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张英:香港前哨刘卫平《郭文贵背后小人赵岩》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29日 转载)
    【張英點評】
    
     今接香港《前哨》朋友來件,前哨劉衛平老弟的近作,《郭文貴背後小人--「紐約時報記者」-- 一個雲遊隂陽兩界之人物》,這也是一篇抨擊小混混趙岩的檄文。

    
     〖作者簡介〗英國華人劉衛平先生,九十年代初期,住在倫敦,從事中國工自聯活動,與民運互相交流。倫敦相識,後來交往,屈指算来,廿多年了,也是老友,我因年長,叫他『老弟』,很自然的。
    
     劉衛平是一條硬漢子,九十年代後期,隻身前往中國大陸,經商為名,從事工運,維權活動。他白手起家,從北到南,長江兩岸,闖蕩江湖。因被鐵道部王精等人詐騙,又得罪了貪官污吏,十多年前,終被中共有關當局,驅逐出境,滯留香港,迄今回不了家。
    
     十年之前,我在香港,得以重逢劉衛平,知之甚詳,彼此還介紹了其他朋友結交,在廣杔及至四川等地,秘密推動維權活動。劉衛平揭批王精的故事冗長,在《前哨》曾有幾遍報道述評。2014六四前夕,我抱著中風半癱瘓的殘體,自勉『東征』,三萬六千里,在東南亞,起草並經中國民主黨、共和黨、民聯陣等民學界的翹楚朋友代表,通過了《一四憲章(曼谷宣言)》,以此告別,至少淡出,民運操作層面活動。當年六月,又在香港,與劉衛平,又作唔談。知道他因與《前哨》老總劉達文兄,同為趙岩煽動的王精訴訟案,得以結交。劉衛平今文《郭文貴背後小人》的基本內容,所謂《一個雲遊隂陽兩界之人物》,指的就是小混混趙岩,張英又是『三年前早知道』!
    
     〖順便附告〗因此,我今把衛平此文,稱趙岩的臭名,還在叫啥『趙某』、『趙X』,一律改正為『趙岩』兩字,理順文筆,讀來順口,順此説明。
    
     這樣,劉衛平《郭文貴背後小人》,所謂『一個雲遊隂陽兩界之人物』趙岩,也是十節段落,小標題是:郭文貴玩火自焚;『人鬼』難辨的人物;王精竟可喧賓奪主;黑勢力被包裝成『大英雄』;八卦文章不值一提;隨處均見䞥岩身影;另有斂財之道;貶低中文媒體;對《紐約時報》提出質疑;真真假假虛虛實實。
    
     老夫重申,張英公開抨擊大痞子郭文貴、小混混趙岩的觀點,今年以來,始終如一。
    
     例如張英在《答相林緬懷蔣緯國悼念六四28週年》(博訊2017年5月11日)、《六四悼念,重刊𡿨張英答相林緬懷蔣緯國將軍〉》(博訊2017年6月04日),眉頭均表達了支持博訊韋石兄的《八點聲明》,呼應了『回擊奷商痞子,郭文貴們,造謡生非,無端攻訐,痛加駁斥,以正壓邪』。接著,《張英:致劉達文贊前哨支持博訊韋石》(博訊2017年5月16日);翌日,張英《致秦晋及其他朋友挺博訊韋石》,共同聲討大痞子郭文貴現象(博訊2017年5月18日)。張英轉發《甄京生在前哨義挺博訊韋石的全文》,並加【張英按語】,再次鞕韃共特富商郭文貴(博訊2017年5月20日);過了一天,張英轉發前哨《邊詰整理的〈『博訊』韋石斥郭文貴無耻讕言〉全文》,眉頭加了【張英序言】(博訊2017年5月22日),在在點穴,要言不繁,均已發表,不用贅述。但從大痞子郭文貴,涉及到小混混趙岩,於是張英轉載《香港前哨鮑貢疊〈小混混趙岩〉全文》,並有長篇【張英前言】(博訊2017年5月24日);感謝王一平老兄,當天ZT獨立平論,並跟帖指出趙岩攻撃獨評網,引起獨評版主胡彪先生的關注,在導讀上發文《謝謝王一平先生通報。對趙岩先生的指控再作説明。》與此同時,我還另外撰稿《端午節也談六哥和小混混趙岩/張英》(博訊2017年5月31日);並且刊登《張英:常川〈中共對《前哨》實施恐怖襲擊〉警告習中央》(博訊2017年6月02日)。直到昨天,張英還轉發了《香港前哨〈揭開郭文貴趙岩的『老領導』面紗》,並且作了【張英點評】(博訊2017年6月27日,王一平當天ZT獨評)。
    
     遠的不扯,至於最近半月,别的文稿,例如《張英:民主抗共,仲維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線〉》(博訊2017年6月08日,王一平即日ZT獨評),《嚴家祺惠札和張英致太極門師門信札》(博訊2017年6月14日,王一平當天ZT獨評),以及《張英週末答獨評客問》(博訊、獨評2017年6月18日)等等,雖然泛指奇異怪哉,直接點名郭文貴趙岩不多,但是主要内容,無非仍包括鞕韃他們,也在努力以正壓邪,伸張正義!
    
