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于欢对杜志浩着手强奸其母及其殴打行为的观点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02日 来稿)
    
    针对最近网上热议的“杀人辱母案”,追债者杜志浩带10人去年拘禁于欢母子,并掏出生殖器向于母脸磨蹭引发性欲激情,属于强奸行为的着手。其殴打于欢的行为,属于行凶
    

    现代意义上的正当防卫制度,是自法国资产阶级革命胜利后才完全确立的。1791年的法国刑法典将正当防卫作为人的一项权利在法律上予以确认, 其第6条规定:“防卫他人侵犯自己或他人之生命即为杀人行为时,不为罪。”后来,1810年的法国刑法典则将正当防卫规定在分则中,其第328条规定:“由于正当防卫自己或他人之迫切需要所为的杀人、伤害和殴击,不以重罪或轻罪论。”从此以后,正当防卫便广泛适用于不法侵害的场合,形成了一个完整的刑法制度。其后,各国刑事立法竞相仿效,正当防卫开始成为世界性的法律规范。英国启蒙学者络克把自卫权解释为一种正当的权利和自由,认为“在法律不能保障我的生命的紧急情况下,我可以杀死侵犯者,只有这样才合乎正义”。法国启蒙学者孟德斯鸠则把保障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的救济形式分为公力救济与私力救济。公力救济是保障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的一般形式,而私力救济则是在公力救济有所不济的紧急情况下,为保障本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而采取的暴力手段,是保障公民人身和财产安全的特殊形式。这就肯定了防卫权有其伦理上的合理性。虽然这仅是从权利来源上对防卫权的正当性考量,但是这种认识和判断为我们进一步寻找防卫权的根基奠定了较好的基础。
    
    正当防卫之所以不受惩罚,其依据是行为人进行正当防卫是一种权利,并且甚至是在履行一种责任。因为击退不法侵害之行为的人是在为法律而战,并以此为社会防卫作出了自己的努力与贡献。进行正当防卫的人恢复了受到威胁的法律。黑格尔曾经说过:“侵害(攻击)是对法的否定,而防卫是否定之否定。”
    
    为了制止犯罪分子的不法侵害,保护公民的合法权利,1979年刑法对正当防卫不负刑事责任作出了明确的规定。这一规定对于遏制犯罪,鼓励公民同不法侵害作斗争起了重大作用。但实践中已发现在正当防卫运用中存在一个主要问题,就是难以掌握正当防卫和防卫过当的界限,这一问题的出现,在较大程度上影响了公民采取正当防卫措施制止不法侵害的积极性,甚至出现了对不法侵害,由于害怕掌握不好界限,不敢防卫的情况。1997年修订刑法,针对这一问题,对正当防卫的规定作了重要修改,主要是:(1)修改了防卫过当的规定,进一步明确什么是防卫过当的行为;(2)增加了对正在实施的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不存在防卫过当的规定,以鼓励人民群众勇于同犯罪作斗争。
    
    本条分为三款。第三款是关于一些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不存在防卫过当问题的规定。根据本款的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负刑事责任。这样规定主要有两点考虑:一是考虑了社会治安的实际状况。各种暴力犯罪不仅严重破坏社会治安秩序,也严重威胁公民的人身安全,对上述严重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作出特殊规定,对鼓励群众勇于同犯罪作斗争,维护社会治安秩序,具有重要意义。二是考虑了上述暴力犯罪的特点。这些犯罪都是严重威胁人身安全的,被侵害人面临正在进行的暴力侵害,很难辨认侵害人的目的和侵害的程度,也很难掌握实行防卫行为的强度,如果对此规定得太严,就会束缚被侵害人的手脚,妨碍其与犯罪作斗争的勇气,不利于公民运用法律武器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因此,修订刑法时,对一些严重破坏社会秩序,危及公民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作了不存在防卫过当的特殊规定。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释义,法律出版社,2011年版,第27页。
    
    例如以下一案:
    
    周某,男,53岁,某建筑材料厂保安人员。周某在单位工作期间一直勤勤恳恳,忠于职守,多次抓获来厂行窃的小偷。1998年5月某晚,他发现有一窃贼来厂作案,便冲上去一把抓住窃贼,令其跟着自己到厂保卫科去。窃贼见只有一个老头,突然拔出一把尖刀刺向周某,周某拿着手电筒急忙一挡,刀刺在周某的手腕上,电筒被窃贼抢走并急逃而去。此后,周某在打更时便带一把刀用以防身。次年4月10日深夜,周某听到仓库内有响声,并见仓库内有个黑影,即大声发问:“谁?!”对方不应。这时,左腕受伤的周某便放下电筒,右手拔出尖刀向仓库内的黑影走去。犯罪分子突然跃出,向迎面走来的周某脸部猛击一拳,周某情急之下,不及招架,便举刀向对方刺了两刀。然后便奔出仓库,边喊“来人,抓贼!”边跑向宿舍去找人。人们闻讯赶来,发现盗窃分子被刺后已倒地身亡。周某见罪犯已死,便持刀去公安机关自首。
    
