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孔圣人”的称号是对孔子的强奸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6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一)
    
    “孔圣人”的说法不知源于何处,但不论源于何处何时,这一说法都是“对孔子的强奸”。
    
    为什么这样说呢?
    
    因为在《论语》《雍也》篇中,孔子明确说过,“圣人”的境界,是连尧舜都达不到的:
    
    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译文】
    
    子贡说:“如有人能让百姓都得到实惠,又能扶贫济困,怎样?可算仁人吗?”孔子说:“岂止是仁人!必定是圣人!尧舜都做不到!所谓仁人,只要能做到自己想成功时先帮别人成功,自己想得到时先帮别人得到,就可以了。推己及人,可算实行仁的方法。”
    
    连尧舜都达不到的“圣”,却被套在孔子的头上,那岂不等于说孔子是一个狂悖忤逆之人,是一个不仁不义、不忠不孝的自大狂了吗?
    
    如此,岂非违背了孔子教化世人的本意,而对孔子进行了违背其本人意志的“强奸”了吗?
    
    孔子的意思很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圣人。
    
    后来的尊称孔子为圣人的帝王或儒家其实背叛了孔子,而使自己沦为拉大旗作虎皮、不择手段追求名利的小人。
    
    至于自己,孔子更是明确说过:
    
    “若圣与仁,则吾岂敢?抑为之不厌,诲人不倦,则可谓云尔已矣。”
    
    【译文】
    孔子说:“如果说到圣与仁,那我怎么敢当!不过(向圣与仁的方向)努力而不感厌烦地做,教诲别人也从不感觉疲倦,则可以这样说的。”
    
    (二)
    
    《论语谢选骏翻升版》
    雍也第六(简化字版)
    
    翻升
    『6·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为奴,不可以为自由人也。」
    论语
    『6·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翻升
    『6·2』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不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吾可从尔后已。」
    论语
    『6·2』仲弓问子桑伯子。子曰:「可也简。」仲弓曰:「居敬而行简,以临其民,不亦不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大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翻升
    『6·3』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死者为大,理想化也。」
    论语
    『6·3』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不贰过。不幸短命死矣,今也则亡,未闻好学者也。」
    
    翻升
    『6·4』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吾不知马太效应矣。」
    论语
    『6·4』子华使于齐,冉子为其母请粟。子曰:「与之釜。」请益。曰:「与之庾。」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急不继富。」
    
    翻升
    『6·5』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吾不知天国亦可存储矣。」
    论语
    『6·5』原思为之宰,与之粟九百,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乎!」
    
    翻升
    『6·6』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
    论语
    『6·6』子谓仲弓,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
    
    翻升
    『6·7』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至于我也,则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也。」
    论语
    『6·7』子曰:「回也,其心三月不违仁,其余则日月至焉而已矣。」
    
    翻升
    『6·8』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盖二三子者,皆从吾受学者也已。」
    论语
    『6·8』季康子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政也与?」曰:「赐也达,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于从政乎何有?」
    
    翻升
    『6·9』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危邦不入,乱邦不居,吾不能也;学而优则不仕,我之所能也。」
    论语
    『6·9』季氏使闵子骞为费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者,则吾必在汶上矣。」
    
    翻升
    『6·10』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有斯疾也!斯人也有斯疾也!」子舆与子桑友,而霖雨十日。子舆曰:「子桑殆病矣!」裹饭而往食之。至子桑之门,则若歌若哭,鼓琴曰:「父邪?母邪?天乎?人乎?」有不任其声而趋举其诗焉。子舆入,曰:「子之歌诗,何故若是?」曰:「吾思夫使我至此极者而弗得也。父母岂欲吾贫哉?天无私覆,地无私载,天地岂私贫我哉?求其为之者而不得也。然而至此极者,命也夫!」
    论语
    『6·10』伯牛有疾,子问之,自牖执其手,曰:「亡之,命矣夫!斯人也有斯疾也!斯人也有斯疾也!」
    
    翻升
    『6·11』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颜回曰:「回益矣。」仲尼曰:「何谓也?」曰:回忘仁义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忘礼乐矣。」曰:「可矣,犹未也。」他日复见,曰:「回益矣。」曰:「何谓也?」曰:「回坐忘矣。」仲尼蹴然曰:「何谓坐忘?」颜回曰:「堕肢体,黜聪明,离形去知,同于大通,此谓坐忘。」仲尼曰:「同则无好也,化则无常也,而果其贤乎!丘也请从而后也。」
    论语
    『6·11』子曰:「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贤哉,回也!」
    
