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英美的差异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8月15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曾节明《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此文重点分析英国的美国的差异,很有意思。英国的美国的差异也是旧大陆与新大陆的差异,因为通过独立革命建国的美国,反对欧洲的封建主义和旧大陆的积习,力图创造一个新的社会。尽管某些旧大陆的积习,依然体现为白人至上和纳粹主义。本来美国是想建立与众不同的新型国家,但谁也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国家竟然成为全球第一,而且成为世界警察。由于这个意外的发展,世界得到了福利——美国是一个最不像帝国的帝国,一个最少强权意志的强权。这很美妙。但同时,也给世界留下了一个真空。虽然“只有当一个不想成为统治者的人成了统治者的时候,他的统治才可能是善的”(罗马元首奥勒留《沉思录》);但是“当一个不想成为统治国家的国家成了统治国家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处境和它所统治的世界可能就会发生严重问题了。
    
    为什么有这种区别呢?
    
    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我们来看一看,为什么“只有当一个不想成为统治者的人成了统治者的时候,他的统治才可能是善的”。
    
    这是因为,“只有当一个不想成为统治者的人成了统治者的时候”,他才会因为没有“统治欲望”这一无比强烈的私欲,而变成一个魔鬼——这就是中国经验所说的“无欲则刚”。
    
    其次,为什么“当一个不想成为统治者的人成了统治者的时候,他的统治还可能是善的”。
    
    这是因为,“当一个不想成为统治者的人成了统治者的时候”,他可以运用官员来代劳,与此同时,他自己却不会因为好大喜功而让国家社会陷入困境。
    
    (当然,这个里面要排除一些病态人格的例外情况,这些人格虽然不喜欢统治,却拥有别的极端欲望,甚至是不健康的欲望。结果造成了“玩物丧志”。)
    
    现在,我们可以说说为什么“当一个不想成为统治国家的国家成了统治国家的时候,这个国家的处境和它所统治的世界可能就会发生严重问题了。”
    
    这是因为,国家和个人不同,所以这就注定了一个“统治国家”无法雇佣其他(被统治)国家却执行它的强权意志、去维持世界秩序和人类的和平。
    
    美国的历史所形成的国家性格,使他从来没有想去统治别国。
    
    所以一旦美国成为全球超强,必然会导致国际无政府状态。
    
    (二)
    
    在欧洲历史上,曾有两个帝国传统,都是从罗马帝国延伸下来的
    :
    
    1、西罗马帝国—查理曼帝国—神圣罗马帝国(德意志第一帝国)—拿破仑帝国—德意志第二帝国,最后覆灭于纳粹第三帝国。
    
    2、东罗马帝国—拜占庭帝国—拉丁帝国(罗马尼亚帝国)—尼西亚帝国—奥斯曼帝国与俄罗斯帝国,最后同时覆灭于第一次世界大战。
    
    有上述可见,不同于德国、法国、俄国,英国在这两个传统中都没有份额。英国后来自称大英帝国,其实是占了印度帝国传统的便宜。
    
    同时也可以看出,美国不仅与欧洲帝国传统无关,也不像英国那样和印度帝国传统有关;美国和一切帝国传统都是完全无关的。所以,无论如何反美的人,都只能说美国是“新帝国主义”、“新殖民主义”,因为美国确实不同于传统帝国。
    
    于是问题来了:这个世界上的所有国家,都是被传统帝国统治过的,包括拉丁美洲都先后受到美洲土著帝国和欧洲殖民帝国的统治。亚洲和非洲更不用说了。而所有被传统帝国统治过的国家,现在都受到了“一个不想成为统治国家的美国的统治”,在这个时候世界上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会发生“国际权力真空”甚至“国际无政府”这个严重的问题。
    
    事实证明,仅仅靠联合国,只能吵架和诡辩,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这就是我们现在的处境。
    
    附录
    
    《由贞德被焚骨扬灰,看英国的绅士传统》(2017.8.14曾节明)
    
    太多的人羡艳英国人的绅士传统,殊不知英国人的绅士传统,实则是伪绅士的传统,这种伪绅士,在活活烧死贞德的一事当中,首次暴露无遗。
    
    太多的人以为贞德是被法国自己人出卖的,是法国杀了她;其实她是被英国人谋杀的:
    
