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华北的污染是杂胡问题的后患之一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7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我七岁离开北京,二十四岁返回。返回北京的时候,诧异自己竟能适应这里的气候,可见“出生地主义”有其道理。但同时,在文化上很不适应,觉得北方人十分奇怪。
    
    1、他们办事情不会预约,都要每天一大早争相排队。
    
    2、他们扫地不洒水,垃圾车白天出来。
    
    3、他们换一个钢种锅底子都不懂使用木槌,而使用铁锤敲打的结果,是留下了许多接边的硬性缝隙,然后再用腻子去弥合,结果锅底永远渗水——多么蠢笨却不会改进。
    
    4、他们烧锅炉的时候都用干煤,不知道要加水搅拌,就像使用水泥那样。湿煤不仅经烧,而且干净,煤灰较少。我经常告诉他们,只要在烧煤的时候加一点水,就可以大大减轻北京的污染,但是北方人学不会。
    
    5,有太多理由让我觉得北方人不可理喻,他们不像是汉人的后代,而是杂胡的后代。
    
    杂胡,是汉语词汇,出自《中国史稿》,为胡人的泛称。
    
    郭沫若 《中国史稿》第三编第二章第二节:“晋武帝时有四次大规模的内徙,人数在几十万口以上,被安置在 并 雍 等州。当时还有其他不同族的胡人,被泛称为杂胡, 卢水胡是其中著名的一支。”
    
    参考一下《中国古代民族》(维基百科,2010年8月22日):
    
    上古先秦时代
    
    在周朝,所谓的华夏代表的是夏商周三个氏族,包括与他们接近的一些古氏族,其中又以夏(周)为中心。这些人群分据各地,但可称之为“诸夏”。“诸夏”的具体情况,因为上古记录的模糊,我们现在已经难以深究。
    
    就现存资料来看,“诸夏”之外的人群,古时候称为“夷狄”,古籍中有记载的名称繁多,主要有蛮(苗)、、黎、荆、舒、淮夷、徐戎、嵎(yú)夷、莱夷、和夷、岛夷、百越、巴、蜀、庸、卢、微、髳(máo)、彭、氐(dī)、羌、濮、西戎、骊戎、南蛮、陆浑之戎、伊洛之戎、犬戎、北戎、山戎、鬼方、猃狁(yán yǔn)、赤狄、白狄、义渠、林胡、楼烦等。这些夷狄的服饰、语言、生活习惯可能和中原的华夏有所不同。
    
    但是这些所谓“夷狄”,有很多的统治阶层其实和中原诸夏同宗。比如大戎、骊戎等戎为姬姓,和天子同姓同族;姜戎姜姓,和齐、许、申、吕等同为四岳之后;徐为嬴姓,和江、秦、赵等同族。其被统治阶层则不知是夷狄还是夷狄化的诸夏。
    
    戎狄华夏,不仅在血缘方面实难区别,而且这些人群对共同的先祖和共同的天子(夏、商时代为帝,周为王)都有一定的承认,所以在心理上是有认同的。
    
    很多时候,夷夏的分别是根据血缘之外的文化和行为来做的,如楚人出自颛顼,在商朝末期进入现在的湖北地区(南方),在周前期和周室关系较好,行事也能不逾规矩,因此并不为中原诸夏排斥,到了西周中晚期和春秋早期,因为楚子称王,且对被其征服的国家采取兼并政策(灭国置县),故被中原诸夏目为蛮夷,到了庄王时期,灭国政策被改变,而中原诸夏不仅重新接纳楚国,很多国家甚至承认其为霸主;而秦国的情况也和楚相似,秦在受封之后虽然地处西部,文化落后,但并没有被中原诸夏看作夷狄,而实际上在变法之后,秦国对其他诸侯的兼并侵略政策才使自己被看作是无义的“外族”。因此,先秦的华夏戎狄,并非两种或者数种民族,只是同一族群内在政治、文化上的差异导致的“不认同”。
    
