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别问安倍为何敢重启核电 他有胆不重启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9日 转载)
    
    作者:尤一唯
    
    刚刚过去的3·15晚会上,曝光了有产自核污染地区的日本食品流入中国市场,其中包括大米、麦片、奶粉等多重产品。对此,中国外交部回应:日本政府在过去6年里对福岛核泄漏问题要么讳莫如深,要么闪烁其辞,对日本国内外的担忧始终没有给出一个令人放心、让人安心的答复。
    
    外交部的回应不是无的放矢,前几天的“3·11地震”六周年纪念日上,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就一反前例,在致辞中不言及“核事故”、只讲灾区复兴,希望将“3·11地震”作为历史的一页轻轻翻过。但在灾区复兴迟迟不见进展,福岛县10万核灾灾民在外流浪的现实之下,此举只能被受灾地的福岛人民理解为“冷血无情”。
    
    另一方面,日本重启停运核电站的进程却在堂而皇之地进行之中。2011年3月的福岛核电站事故让日本社会陷入了空前的反核、恐核情绪之中,日本政府不得不暂时停运全国所有的核电站并对核电站重新进行安全检查。时任民主党首相野田佳彦还表示,在2030年为止将会关闭全日本的所有核电站。
    
    2012年重返执政之后,安倍晋三暂时也不敢公然对抗舆论重启核电站,但在政权逐渐稳固的2014年4月,日本在内阁决议的能源基本计划中,悄然将核能重新定位为“重要的基本负载电源”,颠覆了原有的“2030 0核电”计划。
    
    别问安倍为何敢重启核电 他有胆不重启吗?    操作人员正在控制室内重启川内核电站一号机组反应堆
    
    2015年8月,九州电力所属的位于鹿儿岛县的川内核电站1、2号机率先重新启动。2016年5月四国电力位于爱媛县的伊方核电站也悄然恢复运行。关西电力所属的位于福井县的高滨核电站3、4号机虽然在2016年1月一度艰难恢复运营,但天算地算没算到福井县邻县滋贺县居民会提起诉讼,并在3月得到了日本大津地方法院的认可,因此被迫停运。
    虽然在“3·11地震”之后日本政府宣布停止了大多数新核电站的建设计划,并废除了一部分老旧和安全存在缺陷的核电站。即便如此,在2015年日本保有的核电机组仍有44台,这个数字位居世界第三。从2014年起陆续有24台核电机组向日本“原子能规制委员会”提出重启核电站的申请,除了仍在运行的三座核电站和通过审核的五座之外,半数已经进入了安全审查的尾期,可不日投入运行。
    
    考虑到距离“3·11地震”不过数年时间,日本国民对于核灾记忆仍历历在目,甚至全世界反核之风也正在日益盛行,因此日本政府重启核电站之神速实在令人诧异。那么日本政府为什么能如此冒天下之大不韪,陆续重启核电站呢?
    
    别问安倍为何敢重启核电 他有胆不重启吗?

    日本民众在核电厂前集会示威,以表明反核的决心
    
    背后推手——“核电村”
    
    我们甚至可以断言,在世界上可能不存在比日本更不适合发展核电的国家。首先,日本领土面积狭小,地震、台风等自然灾害多发,本土所缺乏铀矿资源严重依赖进口。其次,考虑到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曾经受到原子弹攻击的国家,以及战后国民情绪对于核的敏感性,因此核能在日本得到的巨大发展可谓是一大奇迹。
    
    曾经预言过“3·11地震”的地震专家、神户大学名誉教授石桥克彦,曾一语道破战后日本是一个“核电主义”国家的本质:“若战前日本是军国主义国家的话,战后日本便是一个核电主义国家”。而其背后的推手便是无孔不入的推动核能的利益集团——“核电村”的存在。
    
    所谓“核电村”是一个由推动核能中获利的利益相关者组成的、横跨“官、政、产、学”的巨大封闭团体,其中包括意在推动核能的政治家、官僚(负责实际政策的经济产业省、资源能源厅和负责研究计划的文部科学省);核能研究人员;电力公司职员;媒体;负责核能工程的企业;甚至御用知识分子等。
    
    其中“核电村”对于媒体的控制尤为突出,以至于在“3·11地震”地震之前,日本五大全国性媒体(朝日新闻、读卖新闻、每日新闻、产经新闻、日本经济新闻)无一敢旗帜鲜明地挑战“核电村”集团,在报纸上整版出现核电公司广告的状况也屡见不鲜。即使是在“3·11地震”之后,《朝日新闻》发布了“核电和媒体”特辑,进行自我批判,《每日新闻》也明确表达了自己反核的态度,但是媒体主流仍是支持核能的论调。
    