    翻升
    『6·12』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汝不闻,取法乎上,仅得其中;取法乎中,仅得其下;今汝取法乎下,吾知汝道在屎溺矣。」
    论语
    『6·12』冉求曰:「非不说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
    
    翻升
    『6·13』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小人儒学而优则仕,君子儒学而优则不仕也!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论语
    『6·13』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翻升
    『6·14』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尔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不走后门,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然入室可以得人,亦中庸之道也。」
    论语
    『6·14』子游为武城宰。子曰:「女得人焉尔乎?」曰:「有澹台灭明者,行不由径,非公事,未尝至于偃之室也。」
    
    翻升
    『6·15』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此亦巧言令色,非直也。」
    论语
    『6·15』子曰:「孟之反不伐,奔而殿,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翻升
    『6·16』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然行不由径、入室得人,可以补救已。」
    论语
    『6·16』子曰:「不有祝鮀之佞,而有宋朝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翻升
    『6·17』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
    论语
    『6·17』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
    
    翻升
    『6·18』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野蛮其体魄,文明其心志,然后小人得志。」
    论语
    『6·18』子曰:「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翻升
    『6·19』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人之生也柔弱,其死也坚强。万物草木之生也柔脆,其死也枯槁。故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是以兵强则不胜,木强则兵。强大处下,柔弱处上。」
    论语
    『6·19』子曰:「人之生也直,罔之生也幸而免。」
    
    翻升
    『6·20』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乐之者,上瘾症也,内吗啡之充盈也已。」
    论语
    『6·20』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翻升
    『6·21』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曲士不可以语于道者,束于教也。」
    论语
    『6·21』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翻升
    『6·22』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圣人神道设教而天下服役。」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其非唯我乎。」
    论语
    『6·22』樊迟问知。子曰:「务民之义,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翻升
    『6·23』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山水动静,可以长寿矣。」
    论语
    『6·23』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翻升
    『6·24』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周公既没,道不在我乎。」
    论语
    『6·24』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翻升
    『6·25』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逝者如斯夫。」
    论语
    『6·25』子曰:「觚不觚,觚哉!觚哉!」
    
    翻升
    『6·26』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里有仁人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去井边看看,不可下去井里也;君子可欺也,不可罔也,不可背十字架追随真理也。」
    论语
    『6·26』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翻升
    『6·27』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灵性之死灰矣夫,文明之化石矣夫。」
    论语
    『6·27』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之以礼,亦可以弗畔矣夫!」
    
    翻升
    『6·28』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
    论语
    『6·28』子见南子,子路不说。夫子矢之曰:「予所否者,天厌之!天厌之!」
    
    翻升
    『6·29』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中庸之为不德也,其至矣乎!百姓日用而不知矣。」
    论语
    『6·29』子曰:「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翻升
    『6·30』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尧舜非圣人也,圣人者非我其谁乎。」
    论语
    『6·30』子贡曰:「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
    
