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辱母案:正义不能屈服于黑暗的高利贷之下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28日 转载)
    
    来源:公众号“先生手账” 作者:陈宗鹤
    

    今天先生手上的笔颤抖中覆盖着一层愤怒,实在忍不住写出来。若有冒犯,还望见谅。
    
    今天整个网络都炸了!所有的焦点都指向了一起与高利贷暴力催债有关案件判决书上。
    
    2016年4月14日,山东聊城,女企业家苏银霞的儿子于欢,因受不了催债人员侮辱母亲,用水果刀将催债人杜志浩等4人刺伤,催债人杜志浩去医院途中抢救无效死亡。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若只有这两句话,似乎是一起很不起眼的刑事案件。就算放到腾讯每天右下角的弹窗估计你也不会点开。然而真相远远不是那么简单。
    
    苏银霞,是一位在山东聊城做汽车刹车片的女企业家。案发前2年,由于公司资金周转困难,苏银霞向山东冠县本地一知名的高利贷老板吴学占,以每个月10%的利息前后借了100万与35万元。(每个月都会利滚利)
    
    吴学占。名义上是一位房地产开发公司老板,其实背地里打着黑社会性质工作从事业务,他向当地老百姓以高额的利息承诺,集资储蓄(这本身就违法),再用远超法律规定的高额利率放贷给企业。最后再雇佣社会上一些有前科的闲杂人等,向企业与个人暴力催债。
    
    这就是中国典型打着擦边球的涉黑公司。国内如今遍地都是,名义上叫小额贷款的金融公司,其实就是黑社会性质产业。知道为什么近10年国内小混混、流氓少了许多吗?对,都干这行去了。
    
    回到苏银霞。
    
    显然她不仅低估了自己的偿债能力,更低估了高利贷“利滚利”的恐怖。仅仅在借款后1年半的时间里,苏银霞想尽办法凑齐了184万现金,而且还将自己住的价值70万房产抵给了吴学占。然而还了那么多钱之后,还欠吴17万!是的,苏银霞除去还清了本金,还付给了高利贷整整119万元的利息。但最后仍剩17万,苏银霞实在无能为力了。
    
    案发前一天,吴学占带着黑社会人员逼苏银霞回到自己家里拿东西。因为房子已经不是苏银霞的了。在房间里,吴学占便开始用暴力与言语辱骂逼她还债,吴让手下在马桶里拉了屎,然后揪住苏银霞的头发使命的往马桶里按。一整天的折磨已经使得苏明霞几经崩溃,下午她拔打了四次110和市长热线,然而······没有人能够帮她。
    
    民警前来了解情况后,苏银霞试图跟着警察一起离开,却被吴学占拦住了去路······
    
    对女企业家的凌辱与暴力逼债并没有结束。第二天,催债手段再度升级。
    
    吴学占的手下开着3辆无牌车,总共集结10名黑社会人员来到苏银霞的公司:源大工贸。
    
    这10人先在公司大厅垒砌炉灶模仿当地出殡的样子烧水喝。然后将苏银霞、儿子于欢、以及最亲近的员工刘晓兰囚禁在公司财务处。在这一对母亲与儿子面前,他们打开黄色录像,将声音放到最大,放了数个小时。
    
    晚上8点,这群人头目杜志浩到来。他在于欢的面前用极其难听的言语辱骂其母亲苏银霞。“没有钱你出去卖啊!一次100,我给你80。”
    
    杜逼迫苏明霞学唤狗的样子喊儿子于欢,还逼着于欢喊他为“爸爸”。
    
    杜志浩脱掉于欢的鞋,捂在母亲苏明霞的嘴上数分钟。一旁的员工刘晓兰气得瑟瑟发抖,想起身,被杜志浩反手一个耳光。
    
    最不可思议的是,杜志浩那群人脱下裤子,将苏明霞用脚踩在地上。当着她儿子于欢的面,一边骂一边用生殖器抽打苏明霞的脸部!
    
    大家试想下,当自己看到亲生母亲被人踩在地上用生殖器抽打凌辱耳光时,你坐得住吗?此时,一旁身为属下的刘晓兰都已经崩溃了。
    
    从门玻璃外看到此般凌辱的员工实在忍受不了,赶紧走出大厅偷偷按下了110。(后来这名报警的员工被催债人员殴打,手机摔坏。)
    
    亲眼面对母亲整整被杜志浩一伙凌辱4小时后,民警接警到达。这似乎给到于欢一丝最后的希望。但谁也没想到,反而是这看似唯一的一束希望之光,却酿成了最终的悲剧。
    
    在法院的判决书上清晰记录着:当晚,民警们进入公司简单了解情况后,扔下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便离开。
    
    那名报警的员工上前拉住一名女警察,说:“你们都走了,他娘俩就没命了!你们要走,就从我身上轧过去,把我轧死吧!”
    
    就在此时,于欢终于爆发了。我们知道最后一束希望的阳光淡去,就有可能变成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身为儿子,眼看着母亲活活被恶霸们长时间殴打凌辱,就连最信任的警察都站在对方的一边。法律帮不了他,正义帮不了他,走投无路的于欢只能靠自己。
    
    他血红着双眼,拿起接待室桌子里平日削苹果的一把刀,刺向了杜志浩······
    
    我曾经说过,一个仅剩绝望与无助的人,他最后能交换的价值就是自己的性命。这时,尽管对方11名人高马大的流氓都拦不住他。厮杀中,于欢一阵乱桶,对方四人受伤。其中杜志浩伤势最重,其到医院后因失血过多,死亡。
    
    于欢拿着刀,停留在原地。他并没有逃走,跟着警方回到了派出所,自首。
    
    四个月后,放高利贷的吴学占因涉嫌黑社会被警察带走。据了解,于欢案只是其涉黑中的一件。
    
    而被于欢捅死的杜志浩到底是什么人呢?
    
