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8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廖亦武更多文章请看廖亦武专栏
     坦克人王维林传奇

    
    1989年6月5日上午,二十多万解放军已大开杀戒,北京城血雨腥风,而他却孤身一人阻挡坦克——这个渺小人类站在宽阔的长安街心与十八辆以上的59式坦克对峙着。领头的坦克试图绕过去,可他左右跳跃拦截;坦克长队终于剎车停顿,他乘机爬上炮塔,与露面的驾驶兵交涉片刻,然后退却——当坦克长队再次前进,他再次阻挡。正僵持不下,三个不明身份的人出场,清除路障一般,将他带走。
    
    被《戒严令》封锁在北京饭店的多名西方记者,通过800米外的远镜头,在楼内偷拍了这一过程。可主角下落不明。“Wang Weilin”一词最早出现在英国的《星期日快报》,这是一份本土小型报,没任何派驻北京的记者,可“坦克人王维林”这一发明创造,却被全世界媒体广泛借用。
    
    十多亿中国人也借用。于是“坦克人王维林”成为全国数百万六四抗暴者的划时代标志。而那个真实的他姓甚名谁?从哪儿来的?到哪儿去了?这与天安门大屠杀死了多少人一样,乃至今无法破解的谜。
    
    多数民众认为他被秘密处决,那三个带走他的人显然是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务,可国家主席江泽民在接受西方媒体采访时,多次断然否认。另一名中共官员也表示:“我们无法找到他。我们从记者那儿取得他的名字,但用计算机检查过后,无论是已逝世者、或遭到监禁者里,都没有办法找到他。”
    
    剩下的只能是猜测,只能是各种浪漫的想象。有人说在台湾遇见偷渡过海的王维林,他已经变成了考古学家,当谈论坦克人那段历史时,如同谈论沉寂的化石;有人说已经找到王维林的父母,但他们不愿透露四处藏匿的儿子的下落。以此为素材的小说、诗歌、摇滚乐、艺术产品甚至广告也源源不断,晚近的一篇小说里,王维林在另一星球率领老百姓起义。难怪2011年阿拉伯之春时,利比亚独裁者穆阿迈尔∙卡扎菲在镇压反对派示威后,还在电视演讲中引证道:“这可不是闹着玩儿······站在坦克前面的所有人,都碾得粉碎。中国的完整和统一,高于天安门广场那些人。”
    
    王维林就这样超越了时空。也许再过千百年,人类历经一次次劫后余生,又兜圈儿回到《山海经》时期。那时候,王维林如同挑战极权帝国的刑天,虽被砍掉头颅,失去了本来面目,却仍然当街屹立,把胸膛当眼睛,把肚脐当嘴巴,张开双臂,永远抗争。所以,晋代隐士陶渊明诗曰:“精卫衔微木,将以填沧海。刑天舞干戚,猛志固常在。”
    
    2017年6月4日于柏林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79113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亦武:子弹鸦片——天安门大屠杀的生与死(之二)
·廖亦武:这个人死了,越过山巅
·廖亦武:行为艺术家余志坚
·廖亦武:天安门大屠杀之后的地下记忆文化
·廖亦武:最后的聚会——追忆一位叛逃七次的诗人
·廖亦武:西方普世价值与中国传统文化
·廖亦武:我的愤怒在一天天减少
·廖亦武:君特∙格拉斯——选自《出逃回忆录》
·廖亦武:活佛在虚构中死去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桥
·廖亦武:赫塔∙米勒——选自《出逃回忆录》
·廖亦武:上帝是红色的-上帝是恐惧的
·当今世界最有权威的政治难民/廖亦武 (图)
·刘晓波入狱后的刘霞生日聚会/廖亦武 (图)
·我知道要出事,只能等待/廖亦武
·劉曉波得諾獎——選自《出逃回憶錄》/廖亦武
·为巴黎《查理周刊》的12名死难同行而作/廖亦武
·廖亦武:将中共的諾獎得主莫言推上博讯《中国人渣榜》 (图)
·廖亦武:巴黎,当侯芷明碰上老木——选自《出逃回忆录》
·巴黎,当侯芷明碰上老木/廖亦武
·廖亦武参加声援法雅德朗诵会 为李必丰刘晓波呼吁 (图)
·旅德异议作家廖亦武被脸书禁言 (图)
·绵阳李必丰被判12年疑与帮助廖亦武出国有关
·流亡作家廖亦武:莫言是御用文人
·廖亦武得德国和平奖又见中共政府恼羞成怒
·廖亦武:中国是满手沾血无人性的帝国
·廖亦武:一個藝術天才的成長簡史
·廖亦武:为小蚂蚁呼号 或能撼动国家命运
·廖亦武:起诉李必丰是政治谎言
·廖亦武:呼籲書 ——為地下詩人李必豐而作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转窄的桥(全文)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桥(中)
·廖亦武:这世界是一座窄窄的桥(上)
·廖亦武:街头勇士李红旗
·廖亦武:街头勇士王岩
·追忆大屠杀、坦克、人/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孙如勋/廖亦武
·廖亦武:流沙河说土改(图)
·土改受害者孙大川、陈秀英/廖亦武
·土改受害者董存英一家(上) 廖亦武(四川)
·廖亦武:大陆建国后的部分民间食人记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