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岳飞死于情商太低还是国人太贱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19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一、《岳飞真正的死因:政治情商为零》说:
    
    在任何一个时代,民族英雄都必会被政治环境所左右,爱国情绪固然令人尊敬,但他们的生死却离不开当时政治考量。
    
    岳飞是真正的大英雄,把自己毕生精力都放在抗金的战场上,成为南宋军中顶梁柱。为人处事事事以身作则。遗憾的是:情商太低。在政治思考上为零。用现在的话来说,他就是真正的偏科生。
    
    岳飞的名望使沦陷区的大批抗金义军受到感召,纷纷主动配合作战。如此强大的统战能力给朝廷带来对拥兵自重的恐惧,而且金国放风出来要归还徽钦二帝以示威胁临安朝廷,岳飞却不解圣意,表态强硬。悲剧就这么发生了。
    
    最要命的是,岳飞竟然不知避讳,对皇位继承问题妄发议论。曾在绍兴七年,出于忠心,建议高宗立储。这年高宗三十岁,他唯一的儿子赵旉已在八年前惊悸而死,他自己也在扬州溃退时受惊,造成性功能障碍,再也无法生育。岳飞的立储建议既触痛宋高宗的难言之隐,又触犯了武将不得干预朝政的“祖宗家法”。综合多种因素之下,悲剧就发生了。岳飞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处死。
    
    自古以来,武将的死因多数与宫廷的权利争夺有关系;立储也好、救钦宗也罢,都有可能。历史已成过去,真正的原因也许只有皇帝自己心里最清楚。有时候,罪名和死因往往不一样。
    
    谢选骏指出:上文是典型的“当下历史”,也就是用当代的市场去理解古代的官场。如果岳飞的“真正死因”真的是“政治情商为零”,那么就不足以解释后人对他的怀念。在我看来,“岳飞真正的死因”是他不够理解中国的分裂格局,误以为北宋还是一个统一帝国。而后人对岳飞的怀念,则是因为惋惜汉人(唐人)失去了统一中国的机会。这一情结到了清朝依然纠结,甚至到了二十世纪尤为强烈。
    
    二、《岳飞死的并不算冤,而且真正冤的是秦桧》说:
    
    引言:岳飞是中国历史上精忠报国的爱国英雄,这是没有任何的疑问的事实,在绝大多数人的历史常识中,岳飞死的冤,而且是秦桧害死的。其实这种观点并不妥当。以小编之见:岳飞死的并不算冤,而且真正冤的是秦桧。
    
    首先要搞清岳飞是怎么死的?
    
    对岳飞之死先问几个问题,岳飞的军队叫什么?岳家军!岳飞是哪个朝代的?宋朝! 宋朝的开国皇帝是谁?赵匡胤。赵匡胤是怎么当上皇帝的?黄袍加身! 赵匡胤凭啥能黄袍加身?因为赵匡胤掌握着全国兵马,有铁杆的“赵家班”(赵匡义、赵普)。好像扯得挺远,其实扯到这,也能说明问题了。是岳飞的“岳家军”害死了岳飞,要知道大宋是赵家的天下,怎么是你岳家的呢呢,岳飞啊,还是没文化,难道没读过历史吗?按现在话说,岳飞犯了严重的政治性错误。站在企业管理的角度上来说,岳飞作为职业经理人和自己的团队走得太近,的确有危害公司利益的嫌疑。
    
    秦桧冤吗?答案是肯定的,岳飞的主战固然与秦桧的主和完全相反,但要将岳飞之死全归咎于秦桧有失公平,也是很不客观的,首先是皇帝主和,虽然中间有主战,但赵构总的倾向是主和。这决定了岳飞政治上的不正确。
    
    岳飞主张“迎请二帝还朝”,对赵构的地位是一种威胁。
    
    为了维护自己的权力,赵构是绝不希望岳飞的计划成为事实的。以秦桧与韩侂胄两大“奸臣”案例结果做比较,不同的政治主张却同被打入历史的另册;用岳飞与后来明代的于谦比,也是不同的政治主张,却同样也以生命的代价换来了列入正册的资本。于谦却坚决反对老皇帝复辟,但《满江红》与《石灰吟》同样给后人留下了千古绝唱,只是绝大多数人不懂历史,明白不了此中的道理。岳飞要迎二帝还朝,那谁是一家之主呢,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这岂不是逼皇帝出手杀自己,看来岳飞是个不折不扣的政盲。
    
