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耶利哥与文明的起源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16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全世界最古老的城市耶利哥城(Jericho City)为与现代的约旦王国,据其遗迹推断,它可能早在11000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就已存在。而且《圣经》的旧约和新约中都提到了耶利哥。
    
    耶利哥的考古历史比传说中的中国夏朝还要早7000年历史,虽然耶利哥因全区低于海平面三百公尺,气候十分炎热,四周均为一片荒无不毛的沙漠,但由于这块绿洲自古以来有地下泉水滋养,是远古时期城市聚居最喜爱的地点之一,在当时就已经是世界文明的摇篮。
    
    耶利哥古城(Old Jericho)位于苏丹小山丘(Tell Es-Sultan)上,于现今耶利哥新城西北方约两公里处。因为政治的动乱,使得所有旅游书对此地都的描绘不够正确,也无法提供最新的讯息,能到达此处并不容易。
    
    耶利哥古城位于苏丹小山丘上,可从新城搭出租车过去,古城的旁边有一片阿拉伯难民营。
    
    耶利哥城位于约旦河西,在死海之西北,离南端的堡垒约5哩,在死海之西北约10哩。坐落于辽阔的约但平原,在水平线近千呎以下;虽然距圣城不过14哩,地势却比耶路撒冷低约3,500呎。由于这样的地形,故耶稣说到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时,说那人“从耶路撒冷下耶利哥去”。
    
    圣经首次提到耶利哥城时,背景是以色列人出埃及,旧约中的耶利哥所以闻名,是因为她是第一个被以色列人攻陷的城池。
    
    在罗马帝国衰败后,耶利哥城变式微,渐渐地耶利哥城已经变成古旧残破的回教村落了,直至近年,她才重新成为死海西岸的一个重要城市。
    
    圣经首次提到耶利哥时,背景是以色列人出埃及,但在考古上,这之前数千年以前,耶利哥已经是一个庞大而昌盛的城市。
    
    原始民族之所以集居于耶利哥,并把它发展成为一个城市,有3个原因:
    
    (1)其地有一水泉,名以利沙泉(王下二18-22);
    
    (2)其地冬天温暖,虽然夏天颇炎热;
    
    (3)其地处险要之境,有约但河堡以保安全,又是通往西边山地数条通道的必经之处。
    
    早期曾聚居于此的民众,其生活面貌主要靠赖考古发掘的遗迹去推断,才有少许迹象可寻。初期只以采摘为生的群体,经过多年的发展,逐渐演变成为一个比较复杂的社会体系,有皇室、士兵及客店。在民数记十三章29节,圣经首次提到耶利哥城及附近居民:“赫人、耶布斯人、亚摩利人住在山地;迦南人住在海边并约但河旁。”
    
    旧约
    
    旧约中的耶利哥所以闻名,是因为她是第一个被以色列人攻陷的城池。以色列人在约但河东之摩押平原停留不久后(民二十二1,二十六3、63),即以耶利哥城为进军的目标。约书亚先派遣探子刺探城中情形及附近地势,城中的妓女喇合接待探子,并帮助他们逃脱。由于她的协助和合作,城破时她与家人幸免于难(书六22-26)。以色列人围困耶利哥时,每日默不作声地绕城1次,一连6日,第七天则绕城7次,然后祭司吹角,百姓大声呼喊,城墙果然倒塌,不攻自破。
    
    约书亚攻占耶利哥城后,立誓说:「有兴起重修这耶利哥城的人,当在耶和华面前受咒诅」(书六26)。500年后,有伯特利人希伊勒重修耶利哥城,果然因而丧失长幼两子,正应验了约书亚的咒诅(王上十六34)。
    
    耶利哥城位于便雅悯境内,北面与以法莲境相距不远(书十八12、21)。
    
    在旧约中提及耶利哥之经文,散于各处。例如撒母耳记下十章5节(参代上十九5),说到大卫的臣仆被亚扪人首领哈嫩剃去了胡须,甚觉羞耻,便藏于耶利哥,等胡子长长才回去。耶利哥又是先知以利沙的大本营,他及其「先知门徒」均住在此城(王下二5)。在亚哈斯王时代,有些被掳的以色列人获送回耶利哥城(代上二十八15)。又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被巴比伦军攻陷时,西底家王便逃至耶利哥,但为巴比伦军追上,并在利比拉剜下他的双眼(王下二十五5;耶三十九5,五十二8)。
    
    旧约最后提到耶利哥,是在以斯拉及尼希米之核点民数(拉二34;尼七36)。耶利哥城的人也有帮助尼希米重新修建耶路撒冷的城墙(尼三2)。
    
    新约
    
    首先,我们要知道新约时代的耶利哥城,是希律王所重建的,其址在旧约原址以南约1哩,位于盖勒特河。符类福音中记载耶稣医好一个瞎子,当时耶稣正从旧耶利哥故址(太二十29;可十46)往希律所建之新耶利哥的途中(路十八35)。现今的耶利哥城包括了新旧二址。
    
    在好撒玛利亚人的比喻中,也提及耶利哥(路十30-37)。至少还有一处提到耶稣路经耶利哥(路十九1)。那一次,耶稣遇到耶利哥城富有的税吏撒该,到他家中用饭。
    
    圣经以后
    
    在约书亚攻陷耶利哥后,耶利哥旧城的重要性已大减,但希律所建之耶利哥新城,则宏伟和重要。但在罗马帝国衰败后,耶利哥城变式微,现存有关此城之记载,多来自前往圣地朝拜的人。从他们的记录中,可见到圣经提过的一些事物,如撒该爬过的树;不过他们所见的耶利哥,已经变成古旧残破的回教村落了。直至近年,她才重新成为死海西岸的一个重要城市。
    
