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共产党与狗粮党、美分党(新)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10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五毛与狗粮的区别以及来龙去脉》说:
    
    五毛与汉奸,我最清楚了。各位看客想要知道的话,细细听我介绍与你。
    
    网络上,有两派人士为各自的利益而争吵不休。一派为五毛,另一派,就是狗粮。五毛和狗粮,是一对天生的冤家对头。可以说,他们其实就是不死不休。狗粮的产生,可以追述至宋代。而五毛的产生,追述其历史,不超过20年。可以说五毛是狗粮的克星专门为了克制狗粮而应运而生的。
    
    下面我就向各位看客介绍五毛狗粮的产生。
    
    按照其产生的顺序按步骤来解释。首先,我来说说狗粮的起源。
    
    中国历史悠久。狗粮也存在悠久。不过以前狗粮不叫狗粮。叫汉奸,走狗,卖国贼。自中国历史宋朝以来,每逢盛世和末朝,就就有汉奸,走狗,卖国贼的出现。宋代有秦桧蔡京。明代有吴三桂。清末民初,就有大量的走狗,汉奸,和卖国贼等涌现出来。著名的有汪精卫,周佛海,周作人等等。但这时候还没有狗粮的称号,我们还是称其为走狗汉奸卖国贼称之。而狗粮,这称号,是在网络普及的时候出现的。当时因为美台反共反华的需要,成立了不少反华反共的组织。所有为该组织服务美台政府的,我们中国人都称其为狗。意为他们像狗一样听话。偶尔向主人撒娇。如艾未未这样但不包括艾未未。至于后面再加一个“粮”字,是因为他们这群狗自己没能力养活自己,专门靠反华国家政府资助而活的。我们形象的将比做给狗粮。因为形象,所以就用狗粮来称呼出卖国家民主利益的
    
    狗粮了。这就是狗粮的起源。
    
    现在来说说狗粮的克星五毛。五毛,中国货币中的五角钱。本无其他含义。因为有反华狗粮组织的存在,中国自不会缺少一帮爱国护家的人。平时。这群人都是自发自为的反击狗粮党的。由于这群人士是自发反击狗粮的,所以就显得群龙无首各自为战。就像一盘散沙,毫无凝聚力。于是中国部分地方政府出面组织。形成更具反击能力的组织,狗粮怕了,就开始污蔑这个组织。由于是政府出面,自然就会付与报酬,五角钱一条评论。所以狗粮党就以此为理由把狗粮打扮成正义的,受害的弱者群体来,污蔑它们的克星对手是为五角钱出卖良心的人了。这就是五毛称呼的来源。
    
    我不是五毛。所以可以理直气壮的说这些东西。但网络上的狗粮却污蔑我是五毛。所以,我自嘲的自称为自干五。也就是自备干粮做五毛。我可以说我是自备干粮的五毛,狗粮党绝不及其组织会说他们是自备干粮做狗粮的。因为这也太没品位了。所以,绝对的,他们也不好意思说他们是狗粮的。
    
    狗粮自称是为民主而努力。却不会算一本经济账。像台湾民主,有个屁用呢?仰人鼻息。像美国的一条狗。让美国人政府压着,不能自己发展武器,买美国政府的武器还得接受美国军队替换下来的装备。还好意思称我们是民主社会。这样的民主社会有屁用啊?仰人鼻息的民主有屁用呢?不过就狗粮的智商,他们是不会知道的。狗粮党叫嚣着推翻土共,却不会土共被他们推翻后,谁来为我们抵抗美国日本还有美国的对头俄罗斯。狗粮这么喜欢听美国政府的政治宣传,美国政府就真的是好心救你们的吗?别妄想了狗粮党们。美国政府只是在利用你们而已。不然就不会还有白人觉得是白人至上的种族歧视了。
    
    还好,中国还有大量的,自干的五毛,都在给我们充当指路的明灯!指引我们前进的道路。
    
    《网络特工》说:
    
    本条目介绍的是受政府或有政治背景的组织雇佣,以监视刺探网络情报,或对敌对国或敌对组织进行舆论颠覆的人。关于受商业公司雇用在网上利用各种手段为其宣传者,请见“网络打手”。关于中国大陆受雇发表倾向于政府言论的网络评论员,请见“网络评论员”。关于更一般的称呼,请见“网络水军”。
    
    网络特工,或称网路特务,简称网特,在台湾也被称为网军,指被认为是受特定政府机构或其他(通常为政治性的)组织雇佣,为达成某一目标,通过互联网进行特定活动的人员。这类活动通常包括:运用网络技术手段进行监视,刺探获取或者扰乱对手的情报信息,或者改变对方国的政治舆论走向等。
    
    五毛党、网络评论员
    
    网络评论员(即网评员、五毛党,简称五毛)是中国大陆的一种特定称呼,是指发表有利于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评论的人员。他们通常以普通网民身份,发表拥护中国政府(或相关部门)的内容,围攻批评政府的网络声音,或采取其他网络传播策略,来试图达到影响、引导和制造网络舆论的目的。
    
    “五毛”是网络上对网络评论员的一种常用别称,用以象征性地讽刺网评员每发一帖“能挣五毛钱”。五毛也经常会被称为水军(即网络水军)。
    
    美分党
    
    美分党,简称美分,是一个主要流行于中国大陆的一般有嘲讽意味的网络词汇,指网络上亲美国等西方民主国家,批评中共当局,或有类似价值取向的国内外异见人士、民主派、自由派公知和网民。
    