    岳飞被杀的第二个原因,还在于赵宋家从兴起以来,就刻意防范军人势力,有了所谓“杯酒释兵权”的典故。说起来轻松,做起来却十分不易。如何除掉一位皇帝自认为有危胁的军事人物,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问题。在赵构下决心除掉岳飞前,还是力求平衡和、战两派的利益关系的。
    
    绍兴九年(公元1139年),与金人修和讲好,赵构不忘岳飞武功之作用,给岳飞加开府仪同三司(注: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一种高级官位),岳飞不接受,迫使赵构在三下诏令之外,又好言宽慰。毫无疑问,这从最深处触犯了赵宋家的意识形态禁忌!岳飞的为人正直,是毫无疑问,绝非秦桧可比。但他只是个军事家,而不是政治家,更不是战略家。从他“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惜死,天下就太平了”的信念,到礼贤下士的亲行,说明了他的个人品格。然而,他个人的悲剧不过是赵宋王朝最阴暗意识形态禁忌的一个影射而已。
    
    秦与岳的交恶绝对是因不同的政治观点、战略主张所致,不知后人何以附会成“秦岳不通婚”的扩大化平民斗争?后人尽可按自己的意图去附绘历史,一如岳飞墓前的下跪铁人与颂岳贬秦的碑刻,多系明清以来的作品一样,但后人在按自己的历史“装修”历史时,却忘了一个最基本追问:赵构该不该跪在岳飞面前?若是废除这下跪的历史不公正的标志,就不用细论了;若是一直坚持这种另类的图腾,那么,只有添上赵构,才能还历史一个完整的图式!
    在岳飞父子及张宪遭到逮捕后,这位狡猾的统治者说:“刑法是用来制止乱事的,不要胡乱追逼证据,动摇人心!”表面是体恤,实际上是定了罪。这正是他比秦桧高明的地方。按三个人的智力排列,应是赵一、秦二、岳三,人格排列正相反!秦桧担当了历史非正义的不幸,自然有个人性格的内在原因。但是纵观两宋以来权奸,无一不是货赇无度,唯有秦桧算个例外了。后人可以说他是权奸,却不能把他列入巨贪行列之中去。两宋有名的巨贪,有梁师成、王黼、蔡京、朱勔、陈自强、贾似道,此六人有四人正式当过宰相;余二人梁师成为宦官,朱勔为军人兼官商。作为强势宰相,秦桧与王、蔡、陈、贾四人的政治风格无多大的差异,不惜力量打击异已。但秦桧与四人最大的区别又在于不贪。
    
    王、蔡在秦桧以前,陈、贾在秦桧以后,唯独秦桧作为“巨奸”没列入贪官之属,也算历史的一个奇迹了!
    
    再问个问题,“赵构算不算昏君?”如果前面的那些问题想得明白,自然能明白赵构并不是昏君,如果他声色犬马、荒淫无度、不问政事,他就认识不到岳飞的危险性。那赵构算不算明君?当然也不算,如果他像汉武帝、唐太宗一样,拥有超高的驾驭权臣的能力,那在他的管理下,岳飞将极有可能成就卫青、霍去病一样的功绩。而事实上,赵构也非常明白,以自己的能力驾驭不了岳飞,又不甘心他做大,早下手为强的心理,也是可以理解的。
    
    古人有言:“天下安,注意相;天下危,注意将。”的确,治平思良相,治乱思良将,乃是普通常识。靖康、建炎年间,宋朝的国势真的可谓命悬一线,岌岌可危,在这种时刻,能够出现像韩世忠、岳飞这样的良将,真的“是天以资宋之兴复也”,危机之后,他就没有太大的价值了,同时认识到了岳飞的危险性,中国人喜欢一分为二的看待问题,非君子即小人,非明君即昏君,而事实上,赵构只是一个普通人,只是坐在帝王位上,难得他有自知之明。也恰是他能自知,所以容不下岳飞,也包括岳飞的岳家军。再说一个副宰相级的大将军,他秦桧有这个权利去随便杀吗?朝廷这样的顶梁拄他敢不经皇帝的允许而去杀掉吗?哪怕岳飞犯了再大的罪,也要看看皇帝是什么意思而再定夺。 所以说,是赵构要杀岳飞,而不是秦桧。一把手总是正确的,即便是皇上昏得不行了,要推翻他,也只能打着“清君侧”的旗号,这是中国特色。何况,赵构并不昏,屎盆子只能扣在秦桧的脑袋上。赵构岳飞在今天 假设······赵构赵老板是一个民营企业的老总,岳飞是其得力部门经理),秦桧是公司副总兼人力资源部主管。岳飞的部门成员,非常团结,业绩也蒸蒸日上,岳经理与客户关系也相当融洽。赵老板开始不安,以岳飞的能力,再这样发展下去,他既有稳定的客户关系,又有坚实的团队,时机一旦成熟,他完全可以独立出去开公司。现在公司给他资金、人马,都是在帮他打天下。如果真有这么一天,岳飞将是公司强有力的竞争对手。怎么办哪?
    
