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俄罗斯疯僧是伪装的萨满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5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俄罗斯疯僧也叫“圣愚”圣愚(俄语:юродство),音“尤拉德斯特瓦”。在汉语中,又译颠僧、佯狂者,是俄罗斯东正教的特有人物,也是一种东正教特有的禁欲主义形式。他们通常是浑身污垢、半疯、半裸体的游民传教士,脚上甚至套上脚镣的苦行僧,他们有些人几乎不能言语,他们的声音却被解释成神谕。
    
    圣愚(Foolishness for Christ)在英文中意义是“为了基督”的愚人。
    
    实际上呢?他们只是一些伪装的萨满,从蒙古鞑靼人的巫师和通神者,被打入了失败民族的乞丐队伍。
    
    他们在人前行为疯癫,圣愚这个词暗示他们并非因过犯或者精神失调而变得如此,尽管他们的行为有些时候是故意、惹人厌恶、甚至是挑衅性的。
    
    юродство最早是用来指代具有认知障碍的人。可以用来指代残障者或疯子。之后,在斯拉夫人将东罗马帝国基督教文献翻译为斯拉夫语言时,译者用该词偷换为基督教教义中的“ 为基督故而愚拙 。”
    
    帝俄尼古拉二世时代一本百科词典对圣愚如是解释:圣愚是一种为了同胞和上帝的崇拜方式。有学者描述圣愚是一群“假装疯癫、愚蠢或故意以自身的不修边幅激起别人狂怒的人。”但这种行为仅在人们信仰这些人的实质是虔信的、道德的、理智的时候才会被认同为圣愚。东正教会认为这些人故意以自身的癫狂来掩盖其相对于世界来说的完美性并由此躲避赞美与称颂。
    
    圣愚常被授予“蒙福的” (блаженного)称号以彰显上帝对他们的祝福。
    
    东正教记录中埃及的圣伊西多拉为最早的圣愚之一,然而,埃米萨的西美昂是圣愚一词普及的关键人物,他是所有圣愚的主保圣人。在五世纪东罗马帝国的圣人传中有圣愚的记载。这一传统在莫斯科大公国广泛地被接受。十四世纪左右,关于圣愚的疯狂程度尚未有定诠,他们可以是真的疯狂也可以是装疯。人们相信他们是受到了神圣的启发,由此得以说出人们不能说出的事情。这些事情通常是以寓言或者间接暗示的形式被告知的。作为一群不受世俗的控制与裁判的人,他们之于沙皇具有特殊的地位。
    
    第一位俄罗斯圣愚是圣普罗柯比,他从神圣罗马帝国来到诺夫哥罗德然后去了乌斯秋格,假装疯癫并进行禁欲主义修行。他被人埋伏并受殴打,但最终受到了敬仰且在死后仍被崇敬。
    
    俄罗斯正教会将这类人大量封为圣徒。从圣普罗柯比开始,共有三十六位这样的圣人。最有名的圣愚是圣瓦西里,全名是瓦西里·布拉任内,莫斯科的圣瓦西里大教堂以他来命名。他在街头上赤裸行走,甚至严寒也一丝不挂。瓦西里杀了一个想抢劫他的人,打退了鞑靼人,保护了莫斯科。瓦西里死后,莫斯科大主教亲自主持丧礼,伊凡四世沙皇亲自扶灵。圣彼得堡的圣捷尼亚也是一位十分著名的圣愚。
    
    另一位有名的圣愚是尼古拉二世沙皇时期的癫僧拉斯普京,他挽救了皇太子阿列克谢的生命。权倾全国,不只是贵族与平民,连托尔斯泰也大为推崇和提倡。最后由于他行径腐败,导致他被反对者尤苏波夫亲王与德米特里大公暗杀身亡。
    
    这些疯狂的僧侣是由“东正教”和伏尔加河鞑靼人、乌拉尔山区的突厥人和北欧的芬兰人的“萨满教”融合而成。在民间信仰中获得了极大的影响力,最后造成东正教形式的神秘主义。
    
