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廖祖笙:习近平先生,你吃过饭了吗?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6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廖祖笙更多文章请看廖祖笙专栏
     ——廖祖笙写给习近平的第二十八份借据

    
    习近平先生,你好,你吃过饭了吗?托你的福,托“新政”的福,我也吃过了,只是一直在借钱吃饭而已。若不举债度日,我家兴许早就饿死几百回了。
    
    “你吃过饭了吗”,是中国人最常用的一句问候语。国人多活得比较实际,在任何时候都将吃饭的问题,视为头等大事。尽管不再是灾荒年月,国人也还保留着见面就问对方“吃饭没”的习惯。习惯通常是不那么容易改变的。
    
    也正因为这样,先生你说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李克强总理说人人有饭吃是一切人权的基础,说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等等,都能算是贴近人心,都曾让我为之感动过。
    
    有这样一个不想让百姓挨饿的“新政”,我家怎么还是无法免于饥饿,还要借钱吃饭呢?
    
    是我没手没脚吗?非也。我妈生我时,我就四肢健全。尽管我儿被虐杀时,被打断了两只小胳膊,我母亲和我岳母,在我颠沛流离谋生在外时,也被蹊跷摔断了大腿,但所幸我还四肢健全。
    
    是我比别人懒惰吗?非也。我这人比许多人都要来得勤快。我操劳在部队机关时,每天都要在或读或写中,熬到子夜后才歇息,几乎把自己给累垮。回地方后,在亦商亦文的日子里,我白天跑江湖,晚上爬格子,在为多家报刊写着专栏的同时,为践出版社的稿约,我还日日挑灯夜战,一口气在七个月的时间里,写出过四本书。在以文为生时期,我曾用一个月时间写出过一本长篇小说,于被迫害前每月光从报社拿到的稿酬,多则近万元,少则数千元,过得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
    
    是我比别人奢侈吗?非也。我这人一向节俭惯了,即便是月薪万元之时,我也没有真正大手大脚过。我一年到头也就那么几套衣裳,除了会抽烟,就再无别的不良嗜好。在上班的时候,我抽的是十块钱一包的香烟,被逼得举债度日时,多抽的是三元、五元一包的香烟。连饭都吃不上了,还在抽烟,委实不该啊,我该考虑戒烟了。并且最好都能修炼成仙,一家老小要是光喝西北风就能饱腹,就总算是可以免于饥饿了,便也能为“强国”争光了,即可笑得像水蜜桃一般灿烂甜蜜。
    
    按理像我这样的一个男人,换在随便哪个国度,怎么也不至于要借钱吃饭,可没辙啊,我是活在这样的一个“法治国家”,我想出国,人家怕我把“强国”给写垮了,不能出境的我,在举债度日中,有苦没处说,也只能捎带着向先生你,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
    
    吃饭在“法治国家”,这些年于我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我有落笔成文的写作能力,爱子被虐杀后,我随即被党国全面封杀,这十年来于国内传媒就再没能发表一个字;用笔名写作能否在党国生存?答案是不能,且不说文名本是作家的无形资产,先得看能否拿得到稿酬。无孔不入的黑暗势力,在公开整我之前,就已在暗中扣压我的稿酬;我有经商的头脑,但苦于没有启动的资金;我曾经有过高薪的工作,我夫妇两头的亲友,在我工作在外时,遍遭国保的骚扰和惊吓,我的母亲和岳母都蹊跷遭受重创,我也终于被下流地逼回了家乡。
    
    就是要将我凌辱得去做苦力,去靠了扛活度日,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也得扛得动才行啊。要我求生不能、求死不能不说,竟还要我家风烛残年的老人和蹒跚学步的小女,也一同无法免于饥饿,这种事只有兽类能干得出来。没有谁真正在乎过我一家老小的死活,只有多个监控探头对准我的住处,并有披着“执法”外衣者,一再“搞搞震,没帮衬”,时不时戏弄我、刺激我、凌辱我、为难我、恐吓我······
    
    习近平先生,此情此景,换作是你,你来试试,你将何以自处?李克强先生,你说要确保人民群众有饭吃,这样的一种国情,这样的一个非人间,怎么确保?你们能否给我以明示,是不是可以教教我?
    