    论语雍也篇·注释和译文
    
    【本篇引语】
    本篇共包括30章。其中著名文句有:“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敬鬼神而远之”;“己欲立而立人,已欲达而达人。”本篇里有数章谈到颜回,孔子对他的评价甚高。此外,本篇还涉及到“中庸之道”、“恕”的学说、“文质”思想,同时,还包括如何培养“仁德”的一些主张。
    【原文】
    6·1子曰:“雍也可使南面。”
    【译文】
    孔子说:“冉雍这个人,可以让他去做官。”
    【评析】
    古代以面向南为尊位,天子、诸侯和官员听政都是面向南面而坐。所以这里孔子是说可以让冉雍去从政做官治理国家。在《先进》篇里,孔子将冉雍列在他的第一等学科“德行”之内,认为他已经具备为官的基本条件。这是孔子实行他的“学而优则仕”这一教育方针的典型事例。
    【原文】
    6·2仲弓问子桑伯子(1)。子曰:“可也,简(2)。”仲弓曰:“居敬(3)而行简(4),以临(5)其民,不亦可乎?居简而行简,无乃(6)大(7)简乎?”子曰:“雍之言然。”
    【注释】
    (1)桑伯子:人名,此人生平不可考。
    (2)简:简要,不烦琐。
    (3)居敬:为人严肃认真,依礼严格要求自己。
    (4)行简:指推行政事简而不繁。
    (5)临:面临、面对。此处有“治理”的意思。
    (6)无乃:岂不是。
    (7)大:同“太”。
    【译文】
    仲弓问孔子:子桑伯子这个人怎么样。孔子说:“此人还可以,办事简要而不烦琐。”仲弓说:“居心恭敬严肃而行事简要,像这样来治理百姓,不是也可以吗?(但是)自己马马虎虎,又以简要的方法办事,这岂不是太简单了吗?”孔子说:“冉雍,这话你说得对。”
    【评析】
    孔子方张办事简明扼要,不烦琐,不拖拉,果断利落。不过,任何事情都不可太过分。如果在办事时,一味追求简要,却马马虎虎,就有些不够妥当了。所以,孔子听完仲弓的话以后,认为仲弓说得很有道理。
    【原文】
    6·3哀公问:“弟子孰为好学?”孔子对曰:“有颜回者好学,不迁怒(1),不贰过(2),不幸短命死矣(3)。今也则亡(4),未闻好学者也。”
    【注释】
    (1)不迁怒:不把对此人的怒气发泄到彼人身上。
    (2)不贰过:“贰”是重复、一再的意思。这是说不犯同样的错误。
    (3)短命死矣:颜回死时年仅31岁。
    (4)亡:同“无”。
    【译文】
    鲁哀公问孔子:“你的学生中谁是最好学的呢?”孔子回答说:“有一个叫颜回的学生好学,他从不迁怒于别人,也从不重犯同样的过错。不幸短命死了。现在没有那样的人了,没有听说谁是好学的。”
    【评析】
    这里,孔子极为称赞他的得意门生颜回,认为他好学上进,自颜回死后,已经没有如此好学的人了。在孔子对颜回的评价中,他特别谈到不迁怒、不贰过这两点,也从中可以看出孔子教育学生,重在培养他们的道德情操。这其中包含有深刻的哲理。
    【原文】
    6·4子华(1)使于齐,冉子(2)为其母请粟(3)。子曰:“与之釜(4)。”请益。曰:“与之庾(5)。”冉子与之粟五秉。子曰:“赤之适齐也,乘肥马,衣轻裘。吾闻之也:君子周(6)急不济富。”
    【注释】
    (1)子华:姓公西名赤,字子华,孔子的学生,比孔子小42岁。
    (2)冉子:冉有,在《论语》书中被孔子弟子称为“子”的只有四五个人,冉有即其中之一。
    (3)粟:在古文中,粟与米连用时,粟指带壳的谷粒,去壳以后叫做米;粟字单用时,就是指米了。
    (4)釜:音fǔ,古代量名,一釜约等于六斗四升。
    (5)庾:音yǔ,古代量名,一庾等于二斗四升。
    (6)周:周济、救济。
    【译文】
    子华出使齐国,冉求替他的母亲向孔子请求补助一些谷米。孔子说:“给他六斗四升。”冉求请求再增加一些。孔子说:“再给他二斗四升。”冉求却给他八十斛。孔子说:“公西赤到齐国去,乘坐着肥马驾的车子,穿着又暖和又轻便的皮袍。我听说过,君子只是周济急需救济的人,而不是周济富人的人。”
    【评析】
    孔子主张“君子周急不济富”,这是从儒家“仁爱”思想出发的。孔子的“爱人”学说,并不是狭隘的爱自己的家人和朋友,而带有一定的普遍性。但他又认为,周济的只是穷人而不是富人,应当“雪中送炭”,而不是“锦上添花”。这种思想符合于人道主义。
    【原文】
    6·5原思(1)为之宰(2),与之粟九百(3),辞。子曰:“毋,以与尔邻里乡党(4)乎!”
    【注释】