    将其称为“美分”或“五美分”是为了暗示这些人接受了来自西方国家政府、反华媒体等组织的政治资助,以引导网络舆论走向为目的,进而影响中国政治体制,达到西方欧美国家的一些政治目的。
    
    在一些网络社区也产生了“自干美”的说法。这些网民与经过招募和正规训练的网络特工不同,他们并未直接或间接地接受政治性资助和操控。
    
    在中国大陆的争议和评价
    
    网络论战
    
    自从中共政府在网络上散布网络水军和网络评论员意图引导舆论和价值取向,网民和网络公知渐渐将这类工作人员称呼为“五毛”并展开猛烈批评。也有部分爱国人士、网络愤青、持爱国立场的海外留学生和一些军事爱好者等普通网民在正常发表支持中共当局或肯定中国现状的个人论述后,遭到部分亲西方网民的人身攻击,并被称为“五毛”。同时,这些人士也用“美分”一词形容民主派网民和网络公知作为反击。而这些爱国人士、愤青和海外留学生也较排斥“五毛(党)”之称呼,一般自称“自干五”或“工业党”。
    
    如今,“美分”和“五毛”等称呼经常被两个网络阵营在新闻评论区或论坛版块上用于对对方的蔑称和人身攻击。然而双方大多仅停留在口头上的争论,一般都没有证据表明对方是接受政治资助的网络特工或网络评论员。
    
    网络特工存在与否的争议
    
    在中国大陆的网络上,受政府雇佣的水军(五毛党)的实际存在已经有证据支持。而对于美分党,虽然有证据证明一些国外组织类似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对国内某些组织,如藏青会、世维会的资助,但对于美分党的存在的证据稍显不足。
    
    中共对西方媒体的批评
    
    中国大陆官方媒体认为:境外媒体政治目标分为两个层级。最低目标是离间中国人民跟政府、中共等国家机构和其它政治团体,使中国人民放弃目前稳定的生活,把生活中出现的挫折归咎于中共的腐败、独裁专制集权、威权和极权;最高目标跟前苏联一样,颠覆中国政府,甚至肢解中国。
    
    据中国官方媒体的报道,西方媒体控制中国境外舆论已使得国内真相难以正常渠道在境外传播的地步。
    
    网络特工曝光
    
    2016年6月26日,中国大陆网络上曝光了一张名为《舆情员津贴奖金发放表》的名单,列表上详细地列出了某部分人的收入,人均收入均在8000元以上。经过网友调查,列表中的人员均与反华势力及人士有着密切的联系与接触,同时被曝光人员的社交媒体账号均被发现发表了大量反华反共反政府的言论。
    
    此事公布后,中国大陆网络一片哗然,而左右派争吵多年的网络特工存在与否的问题也尘埃落定。 其后上海警方破获一造谣集团,证实此名单出自其手,纯粹造谣。 期望日后的编辑人员在发布关于某主题的资料前,多参考报章/文献才敲定,以免误导大众。
    
    谢选骏指出:上面两文虽然来自不同营垒,但都不约而同地选择性地遗忘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共产党其实是狗粮党的先行者,或说美分党也是起源于共产党的——据历史学家唐德刚研究,1930年代,共产党中央苏区每月从美国花旗银行获得贰拾万美元的秘密资助,特派一个地下交通员特工提领到手——那是从莫斯林转递过来的。结果这个交通员被捕叛变,数十年后在美国当面向唐德刚披露这段历史的秘辛。1030年代那时的二十万美元,比现在2017年的一千万美元的购买力都要高,因为那时美国的最低小时工资,还不到25美分,可是现在,都快突破10美元了。美元贬值了四十倍。每个月一千多万美元,作用于当时四分五裂、国贫民弱的中国,其能量大概不止现在的一千亿美元。因为那时候中国政府想要借点钱都很困难,而现在的中国,每年仅从美国获得的贸易入超就不止三个千亿美元了。
    
    唐德刚的20万美元说不是空穴来风。1930年代用这么多俄国狗粮与美分来颠覆政府,想必不是什么难事。果然,旋即成立了伪政权“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85125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伦敦客眛于大势的自相矛盾
·伦敦客:谢选骏在写作还是在剽窃—致博讯公开信
·谢选骏:主权和猪权
·谢选骏:华北的污染是杂胡问题的后患之一
·谢选骏:毛泽东不是唐宗只是宋祖
·谢选骏:“孔圣人”的称号是对孔子的强奸
·谢选骏:孙悟空为何在如来手上尿尿
·谢选骏:欧洲难民危机回归地中海一体化
·谢选骏:前苏联阴魂的破灭
·谢选骏:新加坡杂种李光耀为何赞成杀人
·谢选骏: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为何要作伪证
·谢选骏: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再论
·谢选骏: 蔡英文比马英九有种
·谢选骏:瑞士为何没有恐怖袭击
·谢选骏:欧洲正在加速野蛮化过程
·谢选骏:为什么俄罗斯人会喜欢中国
·谢选骏: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
·谢选骏:马德里是一个野蛮社会
·谢选骏:伦敦地狱
·谢选骏: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和中国的关系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