    考古上的发现
    
    1868年,查理华伦首次在耶利哥进行考古发掘,其后舒连及华辛迦在1907至11年,又再次进行发掘;接着还有嘉士登于1930至36年的第三次发掘。嘉士登认为他掘到了以色列人攻陷城池时的城墙,但经过甘嘉莲于1952至56年详细而科学的研究和考察后,认为最顶层的遗迹甚难确定为约书亚时代的墙垣。她最为人称道的贡献,是澄清和解释了耶利哥城址积累了多层的文化,可追溯到主前8000年。
    
    (选自《证主圣经百科全书Ⅲ》)
    
    (二)
    
    在旧约圣经中,耶利哥是相当富传奇性的。乔舒亚记第六章提到当时耶利哥城的人们不肯承认上帝,因此上帝要毁灭这个城市。上帝的灭绝的方式很特殊,祂要乔舒亚(摩西的帮手)及以色列人民不出声的台着约柜绕城七天,前六天一天绕一次、第七天要绕七次,当祭司吹起号角时,所有的以色列百姓大声呼喊,耶利哥的城墙就倒塌,以色列百姓顺利将城夺取。
    
    在新约圣经里,耶稣也多次来到耶利哥。他曾在此地附近医治了瞎子(马太福音20, 29~34);也在此传讲福音,遇见税吏长撒该(路加福音19,1~10);在最后一次网耶路撒冷的途中,又经过了耶利哥。
    
    因为耶利哥历史悠久,又充满了圣经背景,本世纪以来,此处已经被大规模挖掘了三次;对考古有着浓厚的兴趣又有基督教信仰的人们来说,耶利哥真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地方。
    
    不过对阿拉伯出租车司机来说,或许不认为这一大片黄土有什么值得在大热天中造访的理由,游客解释了老半天,他们还是很疑惑的把游客放在耶利哥古城的外面,指指方向,然后露出一付很不可思议表情后开走:
    
    “下车后我们看了看周遭的环境,除了几个小朋友及老人好奇着望着我们、一两个摊贩用着没什么力气的声音向我们推销纪念品、一个坐在破破小小售票亭里的有气没力老人,除此之外没有什么人气了。”
    
    古城遗址中偶尔可见零星残破的建筑。
    
    此处遗迹保护的并不好,大部分都可任人随意践踏,只有少部分用栏杆围起保护。
    
    买了票(NIS 20,约台币140)后,踏上了耶利哥古城。本来就明白这样一个在人类历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耶利哥古城,因为目前的政治纷乱因素应该是没什么人会来造访,因此对于眼前近乎的死寂,我并不惊讶,但一时间还真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傻了。原本以为一万年前的文明应该会留下什么,结果看到的除了一大片的黄土、还是黄土!”
    
    原来无论是什么多伟大的建筑及文明,在经过一万年后,终究回归为尘土。
    
    耶利哥古城遗址一直以来都暴露在炎热的太阳下,由于面积广大,难以维护,于是巴勒斯坦政府就这么一直让它自然的吸收日月精华。我们沿着用绳子拉出来的小路,顶着大太阳在这片有着一万历史的黄土上行走;幻想那泥块盖成的碉堡、是耶利哥城被乔舒亚攻陷前,耶利哥士兵站在上面嘲笑以色列人奇怪行为的地方;泥塑的楼梯阶,是某位大官家里拿来办宴会的场所;更似乎可听见祭司们吹着号角,耶利哥城墙就这么轰然倒下的巨大声响。
    
    古耶利哥城的黄土与新耶利哥的油绿棕榈树形成一个对比。
    
    在耶利哥古城外,有着一片因为1967年六日战争而生的阿拉伯难民村。在尚未被以色列占领前,这个村子就如同平常的乡村一般,虽不富裕但却能平安。六日战争后,以色列人驱赶了耶利哥内的阿拉伯人,使大部分的村民被迫流离失所,2005年后,耶利哥为以色列归还给巴勒斯坦政府的第一个地区。现今的耶利哥宁静且安全的难民村也从毫无人烟渐渐规回到原来的面貌,只不过这样的景象是用多少的泪水及血水换来的呢?谁又能知道这份短暂的平安能维持何时呢?
    
    远处的那座山,是耶稣受魔鬼试探40天的地方(马太福音4, 1~11),又称为「试练山」(Mount of Temptation)。山上有许多洞穴,是修道士静修之处,目前在山巅上耸立一座希腊东正教试炼修道院(Greek Orthodox Monastery of the Temptation),可以登山而上、也可撘缆车上去(USD 10)。
    
    耶稣受魔鬼试探的试炼山就在不远处,山虽不高,但却很陡峭。
    
    踏在这只剩黄土一片的全世界最古老城市上,我明白,不管是任何人、事、物,上帝要拿走的谁也躲不掉,这也让人想起圣经传道书二章所说:「我为自己动大工程、建造房屋、栽种葡萄园、修造园囿······我手所经营的一切事,和我劳碌所成的功,谁知都是虚空,都是捕风,在日光之下毫无益处。」世上的一切终归于尘土,唯有敬畏神,那才是永恒的福乐。
    
    注:有关旧约圣经乔舒亚记所记载的耶利哥城墙至今考古学界仍无定论。一说毁于公元前1400年左右、与乔舒亚时期相同;一说至今尚未发现城墙的遗迹。
    
    (三)以色列人“吼倒”古城墙
    
    《圣地游学记之28-耶利哥,以色列人“吼倒”古城墙》(西雅图的陈彤)说耶利哥一带,椰枣树和棕榈树都很多。椰枣树和棕榈树究竟有什么区别呢?除了知道他们的叶子长样不同外,其它的情况,说实话我不太清楚。但查资料后发现,原来这两种树都是属于棕榈科,只是椰枣树是棕榈科中的刺葵属,所以,简而言之,椰枣树也是棕榈树。在圣经中,古耶利哥就有个好听响亮的美名:棕树城。
    