    (1)原思:姓原名宪,字子思,鲁国人。孔子的学生,生于公元前515年。孔子在鲁国任司法官的时候,原思曾做他家的总管。
    (2)宰:家宰,管家。
    (3)九百:没有说明单位是什么。
    (4)邻里乡党:相传古代以五家为邻,25家为里,12500家为乡,500家为党。此处指原思的同乡,或家乡周围的百姓。
    【译文】
    原思给孔子家当总管,孔子给他俸米九百,原思推辞不要。孔子说:“不要推辞。(如果有多的,)给你的乡亲们吧。”
    【评析】
    以“仁爱”之心待人,这是儒家的传统。孔子提倡周济贫困者,是极富同情心的做法。这与上一章的内容可以联系起来思考。
    【原文】
    6·6子谓仲弓,曰:“犁牛(1)为之骍且角(2)。虽欲勿用(3),山川(4)其舍诸(5)?”
    【注释】
    (1)犁牛:即耕牛。古代祭祀用的牛不能以耕农代替,系红毛长角,单独饲养的。
    (2)骍且角:骍:音xīn,红色。祭祀用的牛,毛色为红,角长得端正。
    (3)用:用于祭祀。
    (4)山川:山川之神。此喻上层统治者。
    (5)其舍诸:其,有“怎么会”的意思。舍,舍弃。诸,“之于”二字的合音。
    【译文】
    孔子在评论仲弓的时候说:“耕牛产下的牛犊长着红色的毛,角也长得整齐端正,人们虽想不用它做祭品,但山川之神难道会舍弃它吗?”
    【评析】
    孔子认为,人的出身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在于自己应有高尚的道德和突出的才干。只要具备了这样的条件,就会受到重用。这从另一方面也说明,作为统治者来讲,选拔重用人才,不能只看出身而抛弃贤才,反映了举贤才的思想和反对任人唯亲的主张。
    【原文】
    6·7子曰:“回也其心三月(1)不违仁,其余则日月(2)至焉而已矣。”
    【注释】
    (1)三月:指较长的时间。
    (2)日月:指较短的时间。
    【译文】
    孔子说:“颜回这个人,他的心可以在长时间内不离开仁德,其余的学生则只能在短时间内做到仁而已。”
    【评析】
    颜回是孔子的得意门生,他对孔子以“仁”为核心的思想有深入的理解,而且将“仁”贯穿于自己的行动与言论当中。所以,孔子赞扬他“三月不违仁”,而别的学生“则日月至焉而已。”
    【原文】
    6·8季康子(1)问:“仲由可使从政也与?”子曰:“由也果(2),于从政乎何有?”曰:“赐也可使从政也与?”曰:“财也达(3),于从政乎何有?”曰:“求也可使从政也与?”曰:“求也艺(4),于从政乎何有?”
    【注释】
    (1)季康子:他在公元前492年继其父为鲁国正卿,此时孔子正在各地游说。8年以后,孔子返回鲁国,冉求正在帮助季康子推行革新措施。孔子于是对此三人做出了评价。
    (2)果:果断、决断。
    (3)达:通达、顺畅。
    (4)艺:有才能技艺。
    【译文】
    季康子问孔子:“仲由这个人,可以让他管理国家政事吗?”孔子说:“仲由做事果断,对于管理国家政事有什么困难呢?”季康子又问:“端木赐这个人,可以让他管理国家政事吗?”孔子说:“端木赐通达事理,对于管理政事有什么困难呢?“又问:“冉求这个人,可以让他管理国家政事吗?”孔子说:“冉求有才能,对于管理国家政事有什么困难呢?”
    【评析】
    端木赐、仲由和冉求都是孔子的学生,他们在从事国务活动和行政事务方面,都各有其特长。孔子所培养的人才,就是要能够辅佐君主或大臣从事政治活动。在本章里,孔子对他的三个学生都给予较高评价,认为他们已经具备了担任重要职务的能力。
    【原文】
    6·9季氏使闵子骞(1)为费(2)宰,闵子骞曰:“善为我辞焉!如有复我(3)者,则吾必在汶上(4)矣。”
    【注释】
    (1)闵子骞:姓闵名损,字子骞,鲁国人,孔子的学生,比孔子小15岁。
    (2)费:音mì,季氏的封邑,在今山东费县西北一带。
    (3)复我:再来召我。
    (4)汶上:汶,音wèn,水名,即今山东大汶河,当时流经齐、鲁两国之间。在汶上,是说要离开鲁国到齐国去。
    【译文】
    季氏派人请闵子骞去做费邑的长官,闵子骞(对来请他的人)说:“请你好好替我推辞吧!如果再来召我,那我一定跑到汶水那边去了。”
    【评析】
    宋代人儒朱熹对闵子骞的这一做法极表赞赏,他说:处乱世,遇恶人当政,“刚则必取祸,柔则必取辱,”即硬碰或者屈从都要受害,又刚又柔,刚柔相济,才能应付自如,保存实力。这种态度才能处乱世而不惊,遇恶人而不辱,是极富智慧的处世哲学。