    根据日本《每日新闻》的最新调查,对于日本政府重启核电站持反对态度的为55%,赞成为26%,其余则不持看法。而《朝日新闻》所做的民众对于“核电0计划”的看法主张调查中,立刻要求“0核电”的为14%,不能消灭核电的为22%,余下的民众则回答“逐渐减少”这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考虑到《朝日新闻》和《每日新闻》的反核主张,这个数字还有高估之虞)。而就在2009年,日本内阁府进行的“关于核能的舆论调查”中显示,59.6%的民众支持“推动核能”,18.8%支持“维持现状”(当时日本的核电发电总量已经是世界第三,并承担日本能源消费的三分之一),也就是八成民众对于核电持肯定的看法。从以上数字中我们甚至可以说即使经历了福岛核灾事故,日本民众对于核能的看法仍未发生根本性的改变。(从主流挺核到势均力敌。)
    
    民众此种观点背后和电力公司多年来对广告的巨额投入密不可分。据日本《朝日新闻》统计,日本的电力九大公司(除了没有核电站的冲绳县)自1970年代起,40年间投入广告的经费达到2兆4000亿日元。电力集团年度的广告费甚至可与丰田、索尼这样的全球型公司相媲美。
    
    照理而言电力公司是在特定地区的垄断型公司,根本没有为拓展商路投入巨额广告费的必要,其背后的动机很明显是对民众进行广告洗脑,试图说服民众接纳核电。因此每当发生牵动人心的核电事故时(例如三哩岛岛事件、切尔诺贝利事件等),电力公司会突然大幅增加广告费用。正是由于坐拥核电的电力公司的巨额广告费投入,对广告收入具有巨大依赖的媒体也受到了电力公司无形之中的压力,因此一切对于核电不利的新闻难以被报纸光明正大地刊载。例如在福岛核电站事故发生后东京电力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日本经济新闻》的记者对时任东京电力的胜俣恒久会长提问时本意护航,没想到弄巧成拙说成敬语“请问胜俣会长大人······”,媒体对于核电利益集团的奴性也是一览无余。
    
    但是“核电承担日本电力的三分之一”、“核电是绝对安全、清洁、可再生的能源”这种类似口号式的宣传,以及专家坐而论道式的讲解似乎难以深入民众人心。因此在切尔诺贝利事件后反核情绪高涨的社会范围之下,1991年日本的科学技术厅委托核能文化振兴财团制定了“核能公共谅解方策的想法”大纲(其中委员长竟是《读卖新闻》的社论委员,因此《读卖新闻》也被戏谑为“核能村”的御用媒体),并就如何精致“核能村”的宣传活动进行了讨论。有学者认为这次会议堪比纳粹德国制定屠杀犹太人政策的“万湖会议”,并直接导致了后来民众对于一切核能的风险视而不见,间接引发了福岛核灾的事故。
    
    别问安倍为何敢重启核电 他有胆不重启吗?

    东京电力公司举办核能和美丽的未来——核能之日作品征集
    
    别问安倍为何敢重启核电 他有胆不重启吗?

    东京电力公司宣传片请来不少日本明星
    
    其中他们煞费苦心的是对妇女以及儿童群体的宣传活动,因此在90年代之后除专家之外,大量启用了演艺界明星来担任核能广告的代言人,并推出了诸多儿童绘画、征文活动,巧妙地将“核电安全神话”深刻地植入了民众内心。
    
    核电有利有弊,无论是全寿命成本、还是安全风险及防范措施,每一代核电是什么情况,向老百姓一一解释清楚,才是最恰当的做法。一些西方国家盛行“反核”风潮固然有问题,但日本由于“核电村”的操纵,却将宣传导向另一极端。这两种套路都是物极必反。
    
    因此迄今为止很多民众仍相信“核电安全神话”,以及对于资源贫乏的日本而言核电是不可或缺的,并将福岛核灾视为天灾或者将责任推给负责福岛核电站实际运营的东京电力公司,而对在日本发展核电背后的风险充耳不闻。当然正如日本战后对战争犯罪证据的销毁一般,上述宣传的痕迹都在“3·11地震”得到了各大公司彻底的销毁;也正如东京审判的不彻底一般,对于福岛核灾事故的责任清算到今天为止仍是一笔糊涂账。因此“核电村”集团即使是在万夫所指之下仍躲过一劫,它坐拥的巨大权力并未得到彻底的摧毁。
    
    在去年日本举行的地方选举中,位于重启核电站前线的新潟县和鹿儿岛县都由持反核立场的候选人当选。特别是新潟县,坐拥福岛核灾事故当事人东京电力所属的柏崎刈羽核电站,因此被视为一个指标性的地区,事前不被看好的反核候选人米山隆一成功逆转当选。日本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也意欲在党的政策中加入“0核电”主张,即使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也直接出面批评安倍的重启核电站政策,希望自民党早日接过“0核电”政策的大旗。而且国际油价的大跌也让“核电对于资源贫乏的日本不可或缺”、“废除核电改用化石能源将掏空日本经济”之类的宣传似乎失去了说服力,反核之风似乎一时吹遍日本。
    
