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天子和法王都能在中国以外出现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27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天子和法王都能在中国以外出现”,这听起来有违常理,但实际上,儒教和喇嘛教早已是“国际宗教”,既然如此,天子和法王为何不能在中国的疆界以外出现呢?
    
    儒教不仅流行于南北朝中国,而且流行于韩国朝鲜越南日本;喇嘛教不仅流行于各个藏区,而且流行于蒙古、俄国、印度。我这这里指的不是侨民中间的流行,而是指的是本土居民。
    
    所以,天子可以在中国现有的疆界之外横空出世,正如达赖喇嘛可以在中国藏区以外的国家转世投胎。
    
    陈腐的天子,是中国主权帝王之头衔,意指上天之儿子,象征统治天下之权力源自上天。
    
    黄帝、尧、舜都被后代追认为天子。周朝以“天子”为君主正式名号。自秦始皇始,中国统治者都冠上皇帝头衔,也称天子,类似于单于、天皇、可汗等称号。天子的命令又称“圣旨”,即“德为圣人”的旨意。明清两朝使用的“奉天承运皇帝”一辞,彰显了帝王权力受命于天,西方称君权神授。“天”在此意为“天神”或“上帝”、“天公”。
    
    新兴的天子,是全球主权领袖之象征,意指上天之儿子,象征统治天下之权力源自上天。
    
    随著人类由渔猎采集时代演化到畜牧农耕时代,原先人们在渔猎时对于体力和反射神经的要求极高,但到了农牧时转而开始重视起了管理、守望、互助合作。反映在宗教现实上,也由对于禽兽草木的力量万物崇拜转型到了对于祖先灵魂、英雄、智者的人形崇拜。
    
    随著人口数目的增加,上下之间的阶层关系也益加严密。在上位者意欲领导统御众民,在民智未开的时代,只有透过宗教是迅速而便捷的。为了自己在民众之中的威信,自己或手下的依从者便会加上特别的传说:或是诞生时有异象、或是天赋异禀、或者智勇过人。建立一般人对领导者的崇拜与信心。
    
    周朝时,君主们管理的国土或民众已经扩大到包含许多不同的氏族与部落。君王本身所拥有的传说显然无法贴切的让所有的人民都明白,君权神授的概念在此开始萌芽——我的权力是天地一切执掌者所赋予的。天是每个人都必定看得到的,又接触不到的。这样的概念一经释放,便可以在群众心中形成敬畏的心态。
    
    在古代中国思想家认为,天子只是“受命于天”,而非至高无上者,即使是人中之王,还是要受天命约束。倘天子“逆天而行”,如暴虐无道使百姓受苦,人民是有权推翻他的。如儒家的孟子就曾经说过:“闻诛一夫纣矣,未闻弑君也。”
    
    《诗经·小雅·北山》称:“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只有天子是受命于天,因此统治世上每个角落。不只本土,周边各民族也必须承认天子权威,受其册封并向其朝贡;如有不从,就遭到无视,或视其为化外之民、蛮夷戎狄。
    
    由此可知,天子虽然不必在现今的中国疆界之内产生,但天子所在的地方就是“中国”,就是“中央过度”,就是“世界中心”
    。
    
    这可以在《全球之光》和《古代的天子图式》之间,得到交互印证。
    
    附录之一
    天子·全球之光
    Tianzi(The Son of Heaven)——Light of the Universe
    
    谢选骏
    
    2002年电子版(上卷)
    2016年印刷版(上下卷)
    
    内容简介
    《天子·全球之光》是谢选骏先生1979年—1991年间的作品。根据1994年香港当代文艺出版社出版、利通图书有限公司发行的《天子·世界征服者的奏折》改编而成。《天子·中国精神形式》是为便于读者进一步了解“天子观念”,而在2002年和《天子·经注集》同期完成的,当时也一同发行了电子版。现在2015年予以再版印刷。
    
    Synopsis
    The book (右斜体)Tianzi(the Son of Heaven)——Light of the Universe(左斜体) is a collection of works written by Mr. Xie Xuanjun between 1979 and 1991, and is a revised version of the book (右斜体) A Memorial to the Throne about Tianzi(the Son of Heaven)or Conqueror of the World (左斜体), published in 1994 by Hong Kong Publishing House of Contemporary Literature and Art and circulated by the Litong Books Company, Ltd. The purpose of the book was to help the reader to understand better the notion of Tianzi (the Son of Heaven) and was,after its completion, published in 2002 in an electronic version together with (右斜体)A Collection of Classics about Tianzi(the Son of Heaven)with Annotations (左斜体). And now, in 2015, what you see is a reprint.
    