    实际上,位于约旦河西岸平原地带的耶利哥地区在历史上至少有过三座耶利哥城,分别在不同的位置上。第一座是约书亚时代(约公元前15世纪)的古耶利哥城,第二座是大希律时代(约公元前1世纪)的新耶利哥城(也就是耶稣救赎税吏长撒该的地方),第三座是十字军时代(约公元12世纪)所建的耶利哥城。第一座古城是被约书亚领导的以色列人所摧毁,第二座新城和第三座城在地理位置上紧挨着,现代耶利哥城,阿拉伯人称之为“珥里哈”(Er-Riha),它基本上是在第二和第三座城的基址上渐渐扩展而成的。
    
    圣经提到耶利哥这个名字总共有约60次之多,但有关发生在耶利哥的最著名的事情,不是撒该曾攀爬的那棵大桑树,也不是耶稣迎战撒旦的地方试探山,而是旧约中记载的一次谜一般的憾人事件:以色列人曾经“吼倒”了古耶利哥城的城墙。
    
    那么,古耶利哥城在什么方位呢?其实,我们当时已经非常地贴近了。
    
    果然,离开试探山后仅不到20分钟,就是下午约3点15分时,我们已经抵达耶利哥古城遗址。
    
    九月份应该是由夏转秋的季节,可是耶利哥是世界上最低的城市,其海拔低于海平面220多米,所以气压大,加上前几日超强日光没头没脑的无情照射,今天的气温至少得有摄氏40度。天气热得真让人透不过气来,我们一下巴士,离开了冷气,稍稍走动便是搞得汗流浃背。好在耶利哥古城座落的山丘边上,附近有地下泉水环绕,城内种植了不少棕树,带给大家稍许的荫凉。
    
    老城边是一处泉水池,名曰“以利沙泉”(Elisha Spring Fountain)。
    
    以利沙生于公元前九世纪中叶时的以色列先知,是另一位伟大先知以利亚的门徒和继承人。他原是耕田的农夫,当先知以利亚告诉以利沙他蒙神的拣选而要跟随以利亚做先知时,以利沙即刻顺从,他立刻跑回家去,宰耕地之役牛,烧耕田之农具,摆上筵席向父母及朋友辞别,从此跟侍在他的老师以利亚左右。后来,以利沙跟随以利亚来到耶利哥附近的约旦河畔,以利亚被神所派来的火焰车接走,他乘着旋风升天。之后,以利沙便承继了以利亚的事奉工作,他做先知约有50年之久。以利沙送走以利亚之后住在耶利哥一段日子。《列王记下》(第2章第19章)曾记载说,耶利哥城的人跑来见以利沙,告诉他这里的水质恶劣,因而土地贫瘠。以利沙到水源处,命人取新碗来,里面放点盐,然后把盐倒在水里,并说:“耶和华如此说:我治好了这水,从此必不再使人死,也不再使地土不生产”。这样,耶利哥的泉水就变得纯净了。
    
    泉水池其实并非以利沙泉的原始源头,真正的源头是在离此地东面约数百米处。只因为原处要进行道路和城市建设,所以人们才把泉水引到现在的地方。
    
    泉水池上筑有一小段短护墙,上书“耶利哥,世界上最早的城市”。这个称号不是假大空式的吹牛皮,而是实有世界学者所公认的一系列考古证据。这一系列证据就在池边的一处山丘上,阿拉伯人称之为“苏丹山丘”(Tell es-Sultan),实际上,山丘上也正是耶利哥古城遗址的所在。该遗址现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管理,他们成立了耶利哥绿洲考古公园(Jericho Oasis Archaeological Park)。公园入口搭着凉棚,上面高悬着巴基斯坦的四色国旗,由一位年老的巴勒斯坦籍管理员负责售卖门票。
    
    我们进入公园,沿着台阶拾级而上。我们心中想看的重点,就是约3500年前被征服迦南地的以色列人所吼倒的那座古耶利哥城,重温那一段惊世骇俗的历史。眼前的土丘布满碎石,被烈日晒焦的黄草散杂其间,时有热风吹过,卷起点点旋尘。这里就是当年被吼倒了城墙的那座古城吗?
    
    约公元前1406年初,摩西在约旦河东逝世,约书亚成了以色列人的新一代领袖。同年的尼散月10日(相当于现代历的三四月间的春季),约书亚带领以色列人横渡约旦河,征服迦南地的战役正式拉开序幕。
    
    要征服约旦河以西的迦南地,位于河谷西处的耶利哥城是第一个必须攻取的战略要塞。在夺取耶利哥之前,约书亚派了两个探子过河潜入耶利哥刺探敌情。探子们住在妓女喇合家中,喇合家的房子是盖在耶利哥的城墙上。不久,耶利哥王得知有以色列人的探子,于是派出军兵前来喇合家捉拿他们,幸得喇合胆大心细,她藏匿好探子,把耶利哥王的军兵引往别处。之后,她又用绳子把两个探子从窗口缒下去城墙,探子们得以安全逃脱。探子们对喇合发誓,以色列人攻入耶利哥之后必定不伤害喇合一家。探子回营之后,将耶利哥城内情况和喇合协救之事一五一十向约书亚做了汇报。约书亚由此得知,耶利哥城内已经人心惶惶,他确信,神已将敌人的土地交在他的手中了。于是,约书亚带着以色列人抬着约柜横渡约旦河,又给以色列的男丁行割礼,最后以色列人兵临耶利哥城下。
    
    耶利哥城门紧闭,敌人严阵以待。如何可以攻入城内呢?这时候,神将攻城策略启示给约书亚。《约书亚记》(第6章第2节至第5节)中如此记载:
    
    耶和华晓谕约书亚说:“看哪,我已经把耶利哥和耶利哥的王,并大能的勇士,都交在你手中。你们的一切兵丁要围绕这城,一日围绕一次,六日都要这样行。七个祭司要拿七个羊角走在约柜前。到第七日,你们要绕城七次,祭司也要吹角。他们吹的角声拖长,你们听见角声,众百姓要大声呼喊,城墙就必塌陷,各人都要往前直上。”
    
