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请为患脑瘤病危义士扬天水祈祷/徐永海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20日 来稿)
    
    ——也请为其他在患难中的弟兄姊妹祈祷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徐永海
    
    2017年8月18日
    
    1、我今天被上岗,遭软禁。当我们众肢体在我家里学《圣经》时,警察在外边上岗
    
    每个周五上午10点至12点,都是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聚会学《圣经》的日子。聚会结束后,我们弟兄姊妹还会在一起吃顿午饭,多年来我们一直是吃面条,一般都是夏天茄子面,冬天炸酱面。
    
    今天一早,我要去超市买茄子、黄瓜等。我一出院门,发现德外派出所的一个警察(穿便衣)、一个联防(协警,下岗工人、穿便衣)、一个特警(协警,外地孩子、穿黑色制服)在院门口的监视房里和在院门边上。见我出来,他们主动与我打招呼,主动与我交谈。他们说,他们今早7点就来了。
    
    我又遭软禁了。
    
    与往常一样,我不能随便出门了。其实,今天(周五),我一天都不会出门,因为众肢体们要来我家,我们要在一起学习《圣经》。
    
    因软禁,我不能随便出门了。于是,在联防老崔的陪伴下,我去超市买了茄子、黄瓜。暂时还不需要买面条,几周前,安微访民、基督徒、石新红姊妹买了不少挂面,够我们吃好几次的。
    
    今天,当我们众肢体在我家里学《圣经》时,警察在外边上岗。
    
    2、请为失去自由的上访维权者、基督徒、石新红姊妹祈祷
    
    石新红姊妹,在多年上访维权道路上,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曾被抓被关。但是她依旧是坚持信念,坚持上访、维权;依旧是坚持基督信仰,为了更好地向访民传福音,这两年她学了2年神学。因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有不少访民来参加聚会,近一段时间,每个周五,石新红姊妹她都来与我们一起学习《圣经》,分享《圣经》。
    
    石新红姊妹,在7月21日,她在聚会结束后对我说,她要去张家口办些事情,下次的聚会就不能来参加。没有想到,在办完事情,在回北京的路上,石新红姊妹被抓了,被押回原籍,被关到了小旅店里。她在微信中说到:
    
    『
    
    我是安徽蚌埠石新红,2017年8月9日上午8点零7分,乘坐4416次列车,在从张家口南回北京的路上,就在快到北京的前站石门站,被两位特警······把我从石门站带下火车,又用警车把我拉到三家店铁路局北京公安分局,先检查我的背包,又搜查我身,给我作笔录,我拒绝签字。给我带手铐,又给我照像。
    
    ······下午7点多才用警车把我送给(安微省蚌埠市)固镇县石湖派出所所长和乡政府信访办主任的警车上。(经过)一夜,到10号上午9点多左右,把我拉到石湖派出所,后又拉到(安微省蚌埠市固镇县)县检察院、县公安局,又拉回石湖派出所作笔录,所长告诉:刑事拘留变更监视居住。我没住处(因我房屋被乡政府抢占多年至今无家可归),给我安排在石湖一个小旅馆里,在旅馆里又把我的身份证拿走了。
    
    请弟兄姊妹给我代祷,也为我们中国代祷,也为中央从上到下行政执法部门代祷,求神拣选那些行公义,负责任的人将哪些贪污腐败换掉。求神祝福中国,改变中国!祝福全国人民平安喜乐和平!赐福中国平安康泰!
    
