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众观点]
   

谢选骏:种族歧视是人类进化的杠杆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3月03日 来稿)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谢选骏更多文章请看谢选骏专栏
    

    作者;谢选骏
    
    《种族偏见,歧视和信誉》说,反对种族歧视可以说是政治正确的一条最重要内容之一了。近年来越来越成为人们争论的话题。特别是川普竞选期间的言论,引起了很多争议。种族歧视的确对不少无辜的少数族裔造成了伤害。一些人莫明其妙地受到了牵连。政治正确的出现,其实就是为了防止这种情况发生。国家以法律法规的形式,强制性地禁止人们对个人做出基于种族的不利判断或评价。这种做法当然是人性人道的体现,也有科学的根据。街上也许有很多黑人罪犯,但你遇到的某个具体黑人未必是罪犯,说不定他比你更道德高尚。以种族为理由对人做出判断的确有误判的极大可能。因此政治正确有绝对的必要性,否则你我都有可能成为种族歧视的受害者。
    
    但是,非常显然,种族歧视问题在西方社会依然存在,近来极右势力甚至有卷土重来的苗头。这个现象如何解释呢?为什么前几年这个问题不太严重,最近几年突然严重起来了?是西方人忽然变坏了吗?
    
    我觉得西方人并没有变坏。在多年的政治正确的指导下,西方世界接收了多少世界难民!承担了多少人道责任!但为何人们的感受有点不同呢?为何种族歧视的事件不断出现呢?为何种族歧视问题越来越成为人们担心的问题?问题都是在歧视者身上吗?
    
    如果你认真地审视一下歧视现象你就会发现,歧视现象是普遍存在的。它不仅存在于不同种族之间,也存在于同一种族之间,或者不同的地区之间。中国城里人对乡下人的歧视比美国白人对黑人的歧视有过之而无不及!西欧白人对东欧白人也会有歧视,可能只是程度小一点而已。事实上,只要群体之间存在较大差异,偏见就无可避免。偏见一产生,歧视必然跟着来了。因为,这是人性!
    
    “种族偏见”根植于人性之中,谁都无法避免。
    
    人们认识周围世界的一个重要方法就是归纳总结。人们通过归纳总结,可以找到认识对象的共性特点,这是获取新知识的一种重要方法。例如,人们发现有些蛇是有毒的。当不少人被毒蛇咬死后人们就归纳总结出一种认识:蛇是有毒的,会咬死人。于是人们就长了知识,就聪明起来了。下一次遇到蛇就会采取防范措施。所以,这种思维方式是根植于我们的思维之中,是智慧生命的表现之一。只要我们还在学习探索,我们就无法避免这种思维。归纳总结可以说我们认识周围世界的一个无法抛弃的重要方法。
    
    但也非常显然,这种思维方式是有缺陷的。因为并不是每一种蛇都是有毒的。有的蛇并没有毒。据说,大多数蛇是无毒的。因此,“蛇是有毒的”这种认识其实就是一种偏见,对无毒蛇来说,是一种“歧视”甚至“侮辱”。所以,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大概都不会反对我的结论:“蛇是有毒的”这种认识其实是一种偏见,但却是被广泛接受的偏见。
    
    但有趣的现象是,也许大家都承认“蛇是有毒的”这种认识是一种偏见。当大家看到一条蛇真得向你爬过来时,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紧张起来,都以为你遇到的蛇是真有毒的! 这时候,“偏见”是绝大多数人的正常反应,只有极少数,受过专门训练的专业人士才会不带偏见地,理智的去查证来蛇是不是真的有毒?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其实是因为我们人类的有限能力所导致的。我们每一个人的时间能力都是有限的。我们内心里其实也知道,"蛇是有毒的"这种认识是一种偏见。但我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精力去详细分别具体哪个有毒?哪个没毒?蛇的种类很多,要想准确区分每个蛇种必须投入很多时间精力,甚至特别的训练,这一点绝大多数人做不到。事实上,我们的绝大多数知识其实都带有“偏见”,没有一个人可以把所有的偏见消除!人的偏见只有或多或少的问题,不存在有没有的问题。偏见是无可避免的!只有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一个人才可以做到相对地无偏见!因此面对向你爬过来的蛇,普通人是没有那种能力和条件客观公正地区别对待毒蛇和无毒蛇。无毒蛇,很不幸,无可避免的被人们当作毒蛇剿灭了。如果无毒蛇会说话,它们肯定会向人类抗诉:“我无毒,人类为何对我如此仇恨如此偏见?”因此带有偏见的“归纳总结思维”,虽然人们知道有缺陷,但人类无法抛弃!
    