    习近平先生,我知道这不是你和李总理的本意。我儿的惨烈遇害,并非发生在“新政”时期,我虽然有时行文犀利,但我对“新政”到今天为止,也还保留着期待和克制。你不会想要饿死我的一家老小,李总理也同样不会想要饿死我的一家老小。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会导致我要无尽举债度日?是因为躲在幕后的执掌重权者,已背负了绝人之后的血债,深感恐惧,在千方百计想要将我逼死逼疯,以图灭口;是因为在“倒习联盟”看来,我还有一定的利用价值,将我“破格”整成这样,可以迂回出你的洋相,打你的耳光;是有人在将我当作一棵摇钱树,“巧妙”经营我的同时,也在进行某种意义上的豪赌和玩火······
    
    习近平先生,在这样的漫漫长夜,我像千千万万苦难的中国百姓一样,多么希望你能伸出温暖的手来,救我的一家于水火。我求天求地,求胡锦涛,求温家宝,求习近平,求李克强······时间的流水在苦难的河床里哽咽了十年有余,我在墨黑的夜里,也还是看不到亮光的闪现。
    
    国事不涉家人,这在任何时期,都理当是一种最基本的社会文明规则。我是真的觉得你党越来越“伟大、光荣和正确”了,真的觉得“法治国家”一年比一年更“法治”了······用有形的利刃干掉了我苦心养育了十六年的爱子,之后再用无形的利刃,想着干掉我的一家老小,天下不会再有比这更“仁慈”的事情了。这样的党若真能实行下一个百年计划,世上也就再无天理的存在。
    
    吃饭而已,在天下人而言,何其简单,又何其难哉。虐杀未停止,变相杀人在继续。我为了怎么吃饭的问题而发愁,压根就不敢想象代我而去的爱子,在这样的夜里可以沉冤得雪。我已是不知道了什么叫作愤怒和无奈,但也还保有了友善和礼貌。我含笑柔声问你:习近平先生,你吃过饭了吗?
    
    我在谦卑地向你表示问候的同时,与往常一样,并未忘记我所处的,乃是一个非人间。窗外的枯枝上,在早春已萌发了新绿,在滋长着复苏、希望和向往。而非人间的陌上,却依旧深陷于隆冬,处处可见兽迹狼藉,四野多有枯草的倒伏。
    
    长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写我心,被匪国纳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断下流敲掉饭碗······万般无奈,于公元2017年3月16日,向习近平先生象征性借一分钱吃饭,以此记录一段黑暗的历史。此据。
    
    写于2017年3月16日(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担任中央政法委书记期间、周永康担任公安部部长期间、刘云山担任中宣部部长期间、周济担任教育部部长期间、张德江担任广东省委书记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指鹿为马,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第3896天!遇害学生的尸检报告、相关照片及“破案”卷宗全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作家廖祖笙在国内传媒和网络的表达权被匪帮全面非法剥夺,生存权同时也被新纳粹们以下流手段一再剥夺!被“执法”机关明确告知只有在十年之内不写政论性文字,才能享有出境自由,被连续非法断网2197天,被公然带有凌辱性质地置于监控探头之下!廖祖笙被迫颠沛流离期间,风烛残年的母亲和岳母蹊跷被摔至大腿骨折、股骨碎裂······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能任意操弄无脊梁的百度······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蛇鼠一窝、寡廉鲜耻的反动当局从上到下装聋作哑!)
    
    廖祖笙博讯博客:http://blog.boxun.com/hero/liaozusheng/
    廖祖笙谷歌博客:http://liaozusheng.blogspot.com/(因锐评刘云山被“不作恶”的谷歌删除)
    廖祖笙推特:https://twitter.com/liaozusheng(在“欢迎批评”的禁评时代推特账号被冻结)
    廖祖笙邮箱:曾有的谷歌邮箱、雅虎邮箱、微软邮箱全部被禁用
    廖祖笙电话:13062499969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9613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廖祖笙:险哉习近平
·廖祖笙:习近平要怎么漂白自己?
·廖祖笙:规矩是可破的·天命是难违的
·廖祖笙:习近平面临指挥不动的问题
·廖祖笙:时不我待习近平宜快刀斩乱麻
·廖祖笙:“倒习联盟”确实存在并已成型
·作家廖祖笙声明
·廖祖笙:请让我一家离开这个魔窟
·廖祖笙:一将反腐VS十几亿人反腐
·廖祖笙:勿忘作鸟兽散的“共和国卫队”
·廖祖笙:集中火力肃清一两条线足矣
·廖祖笙:习主席与张主席、刘主席······
·廖祖笙:六座大山之下的南柯一梦
·廖祖笙:“二会”召开再证“新政”没戏
·廖祖笙:习近平面临的三大问题
·廖祖笙:安得良才若高适,踏尽不平崇公义?
·廖祖笙:推己及人即知为政损益
·廖祖笙:两步棋让国家得到平稳过渡
·廖祖笙:共匪用哄骗拖拿走了你的一生
·廖祖笙:“国妖”张德江恶贯满盈已是国耻
·廖祖笙:枪杀了方九书,又枪杀徐纯合!
·六四后严控虽解担忧不减 廖祖笙疑遭死亡威胁 (图)
·廖祖笙:半夜里拉电闸 烛光中等天亮
·廖祖笙:举报党政公安联合造谣!
·廖祖笙谷歌博客已恢复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