    就本案来看,盗窃者乘夜深之际潜入仓库行窃,在被周某发现后,非但没有认罪服法,反而突然袭来,拳击周某头部。在这种情况下,绝不能把双方的强度理解为一般性对抗,要求周某只能挥拳相迎。在这种情况下,原盗窃者用刀刺周某的行为已经构成了对周某的威胁。此时,对方用拳击周某头部同样可能致人死命,而周左手已受伤,右手又持刀,如果不进行还击,就难以制止不法侵害,使对方有可乘之机,自己的生命和健康都有可能遭受侵害,公共财产也难以保全。同时,黑夜无光,周某也无法判明不法侵害者手中是否持有凶器,更无法猜测对方下一步将如何袭击自己。在这种紧急情况下,年岁已大的周某为了有效地使自己和公共财产不受侵害,防止不法分子逃脱法律制裁,举刀向对方刺去,这是完全正当的,也是非常必要的。从案情可见,周某以刀还击,正是为了使罪犯停止侵害和无法逃逸;罪犯倒地后,周某便停止还击,外出喊人。如果不是这样,不法侵害者就会乘机打伤或剥夺他的生命,达到盗窃并逍遥法外的目的。所以,周某的防卫行为并未超过必要限度,不属于防卫过当。此外,周某在发现盗窃分子被刺身亡后,立即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这更说明他不仅忠于职守,而且有很强的法制观念,应该依法认定其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行为。
    
    ——熊选国主编:《公检法刑事办案重点难点问题释解》,中国方正出版社,2005年版,第125~130页。
    
    附录1:中国最高刑法专家高铭暄教授著述与主流观点
    
    一、正当防卫的概念
    
    正当防卫就是采取对侵害人造成一定损害的方法,反制不法侵害,保护合法权益的行为。我国刑法第20条指出:“为了使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和其他权利免受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而采取的正当防卫行为,不负刑事责任。”这个规定揭示了正当防卫的实质内容和基本特征,为广大公民行使正当防卫权提供了法律根据。
    
    公民的正当防卫权受到国家法律的确认和保护。凡在正当防卫中致死、致伤的不法侵害人,纯属咎由自取,自食其果,防卫人不负刑事责任。即使因种种原因,防卫行为造成了不应有的危害,防卫人也有权受到减轻或者免除处罚的处理。
    
    当代各国的刑事立法都明文规定,正当防卫不是犯罪或不负刑事责任。不过,在刑法理论上却持有不同的根据。
    
    一般说来,不法侵害的开始是以实行行为的着手为标志的,着手是从预备行为向实行行为发展的质的转折点。认识不法侵害的着手应该注意这样几个问题;首先,着手侵害的行为必须直接危害社会主义社会关系;其次,着手行为可以直接引起侵害结果的发生;再次,要根据各种具体犯罪的构成特点加以分析,如强奸分子对妇女提出了威胁,属于强奸行为的着手。
    
    由于不法侵害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要具体案件具体分析。着手固然是不法侵害开始的标志,但不是唯一的标志。不法侵害的开始指合法权益已经直接面临侵害的危险,包括两种情况:-是不法侵害行为已经着手进行,合法权益正在遭受不法侵害;二是不法侵害的实行迫在眉睫,合法权益将要遭受不法侵害。例如,某甲欲杀某已,正在掏枪时,某乙进行防卫,把某甲打伤。虽然掏抢不是杀人行为的着手,但等到某甲掏出枪对准某乙,某己就无法防卫了。所以,某已打伤某甲的行为是必要的,属于正当防卫。《关干人民警察执行职务中实行正当防卫的具体规定》指出:“人民警察保护的特定对象、目标受到暴力侵袭或者有受到暴力侵袭的紧迫危险时”,必须采取正当防卫。在不法侵害结束以后,防卫的前提(起因)消失了,正当防卫行为也应该相应地结束。如何认识不法侵害的结束,在刑法理论上尚不能提出一个统一的原则,只能根据案件的具体情况,以正当防卫的目的为指导具体分析。我们认为,有以下情况之一者,属于不法侵害的结束,不得再实行防卫。
    
    ——高铭暄主编:《刑法学原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3年12月版,第196~221页。
    