     張 🤗 英
    
     2017六二八子夜🎆,匆匆✍塗寫於荷蘭🚏🎐
    
    -------------------------------------------------------------------
    
    【請看原文】
    
     郭文貴背後小人—「紐約時報記者」
     —— 一個雲遊陰陽兩界之人物
    
     《前哨》劉衛平
    
     最近,有關郭文貴的新聞被炒得沸沸揚揚,一時間相關的電視、網絡、報刊、雜誌、視頻以及各類推特「新聞」風起雲湧,可謂熱鬧非凡。然而,不同的信息及五花八門的分析報道,不僅擾亂了新聞界的視聽,更搞亂了「民運」及維權群體,甚至搞得中南海「不得安寧」······那麼,一個小小的郭文貴何來如此天大的本領?除了郭本人爆出「猛料」的因素之外,這裏不妨也順便爆出一個有代表性的、不足掛齒的非人非鬼雲遊於「陰、陽」兩界的小人物,他就是號稱《紐約時報》記者的趙岩。不要小看這位「記者」、「民運」兼「維權」人士「頭銜」集於一身的小人物,其能量絕不遜色於任何名人。在此等人的推波助瀾之下,中國的負「軟實力」瞬間變得強硬起來······
    
     事實上,趙岩也是一個無利不起早的人物。在沸沸揚揚的郭案中,兩人各有自己的目的。郭文貴做的是「復仇」夢,趙岩做的是「發財」夢。郭「有料」又有錢,而趙有「特殊身份」又愛錢,且「紐約時報記者」、「民運」及「維權」等外包裝集於一身,正是郭夢寐以求的「幫手」······在郭案中,趙看到了發財的機遇,因此,趙對郭當然會伸出「資深人士」的「慷慨援手」,兩人一拍即合······在沸沸揚揚的郭案中,趙「功」不可沒。
    
     郭案真真假假、虛虛實實,然而可悲的是,郭自己卻也是這無法無天國度中的受害者之一。為什麼說郭也是受害者呢?首先要看到的是:中國不是沒有法律,而是法律已被權貴們手中的特權所代替,即形成了一個有法不依的中國社會現狀。
    
     郭文貴玩火自焚
    
     在權大於法的體制下,各方「諸侯」和各種勢力群雄爭霸、各級官吏層層架空且慾壑難填的現狀下,諸如郭文貴這樣的小人物,是根本不可能受到法律保護的。在一個沒有法律公平保障的社會裏,若想參與「群雄稱霸」的遊戲,就必須有一個或多個保護傘來支撐,郭文貴當然也不例外。然而,要怪也只能怪郭文貴自己的命不好,正在其如火如荼大展自己「才華」的時候,他的保護傘卻突然倒下了,這對郭文貴來說無疑是一個致命的打擊······此前他曾被捕過一次,在獄中郭文貴曾「出賣」了他人······此後,他一直如同驚弓之鳥,深怕再次「落入虎口」。因此,當馬建(郭文貴的「領導」和保護傘)將要倒台的消息傳出之後,郭便聞風而逃,且在美國「爆料」報一箭之仇······卻沒有想到,此舉恰恰令其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總之,這一切的一切,究其根,是國家的法律被權貴們手中的特權所取代、權大於法,是權貴們的肆無忌憚、無法無天,致使國家不能法治的必然結果······
    
     常言道:「玩火自焚」,郭文貴實屬此類。最初,這個富豪若沒有黑白勾結保護傘的庇護,又豈能一路青雲直上? 自己當初玩的就是「權貴」遊戲,而今自己卻落得了如此下場,因此,說他同是「受害者」絕不為過。那麼,他的「受害」經歷究竟有哪些?哪些為虛,哪些為實?這期間,其幕後究竟有多少鮮為人知的細節?這裏,分為以下幾點介紹。個人觀點、僅供參考······
    
     一、郭文貴為何將「博訊」捲入,大罵韋石,究竟是為什麼?
    