    秦副总当然也看到这些,不断的提醒老板,要注意权力平衡,赵老板也心知肚明,但一时找不出 与岳飞平衡的人选,眼看他的部门越来越大,业绩越来越好,已经有员工开始嘀咕,说是他们在养着公司。是可忍孰不可忍,再这样下去,即便岳飞没有这个心思, 他手下的人为了自身利益也会鼓动岳飞开公司单干的。
    
    终于,在秦副总又一次提醒时,赵老板嘿然一笑:“你就看着处理吧!”秦副总开始抓岳飞的小辫子,一时找不出甚好的理由,就说是“危害公司安全”,“私自透漏公司信息”。岳飞那个冤,“我没有啊,秦总,你造谣要有根据啊!“现在没有,将来也会有,这叫‘莫须有’”。 秦桧心想,想当前,柴荣对赵匡胤可是恩重如山,柴荣一死,不照样黄袍加身,现在的忠诚不代表将来忠诚,利益决定了这一切,岳飞你好单纯啊。 岳飞找赵老板诉说,赵老板会怎么说?“小岳啊,我相信你,怎么会有这种事情呢?但是,老秦的工作我也不好干预,我相信,这肯定是误会,要不这样吧,你和秦副总吃个饭,沟通沟通。” 在哪吃饭呢?风波亭大酒店(历史上,岳飞死于风波亭), 岳飞与赵构的矛盾如何避免/ 在中国历史上,一把手既想发挥出手下干将的最大能力,又害怕他们功劳太大,功高震主,危害到自身利益。所以,不管是杯酒释兵权,还是火烧庆功楼,历朝历代是屡见不鲜。
    
    至于后来,金人又来犯大宋,没有岳飞这个顶梁拄,这时候皇帝还真的少不了他,他作为一面抗金的精神大旗,其精神动力是无发估量的,赵构皇帝为了抗金大局不得不为岳飞平反,以鼓舞全国的抗金斗志,那就只能委屈秦桧他老人家了。所以说岳飞死的并不算冤,而且真正冤的是秦桧,他为了抗金大局,背负了近千年的骂名,实在是千古奇冤!
    
    谢选骏指出:岳飞死于情商太低还是国人太贱?看来岳飞不是死于情商太低,而是死于国人太贱,所以宋朝无法统一中国,而要留给蒙古牲口入住。到了二十世纪,国人之贱发展到了“马列主义的顶峰”,用鲁迅的套话说就是“俯首甘为亡国奴(孺子牛)”。用毛泽东的亡国奴思想来看问题,“岳飞死的并不算冤,而且真正冤的是秦桧”,就对了。
    
    三、《岳飞死,是因为情商低么?》这样说:
    
    这个时代,大家都讲情商。
    
    情商怎么算高低呢?取决于会不会做人。
    
    “学习XX的说话之道”、“YY的情商是不是够高”,如是云云。最妙的是,常有各色后宫传说,古来贤君名将,要靠一些有现代智慧的女主角(许多还是穿越的)指导:该怎么做人,怎么韬晦。跟高情商的主角们比,古之名将都蠢惯了似的。
    
    类似的“古人不如我聪明”,就催生以下理论:
    
    岳飞三十九岁上死了,是因为情商低,太耿直。他建议宋高宗解决皇位继承人问题,又要“迎回二圣”,才让赵构生了杀心。总而言之,岳飞太耿直,太不会做人了。
    
    果真如此么?
    