    目录
    
    幻想天子1
    
    绪论5
    
    上卷·本文
    (2002年电子版)
    
    第一部
    礼制的天下统治(时篇)11
    礼制的天下统治(日篇)23
    
    第二部
    直逼众妙之门的光45
    
    第三部
    全球规模的封禅纪元71
    
    第四部
    新的花期在普遍的毁灭中酝酿着107
    
    第五部
    集中力量、一以贯之137
    
    第六部
    为敌人举行盛大的葬礼167
    
    第七部
    一位天子退隐苍穹197
    
    跋
    大多数人的意见223
    
    援引书目225
    
    下卷·附录九章
    (2016年印刷版)
    
    第一篇
    天子简说及附注及释义229
    
    第二篇
    “天子万年”的科学依据239
    
    第三篇
    《月令》中的天子神农248
    
    第四篇
    天子无妻258
    
    第五篇
    天子观念是中国文明的特征264
    
    第六篇
    生物学意义的天子272
    
    第七篇
    天子兼有宗教职能与军事职能274
    
    第八篇
    孔子缺乏天子观念的灵性化280
    
    第九篇
    孟子无君无父论忤逆武王周公283
    
    第十篇
    炎黄子孙与天子后人293
    
    第十一篇
    皇帝制度是一种僭主制度298
    
    第十二篇
    天子升级为天皇——“日本天皇”的乱伦307
    
    第十三篇
    第三期中国文明的光311
    
    《天子书》的幕后316
    
    (另起一单页)
    
    幻想天子
    1979年8月2日
    
    (1979年我到了万县对岸的陈家坝,就是母亲梦见龙死的地方。我发现陈家坝是一个码头,有小路蜿蜒上山,陈家坝镇就在山上。那条小路的形状,非常像一条龙,而陈家坝码头就像龙头在“饮马长江”······船离开万县,我就开始写《天子》。
    
    “天子论”的第一篇就是在离开万县的轮船上写的。那艘轮船凌晨起航,所以大姨妈他们找到熟人晚上送我上船,我一人在船上过了一夜,写下了“幻想天子”——“天子论”的第一篇。10月初回到北京后,连续写了半年多,结成了《天子》的主要部分。)
    
    (一)
    
    天子没有祖国、没有故乡、没有人间的一切牵挂,斩断一切世俗的纷扰。不论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不论是环境上的,还是心理上的。“用流六虚、变动不居,唯道是从,唯天是遵”。这就是天子伟大而不同凡响命运的真实写照。
    他一个孤独的流浪者,在这茫茫的现世,没有什么东西能使他产生长长的眷恋并使他为之深深沉醉。只有那凡人不可感测的天命,才能常常吸引他渴慕的灵魂;并且也只有被他的睿哲文明揭示出来。
    一种深沉的感动击中了我:天子不是人,而是人与天之间的灵媒,他的国不在人间,而在天人之际!天子被人们视为怪异是不足为奇的,因为他的行为实非人的行为,而是体现天命的救赎:对人群实行救赎的行为。这种行为是无私的,它不要求回报与利益,因为它本身就是最大的回报与最大的利益:最大的回报是对天命宠爱的回报;最大的利益是对人群实行救赎。他对人群实行救赎并非出于对人群的爱,而是由于天命纯粹的崇仰、对宇宙生机的无限缅怀。
    
    (二)
    
    任何囿于集团、民族、种族甚或人类的“爱”,都是一种自我中心主义的扩大,自我中心主义的人情兽性不足为法,因为它会损害天命浩荡的真诰汪洋,使真道蒙染烟尘。彻底弃绝“有所囿”、“有所蔽”的人情兽性,天子达到了无我无私睿哲文明,格于上下的伟大圣境:无私就是排除了一切程度和一切形式的自我中心主义,即使是以利他主义为表现形式的自我中心主义。
    天子无情。但有一股深沉的思虑永远纠缠着他;但这不是一种人情兽性浪潮的左右摇摆。天子也许未能断绝七情六欲,但他只将七情六欲化为“顺遂易道”的冲动。这样,七情六欲不再消极了,甚至成为积极的了。
    