    人性中的这种偏见心理非常明显的表现就在于对商品品牌的认识。对这个问题,本人已经作过说明,请参看国家民族品牌的效应一文。总之,人们对各个种族的看法也类似于对不同的商品品牌的看法。华人,黑人,墨人,白人,等等,就相当于不同品牌的族群,在人们心中会有不同的品牌观感。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归纳总结方法。每一族群的每一个个体表现汇聚起来就构成人们对你这个族群的总体看法和印象。有人对某一族群印象好一点或差一点,这是正常的心理,就像人们对不同的商品品牌印象有好有坏一样,这是正常的思维和心理。
    
    就象我在文中提出的那样,商品品牌本质上讲就是一种偏见,但却是一种合理正常的偏见,这道理就跟人们对蛇的偏见一样。并不是好品牌的每一个产品都是好的,也不是每一烂品牌的每一个产品都是烂的。但却有一个概率问题。好品牌遇到好产品的概率高,所以人们更信任好品牌。
    
    人们对不同族群的看法,其实就是遵循着这样的思维。人们对黑人的看法比较负面,因为黑人里有问题的事情太多了。当你遇到你所不认识的黑人时,黑人的品牌问题可能就会展现在你眼前。这对那个特定的黑人而言,可能的确不公平,就像无毒的蛇受到人类不公平的对待那样!同样的道理,你遇到一个白人,你可能就会给予更多的信任,因为白人群体总体上讲问题比较少,即使那个白人事实上是骗子流氓。这样的思维习惯其实就是基于“归纳总结思维”的。这的确是一种偏见,却又是无可避免的!
    
    政治正确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政治正确的出现是在民权运动之后,目的是想克服“偏见歧视”带来的不公不平。政治正确反对种族歧视的设计,很大一部分也是出于人道人性考虑,是要照顾弱势群体。这种设计的出发点当然是好的,体现了现代文明的价值。弱者在很多情况下需要照顾,需要得到社会的支持和帮助。但这样的制度设计,从本质上讲,是一种人道考虑,是一种人为的,人造的价值,并不一定符合自然的认识规律。现行的政治正确提倡的种族平等有点象是强行推行“品牌平等”,无论哪种种族品牌,信誉如何,一律强调“品牌平等”。你不能讲这种品牌比那种品牌好,否则就有歧视的嫌疑,或者有XX至上的疑问。例如,你不能讲白人比黑人好,即使白人的各种信誉比黑人好,否则你就有歧视或者白人至上的嫌疑。这样的设计就是完全摈弃了团体信誉的因素。我们强调了一种平等,却产生了另一种不平等。这可能就是政治正确在反对种族歧视的设计的一个重大缺陷。
    
    在政治正确实行多年以后,从法律意义上讲,西方社会基本上做到了其实只是“种族品牌平等”,而不是真正的种族平等(真正的种族平等可能永远做不到)。所有品牌,不管信誉好坏,即使是滥竽充数的品牌,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
    
    但是,这样强行推行“种族品牌平等”是违反人们的认识规律的,违背人们正常的“归纳总结”思维的。不同的品牌表现显然是不同的,宝马车的各种性能显然比国产东风车好多了。现在你用法律的条文规定,宝马牌必须与东风车同等对待!滥竽充数的品牌必须与优质品牌同样的机会。因为这种强制的法律跟人们生活中的真实体验是有出入,所以人们心中的种族偏见不会因为这样的强制法律而消除。这种矛盾就是目前的政治正确无法调和的矛盾,也是种族歧视问题将长期存在的根源!
    
    解决种族歧视问题的关键是提升本种群的信誉程度,也就是提升自己的品牌声誉!
    
    宝马车之所以受人追捧,不是因为德国人有枪有炮有象美国那样的国际影响力,而是因为其事故率极低,或者有其它别人无法做到的特征。日本人刚开始接触西方人时,可能也被歧视。但当高质量的日本汽车电及其政治体制被西方人接受时,谁还会歧视日本人了?
    
    如果你分析一下种族歧视抱怨多少的种群分布,人们就会发现,越是种族品牌声誉差的族群,对种族歧视的抱怨就越多。在当今美国,我们经常听到黑人抗议种族歧视,穆斯林害怕被歧视,大陆华人也有很多人抱怨,但很少听到日本人,新加波人抱怨,台湾人抱怨的也很少?为什么?这里最关键的因素就是日本人,新加坡人在西方人心里已经建立起了品牌声誉。他们守规则,讲信用,可靠。反观黑人,穆斯林的族群,各种问题一大堆,就像是问题层出不穷的品牌,谁敢买这样的品牌商品?所以,种族歧视问题,其实与种族品牌信誉问题密切相关!
    
    因此,要想在世界上避免受种族歧视的害,光靠抱怨别人歧视是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最根本的解决办法是提升自己族群的信誉,也就是提升自己族群的品牌声誉!如果红旗轿车向别人抗诉为什么大家不买我的,却去买宝马,责之为歧视,那只能是笑话!
    
