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王澄:(创作中)大型音乐故事《刘晓波》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28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我爱你,刘霞
    第一部分
    
    诗朗诵
    
    刘晓波的诗(1997年11月):我是你的终身囚徒—给霞妹
    
    亲爱的,我是你的终身囚徒
    宁愿永远活在你的黑暗中
    靠你血液中的残渣生存
    靠你分泌出的雌激素思想
    
    每天听你心跳的节拍
    象看一滴滴雪水从山涧落下
    纵使我是一块千年顽石
    你也能不舍昼夜
    一滴滴,把我滴穿
    
    我进入了你
    就只能在黑暗中摸索
    用你喝下的酒
    写着寻找你的诗行
    我的乞求是聋子对声音的乞求
    让爱之舞与你的身体一起沉醉
    
    我时刻能感觉到
    你抽烟时肺的开合
    一起一落的节奏令我惊奇
    你吐出的是我身上的毒素
    我吸进的是滋养灵魂的新鲜空气
    
    亲爱的,我是你的终身囚徒
    象不愿出生的婴儿
    依恋温暖的子宫
    呼吸是通过你的呼吸
    宁静是通过你的宁静
    
    噢!婴儿般的囚徒
    在你的生命深处
    无论酒精还是尼古丁
    我全不怕因你的寂寞而中毒
    太需要你的毒素,我太需要
    
    也许,做你的囚徒
    会永远不见天日
    但我相信
    黑暗是我的宿命
    只要在你的身体里
    一切都好
    
    外面的世界很光亮很绚烂
    光亮得让我恐惧
    绚烂得使我厌倦
    我的目光只衷情于
    你的黑暗--
    单纯而不可分割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26010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自由之死 (图)
·刘晓波 身可亡 精神不可灭
·章小舟:宽衣“圣君”和河蟹大帝是谋害刘晓波先生之罪魁
·刘晓波与“刘晓波们”:付振川时政调侃系列之二十
·刘晓波2010年荣获诺贝尔和平奖的推荐信 (图)
·王澄:(创作中)大型音乐故事《刘晓波》第二章
·胡平:写于刘晓波六十华诞——《刘晓波文集》(第一卷)《黑暗中的呐喊》序言
·雷鸣声:刘晓波狱中度过六十岁生日谁之耻? (图)
·曾仁全:写在刘晓波六十岁生日 (图)
·诺奖在中国走红和备受尊崇是为刘晓波开路/王宁 (图)
·杨建利:昂山素季应为刘晓波仗义执言
·魏京生:94年曾和刘晓波在毕福剑家吃饭
·郭宝胜:刘晓波的空椅子和高俊明牧师的空椅子
·刘晓波入狱后的刘霞生日聚会/廖亦武 (图)
·陈树庆:2014年度刘晓波写作勇气获奖感言
·楚江风:肆意违法剥夺刘晓波的通信权谈何“依法治国”
·巴克:希望高智晟能摆脱控制 为刘晓波祈祷
·查建国:“刘晓波路”是大人小动作(与环球时报争鸣之114)
·肖国珍:支持把中国驻美使馆前一段路改名刘晓波路 (图)
·刘晓波之后,王功权会怎样 /盖戈
·悲惨刘晓波 仅他有两个“唯一” (图)
·沈阳维权人士看望刘晓波,医院方:查无此人 (图)
·刘晓波生命垂危 中共罪责难逃 民运将有大变局
·刘霞:刘晓波不能手术 不能放疗 不能化疗 (图)
·网传刘霞哭诉刘晓波“不能手术”踢爆会诊谎言 (图)
·唯色:狱方6月看刘晓波不行了才送院就医 (图)
·海外八方声援刘晓波 (图)
·中国要为刘晓波状况承担负责
·紧急呼吁:还刘晓波彻底自由
·“对刘晓波的慢性谋杀” (图)
·CECC呼吁争取让刘晓波携妻赴美治病 (图)
·国际人权组织:北京要为刘晓波状况承担负责 (图)
·刘晓波肝癌吾尔开希、王丹抨击中监狱致刘晓波受煎熬
·北京称八名知名肿瘤专家救治刘晓波 (图)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罹晚期肝癌 对外隐瞒近2个月 (图)
·刘晓波肝癌晚期医院救治刘霞陪侧 官方缄默 (图)
·刘晓波保外就医 中国外交部:不了解 (图)
·挪威首相访华前夕刘晓波获释? 官方说不知
·肝癌末期 刘晓波获保外就医
·刘晓波或肝癌晚期 传办保外就医 官方匿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