     眾所周知,「博訊」網是一個較有影響力的網站,尤其是在維權領域中所發揮的作用是不可低估的,故年來在維權群體(訪民)中深得民心,成為訪民們申訴官商黑白勾結、揭露腐敗勢力的強勁平台。
    
     自然,在郭文貴「出事」前後那段日子裏,「博訊」網不乏其在保護傘下一路青雲直上的負面報道。這些相關的負面報道,若在以前,郭文貴當然可以不屑一顧,但此一時彼一時,郭的「領導」、保護傘倒台了。「領導」出事,郭文貴落荒而逃,由一個黑白勾結的保護傘下的成功民營企業家,陡然淪為「難民」。一個靠官場腐敗勢力黑白勾結起家的大土豪,居然變成了「反腐」、「維權」的大「英雄」······然而,郭文貴在海外可沒有保護傘,「博訊」網上的那些負面新聞,自然會影響到這個大英雄的「光輝」形象。怎麼辦? 老套路,有錢能使鬼推磨。於是,便開始在美國花錢、托人、找關係聯絡媒體。郭文貴深知「博訊」網在海內外的影響力,卻苦於之前自己對其不屑一顧,與「博訊」網的總裁韋石素不相識······郭文貴在這方面畢竟是經驗老到,很快便找到了聯繫韋石的中間人吳×。據郭所言,他曾給了吳×一筆錢,請吳×找韋石幫忙,刪除所有對自己不利的負面報道。但不知什麼原因,韋石並沒有按照郭文貴的套路出牌,遂其所願。
    
     郭文貴對此惱羞成怒,這才找來一個小丑—「紐約時報記者」趙岩,上演了一場大罵韋石的鬧劇。很快,郭文貴便得知,小丑在前台歇斯底里地罵了半天,韋石卻對此一無所知。即便是韋石知道,也未必會按照郭文貴的套路出牌,為了幾個髒錢而壞了自己和「博訊」的名聲。事實上,「博訊」網關於腐敗貪官的負面報道很多,也曾有人上門行賄,要求韋石刪稿,但均遭拒絕—郭文貴又能例外?
    
     對此,郭文貴惱羞成怒,覺得自己「上當受騙」了,於是轉而將矛頭指向吳×破口大罵,甚至指吳×是「中共特務」。然而,郭文貴又何許人也?他卻忘記自己與國安的關係,更忘記了自己如何利用國安的關係「領導」狼狽為奸、陷害他人,在中共腐敗貪官的保護傘下一路青雲直上的歷史了。如今,郭文貴因中共腐敗分子(保護傘)的倒台而破落,卻不忘自己的老套路,金錢賄賂,拉攏韋石,求其幫忙刪稿······然而,遭韋石拒絕的郭要求刪除的那些負面報道,不正是郭文貴本人的真實寫照嗎?
    
     「人鬼」難辨的人物
    
     二、郭文貴案背後非人非鬼的小人—質疑「紐約時報記者」。
    
     郭案一石激起千重浪,各路「英雄」紛紛出動,各顯其能。當然,這其中魚龍混雜,更少不了令人捉摸不透的「人鬼」難辨的人物,因係無名鼠輩,拙文對其也就免呼其名了。多年來,出現了一個很奇怪的現象,不論在世界上的任何一個民運界、維權界角落,趙岩的觸角就像一個看得到、摸不透的幽靈,其陰影無處不見。這倒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不論哪裏,一旦出現趙岩的陰影,其所到之處從此便不得安寧!這裏,我們只說說近幾年來趙岩其人的所作所為,至於究竟是人是鬼想必各位自有結論。案例:
    
     二○一三年三月,趙岩等人突然在網上拋出一篇所謂《······三隻大老虎······》的文章,公然為鐵道部前部長劉志軍等腐敗勢力以及劉志軍等一手扶持起來的偽中鐵公司— 民間的私營「中鐵」多經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翻案,矛頭直指當時在位的胡錦濤、王兆國、令計劃以及時任北京市公安局長得傅政華(趙岩膽識過人,不得不佩服)。有關「中鐵多經」的種種劣跡,本文不予敘述。本文的相關資訊—鐵道部多經辦公室屬於政府機構,簡稱「多經」或「中鐵多經」。然而,這樣一個嚴謹的政府部門名稱,卻落入了王精之流的私人手中。請參考附件:
    
     附件一,鐵道部劉志軍等腐敗勢力官商勾結,扶持社會上的黑惡勢力,盜取國家鐵道部名義的部分批文和文件。
     鐵道部扶持地方黑惡勢力的各類文件及批文,一目了然:一個個體公司居然變成了鐵道部屬下私人的「大型國有企業」。
     官方網站淪為私用附件二,鐵道部官方喉舌網站淪為私有。
    一個民營的個體公司,居然變成了國家鐵道部的代言人,鐵道部官方喉舌網站「鐵流網」的主辦人。
     一個偽「中鐵」公司,何以能夠淩駕於鐵道部基層部門之上胡作非為?國家鐵路資源、鐵道部的獨資國有企業中鐵公司又是怎樣流入王精這夥個體戶手中的呢?
    
