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全球募捐,为迈尔斯郭文贵先生治病
请看博讯热点:郭文贵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18日 来稿)
     民主革命本来是一件严肃的事,但迈尔斯郭先生半年以来将这事搞得很不严肃。
    
     郭先生的确给陷入混乱的海外民运带来了生气,带来了欢乐。如今,看郭先生直播已成了民主人士的固定娱乐项目。在郭先生与夏业良、韦石等几乎所有的海外民运代表闹翻时,民运阵营产生了鲶鱼效应、相互竞争。但时间一长,大家发现似乎只有郭先生才是赢家:无论多少攻击、多少骂战,他每天都要摆出一副微笑健身的标准Pose,来一句“亲爱的推友们,你们健身了么?”,然后油头粉面、气喘吁吁地登场—

    
     喝酒、吃饭、吹牛皮,开游艇、讲黄段子、纵情山水,口若悬河开始骂人,兴奋异常地进行政治阴谋和性爱描述。
    
     不过,这些都是通过直播能看得见的,至于迈尔斯郭先生每天直播之后要吃什么药,大家可能就不曾晓得了。
    
     多年以前,迈尔斯郭先生即在香港养和医院被诊断为“边缘性人格障碍”。最近听说在香港的女助理屈国娇女士被策反,郭先生情绪暴躁、大发雷霆,其实并不仅仅是由于财务问题和没能拿到返港签证。根本说来,是他用来缓解狂躁的药快吃没了!美国医生给的药只治标不治本,每每想到此,郭先生便情不自禁地更加狂躁,线上线下只是一味谩骂,因为,根本停不下来!
    
     所以,经常有人说,迈尔斯郭先生反复无常的情绪,以及直播时的诡异氛围令人好奇,也使人费解,但是如果大家想到他有病,其实一切就了然了。
    
     有位美国的心理学专家告诉我,边缘型人格障碍是最难以治疗的,并且如果停药超过十天,迈尔斯郭先生的病情将不可逆转。
    
     这位心理学专家还一再提醒,说仔细观察话你可以发现,郭先生其实还有“性变态”和“表演型人格障碍”。关于这些精神疾病更具体的典型特征,大家一定要去网络上自行科普,以验证我下面的描述是否正确。不过在迈尔斯郭这里,这种种精神问题恰恰结合在了一起,综合症状就更加严重了:
    
    1)窥视癖。其实这属于性变态的一种。迈尔斯郭但凡与人谈话必录音、偷窥录像成习惯,最近布莱尔、刘彦平,还有那个美国的国土安全部长Jeh Johnson,都因此栽在他手里。窥视癖尤其表现为喜欢偷看别人做爱,又称“窥阴癖”,迈尔斯郭号称手里有18盘性爱录像,便是他多年窥视收集的结果。爱好成癖、乐此不疲,逢人还会猥琐嬉笑地宣称我有谁谁谁的性爱录像,但就是密不示人。
    
    2)生殖器焦虑。郭先生所有的谈话,聊着聊着就会扯到生殖器,好像他手里总是攥着那么个玩意儿在摆弄。不管涉及哪个公众人物,总要刻意绘声绘色地来一段:什么“787飞机上的高空性爱”、“玩了人家一家四代”、“带着月经带还要做爱”,都骇人听闻。这也是性变态的一种,心理学上具体称为“生殖器焦虑”,它是一种病态情结,使得无论精神发育到什么程度,总也是绕不开这个话题。
    
    3)安全感缺乏。郭先生的病也并非都是性变态,边缘型人格障碍首要的症状是缺乏安全感。病人总是有着紧张的人际关系模式,并由此转换为对威权和暴力的极度依赖。可以看到,郭先生虽然表面风光,但根本没有正常的人际和商业交往,其所有的交往行为都要借助于权力和暴力掩护,只有让强力部门、T&M侦探、保镖和打手环顾身边,他才敢与人说话,并且动辄就要威胁别人全家的生命安全,李友、UBS老总,还有可怜的马蕊小姐,无数人都被他恐吓过。
    
    4)情绪不稳。边缘型人格障碍患者常常格外地理想主义、充满快乐、令人喜爱。然而当他们被负面情绪征服时,又会感到强烈的悲痛、羞耻和丢脸,极易愤怒并且恐慌。郭先生的这种症状太频繁太明显了:西装革履、谦谦绅士,但转念之间,屎尿脏话随口就来;刚刚还谦逊地接受陈小平先生采访,突然就怒气冲冠骂人两小时。这种情绪不稳还表现为,经常要和人赌咒发誓,极易有冲动及自毁自残行为。所以看到郭先生一受到别人质疑,就宣称要以“剖腹自杀”来明志,大家千万莫要大惊小怪,毕竟,这是病。
    
    5)排泄物爱好。这其实是“生殖器焦虑”的延生症状,它造成对生殖器周边器官,例如对肛门以及其排泄物,无法忽视、频繁提及、念念不忘。什么夏痔疮、张痔疮、屎诺、韦屎,他张口就来给人起外号;什么粪坑里的蛆、肛门里的疮,他时刻拿来打比方。一个亿万富豪,在每一集公开直播里都要提到肛门排泄物,连骂人都爱说:“你那张嘴都不配长一个痔疮!”这是何等的奇葩。
    
