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何清涟:王岐山去留与中共的政治困境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9月04日 转载)
     中共十八大上,时任国务院副总理王岐山(中)在主席台上,王岐山后来成为中纪委书记(2012年11月8日)
    

    
    十九大之前,王岐山的去留成为中共各派海内外角力的焦点,也成为海内外时评的关注点。无论是攻方还是守方,话都不能说透。攻方主帅郭文贵的目标近日已减少了一项,报仇已经悄悄移走,只剩下保命、保财两项。他在8·26那篇《全面彻底解决盘古及郭文贵事件申请报告》中说自己已经“身不由己、言不由衷,整个局面已经不是我一个人所能决定和左右的了”;对习近平来说,他面临的其实是国安系统部分高层的集体反叛,以及官员群体与贪官子弟的幸灾乐祸,推风助火。
    
    王岐山成为焦点缘于反腐积累下的怨恨
    
    6月20日,郭文贵爆料称,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妻子和妹妹及王岐山妻子养女在美拥有14套房产,遍及东西海岸,总值2318万美元,其中5套由姚明珊姐妹持有。
    
    对于一位在近几年内主掌中共反腐事务、将无数贪官送进监狱的党与国家领导人来说,这条消息具有极大杀伤力,这从海外中文媒体转载次数之多可见。
    
    以前,美国凡发生同类贪腐事件,处于舆论阶段,一般是媒体出面调查后发布调查报告,最后司法介入。在美国,房子的拥有者是谁,实在太容易调查了,交点费用,加入房地产信息网络,按地址查,就会获得详细资料,包括房子历史上的买卖情况,前任房主及现任房主,交易价格及现在的房屋市价,每一项都列得清清楚楚。但是,由于中共早就陷入“塔西陀陷阱”,不少中文网站跟风报道郭的爆料,乐见中共陷入困境。一些西方媒体最初对郭表现了兴趣,如《纽约时报》等,一般会转述各类指控,但会附上一句,多数无法得到证实。王的房产问题,《纽约时报》等并未引述。只有美国的阿波罗网站对此做了认真调查,发布了《阿波罗网独家调查郭文贵指控王岐山妻美国房产》,结论是无一为真。我真心希望其他媒体也能介入这种调查,证明阿波罗调查是否属实。
    
    英国《金融时报》远离爆料中心美国,不久前发了篇文章,点出问题所在:“王岐山也树敌颇多,尤其是在他主抓反腐运动的五年间,这加大了他陷入党内激烈政治斗争的风险。今年早些时候,现居纽约的一位此前鲜为人知的中国亿万富翁郭文贵,在Twitter和YouTube上对王岐山及其家人发出了耸人听闻的指控。多数指控都围绕王岐山家族与海航集团(HNA Group)的所谓关联。海航不透明的所有权结构已引起了海外监管机构的密切关注。海航断然否认了郭文贵的指控,且这些指控没有一项得到证实。但一些中国观察人士已经开始计算王岐山在官媒上‘消失’的天数,作为他与习失和的一个潜在迹象。”(《王岐山:中国的铁腕执行者》,《金融时报》,2017年8月3日)
    
    《金融时报》这篇文章算是承认了一个事实,反腐让王岐山成了官场的众矢之的。这次郭的支持者当中有不少就是贪官亲属、甚至情人,有人的身份还被视频公开了,
    
    习近平的政治困局何在?
    
    习近平的尴尬在于:他过去五年的主要政绩就在于反腐,通过反腐清理了党政军三大系统中的潜在反对势力,这也是批评者指责颇多的“选择性反腐”。
    
    在三权分立的民主国家,反腐不是政府的事情,而是司法系统的事。在美国,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的政界人士,如果因腐败被法律追究,没人能够指责总统选择性反腐,这是制度优势。
    
    但在专制国家,权力高于法律,也因此,反腐从来就是权力意志的贯彻。王岐山做为政治局常委中排名第六(接任中纪委书记时排名最后),他的职责是配合习近平的需要反腐,当然包括挑选位高权重的政治高层作为反腐目标。
    