    (三)
    
    “孤云飘泊复何依”、“身世浮沉雨打萍”就是衰世中等待着天子的命运。天子是身不由已的,天子是不属于他自己的。然则,天子也同样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代;真命天子乃是一切国家和一切时代所共同享有的。所以天子的孤独、他的飘泊、他的无依、他的浮沉以及一切世俗意义上的苦难都只是现象而非本质——天子的本质不是孤独,而是集万物之乾元的易道、天命在人间的伟大映象;天子的本质不是飘泊,而是像磐石一般地立于伟大使命的召唤上;天子的本质既非无依更无浮沉,而是终始不渝惟精惟一地去体现他自己的本性,这一自我体现我们不妨将之视为易化——历史在人间的体现。
    我们应该说,天子的孤独成全了他的奄有四海:“奄有四海”不是表层的“全部占有”,而是具有创造深度的“全部占领”,所以是“为而不有”式的填充。
    天子的飘泊成全了他对世界的填充:天子游漾在易化之中,天子的浮沉成全了他对宇宙的吞吐,天子的无依成全了他的“普济苍生”。
    面对天子,我们不可用常人的尺度:天子无从窥测、无法妄评。天子沟通天地人,兼三才而用之,这伟大明王也是天之明命的创造者与实践者。“乾元资始”,发育万物;是伟大创造者。“坤元作成,厚载万物”,是伟大行动者。
    孤独、高洁、清爽,超凡入圣、无牵无挂、与天合一,称为“雪巅上的意境”、“俯视万类的心机”······
    
    (四)
    
    寻常的事物不足使天子为之动容,天子的情感思虑不为现象而浪费,他有更重大更紧迫的用途。寻常的道德善恶、寻常的毁誉得失,寻常的一切理,不足准绳天子的行动。“超一切理”——就是天子的人格,就是颠扑不破的证据。
    天子的超一切理就是“创造”,是“乾元的化身”——一切理都是他的伸张、他的支派、他的附庸。一切理都像光芒一样,出于天子,出于永不沉沦的光源······
    宇宙冲动的最高象征。
    太极的无极。
    圣德。
    
    附录之二
    
    《古代的天子图式》
    
    《尚书》中的《尧典》一篇,可以说是中国古代道统神话(区别于原始宗教神话)的最重要的经典。它的多层面内容跨越了夏、裔、周三代,成书年代历经有周八百余年。因此,它反映着先秦时代中国民族的最深刻的一些理想。《尧典》,以尧、舜两位“远古神祗——近古帝王”的活动为主要描写对象(伪《古文尚书》并因此从中分出一部《舜典》)。而尧与舜,恰恰被视为古代“圣人——天子”的典型形象。这就为我们展示了“天子”观念的原始内涵:
    
    “稽(考)古帝尧,曰放勋。钦文明(文,除有“文明”、“章法”等含义,还指宇宙的秩序,如“天文”的“文”);思安安(蔡沈释“安安”为无所勉强、顺乎自然)。允恭克让(“克让”,指能够让贤引退),光被四表(光耀四方大地),格于上下(沟通上天与人间)。克明俊(“俊”,古上帝名,引申意为“大而突出者”)德,以亲九族(九族,指宗族、大家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百姓,指百官族姓、国家支柱)。百姓昭明(指社会政治健康),协和万邦(万邦,指大文化圈内的所有政治实体与自治单位)。黎民于变时雍(天下人民因天子而获得普遍的和平)。”
    
    这些德行,有不少是上帝之子特有的功能如“格于上下”、“光被四表”等等。而开宗明义,展示的恰是天子神圣性:他谦恭地从明悟宇宙秩序中获得了启示,思想因而倾乎自然的节律。他忠于神圣的使命,但不眷恋世俗的权势,他的人格之光照耀四极,沟通神人两界······中国道统神话中强烈的世俗伦理精神,使天子获得了一种大自然能力,他不同于宗教神话中神格的超自然能力。因此,天子的社会政治功能,大于他的神圣宗教功能。
    