    在春秋战国时期,除了群貊(mò)之外,都和中原的华夏发生了广泛的接触和交流。春秋时北方的晋国与战国时北方的燕赵两国,都征服和兼并了许多夷狄部族,并与之相互通婚。东方的齐鲁两国则完全征服并同化了东夷。西方的秦国,从受封之前就世代致力与和戎狄的斗争,到秦始皇时代已经完全征服了西戎与巴蜀一带的氐羌。楚国则在一直在长江流域进行扩张,不但兼并许多华夏诸侯、更将群蛮与百越的地方都收入版图。吴国是一个夏人(周人,太伯仲雍)统治本地土著的诸侯国。而越国则属于南方百越民族。这两个国家先后加入了诸夏的集团,最后这两个国家的民族与土地都并入了楚国。秦楚两大强国在各自华化了自己以后,一个华化了整个中国的西部,一个华化了南部。
    
    到了战国末期,秦(秦始皇)不仅统一了整个中国的政治版图,更使诸夏归于统一,建立了巨大的华夏民族的统一的大帝国。
    
    这一时期华夏(汉)发展中的第一阶段,华夏人群的内部(当然包括许多所谓的“戎狄”)差异逐渐缩小,以至在秦汉成为政治、经济和心理体统一的民族,建立统一的国家。
    
    秦汉到魏晋南北朝
    
    匈奴的汉化
    
    秦始皇把这个融合了诸多民族而成的大帝国中的各个氏族地方和国家一一改封建为郡县。尽可能的消除原来的部族痕迹,加强中央集权的控制。同时进一步向南北扩张版图,北方将过去群狄活动的大部分地区都收入版图,建立万里长城防御最北的匈奴。南方将版图开拓至南海,并派遣了数十万的氐戎与本朝官吏,携带家属子女去统治和开拓这块新的土地,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早的一次有计划的大规模的移民。从此岭南百越之地就加入了中国,也渗入汉人的血统。之后趁着秦汉动乱的时期,岭南诸国又纷纷趁势独立,汉武帝再次征服这些国家,并将东瓯闽越与南粤的一部分人民内迁到江淮一带,同时将内地的一部分人民迁至岭南,这又是一次有计划的民族融合,这才逐渐稳定了南疆的统治。
    
    秦始皇和汉高祖相继统一中国的同时,长城塞外也出现了头曼和冒顿两个单于统一了匈奴诸部。在亚洲大陆的东方形成了汉族与匈奴南北对抗的局面。并且进行了长期的战争,战争的结果是大部分的匈奴人被汉族征服。汉武帝收降了匈奴约四万多人,都迁至内地河套地区, 设置五个属国,这就是大批的匈奴内迁的开始。这些匈奴人与当地汉人杂居,有人做了汉朝的官吏,已经与汉人完全同化。 此后,又有陆续的匈奴内迁,在匈奴的王族中甚至也有了汉人的血统。匈奴的后裔也往往以汉之子甥自居,所以在山西的五部匈奴都取了刘姓,称为刘氏五部。
    
    胡汉的融合
    
    匈奴衰落的时期,东北方兴起两个新的民族乌桓和鲜卑,他们都属于东胡系统。原本居住在满蒙之间的山区,以各自居住的山域得名。东汉初年,这两族都曾与中国发生战争,一部分乌桓降于中国,入迁到上谷渔阳右北平一带,另一部分乌桓就并入了鲜卑,从此鲜卑独自兴盛。之后鲜卑完全占领了匈奴人活动的地区,匈奴散成三部,一部分北匈奴远走西伯利亚、一部分归附了鲜卑、最后一部分就是归附了中国南匈奴。后期鲜卑发生内乱,部族离散,国家瓦解,残部散布于东自辽东,西至河西,沿着中国的北方边境,建立了许多的小国,情况十分的复杂。
    