    【原文】
    6·10伯牛(1)有疾,子问之,自牖(2)执其手,曰:“亡之(3),命矣夫(4),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
    【注释】
    (1)伯牛:姓冉名耕,字伯牛,鲁国人,孔子的学生。孔子认为他的“德行”较好。
    (2)牖:音yǒu,窗户。
    (3)亡夫:一作丧夫解,一作死亡解。
    (4)夫:音fú,语气词,相当于“吧”。
    【译文】
    伯牛病了,孔子前去探望他,从窗户外面握着他的手说:“丧失了这个人,这是命里注定的吧!这样的人竟会得这样的病啊,这样的人竟会得这样的病啊!”
    【原文】
    6·11子曰:“贤哉回也,一箪(1)食,一瓢饮,在陋巷(2),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3)。贤哉回也。”
    【注释】
    (1)箪:音dān,古代盛饭用的竹器。
    (2)巷:此处指颜回的住处。
    (3)乐:乐于学。
    【译文】
    孔子说:“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一箪饭,一瓢水,住在简陋的小屋里,别人都忍受不了这种穷困清苦,颜回却没有改变他好学的乐趣。颜回的品质是多么高尚啊!”
    【评析】
    本章中,孔子又一次称赞颜回,对他作了高度评价。这里讲颜回“不改其乐”,这也就是贫贱不能移的精神,这里包含了一个具有普遍意义的道理,即人总是要有一点精神的,为了自己的理想,就要不断追求,即使生活清苦困顿也自得其乐。
    【原文】
    6·12冉求曰:“非不说(1)子之道,力不足也。”子曰:“力不足者,中道而废。今女画(2)。”
    【注释】
    (1)说:音yuè,同悦。
    (2)画:划定界限,停止前进。
    【译文】
    冉求说:“我不是不喜欢老师您所讲的道,而是我的能力不够呀。”孔子说:“能力不够是到半路才停下来,现在你是自己给自己划了界限不想前进。”
    【评析】
    从本章里孔子与冉求师生二人的对话来看,冉求对于学习孔子所讲授的理论产生了畏难情绪,认为自己的能力不够,在学习过程中感到非常吃力。但孔子认为,冉求并非能力的问题,而是他思想上的畏难情绪做怪,所以对他提出批评。
    【原文】
    6·13子谓子夏曰:“女为君子儒,无为小人儒。”
    【译文】
    孔子对子夏说:“你要做君子儒,不要做小人儒。”
    【评析】
    在本章中,孔子提出了“君子儒”和“小人儒”的区别,要求子夏做君子儒,不要做小人儒。“君子儒”是指地位高贵、通晓礼法,具有理想人格的人;“小人儒”则指地位低贱,不通礼仪,品格平庸的人。
    【原文】
    6·14子游为武城(1)宰。子曰:“女得人焉尔(2)乎?”曰:“有澹台灭明(3)者,行不由径(4),非公事,未尝至于偃(5)之室也。”
    【注释】
    (1)武城:鲁国的小城邑,在今山东费县境内。
    (2)焉尔乎:此三个字都是语助词。
    (3)澹台灭明:姓澹台名灭明,字子羽,武城人,孔子弟子。
    (4)径:小路,引申为邪路。
    (5)偃:言偃,即子游,这是他自称其名。
    【译文】
    子游做了武城的长官。孔子说:“你在那里是到了人才没有?”。子游回答说:“有一个叫澹台灭明的人,从来不走邪路,没有公事从不到我屋子里来。”
    【评析】
    孔子极为重视发现人才、使用人才。他问子游的这段话,反映出他对举贤才的重视。当时社会处于大动荡、大变革时期,各诸侯国都重视接纳人才,尤其是能够帮助他们治国安邦的有用之才,这是出于政治和国务活动的需要。
    【原文】
    6·15子曰:“孟之反(1)不伐(2),奔(3)而殿(4),将入门,策其马,曰:非敢后也,马不进也。”
    【注释】
    (1)孟之反:名侧,鲁国大夫。
    (2)伐:夸耀。
    (3)奔:败走。
    (4)殿:殿后,在全军最后作掩护。
    【译文】
    孔子说:“孟之反不喜欢夸耀自己。败退的时候,他留在最后掩护全军。快进城门的时候,他鞭打着自己的马说,‘不是我敢于殿后,是马跑得不快。’”
    【评析】
    公元前484年,鲁国与齐国打仗。鲁国右翼军败退的时候,孟之反在最后掩护败退的鲁军。对此,孔子给予了高度评价,宣扬他提出的“功不独居,过不推诿”的学说,认为这是人的美德之一。
    【原文】