    6)露阴癖。有一个情况郭先生可能不自知,大家可以注意一下,他所谓的许晴、范冰冰、董卿、梅婷,其实都属于同一种类型:熟女。为什么他不提那些清新少女型的女星呢,因为这些正是他自己性幻想的对象。他在公开直播中对她们进行性爱描述,越说越亢奋,言词越说越露骨,正是要通过公开表演和“被观看”,唤起自己的极度性兴奋,在言语刺激的想像中迅速获得满足。这和喜欢在公共场所裸露生殖器和做爱是同一类病情,需要用“电击厌恶疗法”来治疗。
    
    7)自恋癖。这一般缘自从小被关心不足或宠爱过度。郭先生兄弟众多,被关爱不足自是当然。同时他长得面目清秀、口齿伶俐,被宠爱过度也顺理成章。因此产生自恋型人格是再自然不过了,郭先生的自恋症状举不胜举。他连强奸马蕊时给的理由都是:“你应该喜欢我,因为我很有魅力”。并且,他以为所有的女员工都应该喜欢自己。当然,自恋的人也往往喜欢自慰。如上条所说,他喜欢公开在镜头前以性幻想来自慰。
    
    8)性饥渴。这本来不是病,但如果和自恋癖、露阴癖等结合起来,就过度而成为病了。童年的被虐待和被忽视,容易转换为对女性的猎奇式追求。我们看到迈尔斯郭先生无休止地总是在强奸,只要兴起、随时随地、随便是谁,永远需要More Sex,以满足他反复、强烈的性渴求、性想象,仅受害女员工就达几十人。
    
    9)谎话连篇。极度的自恋、极度的无安全感,加上自我认同的极度不确定,造成他时刻要以谎话来构造自己的世界,无一句不添油加醋,无一时不信口拈来,而且反应迅速镇定,根本不需要打草稿,对着一张白纸完全就可以编出整个充满细节的阴谋小说出来。当然,说谎是郭先生的本事。精神病人思维广,弱智儿童欢乐多。
    
     《世说新语》里有个故事,说有天竹林七贤里的阮籍路过如今河南荥阳这个地方,听说这里就是当年项羽和刘邦以楚河汉界相对峙,“大战七十、小战四十”的所在,于是吐了一口痰、甩下一句话就走了:“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迈尔斯郭先生,一个精神病人单挑一个国家,将来恐怕也是要留名进史书的。
    
     但是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民主革命这样搞总有些不对劲。如果弄巧成拙,在唐柏桥、赵岩诸位的扶持哄抬之下,郭先生一不小心做了民运领袖、将来的大总统,则民运岂不就成了精神病的民运?民主革命岂不成了一件很不严肃的事情?
    
     为此,我觉得实有必要发起号召,建议大家来搞个全球募捐,首先得把郭先生的病治好,民运才有希望。起码,在推翻中共之前他的药不能停。这样郭先生未来一个月的日子一定会好过许多,他在直播中的表现也才会自如和稳定许多。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606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郭文贵强奸妇女、侮辱知名女性的奇特心理揭秘
·出口成谎 郭文贵什么时候剖腹自杀?
·雷鸣:郭文贵应停止对博讯及韦石的攻击诋毁
·郭文贵用政治庇护给美国套上紧箍咒
·中美双方正沟通引渡和遣返郭文贵 涉嫌罪名包括谋杀 (图)
·中国烈士旅:郭文贵不具备申请政治庇护的资格
·郭文贵,你记着!你作为迫害者,没资格拿"政治庇护"
·郭文贵签证的奥妙
·何频:郭文贵寻政治庇护成功与否并不重要 (图)
·给郭文贵的公开信:你等着,这一切都是刚刚开始!
·吴国光:郭文贵爆料构成了对中国经济模式的严重挑战
·高洪明:郭文贵爆料逼迫中共党国反腐从黑箱到阳光
·泼猴郭文贵的前世今生
·中共国安巧谋划三计平天下 老牌特务郭文贵一人定乾坤
·郭文贵胡说八道宗教请回答几个问题/关茶
·美国保护郭文贵半心半意
·郭文贵透露的模糊政治风向试探/关茶
·喻智官:民运要角们为何反对郭文贵爆料?
·郭文贵DNA比较基准数据是假的
·公刘:创造“民主革命”概念的祖师爷是毛泽东 郭文贵是谁
·外媒:贯君公开驳斥郭文贵爆料 (图)
·中国房地产富豪郭文贵在美国寻求政治庇护 (图)
·郭文贵在美寻求政治庇护 (图)
·被指王岐山私生子 贯君反击郭文贵 (图)
·郭文贵女助理濒临崩溃 曝出遭强暴细节 (图)
·夏业良:十九大习近平恢复主席制吗?郭文贵强奸女助理案
·郭文贵强奸再次被通缉 十九大后中国将走向何方?
·中国拟向郭文贵一宗强奸案再发通缉令似要他十九大前闭嘴 (图)
·北京对郭文贵再动杀手锏 (图)
·海航告郭文贵否认王歧山是股东 索赔3亿 (图)
·郭文贵的爆料抑或习近平来定王岐山的去留? (图)
·郭文贵继续爆料,王岐山依旧神隐,将有大老虎?/李方时评
·付振川专访高智晟律师1:谈中共政权灭亡、郭文贵
·杨丹荷、刘晓东:谈郭文贵的爆料
·薄瓜瓜开推特了?称要出席郭文贵发布会 (图)
·各民运组织与郭文贵划清界线的共同声明
·郭文贵遭诉讼案围攻被索债数百亿 (图)
·郭文贵前下属被指职务侵占在大连受审 (图)
·谁是习近平真正的敌人?薄熙来、郭文贵辜负了历史机遇
·评习近平阅兵讲话、美韩国撤侨、谁收了郭文贵的钱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