    且说立储问题。
    
    当时,金国要扶植钦宗之子赵谌薇傀儡皇帝。岳飞打探到了,私行去见高宗,请立皇储。这么做,一来挫败金国阴谋,二来表忠心,三来私行觐见,给皇帝的隐私留足了面子。
    
    好比日军扶植汪精卫时,李宗仁私下找蒋先生要他立建丰同志为继承人。这哪里是低情商?分明是高情商+高智商啊。
    
    且说二圣问题。
    
    绍兴七年,宋徽宗死在北国。金国也大忽悠,说要扶植钦宗即位。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岳飞立刻不说“迎回二圣”了,改要求迎回宋徽宗灵柩和韦太后们,这意味着,他一直强调宋高宗的正统性。高宗大为赞赏。
    
    所以了:岳飞从没真触过宋高宗的忌讳。相反,他一直精确又细腻地,照顾着赵老九的情绪。
    
    至于其他场合,岳飞会做人么?
    
    宗泽大概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早年,宗泽要教岳飞阵法。岳飞其实不在乎这个,但说了那句名言,“阵而后战,兵法之常;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他想说的是后半句,但前半句给老领导面子。宗泽也点头。
    
    张用大概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张用在江西为寇时,岳飞写信劝降。第一句“吾与汝同里”,咱俩同乡。之后就吹自己的战绩。末了说“今吾在此,欲战则出,不战则降。”不卑不亢地劝降,又给了对方面子。张用一句“果吾父也。”降了。
    
    当朝宰相赵鼎,大概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平了襄汉,岳飞立刻辞制置使,请让其他重臣经营荆襄。懂得避嫌。
    
    黄佐大概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黄佐投降了岳飞,岳飞表授他武义大夫,独自到黄佐那里,摸人家背夸人家,许诺黄佐立功可以封侯,又试探性地问,让你回去洞庭湖做内应,如何?——对黄佐信赖到这程度了。黄佐感泣,誓以死报。
    
    为岳飞奋勇作战,在小商河战死的杨再兴,先前做盗寇时,曾经杀了岳飞的弟弟岳翻。他投降时,岳飞告诉他别念旧恶,要以杀敌立功为第一。杨再兴感念岳飞大恩,舍生忘死,为国捐躯。杨再兴大概至死都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韩世忠更不会觉得岳飞不会做人。
    
    宋高宗赵构要削兵权,第一个预备对付的是韩世忠。岳飞悄悄通知韩世忠,让他来得及进宫哭诉,举起只剩四只手指的双手,让赵构念及他的大功,心软了。所以之后岳飞被捕,岳云与张宪被杀,韩世忠冲到秦桧府里怒吼:
    “莫须有三字何以服天下?!”
    
    话说,宋高宗赵构自己,真觉得岳飞不会做人么?
    
    岳飞年少爱喝酒,赵构让他到河朔别多喝,岳飞便从此戒酒。
    
    与曹成作战时,岳飞特意叮嘱张宪,“诛其酋,抚其众,慎勿枉杀,累主上保民之仁”——不要乱杀,要成全陛下的仁德。他是处处给赵构留面子。
    
    刘豫兵马要打来,中兴四将另外二位刘光世和张俊怂了,想撤。岳飞当时眼睛有病,但一听到宋高宗宣召,立刻带病赶来。他来时,刘豫的兵已经撤了。赵构却很满意,亲口对赵鼎说:“刘麟败北不足喜,诸将知尊朝廷为可喜。”他也是知道,岳飞给足自己面子了的。
    
    之后赵构立了太子,岳飞见过后,立刻大喜说中兴基业有望。既忠于天子,又忠于他的继承人。处理得还能更精妙么?
    
    天下人都不会说岳飞不会做人。
    
    岳家军冻死不拆屋,饿死不掳掠。军纪严明,几乎千古无二。四太子南下时,河北人都不肯听他的,人民天天盼望岳家军来。
    
    说岳飞风头太盛么?然而张浚说岳飞的风格是“避宠荣”。岳飞一向懂得避嫌,不断推让各色封赏。并不让自己处于嫌疑之地。
    
    岳飞刚直,但并不笨。耿直又聪明,方能三十来岁就睥睨天下。
    
    当世唯一能说岳飞不会做人的,大概只有他儿子岳云:因为岳飞严格要求,导致岳云多少次舍生忘死立下战功,爸爸却不给他报功。
    
    所以,岳飞明明挺会做人的,怎么还是会死呢?
    