    6·16子曰:“不有祝鮀(1)之佞,而(2)有宋朝(3)之美,难乎免于今之世矣。”
    【注释】
    (1)祝鮀:鮀,音tuó。字子鱼,卫国大夫,有口才,以能言善辩受到卫灵公重用。
    (2)而:这里是“与”的意思。
    (3)宋朝:宋国的公子朝,《左传》中曾记载他因美丽而惹起乱的事情。
    【译文】
    孔子说:“如果没有祝鮀那样的口才,也没有宋朝的美貌,那在今天的社会上处世立足就比较艰难了。”
    【原文】
    6·17子曰:“谁能出不由户,何莫由斯道也?”
    【译文】
    孔子说:“谁能不经过屋门而走出去呢?为什么没有人走(我所指出的)这条道路呢?”
    【评析】
    孔子这里所说的,其实仅是一个比喻。他所宣扬的“德治”、“礼制”,在当时有许多人不予重视,他内心感到很不理解。所以,他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原文】
    6·18子曰:“质(1)胜文(2)则野(3),文胜质则史(4)。文质彬彬(5),然后君子。”
    【注释】
    (1)质:朴实、自然,无修饰的。
    (2)文:文采,经过修饰的。
    (3)野:此处指粗鲁、鄙野,缺乏文彩。
    (4)史:言词华丽,这里有虚伪、浮夸的意思。
    (5)彬彬:指文与质的配合很恰当。
    【译文】
    孔子说:“质朴多于文采,就像个乡下人,流于粗俗:文采多于质朴,就流于虚伪、浮夸。只有质朴和文采配合恰当,才是个君子。”
    【评析】
    这段话言简意赅,确切地说明了文与质的正确关系和君子的人格模式,高度概括了孔子的文质思想。文与质是对立的统一,互相依存,不可分离。质朴与文采是同样重要的。孔子的文质思想经过两千多年的实践,不断得到丰富和发展,极大地影响了们的思想和行为,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原文】
    6·19子曰:“人之生也直,罔(1)之生也幸而免。”
    【注释】
    (1)罔:诬罔不直的人。
    【译文】
    孔子说:“一个人的生存是由于正直,而不正直的人也能生存,那只他侥幸地避免了灾祸。”
    【评析】
    “直”,是儒家的道德规范。直即直心肠,意思是耿直、坦率、正直、正派,同虚伪、奸诈是对立的。直人没有那么多坏心眼。直,符合仁的品德。与此相对,在社会生活中也有一些不正直的人,他们也能生存,甚至活得更好,这只是他们侥幸地避免了灾祸,并不说明他们的不正直有什么值得效法的。
    【原文】
    6·20子曰:“知之者不如好之者,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译文】
    孔子说:“懂得它的人,不如爱好它的人;爱好它的人,又不如以它为乐的人。”
    【评析】
    孔子在这里没有具体指懂得什么,看来是泛指,包括学问、技艺等。有句话说:兴趣是最好的导师,大概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原文】
    6·21子曰:“中人以上,可以语上也;中人以下,不可以语上也。”
    【译文】
    孔子说:“具有中等以上才智的人,可以给他讲授高深的学问,在中等水平以下的人,不可以给他讲高深的学问。”
    【评析】
    孔子向来认为,人的智力从出生就有聪明和愚笨的差别,即上智、下愚与中人。既然人有这么多的差距,那么,孔子在教学过程中,就提出“因才施教”的原则,这是他教育思想的一个重要内容,即根据学生智力水平的高低来决定教学内容和教学方式,这对我国教育学的形成和发展作出积极贡献。
    【原文】
    6·22樊迟问知(1),子曰:“务(2)民之义(3),敬鬼神而远之,可谓知矣。”问仁,曰:“仁者先难而后获,可谓仁矣。”
    【注释】
    (1)知:音zhì,同“智”。
    (2)务:从事、致力于。
    (3)义:专用力于人道之所宜。
    【译文】
    樊迟问孔子怎样才算是智,孔子说:“专心致力于(提倡)老百姓应该遵从的道德,尊敬鬼神但要远离它,就可以说是智了。”樊迟又问怎样才是仁,孔子说:“仁人对难做的事,做在人前面,有收获的结果,他得在人后,这可以说是仁了。”
    【评析】
    本章提出了“智、“仁”等重大问题。面对现实,以回答现实的社会问题、人生问题为中心,这是孔子思想的一个突出特点。他还提出了“敬鬼神而远之”的主张,否定了宗法传统的神权观念,他不迷信鬼神,自然也不主张以卜筮向鬼神问吉凶。所以,孔子是力求以实事求是的态度否定鬼神作用的。