    但若就此断言日本将顺利走向废核似乎也为时过早。首先,核电站去留的决定权并不取决于地方,而在于中央。而在国家级选举中反核势力的式微也是尤为明显。即使是现在最大的在野党民进党党魁莲舫,也在选举政策的主张中认为相比反核政策,更看重在野党之间的团结,因此不敢大声宣扬本党的反核政策直接挑战“核电村”。
    
    此外,另一种支持核电的宣传逻辑也正在生成之中,那便是“核电站的潜在核威慑力”。早在1969年日本外务省外交政策企画委员会制定的、印有“极秘·无限期”字样的《我国外交政策大纲》(2010年被解禁)中“有关安全保障的施政”,就写道“需时常保持核武器制造的经济上、技术上的潜力”。因此,日本现在也是为数不多掌握制造核燃料技术的国家,据称日本国内剩余的钚已经达到了45万吨,可以制造500枚以上的核弹。
    
    日本自民党大佬石破茂为了支持核电站重新运营,也曾表示“如果维持核电站运营的话,只要想制造核武器,就能在一定时间内造出来”。他认为这是一种“潜在的核威慑力”,因此不应该废除核电站进而放弃这种潜在威慑力。
    
    更重要的是,虽然日本在战后进入了美国的核保护伞之下,并废除了军队改称自卫队,在原则上不持有进攻性武器,只能持有防御性武器。但是对于核武器能否算成防御性武器、核武器是否违宪,日本历届内阁都表示核武器并不在宪法禁止的范围之内,也可以等同于防御性武器。也就是说日本不进行核武装的“非核三原则”以及加入核不扩散条约,只是一种政策上的选择,并不在宪法禁止范围之列。因此在经济逻辑之外的国防、安全保障逻辑上,核电站的运营也成为了一种必要,这种逻辑对于保守派、鹰派阵营也具有强大的说服力。
    
    “核电村”这个巨大的利益团体,即使在福岛核灾之后的风口浪尖上仍是死而不僵,操纵媒体进行欺骗性、误导性宣传,让日本民众对于核电的实际运行情况和潜在威胁知之甚少。再加上在挺核新逻辑的诞生,以及试图让民众淡忘福岛核灾记忆的政治家的推动之下,“核电村”正在重新积蓄自身的力量。我不得不悲观地推测,日本的废核之路仍是遥遥无期。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293061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国务院巾帼英雄炮轰中国核电之疯狂
·关于核电项目,致英国政府的建议
·王思想:谁有权重启中国核电? (图)
·衰李克强启动核电大跃进
·环球时报:核电安全必须100%,以防万一
·核电究竟是否和平、安全?/郑义
·反核理由之五:核电站本身杀机四伏/何岸泉
·反核理由之四:核电站 = 脏弹/何岸泉
·反核理由之三:损人利己的核电企业/何岸泉
·核安全专家不讲核电厂「不安全」/王先强
·请温家宝先公布中国核电背后的私募势力/九点丸
·中国核安全信息交流中心目的:关注中国核电站现状
·北京拿什么确保“核安全”—— 中国核电 “大跃进”之忧/牟传珩
·为什么不用担心日本的核电站
·日本核电站爆炸与切尔诺贝利之痛
·中国在核电发展战略上的大错误/张军
·我对南充核电站表示“非常非常”担忧
·大亚湾核电站惊传泄漏事故 中国全面封锁消息 (图)
·中国建设海上浮动核电站 为海岛供电 (图)
·中国将建造海上核电站,为南海人造海岛提供电力 (图)
·中国核安局通报:误操作触发停堆 宁德核电问题最多 (图)
·中国拼命发展核电 背后的辛酸谁人知 (图)
·国家发改委、能源局:核电厂选址等应征求公众意见
·深圳核电站警报 被误关3个月懵然不知
·深圳核电站警报系统被误关3个月 相关方面懵然不知 (图)
·山东一核电设备公司核安全违法 被罚10万元
·极度危险 中国核电疯狂大跃进 (图)
·中国阳江核电厂违规事件引发核泄漏担忧 (图)
·中国将在南海兴建浮动核电厂 (图)
·中国将于南海建近20座海上核电站 以回应仲裁? (图)
·中国为南海建造海上核电站?真相却是······ (图)
·陕西汉中市发改委回应核电站建设传闻:无此规划 (图)
·环时称中国可能将在南海建海上浮动核电站 (图)
·环保部:彭泽核电站设计时考虑了三峡溃坝极端情形 (图)
·中国大陆在建核电机组24台 数量居世界第一位
·岭澳核电站发生“0级”运行事故
·广东江门市建造世界最大核电厂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