    记者了解到,杜志浩是山东冠县知名的恶霸,人称杜三。其曾因琐事殴打舅舅在村中闻名。2015年9月30日杜在东古城镇开车将一名14岁女学生撞击身亡,妙龄少女身首异处,而杜志浩却肇事逃逸。就在车祸当天,杜志浩的母亲便上门去给该少女的父母送礼,后来赔给他们28.5万了事。
    
    那肇事逃逸罪呢?死者的父母问过交警,交警说找到不人。可当事人母亲第一天就来送礼,会找不到人么?
    
    “我一个农民能怎么办呢?”女学生的母亲说道。现在杜志浩死了,反而那起1年前的交通肇事逃逸案件却破了。你说讽刺么?
    
    上周,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判决下达,于欢被判处无期徒刑。而杜志浩的家属更要求于欢和其母亲苏明霞索赔830多万!若是赔不起,是否又要天天盯着苏明霞逼债么?
    
    法院经审理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持尖刀捅刺多人,构成故意伤害罪,对其判处无期徒刑。
    
    我看了判决书后气得发抖。请你告诉我什么叫正确处理?
    
    是没还钱么?
    
    一共欠135万,加起来才1年多债务,已经还了254万,还咄咄相逼!
    
    是没报警么?
    
    第一天打了四次110,第二天员工偷偷报警后还被他们踹翻在地。
    
    警察有保护么?
    
    不,正因为目视着警察离开的背影后,彻底绝望的于欢才起了杀念。
    
    恶霸可怜么?
    
    你觉得可怜么?
    
    杀人确实违法,可此处的违法明显是催债人在诱导犯罪!在唯一正义的代表都无法帮助他的时候,难道要一个儿子眼睁睁看着他的亲身母亲被强奸?
    
    杜志浩与吴学占这伙人用侮辱、猥亵、酷刑、囚禁以及违规放贷本身就是犯罪(法律规定年化利率超过36%就是违法高利贷),难道就不能对一个22岁被逼上绝路的年轻人宽容一点吗?
    
    本人,在此恳请山东法院二审时能在详细调研后改变判决!手染鲜血的于欢确实违法了,但身为一个儿子,他没有错!身为一个对抗恶势力的男人,他更没有错!希望法院能以防卫过当的条例从轻处罚!
    
    同样,如果你也认为法院一审判决过重,希望能够一同转发出去。
    
    不能因为恶人,而毁了一个孩子的一辈子!
    
    更不能因一纸判决,而让正义屈服于黑暗之下!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3081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辱母杀人案:法律本就是笨拙的工具
·美国没有“刺死辱母者”? 因为这连个规定 (图)
·急诊医生:辱母者是如何一步步成功作死? (图)
·高洪明:山东辱母伤人致死案于欢属正当防卫过当
·燕文薪律师关于“于欢刺死辱母者获无期徒刑事件”答腾讯网友提问 (图)
·孙自卿:忤逆之子共产奸党七一庆生日 屈辱母亲囚禁监牢遭磨难 (图)
·山东“刺死辱母者”案,为何引发民意汹涌?
·辱母案死者是双胞胎父亲 家人拒受访 (图)
·“辱母杀人案”:警察要离开时发生惨案 (图)
·刺死辱母者:儿子无罪,有罪的是民警和法官
·辱母案背后 高利贷是怎么泛滥的
·辱母者案事实究竟是什么?官方战战兢兢
·辱母案催债团伙头目 催债手段无下限 (图)
·辱母案判无期舆论哗然 最高检已介入或有转机 (图)
·辱母杀人案律师:将尽力为其做无罪辩护 (图)
·山东受辱母亲为儿陈情书曝光:是激情自卫 (图)
·黑帮辱母警察纵容致激愤杀人:判无期民怨沸腾
·山东辱母杀人案网络舆情压力闹大 最高检急派复审平息民怨 (图)
·重磅!山东聊城“辱母杀人案”一审判决书全文披露 (图)
·辱母案:期待“正义的理据”
论坛最新文章:
  • 伊朗宣布扣一外国油轮 英派第三艘战舰前往波斯湾
  • FMI与刚果布达成债务重组协议引发争议
  • G7财长就征收数字税达成共识
  • 作家杨恒均从监视居住转为刑拘面临正式起诉
  • 夏夜想去观星吗?法国星空观察地点推荐
  • 北京会更严厉对待这个不顺服的半自治城市
  • 谷歌“叛国”了吗?库德洛罕与特朗普不同调
  • 阿维尼翁:俄导演向英年早逝的摄影家任航致敬
  • 特朗普竞选战略:痛批民主党4女议员
  • 法退休改革:2025年开始满额退休金64岁始拿
  • 日本京都动画工作室遭纵火 釀24死 数十伤
  • 时限将到 韩仍未答应就强征劳工判决与日交涉
  • 世卫:埃博拉疫情为国际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 台凶案死者父母致信港府建议 惟林郑只字不提
  • 外籍网红在示威中肚皮抓痒被指是外国势力暗号把他笑死
  • 比亚迪香港充电站收摊 车主忧电动车变废铁
  • 围绕主权及资源纷争:中越船只南海对峙长达数周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