    【原文】
    6·23子曰:“知者乐水,仁者乐山(1);知者动,仁者静;知者乐,仁者寿。”
    【注释】
    (1)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知”,音zhì,同“智”;乐,古音yào,喜爱的意思。
    【译文】
    孔子说:“聪明人喜爱水,有仁德者喜爱山;聪明人活动,仁德者沉静。聪明人快乐,有仁德者长寿。”
    【评析】
    孔子这里所说的“智者”和“仁者”不是一般人,而是那些有修养的“君子”。他希望人们都能做到“智”和“仁”,只要具备了这些品德,就能适应当时社会的要求。
    【原文】
    6·24子曰:“齐一变,至于鲁;鲁一变,至于道。”
    【译文】
    孔子说:“齐国一改变,可以达到鲁国这个样子,鲁国一改变,就可以达到先王之道了。”
    【评析】
    本章里,孔子提出了“道”的范畴。此处所讲的“道”是治国安邦的最高原则。在春秋时期,齐国的封建经济发展较早,而且实行了一些改革,成为当时最富强的诸侯国家。与齐国相比,鲁国封建经济的发展比较缓慢,但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保存得比较完备,所以孔子说,齐国改变就达到了鲁国的样子,而鲁国再一改变,就达到了先王之道。这反映了孔子对周礼的无限眷恋之情。
    【原文】
    6·25子曰:“觚(1)不觚,觚哉!觚哉!”
    【注释】
    (1)觚:音gū,古代盛酒的器具,上圆下方,有棱,容量约有二升。后来觚被改变了,所以孔子认为觚不像觚。
    【译文】
    孔子说:“觚不像个觚了,这也算是觚吗?这也算是觚吗?”
    【评析】
    孔子的思想中,周礼是根本不可更动的,从井田到刑罚;从音乐到酒具,周礼规定的一切都是尽善尽美的,甚至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在这里,孔子概叹当今事物名不符实,主张“正名”。尤其是孔子所讲,现今社会“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的这种状况,是不能让人容忍的。
    【原文】
    6·26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1)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2)也,不可陷(3)也;可欺也,不可罔也。”
    【注释】
    (1)仁:这里指有仁德的人。
    (2)逝:往。这里指到井边去看并设法救之。
    (3)陷:陷入。
    【译文】
    宰我问道:“对于有仁德的人,别人告诉他井里掉下去一位仁人啦,他会跟着下去吗?”孔子说:“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君子可以到井边去救,却不可以陷入井中;君子可能被欺骗,但不可能被迷惑。”
    【评析】
    宰我所问的这个问题的确是比较尖锐的。“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对此,孔子的回答似乎不那么令人信服。他认为下井救人是不必要的,只要到井边寻找救人之法也就可以了。这就为君子不诚心救人找到这样一个借口。这恐怕与他一贯倡导的“见义不为非君子”的观点是截然相反的了。
    【原文】
    6·27子曰:“君子博学于文,约(1)之以礼,亦可以弗畔(2)矣夫(3)。”
    【注释】
    (1)约:一种释为约束;一种释为简要。
    (2)畔:同“叛”。
    (3)矣夫:语气词,表示较强烈的感叹。
    【译文】
    孔子说:“君子广泛地学习古代的文化典籍,又以礼来约束自己,也就可以不离经叛道了。”
    【评析】
    本章清楚地说明了孔子的教育目的。他当然不主张离经叛道,那么怎么做呢?他认为应当广泛学习古代典籍,而且要用“礼”来约束自己。说到底,他是要培养懂得“礼”的君子。
    【原文】
    6·28子见南子(1),子路不说(2)。夫子矢(3)之曰:“予所否(4)者,天厌之!天厌之!”
    【注释】
    (1)南子:卫国灵公的夫人,当时实际上左右着卫国政权,有淫乱的行为。
    (2)说:音yuè,同“悦”。
    (3)矢:同“誓”,此处讲发誓。
