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三畏:走过伟大领袖的时代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20日 转载)
     昨天是伟大领袖去世41年周年。我在朋友圈字斟句酌写的一个帖子发不出来,变成图片也发不出来,摆明了是不让我们平头百姓纪念。这样的事情,在伟大领袖的时代是没有的,这不独是因为那时没这么登峰造极的技术,还因为那时的穷,百姓穷的要死不活,官方也穷的“办不了大事”。
    
     这就注定那时的稳定主要靠洗脑和恐惧,而技术含量很低。例如“收听敌台”吧,一方面,通过洗脑,人们认为,敌台是反动的,听了是中毒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于是自动屏蔽,偶尔拨到那个频率,恍如电击一般,血液骤停,脑袋轰鸣,神经反射似的迅速滑过,就害怕到这种程度。

    
    另一方面则因为穷,收音机不普及,普通百姓家里没有收音机。我平生见到的第一个收音机是我四舅拼凑出来的,里面还缠着破布条。
    
    邓小平谪居江西之时,向中央申请把已经在政治运动中致残的大儿子接来,这儿子在北大学过物理,会捣鼓收音机,未来的中国残联主席收听美国之音。有一天,他收到林彪同志背叛伟大领袖(兼伟大导师,伟大统帅,伟大舵手)向边境偷逃而坠亡的消息,他和他紧盯北京气候的老子,分享了这一重大消息。
    
    不知道是不是从那时开始,第二伟大的领袖就有了收听美国之音的习惯,重大消息他就听美国之音怎么说。信息流通和言论free对于社会的重要,如同空气对于人。活人需要空气,如同一个有活力的社会需要信息流通和言论free。这个道理,贬谪中的邓小平应该可以感受到。
    
    时代不同了,在最伟大领袖去世四十一年后,次伟大领袖去世二十年后,我们用苹果手机,用别有用心的人开发的梯子,翻到墙外去听美国之音。昨天是9月9日,既然自己写发不出来,就去墙外看了看别人在四十多年后怎么看中国人民的伟大领袖。
    
    看是看了,看了也没感觉。就像你自己捏着鼻子不呼吸,看别人呼吸,感觉不一样。也相当于淹在水里,插一根管子在鼻孔上,通到有空气的地方。
    
    伟大领袖的中国,其主旋律一直是阶级斗争,协奏曲是贫困和饥荒。阶级斗争要命,贫困和饥荒也是对人生的剥夺,也是杀人。1975年,伟大领袖离开我们的前夕,中国再次陷入全面的饥荒。
    
    现在说起饥荒就是“大跃进大饥荒”,没有人说过“文革大饥荒”。网上还看到过有文章的标题叫“文革为什么没有饿死人”。我要说这是不实在的。如果文革没有大饥荒,文革结束时,官方热衷传播的两句“民谚”——“要吃粮,找紫阳”,“要吃米,找万里”——就没由来。
    
    我记得文革结束的头一年,家乡县城的榆树皮已经被吃光,剩下树干,兀自独立。上学的路上,我常看到男人们走路一点声响都没有,慢慢地移动,裸露的双脚和小腿呈青亮色——他们即将“水肿病”而死。我采访过四川的一位过来人(他现在还健在),1975年,他在四川某县做县委副书记,他说,他所在的县,当年“水肿病”死亡四千人。很明显,不独四川如此。
    
    昨晚,我陪我爸妈聊天,他们过了八十,是我的活字典。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老爸就讲到他文革期间去涪陵(重庆下游的小城,就是后来一个美国人来“支教”后写出《江城》那个地方)去买柴油发动机(当然是给“公家”买,为“公家”出差),他说,路上在武隆住了几天,那里很穷,饭馆卖野菜。
    
    我一下就回想起,父亲不在家那些天,母亲带着我和弟妹们的艰难。我当时已经是一个怀揣梦想的小小少年,一边看书,一边想象着未来,知道眼下这是不正常的生活。我记得那正是青黄不接的日子,有一天,家里可吃的,只有挂得老高的几块腊肉,没有大米,也没有粗粮,甚至也没有柴禾。我不知道我们怎么过来的。而那时的交通,去厂家提柴油机还得等待,我爸大概是大半个月才回来······我看了我妈一眼,感觉这个话题不好,说今天太晚了睡觉睡觉,强行打断了爸爸的话,结束了我们的夜谈。
    
    父母睡觉了以后我出门走了走。秋夜的县城,小路安静,空气清凉。我在想,一个艰难年代的过来人,到底应该如何面对过去。以幸存者的姿态,反思过去,明显不合时宜。天灵灵,地灵灵,我们大家要开心。
    