     其中共分為三個步驟:
     A、一九九八年鐵道部科學院獨資企業投資開辦「廣東中鐵視新媒體公司」。
     B、二○○○ 年鐵道部科學院股權轉讓(這段關鍵性的轉變,在簡介中未作介紹,股權轉讓文件也不敢公佈於眾),王精成了鐵道部科學院國企公司的大股東。
     C、二○○○ 年,王精將該公司改組為現在的偽「中鐵多經」公司。從此,這個鐵道部國有企業徹底變成了他的私人公司。請注意以下幾點:
    
     ①眾所周知的,鐵道部多經辦,是國有體制內的、鐵道部直轄的事業單位機構。但是,王精的公司卻能「合法」盜取鐵道部多經之名,「合法」註冊並使用鐵道部中鐵「多經」名義。他哪來這麼大的膽子?是誰給他的權力?
    
     ②眾所周知,「中」字頭的公司,通常是代表「中國······公司」的縮寫,尤其是「中」字後面掛有國家企、事業機構字樣或近似字樣的,都是公司法明文禁止註冊的,如:中鐵(中國鐵路)、中鐵多經(中國鐵路多種經營戰略研究辦公室,簡稱多經辦)······諸如此類的「高端」名稱,何以能夠流落民間並允許其隨便掛牌使用?但王精又何以能夠做到?是誰給予他如此之大的權力?
    
     這裏不妨再多舉一個實例:隸屬於鐵道部的北京鐵路局,多次向直接上級主管部門鐵道部申請批文,擬註冊「中鐵傳媒有限公司」,這是名副其實的中鐵公司,卻屢遭拒批······相反,一個個體戶的王精卻能喧賓奪主,在其偽中鐵「多經」公司的旗下,順利註冊了「中鐵傳媒公司」。當然,真正代表國家鐵路的北京鐵路甘拜下風,只能被鐵道部批准註冊為「中鐵世紀傳媒公司」。如此這般,傻瓜也能從中嗅出官商黑白勾結的味道吧,難道你趙×連個傻瓜都不如嗎?
    
     王精竟可喧賓奪主
    
     ③眾所周知,中國鐵路路徽是國家鐵路的註冊商標,也是國家鐵路的標誌,任何民間企業或個人都是絕對禁止濫用的,但王精的偽「中鐵多經」和旗下的偽「中鐵傳媒」卻能夠堂而皇之地「合法」冒用。是誰給他的權力?
    
     ④眾所周知,幾十年來國家對輿論工具的控制十分嚴謹,尤其是對帶有政府官方喉舌色彩的媒體的審核把關。但是,當時還是政府部門的鐵道部,首次開通的鐵道部官方喉舌網站「鐵流網」,卻實實在在地成了王精偽「中鐵」多經公司旗下的「中鐵」傳媒公司的囊中之物。一個個體戶,居然成為國家部級政府機構、鐵道部的代言人;而本當由正宗鐵道部「鐵道影視中心」為主導開辦的鐵道部「鐵流網」,在開通儀式之後卻被王精的偽「中鐵」公司一腳踢開。對此,鐵道部上下,包括鐵道影視中心的全體職員憤憤不平,紛紛站出來為流失的國有企業維權,卻遭到了鐵道部劉志軍之流的無情打壓······
    
     黑勢力被包裝成「大英雄」
    
     這就是趙岩這個「紐約時報記者」筆下所鼓吹的「大英雄」、「受害者」的王精······這就是這個大「記者」趙岩在批判《前哨》雜誌文中所說的「為了吸引眼球,居然把王精的名字排在十惡不赦的劉志軍前面」的真實寫照。如此證據確鑿、官商勾結的黑惡勢力,居然被這個「紐約時報記者」包裝成了「大英雄」、「受害者」,不知趙岩居心何在! 對於大「記者」趙岩等人炮製的《三隻大老虎》,本人頓感一頭霧水且百思不得其解,當即給身在武漢的「中鐵多經」首席執行官「總裁」張修義打電話質詢:「王精怎麼這麼大膽,這麼多年我都不說話了,他居然還敢在隱匿多年後公開跳出來挑戰······」張聽後勃然大怒,大罵王精,並表示立即打電話給王精詢問。遺憾的是,當初本人沒有做電話錄音。
    
     時間僅僅相隔兩日,趙岩等人便作出了快速反應,又突然炮製了一篇長標題的所謂《中國百姓維權聯盟負責人劉衛平兩會期間假傳聖旨,讓九千本博訊消失》的文章,將本人與張修義先生通電話的內容全部篡改。文章聲稱:「在廣州的中鐵公司的工作人員張×接到劉衛平的電話。」並稱:「劉衛平在電話中強硬地告知張×九千份博訊增刊是中央下令沒收的,主管意識形態的劉雲山親自打電話給香港警署,要他們配合銷毀九千本博訊增刊。」文章不長,卻整篇胡說八道,令人啼笑皆非。
    