    附录2:中国刑法专家高铭暄教授,马克昌教授,冯军教授著述与主流观点
    
    (1)正确理解“行凶”的含义
    
    首先,刑法第20条第3款将“行凶”与“杀人”并列,这表明“行凶”不包括“杀人”。其次,刑法第20条第3款所规定的防卫的起因条件的实质内容是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行为,因此,确定“行凶”的内容时,应根据行为人的行为是否足以严重危及他人人身安全来判断。综合考虑以上两个方面的内容。刑法第20条第3款中的“行凶”,应是指杀人以外的故意非法实施的可能造成他人重伤、死亡的暴力行为。因此,上述第三种观点将“行凶”理解为包括伤害和杀人是不可取的。再者,暴力行为是否可能造成他人重伤、死亡的后果与是否使用凶器之间没有必然的联系,使用刀、枪、匕首等器具通常可能造成人的重伤、死亡,但拳打脚踢并非绝对不可能造成他人的重伤、死亡,如一个重量级的拳击运动员使全力殴打一个没有受过抗击打训练的成年人,或者一个成年人使足力气对一个年幼的孩子进行拳打脚踢都有可能造成重伤、死亡的后果。所以,在刑法没有明确规定行凶仅限于使用凶器的情况下,认为只有使用凶器才可能构成行凶的主张,会人为地限制特殊防卫的范围,不利于鼓励广大公民积极地同那些可能造成人身安全重大损害的非使用凶器的暴力违法犯罪行为作斗争。另外,将使用凶器作为“行凶”的必备条件,还会引出如何解释什么是“凶器”的复杂问题。总之,将使用凶器作为“行凶”的必备条件,既没有法律根据,也无法从理论上论证。所以,上述关于行凶的第一、第二两种解释也是不妥的。
    
    ——高铭暄,马克昌主编,冯军执行主编:《中国刑法解释》,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5年8月版,第322页。
    
    附录2:《北京大学法学百科全书》对【xing xiong yu fangwei】的著述与主流观点
    
     “行凶”与防卫(committ ying violence”and de-fence)对正在进行的行凶行为,采取防卫行为,造成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的情况。我国1997年《刑法》第20条第3款规定:“对正在进行行凶、杀人、枪劫、强奸、绑架以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采取防卫行为,造城不法侵害人伤亡的,不属于防卫过当,不负刑事责任。”这一规定中。对于何谓杀人、抢劫、强奸及其他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相对比较好把握;而什么是行凶,则由于这一用语的日常群众性而不易理解。多数学者认为,考察行凶的文义及其在条文中的规定方式,可以从以下几方面把握行凶:①行为内容的暴力性。首先,从行凶的字面分析。上海辞书出版社1979年出版的《辞海》将“行凶”解释为“指杀伤人的行为”;商务印书馆1996年修订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将“行凶”解释为“打人或杀人”;三环出版社 1990年出版的(语言大典》将“行凶”解释为“打人或伤人(行凶作恶)”。可见,“行凶”在汉语中的含义基本上可统一为“杀人或伤人(打人)”。而打人或伤人的实质就在于它们的暴力性,或者说,人身的物理伤害性。在英文里,行凶被定义为“commit physical assult or murder;do violen ce.”直译成汉语是:“实施物理性的伤害或谋杀;实施暴力。”在德语中,关于行凶的定义是,“eine Gewalttat vertiben;Gewalttatigkeien begehen.”直译为汉语是;“作暴行,实施残暴行为。”显然、西语中更为直接的将行凶界定为暴力。因此,无论根据中文抑或西文对行凶的解释,行凶在内容上都是一种暴力行为。其次,从上述我国刑法第20条第3款规定的实施正当防卫的前提条件分析。该款规定适用本款防卫的前提是严重危及人身安全的暴力犯罪。因此,行凶起码是一种暴力行为,是对人造成物理性损伤的侵害行为。换言之,是一种侵害他人人身的暴力行为。③暴力的手段不限定性。作为“行凶”内容的暴力在手段上没有限定,即既可以使用凶器,也可以不使,徒手空拳同样可以造成对他人人身严重的伤害甚至死亡。③暴力程度的严重性。行凶中的暴力(vioence)其本身并没有程度的限制,但是,置于我国《刑法》第20条第3款之中后,就必须要附加上程度的限制,只有那些程度严重的暴力行为才是第3款所说的“行凶”。④暴力行为的无法具体罪名性。这是指作为行凶的
    严重暴力,一方面是客观存在的,对被害人的人身威胁也是急迫而现实的;但另一方面,这种暴力行为难以断定其属于何种具体的罪名。判断为哪一个暴力犯罪的罪名都不是非常恰当,也不是非常有说服力。不过,这种无法具体罪名化的行凶之暴力仍然是可以把握的。总之,行凶是指无法判断为某种具体的严重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暴力犯罪的严重暴力侵害行为。(刘艳红)
    
