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闲话:仲大军声明出来后的网络反应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6月01日 来稿)
    
    仲大军的声明出来后,关键事实已经得到澄清,即在警方调看监控视频后并没有支持猥亵的说法,警方的拘留理由只说因琐事纠纷。原本挑动网民神经的关键叙事元素被釜底抽薪,“流氓老头”变成一般老头。如果没有了猥亵骚扰情节,那就是一项普通的纠纷。而且小妖(小妖为女主角微博网名“一枚粘人的小妖”的简写)可能在一开始就诬陷诽谤,她的人品就很可疑,她叙述更值得怀疑。
    

    但是看看仲大军微博声明后一万条以上的留言,正如一位女网友所说“其实派出所的处理已经推翻了性骚扰的指控,但仍旧被选择无视,大V们出于政治立场,因为他是讨厌的左派所以可以肆意抹黑他,宅女们则是出于对性骚扰的幻想而高声鼓噪。”实际情况是不仅老流氓、老畜牲、老变态的诅咒仍是此起彼伏,而且他们从仲的声明中又找到了新的攻击点,比如“疲惫不堪的老人竟还能打人,三个巴掌把女孩打到尿浅血,功力了得”,暗示仲说谎,比如“我们尊敬老人,但不尊敬老流氓”,继续把尿盆水扣在仲头上。更多的人开始把攻击重心由“骚扰”转向“打人”,质问“打人还有理了?”,“男人打女人可耻”,宣称“打人是比性骚扰更严重的罪”。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如果没有猥亵的猛料,何至于引起网上滔滔声讨,又何至于对仲大军的人品产生毁灭性打击。
    
    其实,仲大军并未为自己的打人行为辩护,也没有对拘留处罚提出异议,他叙述他当时的行为的原由,也不是要为打人辩护,而是给出之所以打人的情境以及自己的行为逻辑。其实大家也心知肚明:掴掌在中国语境中,只是象征性的羞辱,并不是真正的打人。男人如果把女子往死里打,当然是不能接受的。但男人掴掌女人,只是羞辱的方式,是指明这个女人极下作、极不要脸的极端方式。当有尊严的男性,受到严重侮辱时,动手并不过份。即使明明知道事情的严重后果,即使知道会因此而拘留、坐牢,也要做,人们称之为血性。
    
    仲大军平时也是受人尊敬的长者,突然遇到嫌弃性鄙视,更加上猥亵流氓罪的言语羞辱,对于这种终生未遇的羞辱老先生怎么应付呢?有人说应该说理,请问太妹高声指控你性骚扰,围观群众会信谁,你又如何自辩?有人说应该报警,一个女人说你吃她豆腐,骂你是老畜牲、老流氓,变态,这一瞬间你怎么报警?男人遇到这种指控,言语上讲得清?没有行动则相当于默认,掴掌不失为一种合理的反击。至于那小妖说自己受伤,很可能是在阻挠仲大军离开时发生的肢体冲突,这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打人。
    
     很多人看到一位“小女子”叫冤,脑子中马上想到的是楚楚可怜的小白菜的形象,一个弱女子被老流氓欺负,肾上腺素马上飚升,恨不能用口水淹死这老畜牲。但只要在中国的大城市生活过的人,就知道,只要上街几乎天天可以遇到那些鼻子朝天的艳装女,她们看人的眼光就是鄙视与不屑,鼻子中透着凉气,一言不合,尖酸刻薄、侮辱人的话就出口,而且口齿还相当灵利。如果大家想到这种拔扈的太妹式女子在欺负一个老者,那围观者的态度也许马上会有180度的转弯了。 如果仲大军没有猥亵的行为,那小妖一开始就是诬陷诽谤。掴掌是由诬陷诽谤引起的。地铁里的人们也是听信了她的诬陷诽谤而围攻仲的。在受到严重的侮辱的情况下被迫出手反击,显然也是符合人之常情的。
    
    现在,仲大军已经没有退路,事情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仲要挽回自己的名誉,唯一办法就是以诽谤罪把小妖告上法律。北大法律系主任何兵及胡星斗都站出来支持仲大军以诽谤罪起诉小妖。小妖可能没有想到她耍的小聪明会给自己带来这么严重的后果。如果小妖诽谤罪成,则她面临的是刑事处罚与民事赔偿,而不是很多人想当然的赔理道歉完事。而小妖的所谓伤害罪,即使如她所说,也是极轻微,最多是民事赔偿。
    
    那些网络暴民们,也要扪心自问一下,你们所展示的残暴、蛮横、恶意推测、不容分辩与66年的红卫兵有什么区别?如果网络世界是一场现场批斗会,仲大军会不会像卞仲耘被当场活活打死?你们难道只是看客与吃瓜群众,只是为胜利者喝彩,向失败者扔鸡蛋,而没有一丝个人的责任,不需要反思一下自己的是非对错?
    
    2017.5.31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2705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闲话:一件过份张扬的“猥亵”事件
·闲话:杨舒平同学的演讲也许是中国教育的遗毒
·闲话:惊人的一跃——国安线人成圣之路
·闲话:再论郭文贵
·闲话:也论郭文贵
·高洪明:闲话美国大片《血战钢锯岭》之英雄
·鬼首天龙:关于“英明领袖”和“国家利益”的闲话
·闲话毕福剑之粗口/李向阳
·野夫:闲话王朔 (图)
·刘劭夫:闲话“习近平元年”(一)、(二)
·闲话邓文迪“这个女人不寻常”/淳于雁
·闲话中宣部长(4):开放网络时代的功臣?/钟国忍
·闲话中宣部长(1):第一任被国民党宣传部长PK了
·闲话中日两国的“钓鱼台争夺战”/淳于雁
·闲话大选与民主
·一个精神科医生的闲话:毛泽东、李纳曾有精神病
·闲话:驳肖鹰“韩寒反智论”
·闲话“党天下”承袭的权力斗争/淳于雁
·闲话中国移民:中国孕妇推动美国再次修宪/谷粱
·“中共党史”闲话一二/淳于雁
·闲话中宣部长(3):习近平老爹的大发明
·闲话中宣部长(1):第一任被国民党宣传部长PK了
·闲话中宣部长(2):夫人狂发匿名信
·丁玲忆康生的城府:知我将遭批斗 还和我闲话家常 (图)
·唐正声:闲话清末民初
博客最新文章:
  • 台湾小小妮只有事務官的共產黨該何去何從?
  • 谢选骏党府的渔民就是海岸防卫队
  • 胡志伟義不帝秦,道宜存魯
  • 生命禅院文明社会的结构特征(四)——生命的感受特征(1)/乾坤草
  • 胡志伟主張盟軍先擊敗日本會師東京
  • 陈泱潮中美貿易第一階段協議有可能搖醒習夢人
  • 胡志伟《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 台湾小小妮一國一制自由民主統一中國補天后宮照片
  • 胡志伟《美國將校與中國抗戰》
  • 台湾小小妮天津天后宮
  • 胡志伟泰寧中將鎮守使
  • 上官天乙卸磨杀驴弃旧臣,吹捧哄骗奉新主
  • 胡志伟陳孝威先生行述
  • 少不丁皇朝為體,西方主權概念為用
  • 台湾小小妮來天津買蟈蟈!
  • 谢选骏党府养成的特权可以碾压一切
  • 张杰博闻为什么开国元勋后代故宫豪车撒欢引起全民声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