    天子对社会群体所发挥的影响,则被后来的儒学政治论(如号称“孔氏遗书”的《礼记·大学》篇),悄悄吸取了:“克明俊德被”被引申为“修身”,“以亲九族”伸发为“齐家”,“平章百姓”则是“治国”的原始说法;而“协和万邦”则是“平天下”观念的不那么战国味十足的措辞······儒家的创新之处仅在于,把天子不乏神秘性的“德”换成了儒士刻苦力行的“学”。《尧典》的道统神话在此被儒士们的政治哲学取代了。但此哲学理想,实有神话理想的澜源,殆无疑义。
    
    天子,作为在天人之际“格于上下”的全能沟通者,擅长与天象的启示相感应,他以此调节人类的行为及其节律,以期顺天而应命。天子的创造,不在于个体的发挥,而首先体现为历法的创造及运用——“敬授人时”。这恐怕不是偶然的,这一调合天人关系的基本创造,使农耕民族的生活得以“顺乎天时”、合乎自然,更能应付环境压力、生存压力。其次,天子的创造落实到调理大地的规划上——大地是人的生存空间,治理它,得使人的生活切乎地利。这在《尧典》中,具体化为天子尧对洪水的治理计划。最后,天子禹更以自己的才具出色实现了这一使命。
    
    综合《尧典》给天子描述出的图式,可以说:
    
    天子的头两个步骤是调节人与自然的关系。天子是从自己对天意、天命的感应中再生的,他来自人民中。因此,他的道路是艰辛的,同时也是“上升”的。
    
    《尧典》对舜的兴起所作的描写,同样具有深刻的象征性。天子舜生于逆境,发展了坚忍的美德和广泛的才能,最后经过神话式的典型考验,获得社会群体的承认,执掌神圣统治的权柄:
    
    “谨(诚)徽(美)五典(即五常),五典克从。纳于百揆(即总理一切事物),百揆时叙(秩序井然)。宾于四门(担任外交工作),四门穆穆(受到异邦的尊重)。纳于大麓(山脚,引申为旷野、荒山野岭),烈风雷雨弗迷。······正月上日(初一),受终(“禅让”)于文祖(尧)。在(察)璇玑玉衡(天文仪器或是象征天体运行的法器),以齐七政(日,月、五星)。肆(遂)类(特殊情况下的祭天之礼)于上帝,湮(神字旁——祭天之礼)于六宗(受祭的大神),望(一种祭祀)于山川、遍于群神。”
    
    就这样,天子——这人类探索自然、协调自己与自然关系的特殊眼睛——经过离群索居的考验,终于握得了神圣事物(如祭祀上帝)的特权,成为直到人类群体活动的有力之手。
    
    (我们记得,这与《福音书》上关于耶稣基督遭受魔鬼撤旦的诱惑,在旷野禁食四十天的记载,不乏相似。)
    
    在《尧典》中,这只不乏神秘意味的手,大规模涉入一个新的领域——即着力协调人与家族之间关系、家族与社会之间关系的世俗领域,修订历法、检查礼器(祭仪与礼仪中必备)和厘定度量衡(这象征为世界确立规范)、四出巡视、划分行政区域、制定并实施刑法,最后,逐次流放了四种危险的敌人:共工、欢兜、三苗、鲧。如此这般,天下大治。······
    
    天子的社会事业与文化使命,不会因其世俗性的死亡而中断。尧死之后,舜的世俗化职能及社会化倾向进一步加强,因此,他成为道统神话范畴中的天子向政治哲学范畴中的天子过渡的中介。这样,天子职能中沟通人与家族、家族与社会关系的一元,至少与其沟通国家与神、人类与自然关系的一元,等量齐观了。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一元越来越多地包括着前一元。“天理”越来越成为“人礼”的变相。
    
    尽管道统化、历史化、世俗化程度如此之深,但在舜和他的“廷臣”如后稷(周始祖)、契(殷始祖)、皋陶、益、朱、虎、熊、罴、夔、龙等神话形象之间,仍然存有显见的演变关系。维系这些关联的核心力量是,一群“远古神祗——近古庭臣”受到道统的强烈吸引和内外压力的持续驱使,下降为人,充当“天子的仆从”,去实现“天之明命”。
    