     所謂廣州中鐵,何在?「中鐵多經」在網上公佈的廣州公司電話,是一個毫無相干的家庭電話,電話的主人是一位女士。撥通後,對方很不耐煩地告訴本人:請不要再打電話來騷擾,這種電話已經接到很多次了,你們找的那個什麼公司我不知道,這裏是私人電話······如今再撥打,更永遠是:「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撥通。」
     所謂「廣州中鐵公司」的工作人員張×之談更是滑稽,事實上這篇文中提到的所謂張×,根本就不是「廣州中鐵公司」的什麼工作人員,而是當時的「中鐵多經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裁張修義······
    
     令人啼笑皆非的一幕更在於趙岩等人炮製的《劉衛平假傳聖旨,令九千本博訊消失》一文。此文出籠後,本人當即打電話給武漢的「中鐵多經」總裁張修義,質詢本人與其通電話的內容是否如此文中所言。這一次趙×可就沒那麼幸運了,本人接受了第一次電話沒有留下錄音的教訓,對本次與「廣州中鐵公司的工作人員張×」張修義通話的內容作了錄音,把所謂《假傳聖旨》的內容一字不差地唸給張聽,並問張:我們有說過這些話嗎?張在電話中的第一反應就三個字:「沒有啊!」同時,張也對其內容發表了自己的見解,如讀者有興趣,請上網查詢視頻文件,關鍵詞:「是人還是鬼? 警惕郭文貴事件背後的小人」。
    
     八卦文章不值一提
    
     僅以上三點可見,這種狗屁不通的八卦文章不值一提,更無須辯解。倒是要問問,趙×對自己的一切言行作何解釋。所有的附件參照對比,一切不言而喻。請問趙岩,你不覺得自己在眾人面前的表演太過丟醜嗎?這裏令人費解的是以下幾點:
    
     ①趙岩對這個「鐵道部」旗下的偽中鐵公司究竟了解多少?如果真的很了解,又何以在眾人面前如此出醜?如果你根本就不了解,又何故如此賣力試圖將涉案的通緝犯王精包裝成「受害」者呢?
    
     ②趙岩是否很熱衷於捲入高層鬥爭之中,是否受命於「中共高層」某腐敗勢力出來攪渾水,為劉志軍等鐵道部黑惡勢力翻案?
    
     ③抑或是趙岩熱衷於「反共」,受命於某個所謂「敵對勢力」的指使出來「錦上添花」?僅憑趙岩其人,「中共」、「反共」兩者之間,他有這個能力與其中任何一方去抗衡嗎? 當然沒有。那麼,趙岩究竟是人是鬼?
    
     再看被趙岩極力裝扮成「受害者」的王精。王精原本是「中鐵多經」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總裁,偽中鐵公司的創始人之一,旗下另有「中鐵傳媒」有限公司。但從這兩個公司的「名譽」上看,誰敢不相信他們就是隸屬於鐵道部的大型國有企業?但事實上,他們就是社會上的私人公司,是鐵道部劉志軍等腐敗勢力扶持下的跨國詐騙集團黑勢力。王精作為該集團的頭目,因以鐵道部「中鐵公司」的名譽在香港製造特大經濟詐騙案而被警方通緝。王精落荒而逃,其弟弟王偉成了替罪羊,被判刑。王精多年來一直隱匿在香港不敢出聲。那麼,王精為什麼會突然有悖常理,如此高調地出現了呢?他不要命了嗎?當然不是。當時的王精猶如熱鍋上的螞蟻,正當走投無路的時候,一個幽靈的出現為其注射了一針「雞血」,頓時令其精神大振,不顧一切地跳了出來。這一針「雞血」不僅令王精的興奮達到了巔峰,也搞得一些海外民運團體不得安寧。這個幽靈正是這個「紐約時報記者」趙岩。那麼,趙岩為什麼會如此賣力地替王精去造勢呢?原來,趙岩是耗子給貓做「三陪」,要錢不要命的主!
    
     隨處均見趙某陰影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這是趙岩的信條。在趙岩 的眼裏,王精雖然落魄,但「落魄富豪」口袋裏的錢卻是他獵取的目標。因此,趙岩極力將害人者王精包裝成受害者,並以「紐約時報記者」的身份,許諾幫助王精去美國「政治避難」······這才使得王精一反常態,也才引出如前所述的「三隻大老虎」和「假傳聖旨」等一系列令人哭笑不得的鬧劇。此後,趙岩很快便發現,王精這個「落魄富豪」令其大失所望。趙×何許人也?眼看王精身上沒有更多的油水可榨了,這個趙岩絲毫不顧王精這位「老友」、「受害者」的感受、對這個「救星」的厚望,甩手揚長而去。這就是趙×的為人之道。此時的王精,原本所剩無幾的贓款已被趙岩基本騙空,頃刻間一無所有,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受害者。對趙岩而言這又算得上什麼?不過是一段小小的插曲而已。然而,時隔已久,眾人對這些陳糠爛穀子的往事已毫無興趣,但卻無奈趙岩有奶便是娘的惡習不改,依舊津津樂道,藉此興風作浪,再起風波······獵取王精「落魄富豪」的發財夢雖然失利,但確天賜良機,一個貨真價實的落魄土豪郭文貴突然降臨。面對如此「獵物」,趙岩頓時垂涎三尺,百般討好求見,但郭文貴對趙岩卻不屑一顧。
    