    所谓的“胡人”,是指鲜卑,氐,羌,匈奴以及匈奴的支部羯人。除了匈奴和鲜卑,在中国西方属于氐羌系统的种族,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先秦的氐羌族,包括了四川的的巴蜀庸与西戎,他们早已经在春秋战国时代就随秦国与汉人完全同化了。另一类则是秦汉以后的氐羌,指的是最西方的还没有被汉族同化的氐羌人。散布在今天的四川,陕西,甘肃的西部与青海,西藏一带。氐虽然与羌是两个种族,但同在西方,经常联合行动,所以合称为氐羌,混合在一起难以分辨。这些归附中国的边疆民族,在西晋的初期都环居在中国的北方,并与边疆的汉人杂居,一方面保留本民族的部族组织,一方面学习中国的语言,政治和文化。西晋时期,胡人入侵中原,占领了中原的大部分土地,建立了大大小小几十个国家,长期与汉人的融合,使胡人渐渐完全变成了新汉人。 胡人中势力最大的鲜卑,也是汉化最彻底的,久而久之,他们也忘记了自己是鲜卑人。而中原的汉人也相应的受到了鲜卑人语言文字和文化习俗的影响。隋朝的统一,代表了鲜卑和汉人的最终结合。
    
    胡人入侵中原之初,居住在黄河流域的汉人为了逃避胡人的杀戮,全家整族向江南逃难,造成一次民族的大迁徙,史称“衣冠南渡”。这批人分为三股,一部分到了长江中游的洞庭湖一带,最远达两广地区。一部分到鄱阳湖和芜湖一带。最后一部分定居太湖一带,远者到达江浙福建,这批远达闽粤的汉人,就成为后来的“客家人”。
    
    随着几次的民族迁徙,中原地区的各个民族都广泛的产生接触和融合,汉人和南人结合,汉人和胡人结合,胡人和南人结合······这场大乱,加速了全国民族的大融合。直到隋朝的统一全国,东西南北的胡汉文化统一成了一个整体。
    
    隋唐五代
    
    隋朝统一中国后不久就灭亡了,唐朝继承了隋朝的基业,建立了自两汉后的又一个统一的大帝国。从此,代表了中华民族的汉人,又被称为唐人。唐朝帝国的建立,无论在文化和血统上,都代表了一个大融合后的新生民族。唐朝的统治者李氏,就是鲜卑与汉人血统混合的后人。
    
    突厥、吐蕃及其支部
    
    十六国和北魏时期,在长城以北地区占据优势地位的是鲜卑的一支——柔然,公元552年,柔然为其附属部落突厥击溃,远走欧洲,据研究,6世纪末期入侵欧洲基督教世界的阿瓦尔人,很可能就是柔然的后裔。突厥崛起之后,统治了以阿尔泰山为中心的中、北亚草原地带,突厥这一族名,于是成为了阿尔泰语系诸民族的统称,如同汉族一样,突厥也包含了许多的种族和附庸的部落,如薛延陀,回纥(hé),仆骨,思结,浑等,统称为突厥诸部。隋朝末年,突厥大致以阿尔泰山为界,分为东西两部。东部汗庭在蒙古高原。西部汗庭位于伊犁河流域一带,势力深入现今的阿富汗和伊朗东部。唐太宗时,唐朝与东突厥发生激烈战争,其将领李靖击溃突厥军队,俘获颉利可汗,灭东突厥。唐太宗将降附的突厥人安置在北方沿长城一带,东起今山西朔县,西到今宁夏灵武,设置了许多都督府与羁靡州以统治之。这些突厥的部落和他们的附庸民族尊唐太宗为天可汗。682年,这批突厥叛变,建立后突厥汗国,744年,被回纥再次灭亡,余部一部并入回纥,一部并入契丹,另一部内迁至唐朝内地。
    
    西突厥在统叶护可汗在位时极盛,横跨葱岭,统治整个亚洲的中部,并与唐朝争夺天山南北西域诸国的控制权。唐朝从唐太宗到武则天时,多次兴兵远征西突厥,659年,唐将苏定方击溃敌军,擒西突厥可汗阿史那贺鲁,西突厥崩溃,一部分西突厥留在西域,成为今天的中亚诸族的先民。一部分迁居西亚,日后几经变迁,成为今天的土耳其人。因此欧洲常将中亚地区称为土耳其斯坦,称中国的新疆地区为东土耳其斯坦。
    