    对于专制国家的掌权者来说,反腐既关系政权安危,也是统治者驾驭僚属的金马鞭。如果不反腐,象江泽民、胡锦涛时期那样,国家资源被蛀虫吃空,然后将资金转出国外,留下破旧河山与大批心怀怨愤的穷人,这叫做“不反腐亡国”。但如果全面开花地反腐,则势必官场怨声载道,这叫做“反腐败亡党”。正因为这样,胡锦涛时期,胡本人只能约束住自己的儿女,发现社会对其子女的腐败有指责时让他们及时退出,不敢要求其他常委照做。于是九龙治水,各管一摊,将自家领地变成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链条,比如周永康的石油帮、四川帮、政法系统 成了周氏王国。
    
    当然,为了保持政府还能运作,中共当局也偶有常规性的反腐,抓点厅局级与级别更低的官员,省部级偶有个案,但政治局常委一级是从来不会触动,这种反腐不是为了根绝腐败,而是为了粉饰门面,让政权的合法性油漆不至于剥落干净,这艘船还能行使。习近平最初宣称反腐时,官场原以为是新君上任三把火,扫清帮派就没事了,等这场反腐运动过后,大家该干什么还干什么,照旧吃喝玩乐收钱办事。没想到,“反腐永远在路上”,两朝皇上都认可的分赃政治就这样废掉了。以前那种分赃政治下,官员过得很惬意,大吃大喝是正常,生日收礼弄个几十万根本不是事,攒足钱后将妻子儿女往外一送,国内有点风吹草动,立刻脚底抹油,成为他国移民。如今换了皇上,就要改规矩,官员弄得不敢公然大吃大喝、不能公然索贿,还要海外追逃,这日子过得真是没滋没味,于是以懒政应对,对反腐当然更是一百个不满,只是不敢公然说出来。这次郭文贵以王岐山为主要目标的“爆料”,宣称要“为贪官报仇”,国内官员群体与海外众多贪官家属听闻之后,那份欢喜之情就不用提了,展望前景,如果逼得习近平从此放弃反腐,回归江胡时期状态,让中纪委再度成为聋子的耳朵——摆设,官员日进斗金,反腐机构与腐败官员“猫鼠一家亲”,乐园失而复得,岂不快哉。
    
    国内不少自由知识分子对此高兴支持,当然是因为痛恨专制,认为只要能够打击 专制的中共,可以不择手段。至于海外民运与维权人士也都有各种考虑,其中拿到台面上说的当然也是要打击中共,于是大都对声称不反体制、不反习、要为贪官报仇的郭文贵表示支持。反专制的口号(部分人是真实要求)就这样与抵制反腐败的中共内斗奇妙地混合在一起,成为郭氏推特革命的主诉。
    
    目前,随着郭爆料的不可信程度越来越高,以及关于郭文贵的不利视频越来越多,挺郭队伍对王岐山的攻击势头未减。关于王是否留任十九大,猜测仍然在继续,外宣媒体与日本共同社都谈到政治局常委那“七上八下”的规矩要改,传言的重点立即由王家的“腐败”转变为王患了肝癌,无法继续留任。一句话,就是要“清君侧”,让习近平今后斩断臂膀,成为孤家寡人,玩不成“强人政治”。
    
    面对这种奇诡的局势,习近平如果以收拾官心为重,就坡下驴,让王岐山因病告退(这台阶,流言制造者已经预备好了),吸取本次教训,今后放弃反腐败,回到九龙治水时期,让每一个政治局常委将自己的领地变成资源抽取水泵,国安部仍象当年一样介入商业活动,享有超级特权,就能安抚官场;民众方面因为食物链条多了若干条,没准哪条的末端上有自家亲人,比如郭文贵、刘汉这种起自草根者,多点食利机会,也就减少一点怨愤之人。总之,回到江胡时期那种“家国一体的利益输送”的状态下,“满朝文武藏绿卡,半壁江山养红颜”,皆大欢喜,也就不用象今天这样官不聊生,习近平或可再做五年太平天子,象胡锦涛一样平安下车。
    