    因为,很遗憾:你赶上臭流氓在位,再会做人,也没法子。
    
    宋高宗赵构是个什么人呢?怂人。
    
    当时南宋要定都,李纲他们的建议是:长安,高屋建瓴;洛阳,坐镇中原;建康(即南京),那已经是偏安了,如果去了建康,就无法恢复中原了。
    赵构突破底线,去了临安(杭州)。杭州很好,但不是一个中原王朝该有的格局。
    
    赵构还是个昏君。赵鼎、李纲、张浚们,都吃过他的亏。王朝粗定,第一件事就想着削军权,对付韩世忠——韩世忠功高盖世,还救过他的命啊!
    
    秦桧是个什么人呢?奸人。
    
    秦桧害死岳飞、投降议和不提。后来他做宰相十九年,厚颜无耻,坑害忠良。陆游科举时比他儿子考得好,秦桧都要特意打压下去。禁止民间修野史,让自己儿子掌握史馆,迫害言论自由。
    
    赶上这对昏君奸臣,昏君急着削兵权,奸臣急着割地求和。君臣蛇鼠一窝,岳飞再会做人,又怎么逃得过呢?事实上岳飞之死,本就无证。秦桧捉了岳飞来,让万俟卨拷问了两个月,却毫无证据。逼得秦桧只好说岳飞的罪,“莫须有”。
    
    究竟什么样的人,会觉得岳飞这种堂堂正正又聪明善于处事的家伙,不会做人呢?
    
    也就是秦桧、万俟卨和宋高宗,这几个小人了。
    
    正常人在小人眼里,怎么都是不会做人的——因为他们就是要搞你。
    
    您大概明白了。
    
    一般人读点二手史料,很容易将自己的日常经验应用到历史人物身上,“我比古人聪明”,真相信十万大军的管理者、位极人臣的干部,比自己笨。
    
    但这还是小问题。
    
    更进一步的是,许多人读史,已经习惯用厚黑来定义高情商了。
    
    高情商,会做人,是好事。
    
    但前提是,你得处于个正常的环境里,并且做个好人。
    
    有些人在邪恶的屋檐下,低头久了,所谓“与恶人居,如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亦与之化矣。”就相信了些扭曲的理念:好人不做,教人做佞臣奴才,好适应这种扭曲的环境。
    
    似乎学会做奴才,才算是会做人。自己懂点小把戏,却反过来觉得岳飞这等统率十万军、名闻天下、智勇足备千古称之的人物,不如自己聪明。
    
    同样读历史,有人学会怎么做人,有人学会怎么做奴才。
    
    后者也许是迫于生计,也可以谋取利益闷声发大财。但若以善于点头哈腰自豪,处处站在上位者视角要求自己,还处处要求正常人也学着点头哈腰,就未免太把自己当秦桧了。
    
    谢选骏指出:我多次指出,北宋不是一个统一帝国,只是众多的分裂国家之一,貌似“统一了中国”的北宋,其实只是“结束了五代十国”,它甚至丢失了越南,还不如五代十国的分裂国家。正因北宋的这一性质,南宋才会定都杭州,这和赵佗定都广州一带,异曲同工;甚至不及六朝政权之定都南京。观察岳飞一案,若从这个角度(北宋并非统一帝国,而是分裂国家)入手,自然得以高屋建瓴。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8301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中国是互害-失信,还是失信-互害?
·谢选骏:一个人可以同时走两条路
·谢选骏:川普准备出卖自己的政见?
·谢选骏:语无伦次的“敦煌学”
·谢选骏:北朝鲜是亚洲的塞尔维亚吗
·谢选骏:川普准备出卖自己的选民?
·谢选骏:俄罗斯真是“没有尝过失败的国家”吗
·谢选骏:西方文明亡于吸毒上瘾
·谢选骏:全世界资产者,联合起来
·谢选骏:京剧为什么那样难听?
·谢选骏:荒漠化的北中国之出路
·谢选骏:商羯罗为什么自杀?
·谢选骏:不要你为人民服务,而要你还政于民
·谢选骏:我都想加入共产党了
·谢选骏:“另类事实”并不“矛盾”
·谢选骏:第三中国破土动工了!
·谢选骏:耶路撒冷的历史、现实、思想
·谢选骏:中国人为何愿意在美忍受歧视
·谢选骏:耶路撒冷面面观
·谢选骏:“矛盾”是一种新式武器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