    中国历史文化的晨曦,就这样破开了它的浑沌态。
    
    摘自
    
    谢选骏
    
    《空寂的神殿----中国文化之源》
    
    全书目录
    
    第一章 启示的力量·················· 2--18
    1--1 文化之源···································· 3
    1--2 民族命运的印记··························· 8
    1--3 当代生活的解毒剂························ 12
    
    第二章 圣典的表象························20--59
    2--1 古代文化的"通例"························ 21
    2--2 日本的比照································· 26
    2--3 《山海经》及其他························ 28
    2--4 务实的倾向································· 33
    2--5 传说的性质································· 38
    2--6 《史记》与传统··························· 44
    2--7 家族主义的表现··························· 49
    2--8 家族主义的流弊··························· 54
    
    第三章 意味深长的分裂··················62--89
    3--1 二元并立···································· 63
    3--2 伏羲、女娲的形象························ 67
    3--3 显赫的日月之神··························· 71
    3--4 分裂的意味································· 74
    3--5 文化心理的两面··························· 78
    3--6 灵魂分裂的两个阶段····················· 83
    
    第四章 主神的缺如····················· 92--115
    4--1 至上神问题································· 93
    4--2 赵简子的梦································· 98
    4--3 自然之神及其他··························· 100
    4--4 人类始祖的来历··························· 102
    4--5 神的风格与族系··························· 105
    4--6 系列及出路································· 109
    
    第五章 混杂的场景························ 118--154
    5--1 主题的变迁································· 119
    5--2 角色的移位································· 125
    5--3 错落的映像································· 131
    5--4 黄帝的身影································· 136
    5--5 涿鹿之战的例证··························· 143
    5--6 "少典氏帝系"······························ 147
    
    第六章 文化精神和孔子的使命········· 156--193
    6--1 古史神话的精神··························· 157
    6--2 "天命"与"命运"··························· 159
    6--3 独立精神的失落··························· 165
    6--4 中国文化的模式··························· 170
    6--5 孔子之谜···································· 176
    6--6 殷周文化的结晶··························· 181
    6--7 现世精神的先行者························ 188
    
    第七章 《尚书》中的回声···············196--220
    7--1 《尧典》与众神的变形·················· 197
    7--2 天命观的诞生与发展····················· 201
    7--3 先秦文化转换的地理政治背景········· 211
    
    第八章 神----人----神··············· 222--239
    8--1 精神的天梯································· 223
    8--2 人格化的理想······························ 228
    8--3 古代的天子图式··························· 234
    
    第九章 展望······························ 242--254
    9--1 民族文化的复兴之路····················· 243
    9--2 "天子"为世界带来的启示··············· 248
    
    空寂的神殿
    ----中国文化之源
    谢选骏 著
    四川人民出版社出版(成都盐道街三号)
    四川省新华书店发行
    自贡新华印刷厂印刷
    开本787X960mm l/32 印张10插页5字数 132 千
    1987年8月第一版 1987年6月第一次印刷
    ISBN7一220一00019一7/C·11
    统一书号: l7118·187 印数: 1一100,000
    定价: 1.78元
    《空寂的神殿----中国文化之源》
    
    !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409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善心汇与太平军
·谢选骏:向中国政府特进一言
·气候对民族优劣的影响大于血统——与谢选骏商榷/曾节明
·谢选骏深刻的奇谈怪论
·谢选骏: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新)
·谢选骏: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伦敦客:谢选骏在写作还是在剽窃—致博讯公开信
·谢选骏:主权和猪权
·谢选骏:华北的污染是杂胡问题的后患之一
·谢选骏:毛泽东不是唐宗只是宋祖
·谢选骏:“孔圣人”的称号是对孔子的强奸
·谢选骏:孙悟空为何在如来手上尿尿
·谢选骏:欧洲难民危机回归地中海一体化
·谢选骏:前苏联阴魂的破灭
·谢选骏:新加坡杂种李光耀为何赞成杀人
·谢选骏: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为何要作伪证
·谢选骏: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再论
·谢选骏: 蔡英文比马英九有种
·谢选骏:瑞士为何没有恐怖袭击
·谢选骏:欧洲正在加速野蛮化过程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