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冼岩:从观察者效应看气功的作用原理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04日 来稿)
    这里说的“气功”,是借用1980年代的流行概念,将各种因修行或自然产生的人体特异功能,笼统称之为“气功”。关于气功、特异功能之真伪、有无,一直存在争论;肯定气功功能存在的人,对其作用原理也难以给出令现代人信服的解释。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就在现代科学最前沿的量子领域,似乎蕴涵了对气功作用机理的合理解释。
    
     现代物理发现,构成我们世界之万事万物的基本粒子,具有波粒二象性,即同时具有波和粒子的属性特征。按说,这两种属性之间存在矛盾,无法同时既是此又是彼,而实际上,这种量子的叠加态也不能被直接测量(观察),否则,概率云将坍塌,收缩为确定的点或成为纯粹的波。

    
    诡异的是,当观察者设计实验,试图验证基本粒子是否具有粒子属性时,粒子的波动属性就会完全消失,只表现出粒子的属性;反之,当观察者设计实验,试图验证粒子是否具有波动属性时,粒子的粒子属性又会完全消失,只表现出波动的属性。在这里,似乎观察者的意志决定了基本粒子的属性表现,这就是著名的“观察者效应”。量子史上有名的电子双缝实验、擦除实验、延迟选择实验等,都反复证明了这一效应的客观存在——微观世界就是有这么玄幻,似乎一切都在随心而动。
    
    这就有点气功的意思了,现代科学的最前沿开始与人类最古老的自修理论及其现象发生某种关连。站在气功的角度,我们可以合理推测,观察者效应之所以发生,并不仅仅因为这是一种物理规律,而是因为它代表了一种力的参与,即人的意识的力量。
    
    当观察者产生“要验证基本粒子的粒子(或波动)属性”这一意念时,以及当观察者通过实验设置获知(即意识到)基本粒子具有粒子(或波动)属性时,这种意念以及意识,似乎也具有某种能量,也是一种力,能够通过实验设置与基本粒子发生作用,从而影响、改变乃至决定基本粒子的波粒性状。
    
    如果这种解释成立,如果我们承认微观实验中有人的意识的力量参与,那么,这种力量就应该不只是能够影响量子叠加态发生坍塌的方向(即是表现为粒子还是波),而是能够参与很多的微观作用过程之中。微观无所不在,世界就是由微观粒子构成的,所以,人的意识的影响、作用,理论上也应该是无所不在的。这或许就是气功发生作用、表现出“特异性”的机理所在。
    
    既然是力量,就会有大小、强弱之分,所以按照意识的强弱,会有“强观察者”“弱观察者”之分。从力的强弱看,观察者效应能否发生作用取决于两个方面,一是观察者本身意识力量的大小,二是它的作用对象的大小,另外还要考虑有无其他因素的干扰。在微观实验中,一方面是作为观察对象的基本粒子很小,另一方面是实验排除了其他因素的影响,能够参与影响的因素很单一,所以,此时观察者的意识力量成为决定性的力量,观察者效应成立。但在宏观层面,一方面是作用对象要大得多,另一方面是不能排除其他因素的影响,参与发生作用的因素众多,观察者的意识力量只是其中之一,所以很多情况下观察者效应不彰,更难以取到决定性作用;最终的结果,将取决于各种因素、各种作用之和。只不过,在一些其他因素无法或没有或很少发生作用的特殊情况下,观察者效应可以发挥显著甚至是决定性的作用,这就是人们有时会看到、听到一些灵异、特异现象的原因;而在另一些情况下,观察者可以制造特殊的情境或者选择特殊的角度,使得其他因素无法或很少发生作用,从而让观察者效应突出,甚至具有决定性作用,这就是气功师“用功”的原理。
    
    按照气功的理论,事物相对于个人而言,存在好、坏两种发展变化的可能性。当个人的意念为良性时,事物更可能往好的一方面发展;反之,则往坏的一方面发展。显然,这种表述与观察者效应完全一致。由此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气功讲究“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甚至说“不信自然无以明”。这里的“信”与“不信”,代表的是两种作用方向截然相反的观察者效应:你信它,它就呈现为你所相信的样子;你不信它,它就呈现为你所不信的样子。一切由你自己的意识决定,你才是最终的观察者。气功师或者宗教的所谓“神”“佛”,他们本身当然是强观察者,但在涉及你的问题时,他们也不能单方面进行决定,而是只能和你一起来启动观察者效应。所以,气功修行强调求于内,而不是求于外。外面的强观察者只能起到类似于杠杆的放大作用或者催化剂的催化作用。
    