    我们今天读这段经文,觉得神给出的攻城方法好像很简单很直接:围城绕行六天,每天一次,到第七天绕城七次,然后祭司吹号,百姓大吼,城必塌陷。
    
    这样攻城能行吗?可是,约书亚没有怀疑,按计而行,果然奏效。第七天,耶利哥城墙的一段在以色列人的大声呼喊之下轰然倒下,以色列人蜂涌而入,除了妓女喇合一家之外,耶利哥的男女老少及牛羊驴畜,全部死于以色列人刀下。
    
    吼倒城墙,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真的是史无前例、也是史无后例的最古怪的一种攻城战术。在整个人类历史长河之中,耶利哥之战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可信吗?这三字一直是萦绕在人们思想复杂的头脑中。基督徒都相信圣经是“神的话”,必定记载无误。可是,人类惯常的理性思维方式总是觉得“耶利哥之战”太多古怪,古怪得让人难以理解和接受。说实话,每当读到这段记载,我也常常是目瞪口呆,如坠五里雾中,脑袋中不由自主地打着许多大大的问号。
    
    此时此刻,我站在耶利哥古城遗址的土丘上,那些问号仍然没有变小。
    
    《约书亚记》中以色列人“吼倒”耶利哥古城墙进而攻陷耶利哥的那段记载在历史上是实有其事,还是作者的虚构编造?这个问题被争论了数千年。有的说是史实,有的说是杜撰,聚讼纷纭,莫衷一是。对耶利哥古城遗址的考古研究也不断地左右着人们的观点。
    
    1907年至1909年,两位德国考古学家塞林(Ernst Sellin)和瓦辛格(Carl Watzinger)就已开始了遗址的挖掘工作,他们发现耶利哥古城有里外两面城墙,两者间相隔10米至12米,内墙约3.5米厚,外墙约1.8米厚,墙基高度在7米至9米之间。由于当时学界并不熟悉中东地区青铜器时代的防御工事设计,所以两位考古学家并不能确定古城墙的整体防御工事是如何运作的。
    
    1950年代,著名的英国女考古学家肯扬(Kathleen Kenyon)率领一支考古队继续在这里挖掘。在她的挖掘成果中有一座8.5米高的石造建筑,后来人称“耶利哥塔”(Tower of Jericho),它是古迦南人所建城市的遗存,据测是公元前8000年新石器时代的建筑,比号称“人类文明摇篮”的两河流域的苏美尔人(Sumerian)城市还要早出4000年。也就是说,耶利哥城有1万年的历史,这足以让它堪称是历史上最古老的城市。
    
    另外,根据对遗址上每个年代土质层的研究,肯扬揭示出从新石器时代直至《约书亚记》第6章所描述的毁城时代为止的完整时段序列,从前陶新石器文化层(前8500年至前7500年)开始,一直排到中青铜期第三期时代(前1650年至前1550年)。但是,她无法将后面的后铜器时代(前1550年以后)的土层划定出来,因为她在遗址里没有找到后铜器时代的代表性陶器。
    
    根据可信的历史记载,在约公元前1900年时,耶利哥被来自叙利亚的民族占领,随后就是该城最繁荣的时期,城市高度发展,成为重要的贸易中心。但到了约公元前1560年,从埃及来的希克索斯人(Hyksos)攻占耶利哥,将耶利哥一把大火烧为焦土。从那时起一直到公元前1400年代,耶利哥都是残垣颓壁。
    
    因为找不到后铜器时代的代表性陶器,肯扬于是下了结论说,耶利哥城在公元前1400年时根本早就不存在,根本就没有城墙,就算以色列人想在迦南地攻城掠地,他们到达耶利哥时也无城可攻,所以圣经中有关以色列人攻城的记载均属因神学需要而人为做出的历史虚构。肯扬在考古学界一直享有崇高的学术地位及名誉声望,圣经怀疑论者于是就洋洋得意地以肯扬的考古结论作为攻击之矛,说圣经记载根本不可靠,至少对攻占耶利哥城的历史记载不可靠,进而可以推论圣经对其它历史事件的记载也没有客观真实性。
    
    可是,对古耶利哥城的挖掘和研究并没有因此停滞。时间到了1990年代,美国考古学家伍德(Bryant G. Wood)对耶利哥遗址上的王宫所在地进行考察挖掘,重新评定和更科学地分析出土资料。他发现在耶利哥出土的陶器中,有一些具有非常明显的后铜器时代的制作特色,其中就包括著名的塞普路斯陶器(Cypriot bichrome ware),这种从塞普路斯进口到地中海沿岸各地的陶器正是后铜器时代的代表性陶器。在当时,这种陶器只有王公贵族才能享用得起。肯扬在40年前之所以没有找到这种陶器,是因为她的注意力只集中在贫民区中一个极小范围内的挖掘。最后,伍德以极严谨的方式方法来对遗址进行多年考察研究,他把耶利哥城在后铜器时代的资料全部补上。
    
    有证据表明,古耶利哥城在公元前1560年被希克索斯人毁掉之后的100多年间,由于经济条件较差,耶利哥人并没有将已成残垣颓壁的城墙推倒重建,而只是将原有的破城墙修修补补,勉强对付着用以御敌,那时期的城墙很可能是豆腐渣工程。但在约公元前1400年的约书亚时代,耶利哥城仍然存在,这一点已经无庸置疑。既然有城存在,那么以色列人当然是有城可攻。
    
    另据学者们估推,约书亚时代的耶利哥城其实人并口不多,仅有2000人左右,面积也不大,仅约11亩而已。圣经上说,以色列人在攻耶利哥城时每天绕城转七圈,别以为这不可能,其实城市如此之小,他们完全有足够的时间来绕城。
    