    法国勃艮第人抓住她卖给英国人,是为了钱,而英国人则一定要她死,不收赎金,杀无赦。
    对贞德的审判,一开始就是政治性的审判,英格兰摄政王贝德福公爵审判之前定调说:法国国王的宝座应该属于他的侄儿—英格兰国王亨利六世的,而贞德却破坏了这一切。
    
    整场审判由英格兰政府出钱,担任法官的科雄主教有英国人指定,许多神职人员都是被强迫参加的,包括审问官Jean Le Maitre,其他一些人甚至遭到来自英格兰人的死亡威胁。
    依据审讯的规定,贞德应该被监禁在由修女所看守的教会监狱,但英格兰人却卑鄙地将贞德监禁在一般由士兵看守的监狱中,使得贞德陷入遭强奸的风险当中。
    
    狡诈的英国人还采取篡改庭审手抄记录(改得对贞德不利),威胁诱骗文盲贞德签署她完全看不懂的公开弃绝(abjuration,等于直接认罪)的流氓手段,终于成功地把贞德定罪为“异端”,至此“杀之有名矣!”
    
    婊子立牌坊,全世界最高超的,莫过于英国人。
    
    终于,1431年5月30日,在铅云密布法国卢昂的老集市广场上,扭转英法百年战争进程的天才处女贞德,被英国人送上了围堆着木柴的火刑台。她不断地祈祷著,并向旁边的神父请求让她握著一个小十字架、、.大火熊熊燃起,火光中,贞德凄厉地叫喊着上帝和基督的名字,但她的声音很快若了下去。几分钟后,英格兰人将烧焦的木炭拨开,现出了焦黑的女尸。
    
    但是,精细的英国人又对贞德的尸体进行了二次焚烧,一来保证贞德被烧死;二来防止法国人收集她的尸骸,修建纪念物,激励法兰西民族的抗英斗志,就如同中共当局禁止刘晓波墓葬一样。
    
    更令人发指的是:英格兰人将贞德剩余的灰烬,全部撒进了塞纳河中,就象今天的中共当局把刘晓波的骨灰全部撒入渤海一样。
    
    英国人的精细和阴毒,显然有着满清和中共的影子,反映出人的罪性是跨越种族的。
    
    对此,谢选骏先生古怪而深刻地指出:英国人把贞德的骨灰撒入塞纳河,就如同他们把纳粹的骨灰撒入莱茵河一样。
    
    谢选骏意味深长的奇谈怪论,这个世界上很少有人能看懂。因为人们不知道:对贞德、对纳粹的挫骨扬灰,都经典地反映出英国人的伪绅士传统。
    
    英国人何以对二者都恨之入骨,恨得刻骨铭心,风度尽丧?是因为英国人都被二者打得落花流水,颜面丧尽前所未有。
    
    在遭逢贞德之前,英国人已经占领巴黎和整个法国北方,英军所向披靡,征服法兰西指日可待,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栽在一个法国丫头的脚下,且一败再败,死伤无数,没有胜绩!
    这才是令傲慢的英国人,羞愤得抓狂的地方!贞德怎么可能不是“女巫”呢!?这,就是英国人恼羞成怒、风度尽丧的来由。
    
    1940年夏,仅一个多月时间,几十万英国陆军被打得丢下一万多具尸体,丢盔弃甲地逃回不列颠岛,而且还是在亲英分子希特勒网开一面的情况下。这是拿破仑鼎盛时期都没发生过的丑事,碰上纳粹时却发生了。
    
    这就是英国人对纳粹恨之入骨的真正原因,只有政治傻瓜,才会以为那是英国人对纳粹的义愤。
    
    英国人二战的胜利是搭美国便车的来的,他们其实是失败者,英国人心底清楚;也因为此种失败者的恼羞成怒,在1946年纽伦堡大审判上,英国人一定要处死邓尼茨,因为邓尼茨的潜水艇,击沉了太多英国舰船,让英国人尝到了刻骨铭心的滋味,差一点就击沉了整个不列颠岛(如果希特勒接受邓尼茨的建议,多造一些潜艇的话)。
    