    萨满教(Shamanism)一般是指阿尔泰(蒙古、突厥、满洲、通古斯)和西伯利亚的巫教。
    
    萨满教是分布于北亚一类巫觋宗敎,包括满族萨满敎、蒙古族萨满敎、中亚萨满敎、西伯利亚萨满敎、北美洲萨满教(北美洲原住民巫师)。萨满(珊蛮)曾被认为有控制天气、预言、解梦、占星以及旅行到天堂或者地狱的能力。萨满教传统始于史前时代并且遍布世界。最崇拜萨满教的地方是伏尔加河流域、芬兰人种居住的地区、东西伯利亚与西西伯利亚。满洲人的祖先女真人,也曾信奉萨满教,直到公元11世纪。清代以前一直在中国东北甚至蒙古地区大范围流传,清朝皇帝把萨满教和满族的传统结合起来,运用萨满教把东北的人民纳入帝国的轨道,同时萨满教在清朝的宫廷生活中也找到了位置。目前,满族、鄂温克族等民族仍有很多信奉萨满教的人群,并且有萨满。满清对汉人推行温文尔雅的儒教,其实自己却实行血腥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来自满语及其他通古斯语族语言。此词语在通古斯语中是“智者”、“晓彻”的意思。萨满教认为,天地生灵都是有沟通的可能的,通过萨满的各种仪式活动,能够与某些生灵,特别是与有修为者进行沟通,从而到达问卜、医疗,甚至控制天气的目的。
    
    满语穆林德转写为saman,蒙古语为孛额,回纥牟羽可汗是此字转音。至于这个词的来源,学术界众说纷纭,一部分学者认为“萨满”来自梵语的sramana “沙门”,并可能是通过汉语被借入通古斯语言中,而其他学者则认为这个词是通古斯语族的本土词,和动词sa-mbi “知道”的词根同源。
    
    佛教在14世纪以后在相信萨满教的族群例如藏族人(藏人称萨满教为“苯教”)、蒙古人、满洲人中变得流行。萨满教仪式在草原腾格里信仰中一直扮演着通天巫的角色并参与多种祭天活动,后与藏传佛教结合在一起的宗教形式被北元时代末期和清代制度化为国教。虽然在中华民国推翻清朝统治之后的一个世纪里,萨满教几乎消声匿迹,但是现今仍然可在北京故宫里找到当年满洲皇族供奉萨满教及举行仪式的堂子(坤宁宫)。
    
    萨满教其实是一种全球现象。据信先于任何有组织的宗教出现,很显然可以追溯至新石器时代。萨满教后来面对有组织宗教的种种遭遇基本上是由其神秘的,有象征意义的仪式造成的。萨满教与希腊神话有相似传统,正如在坦塔罗斯,普罗米修斯,美狄亚,卡吕普索及其他神话故事中所反映出来的那样,同样的还有厄琉息斯秘密仪式等,后者暗示可以使用致幻物质来达到精神上的大彻大悟。
    
    萨满教的一大特色是每一仪式必须以火献祭。萨满师通过一系列的原始舞蹈,包括肢体语言,萨满歌诀,以及专用的神灵沟通器具来进行与萨满教派的神或仙进行沟通。在东北流传着“跳大神”的活动,也是萨满教派剩下的遗产。萨满教虽是原生教派,却没有广泛地流传下来。皇太极禁止民间祭堂子,与民间萨满教的衰退,有一定的关联。
    
    但是萨满教的潜势力并未绝迹,即使在汉人民间依然通过“一贯道”等形式获得流传。
    
    因此可以说,萨满教是中国与俄罗斯的共同遗产。
    
    俄罗斯的疯僧就是萨满的伪装,俄罗斯人就是接受了东正教的鞑靼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7604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雷朋并非“女版川普”
·谢选骏:一带一路的折衷主义——富饶的西伯利亚与大陆心脏地带
·谢选骏:上川岛与下川岛
·谢选骏:朝鲜半岛确实是中国领土
·谢选骏:第三中国的奠基学校
·谢选骏:基督教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自助团体
·谢选骏:看看历史唯物主义的邪恶史观
·谢选骏:日本是中国的鞭子
·谢选骏:曾国藩为何喜欢凌迟处死他人
·谢选骏:政府的罪恶要社会来偿还
·谢选骏:无产阶级专政是贪官污吏的保护伞
·谢选骏:上帝是不是“反犹主义者”
·谢选骏:国家有没有灵魂
·谢选骏:诸葛亮推崇祖辈的文化
·谢选骏:社会固化是美国衰落的重要特征
·谢选骏:岳飞死于情商太低还是国人太贱
·谢选骏:中国是互害-失信,还是失信-互害?
·谢选骏:一个人可以同时走两条路
·谢选骏:川普准备出卖自己的政见?
·谢选骏:语无伦次的“敦煌学”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