    耶利哥城历史悠久,战火频仍,每次旧城被摧毁,就会有新城在旧城上建立起来,历史上,它的城墙被修复或重建至少达17次之多。德国学者塞林和瓦辛格在20世纪初所发现的那两道相互平行的耶利哥城墙,应是约书亚时代的城建。喇合和家人所住的房子,很可能就建造在两墙之间的平台上。而且,1930年代英国考古学家加斯唐(John Garstang)在考察古耶利哥城墙时就已经证实,古城墙的坍塌并非由于年久失修才自然颓塌,而是一次性突然崩溃的结果。石头会说话,物证会说话,经过近一个世纪的考古努力,我们对约书亚时代耶利哥城的面貌已经有了大致的轮廓。
    
    接下来的问题是,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古耶利哥城的突然崩溃呢?圣经上说,以色列百姓在听到祭司吹角之后,大声呼喊,城就塌陷了。也就是说,耶利哥城墙是被以色列人“吼倒”的。如此说来,以色列人也忒会“吼”了吧。
    
    吼声有那么大的威力吗?有啊。咱们中国不是也有很会大“吼”的人吗?比如吧,三国时代的张飞张翼德,他可以在“当阳桥前一声吼,喝断了桥梁水倒流”。还有,近代有铁人王进喜,他有牛气烘烘的豪言壮语:“石油工人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还有更绝的,咱们中文常用“河东狮吼”来形容女士的“吼威”。由此可见,咱中国人要是想“吼”的话,也能“吼”出个气壮山河来。当然,这些都是说笑,解释不了为什么以色列人可以“吼倒”耶利哥城墙。
    
    有人试着解释说,很可能是当时发生了一场高级数的大地震,让原本不太坚固的耶利哥城墙一次性崩溃。也有人解释说,连自然的地震也不必发生,攻城的以色列人应当有60万人吧,当这么多人同声吼叫时必然响彻云霄,大家吼叫时再一齐跺脚,没准就能把城墙给震坍了。物理学上的共振原理似乎可以证实此说。况且,耶利哥城墙很可能不是全部都倒塌了,应是一段而已。要不然的话,住在城墙边或城墙上的喇合一家就难以全部存活,这与以色列探子跟喇合所订的誓约相抵触。城墙只要倒塌一部分,以色列人就可以从突破口轻而易举地攻进去。因为耶利哥人早就听说以色列人打败其它迦南族人的赫赫战绩,以色列人攻城尚未开始,面对强大勇猛的以色列人,耶利哥人的“心都消化了”(《约书亚记》第2章第9节),其心理长城已然不战而溃。当然,除此两种解释之外,还有其它许多稀奇古怪的理论,不过都不能让人满意。
    
    我只能按如下理解:这又是一次神迹,是神照着自己对约书亚和以色列人的应许而直接干预了那次攻城战事,是神帮助以色列人攻破了耶利哥城。新约圣经的《希伯来书》(参第11章第30节)给了我们一个最佳的解释:“以色列人因着信,围绕耶利哥城七日,城墙就倒塌了”。也就是说,以色列人在战前对于神所应许的作战取胜方针没有皱眉置疑,在战时,他们一切遵照神的吩咐一板一眼地行事,神就看重以色列人的这种不带怀疑的“信”,就成全了神自己的应许,耶利哥城墙于是在以色列人的“吼”声之中应声倒下。
    
    应该就是这样了。考古学家们用了几十年翻箱倒柜般将遗址所在掘了个底朝天,可即便是在卫星上天、科学昌明的今天,纯然地按照“科学的逻辑”和“主观的臆测”,我们仍然不能完全弄懂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不过,当我站在耶利哥古城遗址的土丘之上,看着这个坑,看着那个洼,头脑中原先的那些大问号似乎正在变小,似乎正在变成一个个大大的惊叹号。不过,这些惊叹号会不会再变回成问号呢?我不敢肯定。但是,我能肯定的是,如果我们都能“因着信”,那么我们心中的一切“问号”一定会象古耶利哥城墙一样轰然地倒下去。
    
    (四)试探山,耶稣完胜撒旦
    
    (西雅图的陈彤)
    
    巴士继续朝西北方向行驶,左拐右转,不到10分钟,我们来到试探山(Mount of Temptation)的附近。因为行程计划中并不包括这个景点,所以我们只是路过远观而已。
    
    下车之后,往前走几步,便能看见一条坑坑洼洼的碎石路,路边树着一块褐色的路牌,指示这路通往试探山,并说明此处离试探山山脚有1.3公里。路牌陈旧不堪,附近四处都是丢弃的生活垃圾,一匹骆驼百无聊赖地卧趴在那里,披着红黑相间的装饰,想必是主人专门用来做载客生意的。见有客下车,骆驼主人上来搭讪,问我们想不想搭骑他的骆驼去试探山,当得知我们并没有去试探山的计划,他只好耸肩摊手,悻悻然离去。
    
    天空灰蒙蒙的,加上酷热的气候,整个氛围之中,让人有点飘渺的感觉,不过若定睛远眺,我们仍能看到前面连绵起伏的几座山丘,山底下有一条道路蜿蜒而上,山腰处有两个建筑群,一处是登山缆车车站,有缆车在空中穿梭来往,另一处是一座修道院,是希腊东正教教会所建所属。据传统说法,那座修道院所在的山丘正是当年耶稣在禁食之后受到魔鬼撒但试探的地方。
    
    耶稣受魔鬼的试探这则历史事件记载于新约圣经的《马太福音》(第4章)、《马可福音》(第1章)和《路加福音》(第4章)之中。说的是,耶稣三十岁之后出来传道,在传道之前,他在约旦河受洗,然后就被圣灵引到旷野中。共有四十天,耶稣在那里接受魔鬼的试探。魔鬼撒但很可能已经知道耶稣是神的儿子,但他仍想试探一下,他心怀叵测地试探了三个回合,其目的当然是要“策反”耶稣,想让耶稣在这些试探面前跌倒,违反父神的旨意,就象他当年在伊甸园中成功地“策反”了人类始祖亚当和夏娃一样。
    