    英国人要处死邓尼茨的理由是:邓尼茨的潜艇在击沉了敌方舰船后,不救落水者。对此,机警的邓尼茨元帅没有否认,而是反控英国:同样的事对方也做过。
    
    是厚道的美国人,把邓尼茨保了下来。
    
    1945年5月,英军要枪毙两名十五、六岁的少年德国兵,因为这两人在德国北部的黑森林地区狙杀了上百名英军,后来两人向美军投降,又是厚道的美国人,把这两人保了下来。
    
    1944年6月,德军机枪手海恩.塞弗罗一天之内,在诺曼底海滩射杀了两千多名美军,被俘后,美国人大度地原谅了他,赠他一个外号——“奥马哈海滩之兽”,让他活到了今天(八十多岁)。
    要知道,当年因为英国人算计,美军在诺曼底登陆中担任了啃硬骨头的角色,伤亡最重,诺曼底阵亡的9368名美军将士,近四分之一是倒在塞弗罗的机枪下!
    
    由此也可见,二战中谁是真绅士,谁是机关算尽的伪绅士老流氓。
    
    希特勒看不透英国人的伪绅士,所以他成了一个愚蠢的亲英派,他在敦刻尔克纵虎归山,因为他不明白英国人虽然是吃软不吃硬的民族,也是全世界最现实、最识时务的民族,唯有消灭它的本钱,它才会老老实实地举手投降,他愚蠢地下令装甲集团军停止合围,让蒙哥马利和三十万英军免于被俘和横尸海滩,让当时深感大势已去的老贼丘吉尔,惊喜得笑掉了口中的雪茄!
    
    纳粹的失败,铸就于希特勒的愚蠢,其愚蠢之一,就是没看透英国。
    
    英国人机关算尽的伪绅士真流氓本性,在历史当中是狰狞偶见,但在“一战”之后,则赤裸裸全面暴露无遗:
    
    1919年,在印度阿姆利则,英国人以一战的大杀器——马克辛重机枪,狂扫和平示威的印度人,制造阿姆利则大屠杀惨案;
    
    1940年,丘吉尔下令轰炸德国弗莱堡,在西方首开空军滥炸平民纪录(首先恐袭平民的,是英国而不是德国);
    
    1942年,英国人违背日内瓦公约,以细菌炸弹炸死统治捷克的纳粹海德里希,“一战”后开启对敌国使用生化武器的先例;
    
    1942年法国迪耶普登陆战,英国算计加拿大人,啃硬骨头任务由加拿大军担任,而英军挑软柿子,结果遭德军强力打击时,英军又丢下友军抢先撤逃,导致3,623阵亡,其中绝大部分是加拿大军人,英军只伤亡了275人;
    
    1944年诺曼底登陆,英国人算计美军和波兰军队,导致美国人和波兰人惨重:在市场花园行动中,英军丢下波兰军撤逃,导致三千多波兰伞兵倒在德军的枪口下;
    
    1942年缅甸战役,对中国抗日一毛不拔的英国,以大西南通道为要挟,逼迫蒋介石政府派远征军入缅甸,以为诱饵吸引日军,掩护英军撤逃印度。结果中国远征军在遭受日军围攻时,英军不仅抢先逃跑,还炸断桥梁,烧毁物资,毁断中国军队退路和补给,阻挠孙立人部退入印度······导致戴安澜部全军覆没,国军伤亡十多万人;
    
    这就是英国人对中国友军的“绅士风度”。
    
    因蒋介石不支持英国对东南亚的殖民统治,老贼丘吉尔怀恨在心,1942年开罗会议,英国老贼指示军情特工,企图望蒋介石座机安装定时炸弹,因军统特工严密防备,而未能得逞;
    
    在中国抗日战争期间,英国在印度多次抢劫美国对华援助,美国援助蒋介石政府的二十亿美元物资,到达中国手里的不足两成。
    
    这就是英国对盟国的“绅士风度”。
    
    鲜有人知的是,英国出卖中华民国,在美国罗斯福政府之前:1944年12月,丘吉尔访问苏联,与斯大林达成了出卖中国的协定——英国支持苏联赤化中国;苏联支持英国继续占有香港和东南亚殖民地。这其实是1945年2月《雅尔塔协定》的基调;
    