    唐朝多年与突厥交战,并且收服了许多突厥的部族。这些归附的突厥部族,杂居中国的边境地区,自然而然的与唐朝的边民通婚、同化。许多突厥的降将,如阿史那社尔,阿史那承庆,执失思力,契苾何力等。这些人都做了唐朝的高官,他们的子孙自然就成了唐人。唐朝的宗教和民族政策对异族很少有歧视,所以在唐朝统治的二三百年中,广泛的吸收了许多的异族与异族的文化,从而扩大了中华民族的内容。
    
    突厥中一个重要的支部就是回纥,回纥在唐太宗时附庸于唐朝。后来渐渐独立出来,唐玄宗时是回纥的全盛时期,灭掉了东突厥,占领了东突厥的领地,东突厥众部一部分归附唐朝,另一部分就并入了回纥。安史之乱时,回纥成为了中国北方的一个大国,声势几乎相当于当年的匈奴和突厥。后来回纥在唐末时在天灾和内乱的打击下衰败,吐蕃攻其西,黠(xiá)戛(jiá)斯攻其北,回纥瓦解四分五裂,一部分投降吐蕃,一部分投降黠戛斯,一部分投降了西北方的西突厥的别部葛罗禄,一部分南下迁居现今的新疆地区。后来散布在西北的回纥人都皈依了伊斯兰教,逐渐演变为今日的维吾尔族。
    西羌民族在隋唐时建立的国家有吐谷浑与吐蕃。吐谷浑建国早在东晋南北朝时期,国中统治阶层为鲜卑人,并非单纯的羌人国家。所控制的就是今天的青海北部地区,隋唐两朝相继出兵吐谷浑,将吐谷浑征服,吐谷浑成为唐朝的西藩。后来吐蕃强大,入侵吐谷浑,吐谷浑被吐蕃击溃,一部分逃往到凉州,散居于今天宁夏甘肃一带,归化了唐朝。另一部分并入了吐蕃。
    
    吐蕃是羌人建立的一个大国,势力范围就是今天的青藏高原地区,在唐朝开始强盛,与唐朝接触频繁,屡和屡战,唐朝为了怀柔吐蕃,唐太宗时将文成公主嫁于赞普松赞干布,唐中宗时将金城公主嫁于尺带珠丹,与吐蕃和亲,使中国的血缘与文化输入了吐蕃。
    
    帮助唐朝剿平庞勋黄巢之乱的沙陀人也是突厥的一个支族。原住在今天新疆巴里坤湖地区,又称沙陀突厥、回纥强盛时期附于回纥,吐蕃强盛时期又附于吐蕃,吐蕃以高压政策管理这部分沙陀,致使后来三万沙陀人在酋长朱邪执宜的率领下逃入中国境内,向唐朝请求庇护。唐宪宗将他们安置在阴山盐州一带,封朱邪执宜为金卫吾将军。后来朱邪执宜又率众部迁到河东,帮助唐朝讨伐藩镇。执宜死后,传子朱邪赤心,帮助唐朝平了庞勋之乱,被赐名李国昌,李国昌之子李克用又助唐朝剿平了黄巢,被封为河东节度使,居太原,河东地方也成了沙陀人的地盘。李克用之子李存勖(xù)领兵南下,灭掉后梁,入主中原,这就是五代十国中的后唐。后唐与石敬瑭建立的后晋,刘知远建立的后汉,刘旻(mín)建立的北汉,这些国家都是沙陀人的国家。这部分沙陀人,入主中国境内建国以后,不久就与汉人完全同化从而消失在无形之中。
    
    南疆蛮夷
    
    散布在东南长江上游地方的蛮夷,自古以来种族繁杂。有金沙江流域的乌蛮和白蛮,也就是后来的摆夷人。他们的部落原属于唐朝的剑南节度使与云南太守管辖。在唐玄宗天宝年间突然叛变,后来建立了一个南昭国。南昭攻陷了安南都护府,占据了今云南全境,与贵州广西和越南的一部分达一百多年。这段时期的南昭之乱,打破了蛮汉的隔离,促进了蛮汉间的融合,又因为南昭之乱,引起了庞勋之变,再引起了流寇之乱,造成继两晋之后又一次民族的大播迁。
    