    以我们华人为例。谁对华人的品牌信誉影响最大?其实就是号称代表中国人民的中共政府,以及在海外的每一个华人。当中国人与世界文明价值相对抗的时候,当华人在西方世界行骗的时候,我们华人的品牌声誉就受到了伤害。有人嘲笑别人捡垃圾,当洗碗工。其实,捡垃圾洗碗工,也许失去一点脸面,但不会影响中国人的信誉。但中共在国际上实行流氓行为,以及国人的欺诈表现,这就将导致华人信誉受损。西方社会是信用社会,但中国是典型的耍小聪明社会,整天设计别人自以为聪明,结果信用破产,这就给真正的极右势力找到了借口,这才是造成华人被歧视的深层原因。
    
    穆斯林和黑人社区其实也是这个问题,只是问题更严重。几个极端穆斯林,打着穆斯林的旗号,把世界搞得不得安宁。这些人的表现严重地伤害了穆斯林的信誉。一当某个族群的信誉危机来到的时候,这个族群的普通人就成了种族歧视的受害者。对这个现象,人们可以从两种不同的角度解释。一个指责歧视者,一个是反省自己败坏信誉的行为,哪一个更能解决问题?大家可能可以从最近三星公司解决手机电池爆炸的事件中得到启发。
    
    三星公司的那款手机连续出现电池爆炸。所谓连续,也就是几个吧!不上十个吧!绝大多数手机还是好的,至少99%以上是好的,没问题的。如果三星公司指责别人污蔑99%以上的那款手机,其理由根据也是非常充分的,完全站得住脚的!但三星没有这样做,而是毅然承认错误,回收所有手机,这是保护自己信誉的断腕手段。只有这样才会让人们重新拾起对三星品牌的信心,人们才不会歧视三星品牌!
    
    反观穆斯林社区。人们听到更多的是人们如何歧视穆斯林,但很少听到穆斯林世界如何动员起来打击极端穆斯林。如果在美国和欧洲的穆斯林社区能够集体发出强有力的声音,坚决反对极端穆斯林的恐怖行为,我相信人们对穆斯林的恐惧就会大大减少。但遗憾的是,这种情况没有出现。穆斯林社区自己对极端穆斯林的恐怖袭击不大作为,任凭自己的信誉受损,却在指责人们歧视他们。这种指责当然有道理,也有根据。但这样的道理和根据就跟三星公司指责人们污蔑诽谤99%以上的好手机的道理是一样的,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我们华人也面临者同样的问题。当今最大败坏华人信誉的就是号称代表中国人的中共政府。当绝大多数华人都跟中共哥俩好,眉来眼去的时候,我们华人的信誉就已经受到了损害。将来华人被无辜怀疑充当中共间谍的事情只会越来越多!本人在等待下一波反华浪潮中已经提到了这一点。现在川普开始对中共国强硬起来的,这在我看来一点都不奇怪,总有一个美国总统会这样做,不是川普就是其他人!
    
    ······
    
    谢选骏指出:上述文章仔细分析了“歧视的现象”,但却没有没有透入“歧视的功能”。在我看来,从人文主义和科学分析的角度讲,种族歧视是“生物进化的杠杆”,也就是说,透过歧视的压力,迫使遭到歧视的一方进入强制性的学习,最后在压力下进行选种,从而改变了进化方向。所以人们的皮肤会变得越来越白,腿越来越长,头越来越大······而这些,有时的极端形式,就是通过种族灭绝的途径来实现的。
    
    社会歧视也是如此。它迫使人们遵守某些规范,让精力发挥到比较无害的方向上,从而推动了社会秩序的强化。尽管,这常常以牺牲某些族群、阶层、家族、个人的利益为代价。例如,中国千年的外来统治,使得奴性种族得以繁衍,而野性基因在生物层面上受到了抑制甚至歼灭······
    
    在这种意义上,不妨把现在流行的政治正确主义,看作是对于达尔文主义的限制和反动。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或者发稿团体的观点、立场)
317000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谢选骏:酒鬼的儿子创造历史
·谢选骏:雾霾之下的救亡图存
·谢选骏:为何戊戌变法、“光绪改革”不能成功
·谢选骏:互联网世界开始形成等级制度
·谢选骏:铁腕治霾霾更霾
·谢选骏:西方世界的人血馒头
·谢选骏:伊斯兰教正在促成全球政府的诞生
·谢选骏:加拿大成为穆斯林保护国
·谢选骏:电脑该不该交税
·谢选骏:假新闻与真新闻
·谢选骏:犹太教不相信圣经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30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9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8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7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6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5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4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3
·谢选骏:特朗普帝国的崛起之122
·谢选骏:《上帝之城》批注第1——10篇
·谢选骏:莫言-张艺谋《红高粱》秘辛
·谢选骏:袁世凯登基100周年纪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谢选骏:1913年“兴兵争总统”的闹剧
·谢选骏:项羽为何不肯回家?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4)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3)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2)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1)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10)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9)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8)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7)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6)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5)
·特别连载:谢选骏《中国文明整合全球》(4)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