    (4)否:不对,不是,指做了不正当的事。
    【译文】
    孔子去见南子,子路不高兴。孔子发誓说:“如果我做什么不正当的事,让上天谴责我吧!让上天谴责我吧!”
    【评析】
    本章对孔子去见南子做什么,没有讲明。据后代儒家讲,孔子见南子是“欲行霸道”。所以,孔子在这里发誓赌咒,说如果做了什么不正当的事的话,就让上天去谴责他。此外,孔子在这里又提到了“天”这个概念,恐怕不能简单地说,孔子的观念上还有宗教意识,这只是他为了说服子路而发的誓。
    【原文】
    6·29子曰:“中庸(1)之为德也,其至矣乎!民鲜久矣。”
    【注释】
    (1)中庸:中,谓之无过无不及。庸,平常。
    【译文】
    孔子说:“中庸作为一种道德,该是最高的了吧!人们缺少这种道德已经为时很久了。”
    【评析】
    中庸是孔子和儒家的重要思想,尤其作为一种道德观念,这是孔子和儒家尤为提倡的。《论语》中提及“中庸”一词,仅此一条。中庸属于道德行为的评价问题,也是一种德行,而且是最高的德行。宋儒说,不偏不倚谓之中,平常谓庸。中庸就是不偏不倚的平常的道理。中庸又被理解为中道,中道就是不偏于对立双方的任何一方,使双方保持均衡状态。中庸又称为“中行”,中行是说,人的气质、作风、德行都不偏于一个方面,对立的双方互相牵制,互相补充。中庸是一种折衷调和的思想。调和与均衡是事物发展过程中的一种状态,这种状态是相对的、暂时的。孔子揭示了事物发展过程的这一状态,并概括为“中庸”,这在古代认识史上是有贡献的。但在任何情况下都讲中庸,讲调和,就否定了对立面的斗争与转化,这是应当明确指出的。
    【原文】
    6·30子贡曰:“如有博施(1)于民而能济众(2),何如?可谓仁乎?”子曰:“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3)其犹病诸(4)。夫(5)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6),可谓仁之方也已。”
    【注释】
    (1)施:旧读shì,动词。
    (2)众:指众人。
    (3)尧舜:传说中上古时代的两位帝王,也是孔子心目中的榜样。儒家认为是“圣人”。
    (4)病诸:病,担忧。诸,“之于”的合音。
    (5)夫:句首发语词。
    (6)能近取譬:能够就自身打比方。即推己及人的意思。
    【译文】
    子贡说:“假若有一个人,他能给老百姓很多好处又能周济大众,怎么样?可以算是仁人了吗?”孔子说:“岂止是仁人,简直是圣人了!就连尧、舜尚且难以做到呢。至于仁人,就是要想自己站得住,也要帮助人家一同站得住;要想自己过得好,也要帮助人家一同过得好。凡事能就近以自己作比,而推己及人,可以说就是实行仁的方法了。”
    【评析】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是实行“仁”的重要原则。“推己及人”就做到了“仁”。在后面的章节里,孔子还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这些都说明了孔子关于“仁”的基本主张。对此,我们到后面还会提到。总之,这是孔子思想的一个重要方面,是社会基本伦理准则,在今天同样具有重要价值。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55115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孙悟空为何在如来手上尿尿
·谢选骏:欧洲难民危机回归地中海一体化
·谢选骏:前苏联阴魂的破灭
·谢选骏:新加坡杂种李光耀为何赞成杀人
·谢选骏:天安门广场四君子为何要作伪证
·谢选骏: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再论
·谢选骏: 蔡英文比马英九有种
·谢选骏:瑞士为何没有恐怖袭击
·谢选骏:欧洲正在加速野蛮化过程
·谢选骏:为什么俄罗斯人会喜欢中国
·谢选骏:王维林挡坦克原型考
·谢选骏:马德里是一个野蛮社会
·谢选骏:伦敦地狱
·谢选骏:1989年罗马尼亚革命和中国的关系
·谢选骏:土地改革运动为何如此残暴
·谢选骏:突破习惯造成的误区
·谢选骏:八九六四的酒是燃烧瓶
·谢选骏:郭文贵是中国的列宁
·谢选骏:孔子有没有欠下赌债
·谢选骏:旅行是一种现代苦行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