    但事实是:习近平没有胡锦涛时期的经济老本可吃了。国内实体经济一片衰败,他如果不反腐败,面临的就是外汇资产急剧流失,人民币急剧贬值:通货膨胀上升,金融危机随时可能发生,最后变成中国的兄弟友国委内瑞拉今天这般模样,届时想平安下车都不可得。更重要的是,王岐山如果因为郭的爆料而去任,终习一朝,再也不会有第二个王岐山出来助他反腐。郭氏推特革命让人看清了反腐者的下场:官员及其家属人人痛恨,都想成为当年明崇祯皇帝冤杀袁崇焕时的京师百姓,争啖一块督帅肉。经历了2009年以来权力斗争的腥风血雨,习近平感受到的是唇亡齿寒,那“千年圣君”的拥护之语难解其心头之忧。
    
    江泽民与胡锦涛时期,中共就只能依靠利益收买来维系党政军三大系统,腐败成了维持国家机器的润滑油,反腐败从此成为叫好不叫座的政治表演。对习近平来说,郭文贵事件让他看到一个难解的困局:1、统治集团内部人心离散,离散的原因竟然是不让腐败了。2、反腐败没增加中共的合法性,但加强专制却让社会各阶层的不满急剧上升,因而对郭文贵事件的爆料欣喜若狂,抱着“看大戏”心态。如今,王岐山去留虽然事涉过去五年习氏大政的评价,但真正的大事还在后面:就算王岐山留任,且有摩顶放踵之牺牲精神,甘愿当袁督师崇焕,但面对这样一个公然以腐败为正当事业的统治集团,以及并不真心拥护反腐、只因腐败机会不公而心生仇恨的广大社会成员,这个政权当真是前路渺茫。
    
    来源:voa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4615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何清涟:中国经济之病,根在经济增长方式 (图)
·何清涟: 中国经济的真实危机与虚假危机 (图)
·何清涟:中国经济的真实危机与虚假危机 (图)
·何清涟:国际社会为何有权批评中国的人权? (图)
·何清涟: 习近平对“老领导”的“十五字方针” (图)
·何清涟:知识产权保护:中美关系的难解之结 (图)
·何清涟:移民美国:梦想与现实的改变 (图)
·何清涟: 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宿命:富豪劫 (2) (图)
·何清涟: 共产党资本主义的宿命:富豪劫(1) (图)
·何清涟:中共十九大前夕的“战场”清扫 (图)
·何清涟:让当局头痛的“金融维稳” (图)
·何清涟:王健林的“保护伞”为何不灵了? (图)
·何清涟: 国际社会为何有权批评中国的人权? (图)
·何清涟: 刘晓波与非暴力抗争的中国困境 (图)
·何清涟:共产主义幽灵又在世界游荡 (图)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会出现断崖式崩溃(2) (图)
·何清涟:中国为何不会出现断崖式崩溃(1) (图)
·何清涟: 从“金融整顿”到“防经济政变” (图)
·何清涟:“网络革命党”:由三重社会不公催生 (图)
·何清涟 : “郭氏推特革命”对中国革命的隐喻
·何清涟、程晓农:中国经济非断崖式崩溃
·何清涟:货币维稳l2017年中国经济重头戏(1) (图)
·中国现代化的陷阱和出口:著名经济社会学家何清涟访谈录
·江泽民长子江绵恒通吃 让人惊叹不已 /何清涟 (图)
·何清涟:谁是《人民日报》所指“铁帽子王”?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号召“红二代”退出商界?
·何清涟:中国思维撞了美国规则的墙
·何清涟:高官韩正们缘何要“翻墙”? (图)
·何清涟: 五毛是中共“文治”的一面镜子
·何清涟: 中国地区治理危机的起源•政治篇
·何清涟:陈元为何未能出掌金砖银行? (图)
·何清涟:习近平反腐为何势孤力单
·何清涟:《中国商界生死书》---- 刘汉、袁宝璟共证“三诫律”
·何清涟等大批微信公共号被封
·微信屠城 何清涟等大批公共号被封 (图)
·何清涟:中国农村经济处于破产和半破产状态
·何清涟/中日形势大逆转 2014必有一战?
·何清涟:官员指鹿为马,指空气为“公共产品”
·何清涟:从“衣俊卿吧”看中国马哲研究
·何清涟指《改革共识倡议书》推动中国改革有积极意义
·何清涟:被遗忘的数千冤魂――记1968年湖南邵阳县大屠杀
·[何清涟] 宪政中国与“老权贵带入新社会”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