    』
    
    石新红姊妹,无家可归,上访维权,生活十分艰难。但是,他依旧是充满爱心,并要尽自己作为基督徒的奉献责任。因我们教会的主内肢体一直以曾坐过牢的良心(释放)犯、上访维权人士为主,我们教会一直不要这些弟兄姊妹的奉献,这些肢体已经为主、为公义奉献了很多、牺牲了很多,目前又都是生活的非常不容易。好在,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也没有什么支出,仅仅是聚会后大家吃顿面条。因此,作为教会,我们坚决不要石新红的奉献(金钱的奉献),为此石新红姊妹买了不少的挂面,来尽她爱主、爱教会、爱弟兄姊妹的心。
    
    作为肢体,我们要关心目前正在失去自由的石新红姊妹,请主内肢体们来为她祈祷。
    
    3、请为被劫访的上访维权者、基督徒赵作媛姊妹祈祷
    
    基督徒、赵作媛姊妹,山东蓬莱长岛人,为了维权,多年来一直上访。在京时,她时常来参加我们的《圣经》学习。近日来京上访时,被劫访,她昨日周四(8月17日)发来的微信说到:
    
    『
    
    今天赵作媛在国家信访局,被山东长岛公安局雇黑社会非法绑架。在国家信访局门口绑架,在众目睽睽之下强行塞进黑车,绑架到了鸿锦大酒店,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房间号8402,现场指挥者公安纪检书记吕正杰,电话:18660076118。······
    
    访民在国家信访局登记,却屡屡被非法截访绑架,国家信访局警察是干什么的?赵作媛当时报警,警察为什么迟迟不出警,以致于已报警的受害人被非法绑架走?
    
    大红门110出警,警号040988的警察却说:“只要访民没有省市单子,就是非访”。还因吕正杰出示长岛公安的证件就说他有执法权,有公安证件就可以穿便装,雇黑社会在国信局门口非法绑架守法访民吗?······
    
    』
    
    赵作媛姊妹,半年前在北京上访期间,突发高烧,最后到北京协和医院就诊,X胸片:见阴影。半年来她身体一直不好,时常低热。我(我曾做过4年的胸科医生,曾做过20年的医生)曾电话她,希望她再次到协和医院再复查个X胸片。因为经济原因,她一直没有再次复查,既没有到协和医院复查,也没有到其他医院复查。
    
    7月31日她在朋友圈中写到:“感恩张东阳(本文注:一个上访维权人,家住渤海中心的一个小岛上)的海参,因去年北戴河落下的病根,发烧数日不退,浑身无力,整日昏昏欲睡,身疲体乏。昨天爱心人士张东阳捎来野生海参,一次吃下五六根,现在烧也退了,也有力气了。······。感恩爱心人士张东阳,愿上帝按你手所作的,加倍祝福你和你的家人!”
    
    在此,请主内肢体们来为赵作媛姊妹祈祷,求主使用大能的手,使赵作媛身体强壮起来。
    
    4、请为倪玉兰姊妹、董继勤弟兄、王素娥姊妹、张文和弟兄祈祷
    
    在今天的聚会中,倪玉兰姊妹发来微信,说到:“今天不能去(参加聚会圣经学习了),警察打电话到处找我们。请为我(倪玉兰)和董继勤(倪玉兰丈夫)代祷。受王素娥的委托,请为王素娥姊妹和张文和弟兄代祷”。
    
    作为爱心维权人士,倪玉兰、董继勤夫妻俩都曾坐过牢,倪玉兰姊妹是几次坐牢。进几个月来,因为租房的问题,倪玉兰姊妹、董继勤弟兄这一家人,他们经历了太多的苦难,曾露宿街头,曾无家可归。
    
    一月前,王素娥姊妹(丈夫张文和弟兄)毫不犹豫地邀请倪玉兰姊妹、董继勤弟兄一家住到自己的家中。同吃、同住,王素娥姊妹是尽自己的能力去关心照顾双下肢瘫痪、不得不依靠轮椅的倪玉兰姊妹。
    
    王素娥姊妹、张文和弟兄这夫妻俩,这些年来也是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作为上访维权人,作为基督徒,王素娥几次被抓、遭刑事拘留;张文和弟兄(一个民主墙时代的老战士)曾坐牢、曾被关精神病院,目前到中东做生意,也是很艰难。
    