     前文講到,由於韋石沒有按照郭文貴的套路出牌,「博訊」網上關於郭文貴的負面報道沒有被刪除,令郭文貴耿耿於懷······此時,正逢趙×求見心切之際,便不耐煩地說了一句:要想見我,先做出點「成績」來······正當趙岩苦於求見不成,束手無策的時候,這無疑是一個獻忠的機會,於是,王精這段被擱置多年的陳糠爛穀子往事,再次被趙岩翻出並藉此對「博訊」網和韋石、《前哨》雜誌和劉達文等大打出手······
    
     哪裏有趙岩,哪裏就不得安寧— 從美國到香港,從「民運」到「維權」,從《紐約時報》到聯合國總部,從訪民群體到「難民總署」,無不見趙岩的陰影。在世界各地的民運圈子裏,趙岩臭名昭著,常被罵得狗血淋頭。然而趙岩卻不自量力,自我感覺良好。
    
     僅就那段乏味的王精一案而言,趙岩自己想做發財夢也就罷了,卻搞得歐美各地的民運團體不得安寧,此後自己卻一走了之。其結果,留下了一堆臭名,令海外民運蒙上了一層灰色的陰影。
    
     另有斂財之道
    
     在美國聯合國總部門前,趙岩常以「紐約時報記者」、「民運」、「維權」等身份出現在中國訪民面前,在訪民群體中自吹自擂,號稱能幫訪民們在美申請政治庇護,但至今從未聽說有一例成功案例。至於趙岩是否藉此向訪民暴斂錢財,不得而知。但趙岩在訪民身上卻另有斂財之道,他的「特殊」身份的確吸引訪民的眼球,他們對這個「特殊」人物自然毫無保留地推心置腹。然而,這些訪民卻成了趙岩的「獵物」。訪民們對趙岩的信賴不容置疑,而心懷鬼胎的趙岩,轉身卻將所獲的訪民資料出賣給國內的「維穩」部門。據歸國訪民向中國百姓維權聯盟反饋,凡與這個「紐約時報記者」在美國有過接觸的訪民,均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 趙岩究竟是人是鬼?
    
     在美國折騰得還不夠,趙岩又轉到香港,在民運、維權等圈子內外攪渾水,使一些原本平靜的人際關係變得複雜化,最終走向崩潰。典型案例:如前文所敘案例,趙岩等人所炮製的「三隻大老虎」和「假傳聖旨」等系列狗屁不通的虛假文章,招致強烈反彈。在此後的六個月裏,通過《前哨》雜誌平台,每期都有文章向趙岩其人發起反擊,質問趙岩等人:炮製虛假文章、公然為鐵道部腐敗勢力翻案意欲何為?與此同時,大量的網文群起而攻之。最終,這個不可一世的「紐約時報記者」趙岩再也坐不住了,專程從美國飛往香港懇求「修好」。由於其本身做賊心虛,故擔心《前哨》總編劉達文等不買他的賬。於是,趙岩特意請來了黃雀行動的總指揮— 人稱六哥的前輩(以下簡稱:前輩)從中協調。當人們看到趙岩滿臉堆笑和那既想討好又充滿百般「誠意」的目光時,令人頓生憐憫······此時的趙岩完全失去了以往盛氣淩人的煞氣,顯得十分謙卑。對其之前所炮製的文章,趙岩的解釋雖然十分牽強,但看在前輩的面子上,大家也還算是能夠接受。對此,趙岩感激涕零,頻頻向所有的與會者們表示:今後類似的事情絕不會再發生,我以後絕不會再幫王精······趙岩的「誠懇」表白,得到了他所欲求的回饋:放心吧,你今後不會再見到「炮轟」趙岩的文章。與會者是真誠的,然而,像趙岩這樣一個反覆無常、出爾反爾的人能夠信守諾言嗎?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令人瞠目結舌—
    
     眨低中文媒體
    
     趙岩「求和」的目的順利達到了,這是趙岩此行的初衷,與會者對他的所作所為亦給予了諒解。此時的趙岩如釋重負,自覺木已成舟、大勢所趨。那種令人憐憫的表情不見了,滿臉堆笑、謙卑的眼神瞬間消失,再度充滿煞氣······對於趙岩這種反覆無常的表現,人們早已見怪不怪,因為在「誠懇」表白的背後,包藏的依然是趙岩其人無法改變的本質。
    