    第一回合,因耶稣禁食四十昼夜,饿了,魔鬼就来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吩咐这些石头变成食物。”耶稣回答说:“经上记着说:人活着,不是单靠食物,乃是靠神口里所出的一切话。”
    
    第二回合,魔鬼带耶稣进了圣城耶路撒冷,叫他站在圣殿的殿顶上,对他说:“你若是神的儿子,可以跳下去,因为经上记着说:主要为你吩咐他的使者用手托着你,免得你的脚碰在石头上。” 耶稣回答说:“经上又记着说:不可试探主-你的神。”
    
    第三回合,魔鬼带耶稣一座很高的山,并将世上的万国与万国的荣华都指给他看,对他说:“你若俯伏拜我,我就把这一切都赐给你。”耶稣回答说:“撒但退去吧!因为经上记着说:当拜主-你的神,单要事奉他。”
    
    这位魔鬼撒但是谁呢?他本是天庭中的天使长,本名路西法(Lucifer,是“明亮之星”的意思),在神所创造的众天使当中,他的地位最高,权势最大,荣耀最多,从他本名的含义中就可以得知。路西法原是名副其实的“二把手”。可是,路西法心高气傲,自视与创造主同等,想与创造主平起平坐,于是他离开他的本位,并带着天庭中的三分之一天使反叛神,结果被神打出天庭。出了天庭之后,路西法贼心不死,继续寻机会与神对抗。于是乎,路西法得了另一个名字叫撒但(Satan,是“抵挡”和“对抗”的意思,就是说他一直在抵挡对抗神)。后来,神创造了人类始祖亚当夏娃,并把亚当夏娃放置在伊甸园定居,当时神与人同在,人类始祖过着安居乐业、没有死亡的生活。撒但却企图破坏这种神人合一的和谐关系,他化身为一条古蛇溜进伊甸园,对亚当夏娃进行试探,引诱亚当夏娃怀疑神,反对神,亚当夏娃未能经住试探,违反神命而食用了禁果,人类从此陷入罪恶的泥淖而不能自拔。撒但就常跑到神面前,控告人类犯了这罪那罪,无非是想告诉神他所造的人是失败的,以此来羞辱神。于是乎,撒但又得了一个名字叫魔鬼(Devil,是“控告”的意思,就是说他一直在神面前控告人)。所以,路西法、魔鬼、撒但、古蛇,四个名字都是指同一个罪恶的本源和本体。
    
    自人类始祖犯罪,罪就借着他们进入这个世界,也污染了所有的人类后代。人类失去“永生”,“死亡”接踵而至。可是神爱世人,不愿意看到人类沉沦,愿意看到人人都悔改,他先后差遣众多的先知对世人宣扬神的拯救,可是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其他人根本不搭理神,继续在罪道上狂奔不止。神没有放弃,他有计划蓝图,他差遣了自己的独生子道成肉身进入这个世界,并应许所有信靠独生子的人,不至于灭亡,可以重新得到“永生”,这位神的独生子就是耶稣。神子亲自来行动拯救世人,是神施展救恩行动的最高潮。撒但当然不能坐视其成,当然要破坏神的计划。神有神的拯救计划,撒但也有他的破坏计划。撒但的破坏计划就是从破坏拯救者耶稣开始,其行动就是对耶稣进行的那三个回合的试探。
    
    但是,耶稣不是自己去接受魔鬼的试探,也不是魔鬼强逼他去的,而是圣灵叫他去的。换句话说,是神自己叫他的儿子去的,这一步也是在神自己的计划之中。为什么神要这么做呢?因为神要试验耶稣能不能经得住魔鬼的试探。说通俗一点,这是一场考试。那么,耶稣是神,还需要参加这样的考试吗?别忘了,耶稣当时是道成肉身而活在这个世界上,他虽是全然的神,但也是全然的人,既有全然的神性,也有全然的人性。耶稣是以人的身份参加这场考试。在考试中,神要让耶稣经过这三个回合的试探战胜撒但,是要向世人揭穿撒但一贯伎俩,显明人性之中对权势的追求、对物欲的追求、对神的信心产生怀疑这些软弱方面,这样,人就能知道撒但的诡计和人类自身的问题,让世人更好地接受神的话语和神的救恩。
    
    从魔鬼的角度来看,耶稣所经过的是三个试探(Temptation)。但从神的角度来看,耶稣所经过的是三个试验(Test)。试探和试验,两个概念常被人误解和误用。它们虽仅一字之差,且两者本质上都是考试,但两者却是迥然不同的。试探是一种恶意的考试或引诱,其目的是阴暗的,就是希望考试者通不过考试。相反,试验却是一种善意的考试或考验,其目的是良善的,就是期望考试者通过考试。神从不试探人,也不被人所试探(参《雅各书》第1章第13节)。只有魔鬼才怀着恶意常来试探人。
    
    耶稣受试探时,已被圣灵充满。第一回合是物欲的引诱,第二回合是怀疑神的引诱,第三回合是权势荣华的引诱。感谢赞美神!耶稣都是用神的话将魔鬼一一击退。这就让世人看到,耶稣全然得胜,他配作天国的国王。
    
    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由魔鬼掌权,物欲横流,道德放纵,我们常常会发现自己被恶者试探,被恶者引诱。可是,我们不是束手就擒,乖乖就范,我们可以向神祷告,不叫我们遇见试探(参《马太福音》第6章第13节)。如果遇见了试探,该如何行呢?那就得靠着两样法宝,一是圣灵,二是圣经。耶稣战胜魔鬼的试探,靠的也正是这两样法宝。
    