    望肢体们为倪玉兰姊妹、董继勤弟兄、王素娥姊妹、张文和弟兄祈祷。
    
    5、请为胡石根长老、宁惠荣老弟兄、岳爱玲老姊妹祈祷
    
    在今天的聚会中,我们为我们这些正在经历苦难的肢体祈祷,我们还为我们教会的胡石根长老祈祷,他目前正关在天津的监狱里,求主保守他。
    
    我们还为我们教会的宁惠荣老弟兄祈祷,他自去年9月2日后,一直被关在新疆哈密当地的医院里,求主保守他。
    
    我们还为我们教会的岳爱玲老姊妹祈祷,在3月份她被刑事拘留,被关在山东当地的看守所里,已经开过一次庭,面临被判刑,求主保守她,求主给她开出路。
    
    6、请为患脑瘤病危的义士扬天水祈祷
    
    近来,曾两次坐牢(一次10年,一次12年),坐牢20多年的杨天水,在即将刑满时,发现脑瘤,病危。为此,在我们今天的聚会中,我们为扬天水祈祷。
    
    在一些微信群中,对杨天水的简介如下:
    
    『
    
    杨天水本名杨同彦,民主人士,异见作家。
    
    出身地:江苏泗阳,居住地:江苏南京。
    
    北师大历史系毕业,当过老师和公务员。
    
    八九年身陷囹圄,九零年因成立民间政治组织被判刑十年。零五年又被判刑十二年,今年十二月份即将刑满。
    
    现因在狱中罹患脑瘤提前出狱。
    
    杨先生为了追求真理,践行理想,将个人安危置之度外,矢志不渝,一生都献给了为之奋斗的民主事业。
    
    执着的信念、无畏的勇气非常人所具备,他是此国真正的精英,真正冲锋在前的勇士!
    
    杨先生目前病情危重,处于生死之关口,但工薪阶层的家人无法承担起高昂的医疗费用。良知网友得知他的情况,纷纷解囊相助尽绵薄之力,因为远方的自由是我们共同的目标。
    
    为众人抱火者,不可使其扼于风雪,为自由开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希望大家能够伸出援手,奉献一份自己的爱心,金额不论多少。只要人间有大爱,明天才会有希望才会更美好!
    
    谢谢!
    
    杨桂香:为弟弟杨天水(杨同彦)因脑瘤保外就医治疗费用的募集公告 http://xuzhb.blogchina.com/918580282.html 【微信群被屏蔽,朋友圈可以发】
    
    』
    
    http://xuzhb.blogchina.com/918580282.html
    
    这个网址能够打开,不需要翻墙。
    
    7、请为杨英环老姊妹祈祷,请为第一次来参加聚会的李青、王丽珍等访民祈祷
    
    在今天聚会快结束的时候,78、79年民主墙时代的老民运战士、老基督徒、已经77岁的杨英环姊妹(现名扬乃九)才来到。她因为有个50多岁的残疾的儿子(癫痫所致精神障碍,严重痴呆),带着残疾儿子外出很是不容易,来参加一次聚会更是不容易。
    
    聚会一结束,杨英环老姊妹就拿出200元钱来,让我帮助转给杨天水的家人,来帮助杨天水。
    
    杨英环老姊妹说到:“在得知杨天水的情况后,我为杨天水祈祷。从微信中看到一些朋友、一些弟兄姊妹都在通过微信来转一些钱,帮助杨天水,我就很想也转点钱,去帮助杨天水弟兄。可我不会,我微信里也没有钱,我也不懂这些。你一定要帮助我,来把这200元转给杨天水的家人”。
    
    在今天的聚会中,在一开始祷告时,我们就为杨天水祈祷。我在讲道时,本想说一说给杨天水募捐的事情,我希望我们教会能够作为一个整体也来给杨天水募捐点钱,来帮助病危中的杨天水。
    
    可是,今天聚会中,新来了4位访民,他们都是第一次来参加基督教《圣经》学习的。一位是山东的访民王丽珍,她家遭强拆,在维权道路上,她的父亲王玉杨被判4年,目前在监狱里。
    