     本次聚會有包括美國來的客人、當時參加「和談」的與會者(包括前輩)同時在場,也有香港各界的朋友。聚會的所有費用,均由《前哨》總編劉達文一人支出。在劉達文看來,有朋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花點錢無所謂。而如此性格,令趙岩「精神錯亂」:看! 劉達文請客向本人致歉······ 如此意淫般的思維邏輯,令趙岩興奮至極,興奮之餘更是忘乎所以,居然在此公開場合向《前哨》和幾天前參加趙岩遠道而來「求和」的與會者們發起挑釁。不僅公然挑撥《前哨》與前輩的關係,更醜態百出地搬出自己「紐約時報記者」的身份,大言不慚:我《紐約時報》幹了那麼久,啥樣的媒體陣勢沒見過?你《前哨》一個小小的中文雜誌,我又豈能放在眼裏······其氣焰十分囂張,與「和談」期間的趙岩完全判若兩人。請問趙岩,你自己是什麼種? 你的母語是什麼?挑釁在場所有的中國人也就罷了,又何以大言不慚,以所謂「紐約時報記者」的身份自居,挑釁、貶低中文媒體?是可忍孰不可忍!面對如此囂張、得意忘形、自視「變種」、自貶自身的趙岩其人,作為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的中國人,本人幾次擬起身訓斥這個不倫不類的「變種」奴才,但卻被身邊的《前哨》總編劉達文拉住,暗示給前輩一個面子。此舉或許被趙岩察覺,又或許是趙岩自己也察覺到自己失態,即刻止言並收斂了許多。然而,這才僅僅是一個開始。此後,趙岩在港逗留了很久。自從趙岩出現之後,這個並不大的平靜圈子從此「熱鬧」起來,原本不該出現的矛盾不但出現了,且矛盾在不斷地加深、擴大,從此不再太平······
    
     香港折騰完了,趙岩的「使命」完成了? 錯! 下一步更精彩。先是歐美、後是香港,這並不滿足趙岩的胃口,接下來他要美國加香港一起折騰,不把那些有影響的、現行活動「猖獗」的、一切不聽話的「反動」媒體、刊物、民運及維權等一切「敵對勢力」徹底搞垮誓不罷休。雄心勃勃的趙岩回到美國後之後,一直苦於沒有機會。真是功夫不負有心人,趙岩終於盼來了落魄土豪郭文貴。一道「聖旨」:想見朕,先做出點「成績」來······於是,為了討好郭文貴,幫其宣洩對韋石拒絕為郭刪除「博訊」網上負面報道的不滿,趙岩不惜老調重彈,再次翻出那些陳糠爛穀子的往事,以之前無中生有炮製「劉衛平假傳聖旨」的文章作為殺手鐧,同時向「博訊」網(美國)和《前哨》雜誌(香港)兩地發起了新一輪攻擊,並添枝加葉地即興表演,更加劇了折騰的力度。所幸的是,韋石、劉達文對趙岩這樣的小人,早已看得清清楚楚,因此,儘管趙岩聲嘶力竭地吶喊,挖空心思地挑撥,卻絲毫未能撼動「博訊」、《前哨》這兩家「反動」媒體之間的關係。不妨假設某一天,當歇斯底里的趙岩眼睜睜地看着自己夢寐以求的新主子郭文貴被迫「回歸」······請問趙岩,你累不累啊?
    
     對《紐約時報》提出質疑
    
     尾聲:向《紐約時報》發出質疑。
    
     A、趙岩其人是否為《紐約時報》的記者?如果是,那麼趙岩以貴報記者身份的所作所為,是否違背了一個新聞記者的職業道德和貴報的宗旨?貴報對趙岩的行為將如何處理?請貴報說明。
    B、如果趙岩根本就不是《紐約時報》的記者,那麼貴報將如何處理假冒貴報記者招搖撞騙的行為?請貴報說明。
    
     C、趙岩是否曾經做過《紐約時報》記者?如果是,那麼現在趙岩是否已經與貴報毫無關係?貴報對趙岩依然打着貴報記者的旗號,四處招搖的行為將如何處理?請貴報說明。
    
     D、趙岩是否在《紐約時報》仍有兼職?如果是,那麼我們將就趙岩的行為向貴報進行投訴,請貴報處理並望貴報予以說明。
    
     以上四點,將會以中國百姓維權聯盟公函形式,全文引用趙岩其人的真名實姓,向《紐約時報》投訴並提出對趙岩《紐約時報》記者身份的質疑。
    
     本文結束之前,有個細節性的如此折騰意欲何為問題
    
     請各位讀者思考:
    
