是这样,却还是有人总觉得中华民族的传统很好,必须继承,在打倒共产党流氓的时刻里,不忘记继续把过去的流氓们消灭掉,把新的流氓请出来。仿佛,没有流氓,中国就不能延续似的,已到了乐此不疲的程度。反而对于高智晟这样的明白人做总统心怀芥蒂。这样的人即使是什么专家学者,不过就是被流氓们熏坏了脑袋,已经跳不出流氓循环的恶性圈子,而能促使中华民族铲除流氓的法则,早就在西方社会体现出来了,可就是因为是西方的文化,不能被一些东方流氓文人所接受,更不会被只会强暴不会文明的流氓所接受。
    19大因为是中共的那帮子恶事做绝的流氓们鼓捣出来的看点,其实真的没有什么新意,更不会有什么新的看点。特别是,大卖国贼江泽民不仅没有被抓捕,反而还能兜着尿不湿进入了会场,更高速我们,19大依然是独裁者的19大,与中共国人丝毫没有什么关系。
    要说中共国的乱局是老百姓这个弱势群体造成的,其实就是对中共国的老百姓人格的践踏,真正制造社会混乱的基本都是赵家人,他们不顾弱势群体的最基本人权和实际利益,才导致了弱势群体不得不求爷爷告奶奶,不得不稍有抗争,不得不走极端道路。所以,这个时候申大妈们审议过的宪法等其它的法律,就更能证实是流氓的法了。因为,比申大妈智商高不到哪里去的其他审议者,也基本赞同、或者说不会违背独裁者的本意支持出台的法条依然完全继续背离着群体的利益。
    试想,流氓法,岂会让有学识的文明人何兵类的来审议?不就是流氓群体这伙人自己鼓捣出来的管制弱势群体的屠宰与玷污民族群体的“法”吗?若是不同意弱势群体被屠宰,那怎么能圆融独裁者的感官刺激呢?而中共国境内的文明人,往往又是无权无势的人,他们与权奸们几乎不在一个阵营里,他们要想扩大自己的影响以至于夺取一些实际权力,只能依靠弱势群体,在维护弱势群体中不遗余力的“企图”也就自然而然地显现出来。
    所以,文明人的基本诉求,在流氓独裁统治下,是不能伸张的,否则,就被打入黑名单里了。而做了黑名单里的人以后,接着,赵家的狗子们就来给你讲“法”了,这个“法”自然告诉你,不能把自己作为赵家人,不能自认为有什么基本人权,更不能对大流氓、大独裁者说不,讲利益,特别是不能辱骂流氓人是流氓。至于19大的东东,更不能非议了。
    何兵虽然处在了今天这个位置,相信,稍不留神,会成为赵家人的牺牲品,雷洋是无缘故地被赵家狗“嫖娼”扼死在大街上,何兵若不改变自己的言行,很难说不“自杀”在自己的浴缸里?或吊死在自己的门框上,甚至做饭用的煤气也有可能是杀死他的一种燃料。最好讲的,被旅游,被喝茶,被吃饭,或被软禁,被开除,让其子离妻散、家破人亡的也不在话下了,这都是中共流氓宪法炮制出来的恶心事。
    19大丝毫也没有改变这一点。
    可以这么说,即使是秦城监狱,所关押的不一定都是腐败分子,但都是流氓落蛋的说法并不为过。中共流氓群体,无一不是腐败流氓分子,不同的,就是一伙子流氓让另一伙子流氓取代了而已。这种无声的杀伐虽然没有硝烟,但却具有着血腥气息。失败者,赵家人,成局者依然是赵家人,但里面也有几个正义人士,还有点个人的脾气,企图弄点动静来,殊不知,流氓们若是不乐意你的异声,笑你的音律事小,要你们命的理由太多太多。湖南邵阳那个李旺阳就是一例,他老先生虽然没有资格进入秦城监狱,但是湖南的监狱关押了他许多年,被中共狱警虐待的双目失明,腰脊椎严重变形,坐了助力车了,还是被共产党的特务因为他常接受海外媒体采访而被“自杀”了,大凡让独裁者不高兴的这种人,往往会被赵家大王豢养的狗类斩杀或弄残。
    因为,大王们为了消除异声,给狗子们下达的不是与民搞好关系的命令,而是强制把异声“打压”下去。更不是服务于民的命令,而是如果管控民众不能影响他们继续掠夺民脂民膏的套路,还不能影响他们继续把政祸害国家的行为。这种强制手段,几乎扼杀了正义之举,扼杀了民心所向,扼杀了基本的人权。估计19大就是一个继续分赃的会议。
    所以直到如今,社会风气无法进步,还停顿在“忠臣”还是“奸臣”的讨论中。但我们知道,忠臣不过就是维护赵家人或流氓群体长远利益的蠢蛋,奸臣乃是败坏赵家基业的坏蛋。不管是蠢蛋还是坏蛋,与弱势群体的实际利益,基本没有什么牵连。让弱势群体所看到的阳光,只有在民主国家里,才为现实。所以,对于19大是否召开,是否会有所变化,国人都不会有太多的惊异。
    而在独裁专制下的国度里,妄想得到民权民利,真乃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所以,中共统治中国已经罄竹难书的了,还企图统治东南亚,甚至是整个世界,未免是太小看人类的智商了。中共也不能够在世界上称王称霸,所以他们自己口头上并不敢称王称霸。到是在国际社会继续搅局,唯恐独裁者一一消失最后裸出自己成了众矢之靶,自然就会大撒币地浪费国家钱财,维护自己的蝇头小利而已。