    英国人对中国的算计和坑害,其狡诈、卑鄙、下作、阴毒,世界上除了苏、俄之外,无出其右者。华人不应该忘记,英国对中国发动的鸦片战争(目的当然不是为汉人动摇满清),这是迄今全世界绝无仅有的一个恶例——以国家贩毒来改变贸易的恶例。
    
    这其实也并不奇怪,英国的本质其实就是毒贩子。
    
    流亡波兰六年的一平先生告诉我:波兰人普遍反感英国人,尤其痛恨丘吉尔,因为丘吉尔出卖了波兰,而英国算计和坑害波兰。
    
    相比之下可知:那些崇拜英国和丘吉尔的华人是犯浑。
    
    由历史可以看出:英国人只在胜利时有风度,所谓英国的绅士传统,其实就是婊子立牌坊的传统。
    
    “一战”后的英国,之所以赤裸裸露出伪绅士老流氓的本性,其卑鄙无耻仅次于苏联,源自于大英帝国衰落的老羞成怒。
    
    现在的英国,是足球流氓的大国,是欧洲献媚红色流氓极权的N0.1,《泰坦尼克》号中的绅士男风早已荡然无存了。
    
    撒且夫人傲慢地声称:欧洲大陆是所有问题的制造者,而英语民族是所有问题的解决答案。
    
    这句话应该改为:英国是所有问题的制造者,而欧洲大陆是英国的牺牲品之一,更为合适。
    
    这世界上不存在一个英语民族。同样口操英语,英国人和美国人差别之大,就象美国英语和伦敦腔的不同一样。从英语和美语的差别可知:英国人轻快、机灵,却少了厚重和力度。
    
    英国人秉承了日耳曼人(盎格鲁——萨克逊)的贪暴和创造力,又习得温带岛国的轻快、机灵(实用主义)、吝啬、狭隘、冷漠,于是其祸害,就如同其创造力一样巨大。
    
    由于对基督教没有虔信的传统(英国是最早踢开教皇的欧洲国家、也是西欧最早国王制服教权的国家),英国人的道德,更多来自于其平衡的天赋,而非来自于对彼岸的敬畏,这点与中国人很相似。
    
    因此英国人的道德,更多来自于权衡和算计,而非真诚与敦厚。
    
    这是英国人与美国人的根本区别。
    
    英国人是西方民族中,与犹太人最为相似的民族,英国人犹太味十足,因此,英国人扶持犹太人复国,开启中东的乱局,不足为奇。
    
    但与英国人不同的是,有道教传统的中国人懂得“人算不如天算”,英国人却无法明白这点。所以,英国人以机关算尽而兴,也因为机关算尽而衰。
    
    贝苏尼网友发现,善不仅是道德,也是智慧,考察英、美两国在厚德载物上的差别,也可以明了美、英为何一兴一衰。
    
    当然,比英国人,美国人的错误影响更大,这是因为美国国力的强大,美国人的愚蠢出错,和英国人的故意犯罪,性质是完全不同的。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104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全世界资产者按照我的剧本联合了起来
·谢选骏:六四受益人铲除六四受益人
·谢选骏:天子和法王都能在中国以外出现
·谢选骏:善心汇与太平军
·谢选骏: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曾节明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谢选骏: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新)
·谢选骏: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伦敦客:谢选骏在写作还是在剽窃—致博讯公开信
·谢选骏:主权和猪权
·谢选骏:华北的污染是杂胡问题的后患之一
·谢选骏:毛泽东不是唐宗只是宋祖
·谢选骏:“孔圣人”的称号是对孔子的强奸
·谢选骏:孙悟空为何在如来手上尿尿
·谢选骏:欧洲难民危机回归地中海一体化
·谢选骏:前苏联阴魂的破灭
·谢选骏:新加坡杂种李光耀为何赞成杀人
·谢选骏: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为何要作伪证
·谢选骏: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再论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