    ——《北京大学法学百科全书》.刑法学、犯罪学、监狱法学/杨春洗,康树华,杨殿升主编.—北京:北京大学出版社,2002年11月版,第927~928页。
    
    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正当防卫权应如何理解与应用
    
    (2000年第1集,总第6集)[第40号]
    
    裁判要旨
    
    法律并未规定特殊防卫的行为人必须身受重伤、已被抢劫、强奸既遂等才可以进行防卫,只要对方侵害有严重暴力性质,就符合法律规定。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特殊防卫的目的就是要使行凶、杀人、抢劫、强奸、绑架等暴力犯罪不能得逞,行为人放任、甚至不排除希望将对方刺伤、刺死,在适用本条款规定时,不应成为障碍。
    
    本案中,杜志浩带10人拘禁于欢母子,并掏出生殖器向于母脸磨蹭引发性欲激情,属于强奸行为的着手。此其一;其二,杜志浩等人任意殴打于欢的行为,属于行凶,而被于欢刺死。因此,于欢对正着手强奸其母亲和行凶(打人)的暴力犯罪分子刺伤、刺死,在适用刑法第二十条第三款规定的正当防卫时,不应成为障碍。
    
    过来人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105010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辱母杀人案非先例 相似案例中外古今都有
·就辱母案谈必须坚决阻止和打击中国黑社会化倾向
·辱母案:谁让可能严重冲击社会的舆论风暴改变轨迹
·胡果威:假如“辱母案”发生在美国
·辱母案:正义不能屈服于黑暗的高利贷之下
·辱母杀人案:法律本就是笨拙的工具
·美国没有“刺死辱母者”? 因为这连个规定 (图)
·急诊医生:辱母者是如何一步步成功作死? (图)
·高洪明:山东辱母伤人致死案于欢属正当防卫过当
·燕文薪律师关于“于欢刺死辱母者获无期徒刑事件”答腾讯网友提问 (图)
·孙自卿:忤逆之子共产奸党七一庆生日 屈辱母亲囚禁监牢遭磨难 (图)
·山东辱母案又爆大新闻 一段内幕音频曝光 (图)
·辱母杀人案:为何最高检介入 最高法却"按兵不动" (图)
·身家千万 “辱母案”中她何以陷入高利贷 (图)
·刘路时间:辱母之仇,弗与共戴天
·山东“刺死辱母者”案,为何引发民意汹涌?
·辱母案死者是双胞胎父亲 家人拒受访 (图)
·“辱母杀人案”:警察要离开时发生惨案 (图)
·刺死辱母者:儿子无罪,有罪的是民警和法官
·辱母案背后 高利贷是怎么泛滥的
·辱母者案事实究竟是什么?官方战战兢兢
·辱母案催债团伙头目 催债手段无下限 (图)
·辱母案判无期舆论哗然 最高检已介入或有转机 (图)
·辱母杀人案律师:将尽力为其做无罪辩护 (图)
·山东受辱母亲为儿陈情书曝光:是激情自卫 (图)
·黑帮辱母警察纵容致激愤杀人:判无期民怨沸腾
·山东辱母杀人案网络舆情压力闹大 最高检急派复审平息民怨 (图)
·重磅!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一审判决书全文披露 (图)
·辱母案:期待“正义的理据”
论坛最新文章:
  • 英国大选在即 各政党竭力造势拉票
  • 退休改革僵持不下 法国大罢工进入第五天 交通继续严重受阻
  • 国际人权日80万人游行 惊曝港高法与终审法遭纵火 事态不明
  • 甘肃镇原图书馆焚书 引来怒声指责
  • 爱国港星台北演唱遭轰 传防弹衣登台
  • 东盟连结中国突破中马两国双园陆海新通道
  • 法国大罢工 政府协商推行退休改革
  • 中国再推新疆反恐宣传 指控东突黑手
  • 新德里纸板厂深夜大火43人丧生 莫迪推特致哀
  • 曝中国密试猪猴杂交探寻移植器官
  • 纽约时报曝香港示威者逃亡去台湾增多
  • 入盟中国的外国球员没向国歌行注目受罚 网上争吵一片
  • 中国市场再放一点 寿险外资允51%
  • 政治局会议定保经济 推基建追6
  • 中国外贸出口压力大 连续4月负增长
  • 广州或变维稳危城 “世界律师大会”遭抗议
  • 世界人权日港人或百万上街争诉求 多处爆港警举枪警告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