    原来在唐懿宗咸通初年,在徐泗淮水流域招募了一批戌卒,前往桂州(广西桂林)讨伐南昭。这批戌卒在桂州哗变,劫夺粮库,拥粮料判官庞勋为主,降徐泗回窜。从桂林到湖南到江淮,一直流窜到徐州,攻陷了彭城,江淮一带大乱,史称庞勋之变。后来朝廷将之伐平。不久濮州人王仙芝与曹州人黄巢纠合庞勋的余部,起兵造反。他们由河南进攻淮南,由淮南进入浙江,由浙江转入江西,由江西又攻入福建,再由福建辗转南下,一路攻占了广州,之后退回福建,出湖北,经安徽,过淮河,西北攻洛阳和长安,战火燃遍全国。这次战争引起全国人民的大骚动,往往是甲地的居民逃到乙地,乙地的居民又逃往丙地。这场混乱的局面一直延续到五代十国。五代十国实际上就是唐末藩镇之乱的延长,是军阀之间的割据。在这各霸一方的局面中,一批流民随着王建而迁居于四川,一批流民随马殷迁居到湖南,一批流民迁居于两广从而建立了刘隐的政权,一批流民迁居于福建,建立了王审知的政权。现在许多福建人,祖先就是随王审知入闽。
    
    契丹的崛起
    
    东北方继鲜卑人后兴起并侵入中国边境的东胡人,又奚与契丹。奚人住在今河北省北部,唐太宗时一度内附,唐朝设饶乐都督府,并赐其酋长李姓。奚人人口不多,而契丹则是一个大族,在南北朝的末年,契丹的活动范围很广,北接室韦(东胡系统又一民族),东邻高丽,西南至营州,约今天的辽宁到冀北一带,与奚接壤。唐初有一部分契丹归附了中国,唐太宗于其地置归诚州,并设置了松漠都督府,酋长为刺史都督,也赐了李姓。这部分归附了的契丹人,后来叛服无常,奚人此时也被其吞并,唐朝屡次讨伐。唐玄宗时安禄山因讨伐契丹立功,官至范阳平卢河东节度使。
    
    当时中国东北一带民族的情况很复杂,这些奚人契丹人中,归化中国居入边境的为数也不少。除了奚人契丹人,还有突厥的残部,以及许多匈奴、鲜卑、突厥血统混合的杂种胡人,如安禄山,史思明都是营州杂胡。安史之乱史,安史率领的部众里,就有许多的杂胡和奚、契丹人。从安史之乱到藩镇之乱,东北(今河北、山东地区)饱受杂胡的蹂躏,结果却是加深了民族间的融合。
    
    北方人不是汉人的后代,而是杂胡的后代——华北的污染有解了。
    
    (这个问题是“皇帝的新衣”,绝不能说,但我现在终于公开说出来了。)
    
    在鲁迅的国民性批判中,一部分是从日本人的角度看中国问题的,一部分是从南方人的角度看北方人的问题的,毕竟,使他震惊的日俄战争的影片,那些围观外国人处决中国人的中国人,是东北地区的北方人而不是他自己的家乡浙江人。否则的话,他早就习以为常了,而不会如此震惊。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5074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毛泽东不是唐宗只是宋祖
·谢选骏:“孔圣人”的称号是对孔子的强奸
·谢选骏:孙悟空为何在如来手上尿尿
·谢选骏:欧洲难民危机回归地中海一体化
·谢选骏:前苏联阴魂的破灭
·谢选骏:新加坡杂种李光耀为何赞成杀人
·谢选骏: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为何要作伪证
·谢选骏: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再论
·谢选骏: 蔡英文比马英九有种
·谢选骏:瑞士为何没有恐怖袭击
·谢选骏:欧洲正在加速野蛮化过程
·谢选骏:为什么俄罗斯人会喜欢中国
·谢选骏: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
·谢选骏:马德里是一个野蛮社会
·谢选骏:伦敦地狱
·谢选骏: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和中国的关系
·谢选骏:土地改革运动为何如此残暴
·谢选骏:突破习惯造成的误区
·谢选骏:八九六四的酒是燃烧瓶
·谢选骏:郭文贵是中国的列宁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