    你别以为只要手中有了圣经,有了神的话,你就可以战无不胜,其实还要有圣灵,因为圣灵可以帮助你辨识圣经的真义,使你不致于断章取意或望文生义。要知道,魔鬼也读圣经,他也知道神的话,而且他比你我都精通圣经。何以见得?你看他在第二回合的试探时引用的话就是直接取自圣经。但是,魔鬼没有圣灵,所以,即便他能把圣经倒背如流,也无济于事,总也不能得胜神子耶稣。所以,要想在诸事上得胜有余,圣灵和圣经两样缺一不可。
    
    (五)桑树上,曾有一颗悔罪的心灵
    
    (西雅图的陈彤)
    
    约12点45分离开昆兰。在附近的一家饭店吃中饭。该饭店跟一家商场紧挨着。商场内主要是贩卖以色列特产,像是香料、橄榄油、椰枣等等。尤其有一种叫AHAVA的护肤品,是以色列人引以为豪的享誉世界的名牌产品,乃是由从死海泥中提炼出的矿物质特作而成。因中国游客日益增多,商场特别请来能说中文的推销员。推销员中有一位年轻小伙子,见我等是老中模样,赶紧堆满笑脸迎上前来用中文跟我们打招呼。他自称曾在上海广州等地混迹五六年。难怪他能说些怪腔怪调的中文。据该推销员吹嘘,常用AHAVA产品,对肌肤有返老还童之神奇功效。女士们听罢,不得不为之动容,赶紧掏出钱包,瞎拼个不亦乐乎。
    
    吃完中饭,购得所爱,巴士载着大家往下一站进发。
    
    约下午2点45分,我们抵达耶利哥市区。车行在市区街道上,见两边的房屋陈旧破落,城市的面貌有点蓬头垢面,给人一种莫明的压抑感。
    
    导游彭老师告诉我们,这里是巴勒斯坦人居住区,处于巴勒斯坦政府的管治之下。1967年以前,巴勒斯坦人控制着约旦河西岸的部分地区及加沙地带,在1967年的六日战争以后,以色列击溃阿拉伯国家联军,一举占领了原先由巴勒斯坦人控制的地区。国际上一般将以色列控制的巴勒斯坦部分称为“以色列占领区”(Israeli-occupied territories);以色列则称这些地区为“有争议地区”(disputed territories)。在1994年以后,根据奥斯陆协定,一些以色列占领区的行政管理权转交给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Palestinian National Authority,或译巴勒斯坦自治政府)。但习惯上,人们仍称这些地方为占领区。目前,根据奥斯陆协定的规定,在这些占领区的行政权力分成三种类型,巴勒斯坦拥有民事权和安治权的地方称为A区(Area A);巴勒斯坦拥有民事权,但巴以共享安治权的地方称为B区(Area B);以色列拥有民事权和安治权的地方称为C区(Area C)。
    
    耶利哥属于A区,所以由巴勒斯坦人治理,由巴勒斯坦人派驻警察维持治安。彭老师说,一般来说,占领区内,A区的治安比较差,C区的治安比较好。如果注意观察,这里的车辆大多数挂的是巴勒斯坦政府发的车牌。巴勒斯坦车牌是白底绿字,车牌右边有“P”字;以色列政府发的车牌是黄底黑字,车牌左边有“IL”字加上以色列的国旗。我们仔细一看,果然如是。
    
    巴士很快经过一个著名的地方,乃是税吏撒该曾经攀爬上面等候耶稣的那颗桑树。彭老师说,因为治安的关系,我们就不下巴士,只是让巴士在树边停靠5分钟,让大家拍照。不能下车,有些遗憾,不过安全第一,远观亦足矣。
    
    只见那颗大树由铁栅栏围着,干大枝多,绿叶茂盛。栅栏旁边树着一块绿底标志碑,虽然看不仔细碑上的内容,但大致知道那是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的旅游和古迹部树立的,上面大略地记着税吏撒该的故事。
    
    对于我们来说,这则关于税吏撒该的故事基本上是耳熟能详的。事迹记载在《路加福音》第19章第1节至第10节:
    
    耶稣进了耶利哥,正经过的时候,有一个人名叫撒该,作税吏长,是个财主。他要看看耶稣是怎样的人;只因人多,他的身量又矮,所以不得看见,就跑到前头,爬 上桑树,要看耶稣,因为耶稣必从那里经过。耶稣到了那里,抬头一看,对他说:“撒该,快下来!今天我必住在你家里。”他就急忙下来,欢欢喜喜地接待耶稣。 众人看见,都私下议论说:“他竟到罪人家里去住宿。”撒该站着对主说:“主啊,我把所有的一半给穷人;我若讹诈了谁,就还他四倍。”耶稣说:“今天救恩到 了这家,因为他也是亚伯拉罕的子孙。人子来,为要寻找、拯救失丧的人。”
    
    这段故事发生在2000多年前的耶利哥。撒该是当时城内的海关监督兼税吏长。
    
    耶利哥向来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在这里,约旦河降到海平面以下流向死海,是一大片酷热的不毛之地,烈日把此地烤成了灰白色沙漠。但耶利哥地下的一个古老的泉水系统却帮助营造出了一大片绿洲地带,使得耶利哥有大量的田园和果园,看起来好像烈日炙烤下的绿色清凉小岛。有人曾经写道:“耶利哥绿洲是挺立的一大 片令人目眩之地,看到它,人们能联想到《创世纪》中所描述的伊甸园”。该城因有着充足的水源,所以经济贸易十分发达。除了农林业和贸易之外,耶利哥城的地理位置也很特殊,它是处在两条商业要道上,一条是从死海北岸至地中海,另一条是从加利利至耶路撒冷。还有,香树脂的生产和出口当时都集中在耶利哥,所以该城获利甚多,既可以收营业税,又可以收关税,还可以收人头税。这些收税全由税吏们经手操办。
    