    一位是浙江杭州萧山的李青,身患重病,为了这“职业病”维权,她经历了太多的苦难。她说到,这些年来,我在北京上访,时常是露宿街头,晚上住在地下通道里,吃不上饭,睡不好觉。
    
    另外两个访民也是如此,在维权道路上,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他们多是工作没有了,甚至家都没有了(如李青的丈夫也死在维权道路上),没有收入,还要到北京来上访维权。
    
    过去在北京永定门火车站四周,有很多露宿街头的访民,一些访民甚至靠乞讨活着。现在是更加艰难,北京城里都不让访民露宿街头了,这些访民晚上不得不到北京的远郊区县去,每人每月花上1、2百元合租个农村的小房子。
    
    今天聚会,我们是10个人,其中4位就是新来的访民,(我们的教会一直很小),面对这些生活如此艰难的访民,我不能再提给杨天水募集了,这些访民太难了,100元、200元钱可能就是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
    
    为此,在聚会结束后,我通过微信转给杨天水的家人(侄子张远)4百元钱,其中2百元是杨英环老姊妹的,2百元是我的,来尽我们的爱心。我们生活是十分艰难,如因为坐牢,我失去了工作;因为坐牢后一直被监视,时常遭软禁,我们一直无法恢复工作;而生活十分艰难。但是我们也应当尽自己的能力。
    
    耶稣说:“我赐给你们一条新命令,乃是叫你们彼此相爱;我怎样爱你们,你们也要怎样相爱。你们若有彼此相爱的心,众人因此就认出你们是我的门徒了。”
    
    现,我写此文,希望通过此文,希望主内肢体们,我们都来为患脑瘤病危的义士扬天水祈祷,也来为其他在患难中的弟兄姊妹祈祷。
    
    徐永海;电话:86-10-82082198;手机(微信):18600229405;电子邮件:[email protected]
    
    附杨英环老姊妹的控诉信:
    
    我儿孙晓遭青岛高官赵宝玲打残并霸去家业
    
    
请为患脑瘤病危义士扬天水祈祷/徐永海

    
    我叫杨乃九(曾用名:杨英环),我的儿子叫:孙晓。
    
    (1)、孙晓,1962年7月出生,9月令时即随祖父孙振先(63岁故)、祖母王素真生活,共居山东省青岛市市南区湖南路33号4户(下称“4户”)。
    
    (2)、祖母王素真1987年6月3日故,孙晓主持王素真葬礼后,即被王素真的胞二姐(王瑞真?)之孙女赵宝玲及其父母毒打出门,霸去孙晓的家,并夺取他的公房承租权(祖父、祖母去世后,孙晓已成为本户的户主,至今孙晓揣着湖南路33号4户户主的户口本)。
    
    (3)、赵宝玲之母,于王素真去世的前夜,先将我本人杨英环打跑,次日在王素真死后,两头忙乎,到我家来打我,另在“4户”打孙晓。孙晓自祖母死后被赵宝玲毒打了整整4个月,直到1987年10月4日。
    
    (4)、1987年10月4日凌晨5时,赵宝玲及其父母持斧破窗入“4户”,将孙晓打得满身满脸血,孙晓逃向100米外的泰安路派出所,早有片警堵在门口,喝孙晓“外边打去!”
    
    (5)、孙晓在1987年10月4日这顿打后,就失踪了。
    
    (6)、直到8年后的1995年,我找到他时,他已是皮包骨头,伤病一身,衣食无着,患有肺结核、肝病,和要命的癫痫,智力受到严重影响。
    
    从1987年到1995年,孙晓风餐露宿,他是活过来的,至今是迷。
    
    (7)、赵宝玲明火执仗,把孙晓打残,霸去房子。靠的是1937年的长征老干部,叔公是青岛市公安局长。她号称:“青岛衙门都是我家开的······,叫你们死不见尸······”。
    