    在没有现代政治文明建立之前,百姓的命运只能掌握在伟人的手中。不难设想,如果伟大的领袖和次伟大的领袖一样身体健康地活到九十多岁,则二十世纪末期的中国就不再需要残酷的计划生育了。而没有法治保护的伟人的命运也非常不可预测。比啼饥号寒的百姓更盼望伟大领袖去世的是他身边的重臣们。在他老人家尸骨未寒之时,被他打倒的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迅速复辟,他的遗孀和几位最宠幸的近臣,便被抓了起来一直关押到死。
    
    所幸,邓小平同意在保证政权不落旁的前提下,承认人民要吃饱后才能为社会主义做贡献。他老老实实地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于是,三十多年后,中国就成为世界第二经济强国,中国的航空业就可以航海了,他老人家的外戚就可以安邦了。
    
    与此同时,阶级斗争变成了令人追怀的红色浪漫,饥荒已经成了遥远的过去,连文字都不存留。人们开始怀念伟大领袖时代。看来,以革命的方式进行家庭财产和社会的财富的重组,即将成为新一代的社会理想。
    
    奇怪的是,有权者和有产者会推动和助长这一社会思潮,把它树为正能量。把反思历史,认为法治才能救中国的想法,视为他们前进的路障,必欲清除而放心,删帖还是温柔的,比起删人来说。
    
    来源:墙外楼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52104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三畏:能集体嫖娼能不集体枉法?
·何三畏:该听90后说话了
·高干子孙们名字多有趣/何三畏
·何三畏:中国穷人正在被世袭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中华联邦制如何不是中华苏维埃联盟制
  • DecodingthecracksintheChinesemodel
  • 斯诺登可以投案证明自己无罪了
  • 特疯子必将被共和党抛弃,彭斯扶正
  • 勇武派就是人民的卫士
  • 题申纪兰
  • 电脑病毒是人类原罪的证明
  • 海外异议人士当如何生存?兼驳张林、王清营的“牲人”论
  • 鲁迅阴魂不散中国翻身无望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善本)
  • 哲学就是对话
  • 香港人应该发起抗税行动,转向临时政府纳税
  • 英国女王为何坐马车而不坐汽车
  • 苏联为何没有邓小平?兼论中共政治老人长寿对政局的影响
  • 神明是无法亵渎的
  • 诈死倒债的中国官商
  • 博客最新文章:
  • 徐沛連載完畢,全文在此:
  • 张成觉蘇俄文學的深度-重看影視《這裡的黎明靜悄悄》有感
  • 移民秘笈在美国追求经济利益不影响庇护申请
  • 谢选骏穆斯林不能回家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夫妻婚姻家庭
  • 谢选骏日本和诺贝尔奖一样低俗
  • 明暗經緯錄中華民族千里共嬋娟明月
  • 高洪明要求国务院中央军委向人民公开国庆活动账单
  • 金光鸿要瓦解共匪,政治上的成熟是根本
  • 刘蔚刘蔚:所谓爱国就是害国害人害己,中共军非洲战役失败了--
  • 谢选骏小国带领全球政府
  • 曾节明曾节明2019年10月13日演讲:特朗普对华贸易战为何在大放水
  • 金光鸿各国要重新确立主权在民原则
  • 谢选骏“慢活哲学”的生态基础正在消失
  • 台湾小小妮238
  • 李芳敏1440007他把海水聚集成壘,把深海安放在庫房中。
  • 谢选骏犬儒、脏皮士、公民抗命
    论坛最新文章:
  • 德国5G不排斥华为给平等竞争
  • 经济紧与人民币贬 游日中国客不再疯买了
  • 中国新款汽车叫哈佛 俄人或最爱
  • 赵紫阳百岁冥诞出记传 透露曾吁为六四平反
  • 韩法务部长辞职 文在寅能否消弭危机前景未卜
  • 腾讯清早偷偷恢复NBA转播 惹网民酸骂
  • 日本台风灾难扩大 国际阅舰式取消
  • 赵紫阳百岁冥寿 子女发文谈中国精神困局
  • 传统左派学校也反禁蒙面法 逾百人雨中组人链声援及抗议
  • 反蒙面法第二周:警滥捕旁观市民 示威者袭警手段趋烈
  • 选票变天 突尼斯民众狂欢干净总统问世
  • 中国“卖国贼” 何其多 郎平姚明也难逃指责
  • 台风海贝思重创日本 至少35人丧生11人失踪
  • 港抗议人士今天集会声援美国香港人权法案
  • 传颜色或潜移默化 赴港陆学反送中多于挺送中
  • 存在主义的时代: 存在主义是一种人道主义
  • 反送中示威惊曝割颈暴力 伤者是警长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