    在1980年代气功热潮时,有一个著名的案例。气功师何长洋当众表演搬运术时,因为观众中有人不信,所以他的表演难以进行;此时,在场的大气功师严新建议,不信者改变心态,不要首先就抱定信或不信的态度,而是采取参与试验、想知道结果的心态,这样一来,何长洋的搬运术表演就成功了——在这里,首先,不信者造成的观察者效应导致了搬运术难以成功;后来,不信者改变心态,等于自己先不参与观察者效应,而任由其他的观察者发挥作用,于是表演成功了。由此可见,气功的效果只在一念之间。
    
    所以,作为现代科学最前沿的观察者效应,在气功上则表现为:你相信(或意识到)事物是什么样的,它就会成为什么样的(这是它“立”的方面);你不相信事物是什么样的,它就不会成为什么样的(这是它“破”的方面)。当然,这样一种效应要在宏观世界或我们的日常生活中出现,需要许多条件,受到很多限制。
    
    由此可见意识这种力量的作用方式:使事物朝着符合自己意识所认定的方向发生变化——你主观上意识到事物是什么样的,客观上事物就很可能朝着这个样子变化,哪怕它原来并不是这样的。所以佛教确实伟大,其唯识宗早就提出,“三界唯心,万物唯识”,“一切唯心造”,认为世界是众生意识的产物。这种说法虽有片面,却既揭示了世界重要而隐秘的一个方面,又与现代科学理论相谙合。
    
    因此,就气功来说,修行的过程,就是使人成为观察者,并且意识的力量不断增强,逐渐成长为越来越强的观察者的过程;而通过行善、积德,以获得他人发自内心的认可,这似乎是采集众弱观察者之力而成为强观察者的一个途径,这也就是神道之路、大乘佛教之法。
    
    前面讲到,量子的叠加态不能被测量(观察),否则,波函数会坍塌。这与气功中的搬运术等,其过程不能被目视(气功师往往以红布遮之)、有人在看时则不灵;而且大搬运中被搬运之人也必须闭上眼睛等等用功的忌讳相契合。所以,很多特异功能及现象,只能得到结果,不能被看到过程。似乎气功“作功”的机理之一,就是将微观的效应延伸到了宏观的对象之上,并且避免了坍塌。
    
    所以,气功修炼和用功都要求目标明确、过程模糊,讲究目标导向,要求随时保持良性意念,还要求治病时不能想自己的病状(以模糊过程)。这里的“良性意念”也有讲究,它并不是指意念事物朝着好的方向发展这一过程,而是直接意念好的结果,就好像好的结果已经被实现,或至少自己对此结果已确信不疑。所以,气功中的“信”,其实就是良性意念的一种强力形式。气功理论认为,事物会是你相信的那个样子——吊诡的是,现代物理学似乎也这样认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917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冼岩:关闭明星八卦公众号有利于演艺繁荣
·冼岩:特朗普外交战略中的商人套路
·冼岩:《人民的名义》为什么成功?
·冼岩:《人民的名义》的真正匠心所在
·冼岩:雄安新区的关键词是“体制优势”
·冼岩:为什么说习近平不姓“左”?
·冼岩:如何厘清思想文化纷争?
·冼岩:习近平低头服软?
·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冼岩
·冼岩:中国改革的正确方向
·冼岩:下行不止是因为中国经济患上房地产依赖症
·冼岩:理解习近平
·冼岩:比较萧功秦与郑永年
·冼岩:没有思想争论,就没有思想繁荣
·冼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与“市场决定性作用”的二律背反
·冼岩:从葛剑雄、张国立事件看中国舆论的真实状况
·冼岩:请楼继伟部长不要说“公平”
·冼岩:股票注册制的利与弊
·冼岩:政府官员是社会管理者,不是“人民公仆”
·冼岩:“冯仑魔咒”正在王石身上应验?
·冼岩:吁请澄清薄案疑点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