    (8)、赵宝玲宣言并非瞎说,从1987年到2005年,我告她19年楞是立不上案,2006年改告青岛市房地产局的行政诉讼,是因赵宝玲(户口根本就没入“4户”,人身没住过一天),夺去公房承租权后,1996年“4户”被拆迁。赵宝玲将安置房夺去。
    
    (9)、1987年,当时25岁的孙晓,在“4户”已经居住了24年半。硬是被仗势欺人的赵宝玲打出,30年了,没有说法。
    
    (10)、张宝玲,现任青岛市老龄委办公室主任。约三年前,任青岛市纪委常委、青岛市李沧区纪委书记。
    
    (11)、为此,请求有关部门给予我主持公道,将我这封信转给有关部门,救救孙晓。
    
    现我和我儿子孙晓住在我母亲留下的房子里:北京市西城区北长街101号(中南海东门近邻,天安门西,面对故宫西门——西华门,背后中南海)。电话:010-66050648,13241566566。欢迎朋友们光临,敬请关注。多谢。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8014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被关西城看守所2年时我有个外号叫大仙 /徐永海
·信仰耶稣与科学研究无罪我却遭逼迫/徐永海
·一带一路峰会我遭软禁在家 完成一文请拜读 /徐永海
·一带一路峰会我遭软禁感谢大家对我的关心/徐永海 (图)
·高洪明:要求西城警方不要堵住徐永海长老家门口!
·北京一基督徒良心犯失业医生致信全国两会/徐永海
·警察今日来我家说不许我出家门/徐永海
·过年了牵挂难中的胡石根宁惠荣王连禧/徐永海 (图)
·望朋友们一起来帮助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图)
·宗教条例意见征求日基督徒学圣经警察上门来/徐永海 (图)
·为了科学与信仰为了具有大爱的心我们无罪/徐永海
·为9月2日被截访回新疆的宁惠荣祈祷/徐永海 (图)
·邀请您参与我们的科学与信仰的研讨/徐永海
·离G20峰会还有2周我就已遭软禁半个月/徐永海
·徐永海:恨与守戒应是人类更高层的心理需求
·今天又开始遭软禁的徐永海求助大家 (图)
·因709案而遭软禁者徐永海的担忧
·因709案审理涉及了宗教徐永海长老有话说 (图)
·709案今日在天津开庭我去了天津/徐永海
·为了中国的书店里能卖圣经请肢体们祈祷/徐永海
·709曾遭拘一月的宁惠荣现又遭关医院已9个月/徐永海 (图)
·请为失联的上访维权人王金玲姊妹祈祷/徐永海 (图)
·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从六月一日开始遭软禁
·一带一路峰会要召开派出所上家堵房门/徐永海 (图)
·因看望患难中的倪玉兰姊妹我徐永海遭软禁
·新疆访民宁惠荣已遭软禁2月余/徐永海 (图)
·徐永海:今天不知道为什么不许我出家门而被软禁
·徐永海:2016元旦教会肢体看望民运老人张文和 (图)
·徐永海:今日维权人倪玉兰开庭徐永海等遭软禁
·徐永海:今日维权勇士赵勇开庭我被保安阻止在家 (图)
·徐永海被诉供暖费一案12日下午2点在西城法院开庭
·浙江平阳拟拆光十字架牧师邀围观 徐永海警约谈 (图)
·徐永海:教案蒙难者申请国家赔偿北京法院已下判决 (图)
·望众教会支持我们上法庭去申辩家庭教会无罪/徐永海
·因两会教案蒙难者多人被抓或送原籍或关派出所/徐永海
·因两会我们教会很多教友遭软禁/徐永海 (图)
·2015两会被软禁者徐永海致信两会/徐永海
·杨靖挺住因为你是民运老战士又是老基督徒/徐永海 (图)
·徐永海:民运老前辈杨靖弟兄突发心梗紧急抢救中 (图)
·北京市公安局维持对徐永海长老不予赔偿的决定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