    那么,罗马帝国政府难道不监管这些税吏吗?实际上,罗马人只管收到税,其它事情懒得管理。罗马政府定期举行人口普查,在各个殖民地省份的固定地点设立税关税吏,每年根据人口数收取人头税。为了保证收到税,罗马人在各地区雇佣税收承包商,承包商每年必须向罗马帝国中央政府交出固定数目的税银,承包商自己从收来的税银中获得若干百分比的报酬。这些税收承包商再雇佣一些当地人做帮手,这些帮手就是税吏,采取的也是类似的方法,就是这些税吏各有责任区,每年按此区的人口向承包商交出固定数目的税银。这样,下一级向上一级承包,包税到个人。但是,税吏有相当大的自由度,他可以向所在责任区的人多收少收,除了向上级承包商交定银之外,多出部分全归自己。这样,税吏一职成了一个大大的肥缺。大多数税吏都懂得利用政府给的优惠政策,横征暴敛以发家致富。税吏长,相当于税务局局长,自然更是近水楼台,所以,撒该在耶利哥一带捞得油水满满,是个十足的财主。
    
    虽然富甲一方,但撒该知道自己罪恶沉重,必遭审判,心中常怀恐惧不安,渴望从神那里得到平安。当他听说耶稣要经过耶利哥,于是他很盼望能见耶稣的面。但耶 稣来时,群众必然纷纷闻风相随。撒该身量矮小,所以为了能看到耶稣,他事先在耶稣必经之处爬上一棵桑树。彭老师说,这种桑树,实际上是一种无花果科的树木,叫ficus sycomorus,果子可食用。此树有一个特点,被锯之后可以很快地修复,表示象撒该一样的罪人,其心灵需要及时修复。
    
    撒该的方法果然奏效。就当耶稣经过时,他抬头看见在树上的撒该,便直呼其名让他下来,告诉撒该他打算到他家中住宿。撒该欢喜地接待耶稣,在耶稣面前当场认罪悔改,愿意把钱财一半分给穷人,并以四倍补还从别人处讹诈来的财富。耶稣也当场赦免其罪,并借此机会向罪人们宣告自己的救赎使命,让罪人们都能象撒该一样接受神的救恩。
    
    但群众对耶稣住在税吏家的举动感到十分震惊。当时,做税吏的人虽能财源滚滚,能在短时间内成为暴发户,但是这个群体也特招人恨。大多税吏贪得无厌,利用手 中职权徇私舞弊,欺小凌弱,收刮民脂,形象之恶劣,作风之败坏,在犹太老百姓的眼中,税吏是为人不齿的职业,可以与“恶棍”、“罪人”、“走狗”,甚至 “妓女”划上等号,认为这些人死后不能上天堂,只能下地狱。耶稣居然跟这些人同住同吃,做他们的朋友,群众为之侧目,不理解耶稣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耶 稣自己在另一个场合说过这么两句话,对他的举动给出了最好的解释:“康健的人用不着医生,有病的人才用得着”,“我来本不是召义人,乃是召罪人”。(参 《马太福音》第9章第9节至第13节)
    
    耶稣乐意拯救撒该这样的罪人。其实,根据圣经福音书的记载,除了税吏撒该之外,另外还有一位税吏悔改得救。不仅得救,他还成了神手中更贵重的器皿。这个人就是耶稣拣选的十二使徒中的一位:税吏马太。上面耶稣讲的那两句话,正是马太蒙召跟随耶稣时,应对法利赛人的恶意质疑而所说的。税吏马太变成使徒马太,他的行为尤其值得圣徒效仿。当时他是坐在税关上收税,耶稣只跟他说了一句话:“你跟从我来”,马太就毫不犹豫地站起来,抛弃了世上的一切,紧跟着耶稣而行。马太后来不仅传扬天国的福音的大使徒,而且发挥所长,用他那从前做税吏时的记帐之手,一字一句写下了名垂青史的《马太福音》一书,而且被排在新约圣经的第一篇。这种奇妙殊荣,马太在跟随耶稣之前是再也想像不到的。
    
    耶稣能与罪人同吃同住,既拯救了税吏长撒该,更是栽培了税吏马太。这两件事情说明了一件事:在神的眼中,不管一个人的罪恶有多大,只要愿意认神为主,真心认罪悔罪,洗心革面,那么他必会得到神的赦免和拯救。关键是,病人得首先承认有病,罪人得首先承认有罪,病人主动求治,罪人主动求赦,这样的话,他们才能拿到进入天国的门票。
    
    巴士离开,回首再望,那棵历经了2000多年的桑树,仍然屹立不倒,它既见证了撒该的悔改,更见证了耶稣的拯救大恩。它似乎一直默默地在说:世人啊,趁着仍有机会,赶快觉醒,修复心灵,离开罪恶,归向圣洁。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414012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丧失目标才能回到自我
·谢选骏:朝鲜战争真相
·谢选骏:人生的漂流瓶
·谢选骏:种族隔离合乎自然
·谢选骏:人为何不是机器
·谢选骏:邓肯教授真是一窍不通
·谢选骏:报复韩国是典型的南北朝行为
·谢选骏:思考教案:天主教的育婴堂恐怖传闻并非空穴来风
·谢选骏:哈里发的末日终于来到
·谢选骏:基督的精兵与女妖的俘虏
·谢选骏:宇宙的传感器
·谢选骏:和平时期的哲学与战乱时期的哲学
·谢选骏:信仰真神就是把自己客体化
·谢选骏:非战之罪与战争罪行
·谢选骏:读书算不算“人际交往”
·谢选骏:满蒙史观的恐怖新娘
·谢选骏:蒙古人重商还是强盗
·谢选骏:宗教与科学无法互相取代
·谢选骏:文明的思想绝境——神创论与进化论的撕裂
·谢选骏:飞行的奥义就是脱离自己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