    流氓是没有道理的,道理在民主国家,可以谈,在流氓国家里,就不能谈。否则,那么多的律师身陷囹圄,就是因为太轻信自己能通过共匪的法律条款改变流氓的违法行径,加上那么多的上访群体,哪个不是冤民?但在赵大王的眼里,不过就是一具具待宰的肉躯,这些肉躯,还奢谈什么权利与道理?未免高估了自己,等着上砧板还差不多了。
    至于申大妈的好就好在,看得懂大王的脸色,能够不让大王感到不舒服,哪怕是屈下那具老身,也可以接受大王的宠幸,也就是说,申大妈这样的人,只要大王需要了,何止是受宠?哪怕把自己的那把身子骨交给大王摆弄或咀嚼,也不会有不适的感觉,因为她老婆子的肉身与灵魂都是独裁者的。
    而何兵这个智商虽然很高的先生,却不具备这种能让大王开心的条件,并使一个很令独裁者大大不爽的人物,又总是处处揭开独裁者的遮羞布,岂能进入赵家的小圈子里大发异音?所以,只能是由申大妈来做19大代表,何兵就只能靠边站了。否则,怎么能“和谐”得下去呢?
    本来中共的集权,原本就是一个人的嗜好,接着就是一伙子男盗女娼们瓜分国家资源,奴役民众,让国家不是民众的国家,只能是赵大王的国家,喽啰们分得一杯羹地这么忽悠着,受害的当然是民众群体。这种现实,基本没有什么大惊小怪,只要独裁制度不被清理,这样的现象就不会消失。
    同时,只要申大妈没有死亡,就能继续坐在共匪的会议室里,按照独裁者的旨意,发出自己的奴才声音,这种声音,绝对的与独裁者一个调调,不会走偏。至于何兵这样的人,虽然发音很清晰,对民族皆有大益,却有一点是真的,独裁者不爱听,更不会接受这个有益于国家民族的建言,更不要说埋怨的口吻了。
    所以,何兵没有必要抱怨自己为何进步了19大会议室,到是应该想到,这个会议室不进去更好,进去了就会知道,自己的发言根本就没有鬼魅感冒,反而更有气,不举手,也没有用,人家那伙子人,基本都是“大多数”,你一个何兵,进去算是什么事?
    
    2017年10月19日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8011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阿行:金正恩的氢弹只能给金正恩送终
·阿行:铲共还需要优雅的过程吗?
·阿行:王健林也想逃跑
·阿行:解决中印土地争端问题并不是很难
·阿行:高智晟失踪是祸还是福?
·阿行:寡头政治与多头政治都是独裁统治
·阿行:洞朗是中共国楔进印度身上的一枚楔子
·阿行:归案
·阿行:郭文贵嘴里任何人都能成为囚徒
·阿行:习共对金正恩开刀有三大好处
·阿行:贯君作为盗国贼变成了卖国贼
·阿行:没有人性的绑架者不仅是害人也会自害
·阿行:栗战书他是习党分子
·阿行:从印度侵略看习共的无耻
·阿行:郭文贵那点能量破不了中共独裁局
·阿行:民运团队里还有太多垃圾人
·阿行:郭文贵的爆料触动了什么人的神经?
·阿行:胡锡进也配说刘晓波?
·阿行:王岐山已被打中了软肋
·阿行:大多反击郭文贵的几乎都是习共的帮凶
·阿行:对天安门的自杀式攻击是国内引爆内乱的一个跃升点
论坛最新文章:
  • 芯片将断炊又遭谷歌狠甩 华为海外手机堪忧
  • 特朗普封杀华为是科技之战更是一政治决战
  • 陈小雅:历史应该有一种精神 但谁来把握?
  • 刁亦男就黑色影片选题与方言的选择回记者问
  • 印大选结束 民调莫迪可望连任并扩大议会优势
  • 加拿大人呼吁抵抗油菜籽田里的中国坦克
  • 触及美国文化也不行 至少两陆剧撤播或延播
  • 大鼠戊型肝炎密集再现惹忧虑 全港清洁三个月
  • 谷歌传暂停与华为业务往来 华为手机日后或不能用gmail
  • 中纪委:前证监会主席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
  • 瑞士公投通过加强枪枝管制维系与欧盟关系
  • 美最严苛堕胎法生效 特朗普坚持胎儿生命权
  • 莫迪或连任 印度仍然是最大的民主国家吗?
  • 2019年戛纳展沉浸在刁亦男笔下的中国社会
  • 六四三十周年回顾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历程(2)
  • 奥地利副总理陷通俄丑闻 总统宣布提前大选
  • 阿兰·德龙荣获第72届戛纳电影节荣誉金棕榈奖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