     我們注意到,在趙岩炮製的所謂:《劉衛平兩會期間假傳聖旨,令九千本博訊丟失》一文中,基本上都是鐵道部劉志軍等腐敗勢力扶持王精私人公司,巧奪鐵道部國有資產的批文和文件,那些文件恰恰正是王精與鐵道部腐敗勢力官商勾結的鐵證。趙岩試圖用這些文件為王精證實什麼?請注意這些文件都是何人簽發的—劉志軍,前鐵道部長( 已判刑); 何宏達,前鐵道部政治部主任(已判刑);王勇平,前鐵道部宣傳部長、鐵道部發言人(已革職)······而趙岩卻繼續用這些過時的黑箱文件欺騙讀者,還大言不慚地大談什麼為王精伸張正義,這就是你的正義嗎?那麼,在九千本《博訊》(增刊)中,為什麼唯獨不見幾份關鍵性的文件,即我們所掌握的鐵道部中鐵公司是如何被巧妙轉為王精私有財產的流程文件。請問趙岩如何解釋,別告訴讀者你對此一無所知。
    
     其次兩個問題是:一、落魄「土豪」王精低調隱匿香港多年,趙岩的出現令其死灰復燃,而當趙岩發現王精真的落魄而已非富豪之後,趙岩的正義跑到哪裏去了?為什麼不再為其伸張「正義」了呢?
    
     二、當郭文貴這個貨真價實的落魄富豪出現之後,為了討好求見郭文貴,趙岩為何再次拋出這段陳糠爛穀子的往事,重新為王精伸張「正義」,藉以炮轟「博訊」和《前哨》,意欲何為?
    
     三、趙岩的陰影所到之處,處處不得安寧。尤其是郭文貴出現之後,趙岩甚至不惜一把鼻涕一把淚地在視頻中丟人現眼,聲淚俱下地大罵海外多家「反動」媒體和「反動敵對分子」。該視頻我勉強看了一半,實在是看不下去。引用一句粵語:「好漢怕賴漢、賴漢怕潑婦。」趙岩究竟是人是鬼? 如此這般折騰究竟意欲何為?僅僅是為了自己的發財之夢嗎?
    
     最後提醒趙岩注意,下次在搬弄是非之前,請先想好了再說話,別總在眾人面前丟醜。
    
    ----------------------------------------------------------------------------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211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香港前哨揭开郭文贵赵岩“老领导”面纱/张英
·张英周末勿答独评网友王一平先生问
·严家祺惠札和张英致太极门师门信札
·张英:民主抗共,仲维光《反共是做人的底线》
·六四悼念,重刊《张英答相林缅怀蒋纬国》
·张英:常川《中共对〈前哨〉实施恐怖袭击》警告习中央
·端午节也谈六哥和小混混赵岩/张英
·张英:香港前哨鲍贡垒《小混混赵岩》全文
·张英:边诘整理的《“博讯”韦石斥郭文贵无耻谰言》全文
·张英:甄京生在前哨义挺博讯韦石的全文
·张英:致秦晋兼及其它朋友挺博讯韦石
·张英:致刘达文赞前哨支持博讯韦石
·答相林缅怀蒋纬国悼念六四28周年/张英
·张英:祝贺马克龙当选法兰西第五共和国新总统
·张英:法国总统大选结果揭晓不出早先所料
·张英:林郑月娥香港上位是国妖小德子张赢假核心习大大
·张英:张德江将险胜习近平香港小圈子选举特首歹戏
·张英:荷兰大选是欧洲叫停民粹的风向球
·张英:守岁辞岁迎岁和爆竹烟火是东西方文明风俗的共性
·张英:大雪重霜气候变冷 室内玩耍户外溜冰
·国资委揭秘雄安最悲催网红张英森的真相 (图)
·河北张翠磊、王军平、张英在巡视组驻地被打 (图)
·张英先生吁请习近平等新领导推行还政于民的新四项基本原则
·陕西神木死亡国保警察张英或为他杀
·民运人士张英:十八大完全继续中共过去道路
·文革趣事:张英借痰装病/拓和提
论坛最新文章:
  • 互联网客8亿半 中国官方指爱教育和娱乐
  • 黄之锋列港校“中华美德名人” 人民日报急批
  • 纽时视频记录香港示威者立下遗书虽死无畏
  • 陈同佳投案无门台陆委会斥港府图把台纳入一个中国
  • 香港地图App 库克被指亲中任朱镕基倡建顾问会新主席
  • 香港警察水炮车亵渎清真寺成国际新闻林郑一早到场道歉
  • 加泰罗尼亚独派借鉴香港反送中瘫痪机场
  • 陈同佳案 港府呼吁台湾务实积极接收他自首
  • 易纲:人民币汇率处于合适水平
  • 旅法艺术家黄永砯巴黎辞世
  • 世界最长航班 纽约直飞悉尼19小时
  • 智利地铁票涨价骚乱升级 首都超市起火2死1重伤
  • 印尼总统佐科威就职 第二任期挑战严峻
  • 世界互联网大会乌镇开幕 用谷歌推特脸书YouTube仍需翻墙
  • 萨德反导系统争端五年后 韩中重启国防战略对话
  • 陈同佳赴台投案或吃闭门羹 马英九表示应该让他来台受审
  • 美军撤离叙利亚转而进入伊拉克继续应对IS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